驚悚樂園 競技同人

驚悚樂園

第953章 歸者煢煢心已倦

[更新時間]2015年10月15日 03:31 [字數] 449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bx

斷魂峽中,戰局一波三折。

初,是谷中人這邊佔據優勢,對武林群豪形成圍剿之勢。然後,袁圻單槍匹馬、力挽狂瀾,生生將形勢逆轉。接著,杜贏的出現似乎又撐住了場面,但袁盟主很又把局面給扳了過來。

就在谷中人以為大勢已去時,突又有四名身著血櫻白袍的美女從天而降,用奇門暗器對武林勢力發動了慘人道的屠殺,並且成功壓制住了袁圻。

可以說,谷中人也好,武林人士們也罷他,他們的心情在這半個小時里簡直就像在玩蹦極一樣……

而當封不覺現身的時刻,他們這段大起大落的心路歷程也迎來了……

「袁盟主,絮懷殤和天上那個我來對付,地上那兩個交給你。」封不覺還沒落地就想好了接下來的策略,他也不浪時間,直接就喊著向袁圻下達了一個指示。

袁圻並不知道封不覺是誰,也不知道對方是從哪兒殺出來的,但剛才的幾下他可都看見了。

此刻,袁盟主心道:「既然這小子也是個高手,而且有意要給我助戰,我自然是沒有理由去拒絕的。反正我現在也是處於下風,不如就讓他來試試……」

「好1兩秒后,袁圻便高聲應道,「這位少俠,你可要小心了1他在脫戰之前,還特意提醒了覺哥一聲,因為他真心覺得絮懷殤這個對手非常棘手,萬一那「少俠」一下來就被秒了可就太難看了。

「袁盟主請放心,對付她……我自有辦法……」封不覺回應他時,還順腳對著遠處的杜贏來了一波嵐腳連擊,驚得那老頭兒連催內勁,邊退邊擋,「對了,還請袁盟主支會各路英雄一聲……勞煩他們把杜贏和那些谷中人給壓制祝」

覺哥很清楚,這話由他來說未必管用,那幫武林人士很可能理都不理他。所以。他得借袁圻之口來進行調度指揮。

而袁圻聞言后,立刻在心理小算了一筆賬,並得出了一個結論——這是個好主意。

就在這一瞬,封不覺已從半空斜著殺入。抄起菜刀和軍鏟就朝著絮懷殤砍了過去。

絮懷殤雙刀一回,一式三變,綻出漫天倒影,不但擋下了覺哥的攻擊,還將袁圻逼退了丈許。

這一交一錯之間。袁圻便順利脫戰。接著,他二話不說就照著封不覺的意思對眾人下達了命令,並馬不停蹄地沖向了風信子和鐵海棠二人。

以袁圻的修為,在他有所防備的情況下,自然是不會被子所傷的,這也是為什麼封不覺會安排他去對付紅櫻那二人。

當袁盟主殺到近處時,風信子和鐵海棠就不得不改變戰法來應付這個超強的np;這樣一來,那些受到槍火蹂躪的武林人士們也就騰出了手。

目前還沒死的這群武林中人,基本都是武功達到掌門級或近掌門級的強手了,讓他們去對付玩家……或許是有點強人所難。但讓他們對付一個已經被破了氣門的杜贏和三十餘名谷中人,至少也是旗鼓相當。

