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悚樂園 競技同人

驚悚樂園

第951章 塵事如潮人如水

[更新時間]2015年10月13日 12:10 [字數] 456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bx

「杜贏練的功夫,乃是魔教教主代代相傳的神功——息功。」曹欽遠遠望著斷魂峽中的戰局,淡然地對身邊的四名玩家解釋道,「這門的武功的名字聽上去甚是平凡,實則是極為精深的上乘武學。若將此功練到大成境界,內力便似滔滔江水、窮盡,修習者僅憑一口丹田之氣即可活動三天三夜。」

「嗯……聽起來……有點兒像武當的玄武定礙…」封不覺在旁接了一句。

「不,差得遠了。」曹欽否定道,「玄武定講究的是『定』,潛息如龜,寧心靜氣,識念沉凝……一看就是道家內功。」他說著,抬手指了指遠處的杜贏,「而杜贏所練的息功,乃是地地道道的魔教功法;這種武功需要修習者逆行經脈,神識出離……以奪天地之造化,將身外之氣為己所用。」

聽到這兒,對武俠領域頗為了解的花間疑惑道:「逆行經脈……難道不會有什麼危險嗎?」

「呵……當然有。」曹欽笑道,「按常理來說,逆行經脈者……輕則內外俱損,中則走火入魔,重則爆體而亡。」

「居……居然會爆……」小嘆瞪大了眼睛接道。

曹欽沒去接他的話,只是繼續說道:「魔教武功,其路數多半都是偏離正統一脈的,甚至有很多是與傳統的武學之理背道而馳的……故而被正道中人認為是『邪功』、『魔功』,並加以污衊和唾棄。」他露出一絲不屑的笑意,「哼……但實際上,能創出這類『邪道』功法之人,才是真正的曠世鬼才。」

「嗯,這點我十分同意。」封不覺接道。

曹欽聞言,轉頭瞥了他一眼,那眼神似乎在說——「封寮主這是在自誇么?」

兩秒后,曹公公接著說道:「假如一種武功只能讓練的人走火入魔或者爆體而亡,那誰還會去練呢?這事……還是人的問題。因為創下那些武功的人天分都太高了。所以他們創出的奇功也只有天分很高的人才練得成;然而,這世上終究是資質平平的人居多。尤其是那些所謂的正道人士,十之都是迂腐愚鈍之輩,還特別喜歡固步自封……息功這樣的功夫若是到了他們的手裡。那自然就是練了只會走火入魔的玩意兒。」

「那麼……」若雨這時問了一句,「杜贏的息功,現已到了什麼境界呢?」

曹欽把懸於腰際的酒壺拿了起來,淺酌一口,回道:「大約三十年前。杜贏就把這功夫練到了第八重境界。單論內力的話……當時的武林中就只有一人可以比擬。」

「哈1小嘆立即接道,「那個人……想必就是曹公公您了吧?」

「當然不是。」曹欽回道,「我說了,是『武林中』只有一人可以比擬,官門中人和大內高手我可沒算進去。」

「那……」花間追問道,「那個人是誰?是袁圻嗎?」

「哈……」曹欽笑了,「那時候的袁圻還是個嘍而已,怎麼可能和魔教教主相提並論。」他也不等對方再問了,微頓一秒后直接言道,「三十年前的武林中。能在內力方面勝過杜贏的人,只有『閻王』。」

「說起來……這『閻王』到底是何許人也?」封不覺順勢問了下去。

「這個嘛……等見到她了我再跟你們說吧。」曹欽沒有回應,看來是提問的時機未到,「你們別打岔,我這兒說了一半呢……」他搖頭晃腦地接道,「傳說……息功共有十重境界,但那第十重『天地息』沒有文字記載,而且只有創出這套武功的魔教初代教主一人練成,他死去之後,息功的心法總共就只傳下了九重。後來的那些年裡……魔教也出過一些人才。但他們皆是止步於第八重『山水息』;於是,久而久之,他們就認為練到第八重即可算是『完功』了。」

