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悚樂園 競技同人

驚悚樂園

第950章 屍骨如山鳥驚飛

[更新時間]2015年10月12日 03:51 [字數] 460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bx

光霧急升,殺意染塵。追莽荒紀,還得上眼。

斷魂峽中,血雨腥風

峽上的「鬼」,峽中的「人」,在短暫的對峙后……便展開了廝殺。

此時,武林豪傑們雖已傷亡過百,但還是有近三百人的戰力。而葬心谷中的那些流亡者們,總共也只有一百多個。乍看之下……似乎還是前者比較有利。

但……人數並不是決定勝負的主要因素,因為這是一嘲江湖爭鬥」,而不是軍隊間的較量。

如果這是一場軍隊間的較量,那決定勝負的因素多半是人數、陣型、士兵素質、地形、以及弓弩和火器方面的運用度。

可是在江湖群斗中……這些東西的參考價值並不大。

那些各門各派的掌門和弟子們可不是什麼訓練有素的士兵,雖然以單兵作戰能力而言,他們肯定要士兵厲害得多,但他們內部分為了幾十股勢力各自為戰,而且彼此間幾乎沒有任何協調作戰的能力……別說是不同門派的人了,即使是同門之內,都未必有幾個人能配合起來的。

簡單地說,就是一人一把號,各吹各的調,狼上狗不上……

而另一邊……那些閻王麾下的「小鬼」們雖也不怎麼配合,但他們在地形上佔了很大優勢;由上而下、又是包圍之勢,打起來自然是事半功倍。再加上他們的武功也都屬一流行列,取得優勢也是順理成章。

很,各大門派就有幾十個炮灰在敵人剿殺中斃命了;而葬心谷的那些高手們,則只有寥寥幾人受了輕傷而已……

然,這種情勢,在袁圻出手后……就瞬間改變了。

但見,袁盟主身影疾出。手腕一抖,其手中之劍立刻似活物般狂卷而出。

此劍,是一把軟劍,確切地說……是一把「布劍」。

布,是普通的布。

人,是不凡的人。

三十歲以前,袁圻是不會用劍的。事實上。當時的他不會用任何兵刃。

但三十歲之後,他體內有了玄功之力,有了這種近乎完美的內力做基礎,論修鍊任何兵刃、招式……皆是信手拈來、一日千里。

所以,三十歲后的袁圻,陸續學會了很多武功,逐漸到了十八般兵器樣樣精通的境界。有些功夫……他只是看上一遍,就能使得比練了多年的人強。

而到了四十歲后,袁盟主就很少再用兵刃了。常伴他身邊的武器,也只剩下了這把嵌在腰帶中的布劍……

有道是「利劍意。軟劍常」,在袁圻那深不可測的內力催動下……那軟劍時而剛猛如龍,時而陰詭如蛇,時而狠辣如蛟,時而虯勁如蟒。

指間,已有近十人死在了他的劍下,且每一個都是被一劍命中頸部……身首異處。

「哼……」就在此時,一聲冷哼傳來,帶出一條魁偉身影,「素問袁盟主內力深不可測。今日一觀,果然是不同凡響。」

說話者,是一名虯髯大漢。其身形體貌宛若羅漢金剛。手中還端著一把八環大刀,聽他的聲音……疑就是不久前那第一個通過內力喊話之人。

「大漠刀王……狄侯。」袁圻凝視對方,沉聲言道。

「哦?」狄侯笑道。「袁盟主竟能認得我?我可真是受寵若驚埃」

其實,袁圻認得狄侯的理由很簡單……由於他們倆年齡相仿、屬於江湖中的同輩。所以過去曾在一些武林中的大小事件中有過數面之緣。不過……當時的狄侯已是名動江湖的大漠刀王了,而袁圻還是個名小卒而已。於是,後者記住了前者。而前者甚至都不知道後者的存在。