於是乎,在封不覺降臨斷魂峽后不到兩分鐘。

戰局又一次傾向了武林勢力,一輪的激烈廝殺也順勢上演了……

「你的隊友呢?」絮懷殤與覺哥過上招后,即刻問道。

雖然她本人是非常期待與覺哥單挑的,但這畢竟是團隊賽……作為紅櫻的隊長,絮懷殤有義務去考慮其他的對戰因素,以防中了對方的計策。

「哼……」封不覺冷哼接道,「怎麼了?看不到人……反而不安是吧?」

他沒有回答對方的疑問,以此來製造大的心理壓力。

「也罷……」絮懷殤神色一凌。「我本來也沒覺得你會說……」

言畢,絮懷殤身形疾動,飄忽之間,已使出之絕學。騰空而起。

緊接著,但見她纖腰一扭,回身便接上了一招。

那一瞬,鳳鳴破天,斬波落地。

冰冷的紅炎從數米之外直襲而至,將封不覺身上下都掩殺其中。

然……

「這種連招。我早就已經看穿了……」覺哥淡定地評論了一句,同時迎刀而起,奔著十字刀芒飛行的軌跡逆沖而去。

下一秒,便見其整個人似一條在水中加速衝刺的章魚一般……將頭伸在前、拖動身,而身體則保持放鬆、自然抻直、還帶了一點點自轉……

封不覺就用這麼個極為古怪的極限動作從十字刀芒其中一側的夾角中「鑽」了出來,與那斬波相錯而過。

這世上,恐怕再第二人會用出這種破招的方式了……也只有具備零時差演算和怪異思維的他能想得出來、且能做得出來。

「哈哈哈哈……」破招成功后的覺哥急速殺到了收招未穩的絮懷殤身前,囂張地大笑道,「十字型的斬擊好難躲啊!就這麼反殺過來了真是不好意思呢1

乒————

瞬息過後,兩記金鐵交加之聲響起。

第一聲,是絮懷殤用左刀擋下了的聲音;第二聲,是絮懷殤用右刀擋下了的聲音。

「哦?這倒是令人有些意外呢……」半秒后,反擊未成的封不覺神情微冷,沉聲念道,「我可是緊扣著你收招的間隙出手的,你居然也來得及防住?」

「呵……裝得還挺像……」絮懷殤眉宇間閃過一絲薄怒,厲聲回道,「你不是『早就已經看穿了』我們的『這種連招』嗎?」

其話音落時,一道巨影已從空中直衝而下。

那影子,疑就是血薔薇所騎乘的巨鷹。而這次衝擊,便是這個召喚物自帶的技能之一——。

顧名思義,這招的特點就是發動時不會發出絲毫的動靜,甚至連空氣的震動和風壓都不會產生,目標往往要等到巨鷹比接近時才能察覺到攻擊已至。

在實際戰鬥中,只要和隊友配合一下,血薔薇經常可以靠這招將敵人一擊帶走。

當然了,封不覺是不會被帶走的。正如他先前所說……這種連招他早就已經看穿了。

絮懷殤的凝而未發之際。覺哥就已經察覺到了對方的意圖,因為他始終有留意血薔薇在空中的走位……

從斬擊的縫隙中鑽出后,封不覺還故意用神態和語言進行誘導,想給對方製造出一種「我大意了」的錯覺。

不過。絮女神也不簡單……基於多次和覺哥交手的經驗,她在發出十字刀芒時就留了個心眼兒,並沒有以力發招。

結果不出所料,對方用一種非常極限的方式穿過了攻擊,抓到了反擊的機會。

這時。絮懷殤留手的作用就體現出來了,沒有力放技能的她剛好能趕在對方的突襲到來前做出反應。

可惜,在接下封不覺那一刀一鏟的瞬間,絮懷殤意識到……對方還是沒有露出破綻。

對於絮懷殤這個級別的高手來說,武器上傳來的打擊感已可以告訴她很多信息。所以在擋了封不覺那兩下后,她就明白……這兩下的目的並不是「殺傷」,而是想藉助格擋的反作用力來「推」自己一把。

也就是說……封不覺這一系列的舉動,都是在看穿了對手的配合后才做出來的。他的每一步應對,看似驚險,實則遊刃有餘……

不管他是在用這種方式試探對手的底線還是在戲耍對手。這對絮懷殤來說都是一種不怎麼愉的戰鬥體驗。

「不錯嘛……」封不覺向後反一丈,堪堪閃過了巨鷹的衝擊,「不管我怎麼引誘,就是不露破綻。」

他說話之間,那巨鷹已然「沖入」了地面,就如同可以穿牆的幽靈一般,聲息地消失在了泥土中。

召喚生物可以穿牆,但血薔薇不能,因此,在發動時。她就已經離開了巨鷹的背部。此刻,血薔薇還在天上,不過她所騎乘的東西已不再是巨鷹了,而是一隻……

「天上還那位把給召出來了。這是打算轉頭去攻擊那些np了嗎……」封不覺說著,抬頭看了看高空盤旋的龍影,「說起來……你們這會兒是在做支線任務吧?任務內容是什麼呢?替閻王來肅清入侵者?」