「聽曹公公的口氣……」封不覺表情微變,「杜贏怕是已經超越那個境界了吧?」

「然也。」曹欽應道。「當今世上,有三個人將息功練到了第九重『鬼神息』,而杜贏……就是其中之一。」

「我去……說好了很多年都沒人練得上去呢……結果當世就有三個人練成了啊?」小嘆驚道。

「呵呵……」封不覺這時卻是笑了,「既然曹公公說了『當今世上』,而非『當今武林』,想必這三個人里……也有曹公公您的一席之地吧?」

「封寮主……當真是機敏過人。」曹欽誇了覺哥一句。算是默認了。兩秒后,他又不緊不慢地說道,「十五年前,魔教與中原武林大戰,后一任教主柳相如被袁圻所殺,魔教中人幾被趕盡殺絕。索性……還是有一些人活了下來。由於江湖中已他們的立足之地,他們便決定投靠朝廷。而那《息功》的心法,便是他們獻給錦衣衛的見面禮。」

「誒?」小嘆聽到這兒,忍不住打斷道,「獻給錦衣衛的東西,怎麼讓公公您給得到了呢?」

「呵……」曹欽回道,「起初,東西確是落到了錦衣衛的手裡,而且上官汜還悄悄地練了幾個月。直到有一天我在宮外見著他……隱隱覺得他體內的真氣似有亂象,再探之下,發現他已瀕臨走火入魔,於是我就點播了他幾句。三天後,他便主動把《息功》獻上,並坦言自己資質有限,請我『笑納』神功。」

「哦……這位上官大人玩兒得也是遛埃」封不覺吐槽道,「發現自己沒辦法練下去,就來個借花獻佛。」

「他是個聰明人……」曹欽道,「他很清楚……有些東西,即使沒什麼用也可以留著;但還有些東西,如果不能帶來利益就得盡出手,否則便會招來災禍。」

話到此處,曹欽將目光投向了袁圻:「對了……說到聰明人,這裡還有一個。」

「袁盟主?」花間問道。

「是的。」曹欽回道,「袁圻,是一個值得所有人去敬佩的人。」

「~」封不覺語氣一變,「竟然能得到曹公公這番評價?看來那袁圻一定是天賦異稟埃」

「天賦異稟?」曹欽笑了。「呵……不,他很平庸。但也正因如此……他才值得敬佩。」

…………

就在地獄前線向np套取各種情報之時,斷魂峽中的戰局……也有了的變化。

短暫的對峙過後,杜贏便從高處飄然躍下。

而那些陷入頹勢的谷中人。也都趁著這當口逃出了重圍,退到了杜贏所在的那個方向。

數息過後,杜贏倏然落地,其所立之處,竟是連一絲塵埃都沒有揚起。

此等天人修為。讓許多門派的掌門都不禁倒抽一口涼氣。

「袁盟主。」杜贏落地后,完視周圍的人,只看著袁圻,說道,「久仰了。」

縱然杜贏現在的打扮和一般的農夫異,但他身上的那番高人氣度卻比當年盛。其舉手投足間所流露的氣勢皆似淵渟岳峙;簡單的一句話、六個字,從他口中說出……便彷彿有千斤的分量。

「杜先生。」袁圻沒有稱杜贏為「教主」,也沒有再去直呼其名,而是找個折中的、較為禮貌的稱呼,「按理說。我該稱你一聲『前輩』……」說是這麼說了,但袁圻並沒有做出一個後輩應有的姿態,他仍是一手持劍,一手放在背後這樣講話。

「袁盟主客氣了。」杜贏的聲音顯得冷淡、力,「老朽一介山野村夫,你稱我一聲先生已是在抬舉我了。」

「那好吧……」袁圻還真就不再跟對方客氣了,「杜贏,我們閑話少說……」他順勢問道,「你是來攔我們的?」

「不是。」杜贏回道,「我是來殺你們的。」

「哼……」袁圻冷哼一聲。

「葬心谷有葬心谷的規矩。」杜贏接道。「閻王讓你進來,你才能進來;閻王不讓你進來,你就得離開;而若是閻王讓你三死……」

「廢話1袁圻打斷了對方,「我們現在已經進來了。且不打算離開,不打算死。」

「我知道。」杜贏道,「所以我來送你們一程。」

「你若覺得可以……那就試試。」袁圻也不怵對方,他把軟劍重收回腰間,接道,「我說過了……你還活著。對我來說是一件幸事,我已多年沒有遇上像你這樣的對手了。」

他說這話,倒也不怕得罪人,因為背後那些武林人士早已公認他是天下第一。

「好1這一瞬,杜贏的神態變了,他那內斂的氣勢也在頃刻間爆發了出來,伴隨著一股怒濤般的氣流朝前方席捲而出。

袁圻背著雙手,傲然而立,完你不為所動。

但他身後那些人可就遭殃了,掌門級別的倒還可以,非就是踉蹌著後退了幾步,基本還是可以立穩色那些門徒級別的、還有些江湖上的二流人物,就有不少被震得單膝跪地了。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霸王色霸氣。」

「嗯……也可能是靈壓。」

見此情景,在遠處山上觀望的封不覺和王嘆之,先後都一臉中二地吐了個槽。

而他們的行為……換來的非是黎若雨和安月琴的鄙視目光。

「不差。」曹欽看到這一幕後,仍是一臉淡定地評價著,「隔空施力,如潮似濤,這便是第九重和第八重的大區別。若是第八重境界的話,就只能對正前方一線施展。」他說著,又喝了口酒,「但……他還是贏不了袁圻。」

聽到這句話,除了封不覺以外,地獄前線的其他三人以及正在觀看直播的觀眾們都感到了疑惑。

從場面上來看,杜贏似乎要比袁圻厲害才對,畢竟他的內力都可以影響到霧氣了。而袁圻在實戰中表現出的也不過就是速度和力量而已,感覺逼格並沒有這個前任魔教教主來得高。

沒想到,戰鬥伊始,曹公公卻說出了這種彷彿是蓋棺定論般的言論……

也就在他話音未落之際,袁圻……出手了。

在杜贏那龐然的內力前,和巧都是沒用的。

所以袁圻出手的動作並不,他也沒有使出招至極致的軟劍。

他只是用簡單的方式,單刀直入地衝到杜贏身前,一指點向了杜贏的丹田。

指尖未至,其威勢似已蓄然窮。

那一刻,杜贏的臉上忽現震驚之色。

他以為沒有人會這樣正面去對抗第九重息功,因為這種行為就好似在用拳頭擊打大海……再強的拳頭也只能破一時的風浪,但海的力量是延綿不絕的,拳頭很就會被淹沒。

然,袁圻卻是毫不猶豫地選擇了這種看似愚蠢的做法……

因為他一眼就看穿了——對方這套看似毫破綻的功法,唯一的弱點……正是其強之處。

「豈有此理1震驚之後,杜贏心中升起的竟是憤怒。

一個本來就不喜爭鬥的人,又逾花甲之年,按理說不太會有這種情緒了。一般人尚且如此,杜贏這樣的人物應如此。

但此刻的杜贏……卻是怒了,當一個習武之人發現自己窮畢生之力所達到的境界竟被另一個初次見面的後輩瞬間破解時,他自然會怒……

息功,的確是一種很強的武功,命辰玄功也是。

長遠來講,只要修鍊的年份夠長,修習命辰玄功者的內力是一定會超過息功的。但實際情況中……至少在三十年以內,第九重息功肯定比命辰玄功要強。

可是……功法強,不代表就會贏。

人,才是勝負的關鍵。

杜贏的天資是很高,他的息功功力也在袁圻之上,但他已經很多年都沒有實戰了。

縱然是在他尚未退出江湖的那些年,他也沒有經歷過太多的打鬥,因為敵人往往還沒出手……就被他直接用內力壓垮了。

而袁圻……他的戰鬥經驗,是在場任何的一個人都法比擬的。他初入江湖那幾年,三五個土匪蟊賊都可能要了他的命,三十歲前,經歷大大小小數百場生死之斗;後來他的武功逐步提升,遇到的對手才越來越強……

要比喻的話,袁圻簡直就是個從街頭械鬥一路戰鬥到世界拳王的人物。說得直白點……論「打架」的才能,杜贏比起他來差得遠了。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驚悚樂園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