絮懷殤沒有回應封不覺的問題,這數秒之間,她正在以稱號技觀察著戰場的形勢。

雖然只是數秒,但這已足夠她把整個戰場中的每一個細節都看得仔細分明了……

「薔薇1待覺哥把話說完時。絮懷殤當即朝天上的隊友喊道,「掩護風信和海棠……撤1

這句話,是「隊長的命令」,因此毋庸置疑。

不管這決策是對是錯,作為職業選手,紅櫻的隊員們是不會在比賽過程中去質疑和爭論的。她們要做的就是完美地執行,有什麼問題等比賽結束后再說。

於是,下一秒,血薔薇就操控著化石翼龍,朝著袁圻掩殺而去。

不久前遁入地面的巨鷹也反衝而起,突然出現在了袁圻和兩名紅櫻的玩家之間。

熊——熊——

袁圻立足未穩,兩團火光便從半空襲來。好在袁盟主輕功卓絕、妙到顛毫,他竟是用身法避過了形的火柱,閃到了一旁。

不過,風信子和鐵海棠也趁此機會,躍上了巨鷹的背部,隨其乘風高飛而去。

「怎麼?」封不覺見狀,心知對方是決定撤退了,讓他以一追四也不太現實,所以他乾脆也不再動手,只是望著絮懷殤道,「你不是很期待和我交手嗎?這就要走了?」

「我們來這兒是做支線任務的。」絮懷殤回道,「既然現在已經做不成了,那就該盡撤離,以遭受多損失……」她頓了頓,柔美的面容轉向高處,瞥了一眼,「你的隊友們在那邊的山上吧?」

「果然發現了嗎……」封不覺知道的效用,所以他也沒必要否認。

「其實我看得不是很清楚,那個距離……對我來說太遠了些。」絮懷殤微笑道,「不過……聽到你親口確認,我就放心了,看來我的決策沒有錯。」

「哈?」封不覺聞言一愣,「~你居然詐我?」他這句話後面還有句潛台詞沒說出來,那就是——「而且還成功了?」

「呵……」絮懷殤笑得可愛了,但她沒有正面回應覺哥的問題,而是接道,「你我間的這場勝負……已等了太久,我也不急於這一時。想打的話,你們就到『葬心山莊』來打吧。」

說罷,絮懷殤收刀轉身,輕躍而起。憑著的絕技,她輕而易舉地游壁而上,跳出了山峽。

在其身影消失于山緣前,她還回眸一盼,深深望了覺哥一眼。那一刻,其衣袂在風中獵獵飛舞,秀髮亦是隨風輕揚,遠處瞧去,儼然一位出塵仙子、又兼具颯爽俠姿。就連不少np都已看得痴了。

「看什麼看1三秒后,封不覺暴喝出聲,「你們是來幹什麼的?」這回他也不等袁圻說話了,直接就用扛把子的語氣對著武林群豪吼道,「殺人!洗地1

他的大喝將不少人從恍然中驚醒,雖然人們依然不知道這貨到底是誰,但不得不承認……他罵得有理。

…………

五分鐘后,斷魂峽一役……宣告結束。

由盟主袁圻率領的武林群豪死傷近兩百,目前倖存者四十八名,其中十三人輕傷以上。

葬心谷一方,軍覆沒,僅一人生還……

那個人,疑是杜贏。

這老小子玩兒得也是遛,當他聽到絮懷殤說出那個「撤」字時,他就跑了……跑得比紅櫻的隊員們還。除了袁圻以外,其他的武林高手還真就攔不住他。

不過……如今的杜贏,精神狀態已如喪家之犬。此時,倍受打擊的他正神情恍惚地往葬心山莊跑去,只因他心中有諸多的疑問……想要去問那「閻王」。

另一方面,待一切塵埃落定后,袁圻終於來到了封不覺的面前,客客氣氣地作了一揖,言道:「袁圻代各路英雄多謝少俠出手相助。」他的目光朝覺哥身上一定,「不知少俠高姓大名,師出何門?」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驚悚樂園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