「哈!哈哈哈哈……」袁圻聽了狄侯的話,大笑出聲。

狄侯不知道他在笑什麼,在旁邊看到這一幕的人也不知道他在笑什麼。

只有袁圻自己的明白,對方的這句話是多諷刺、多可笑……

「狄刀王……」笑了一陣后,袁圻的表情冷了下來,「我記得……你在逃入葬心谷前,曾是大漠八刀會的統領?」

「不錯,我是。」狄侯回應這個問題時,心中頗有些疑惑,他不明白為什麼對方要在這種時刻跟自己扯些謂的往事。

「你可記得,你的門下有多少弟子門人?」袁圻接著問道。

「五六百人吧……」狄侯隨口應道,「你問這個作甚?」

「你能報出其中二十個人的名字嗎?」袁圻又問道。

「袁盟主……你這是何意?」狄侯已決定不再回答這些奇怪的問題。

「報不出來吧。」袁圻冷冷道,「但是……你卻能報得出我的名字。」他用眼神朝周圍示意了了一下,「還有在場所有一流高手的名字。」

狄侯沉默著,他想聽聽袁圻到底要說什麼。

「世人皆是如此,你們從來不記得那些平庸的人,因為你們的眼中看到的只有名聲、武功、相貌……」袁圻說這話時,顯得略有些激動,「你們的眼睛只能看到那些,以至於你們反而忽略了『人』的本身。」他頓了頓,「所以我才笑,我笑你們就像一群瞎子……比真正的瞎子還瞎。」

「袁盟主,恕狄某人聽不懂你在說什麼。」狄侯說著,舉起了大刀,「我也不是來聽你故弄玄虛的1

「也對……」袁圻閉上了眼睛,「你這種人是不會懂的……」他也舉起了手中的布劍,「你就是個來領死的人而已,要來就來吧1

不用他說,狄侯也來了。

大漠大王,絕非浪得虛名。其手中八環大刀乃是獨門兵器,由當世名匠為狄侯量身打造。

此刀重四十餘斤,刀背共嵌八環,刀刃如鯊齒一般,吹毛斷髮。

過去曾有數江湖名宿在此刀之下死屍,足可謂驚世凶兵。

飧鋈恕…也屬刀門奇才。他自幼天生神力。十二歲便可舞起重八十斤的大關刀;對於刀法的悟性也是極高,年紀輕輕便將各家所長融會貫通、自成一路。十五歲時,狄侯便成為了大漠八刀會年輕的執刀,二十八歲就當上了八部總統領,風頭一時兩。

只是,三十歲后。其刀法境界遭遇瓶頸,躁練之下,走火入魔……接著他開始到處濫殺辜、以高手之血祭刀,不久后便成了武林公敵,被迫遁入這葬心谷中。

近二十年過去,作為目前谷中資深的逃亡者之一,狄侯自然早已突破了當年的瓶頸。他如今的武學境界,比起並稱武林雙雄的萬霞樓和八方樓二位樓主來也是不遑多讓。

「喝——」

說時遲,那時。但聞狄侯一聲暴喝,其身影已然閃至袁圻側方。八環大刀也若奔雷般斬落。

他的刀很重,但卻很,到人的眼睛幾乎看不見。

但,袁圻看得見。

非但看得見……還看得很清楚。

「太慢,太拙。」這是袁圻送給對方的評價,也是狄侯聽到的后一句話。

下一秒,狄侯的頭就離開了自己的身體。

而他的刀……則斬到了空處。

的確,狄侯是個一流高手,在場的人當中,能接住這一刀的人或許都不超過十個。

可是在袁圻的眼裡。狄侯的刀法還遠遠不夠火候……從武學境界的角度來講,袁圻的布劍是在「招式的極致」之上再加以「變化的極致」。只要是還處於「有招」境界之下的人,哪怕將內力練到和他一樣的程度。也多能和他戰得旗鼓相當。像狄侯這種內外功都和他差了許多的人,根本就稱不上什麼對手……

「袁盟主神功蓋世1

「大家跟著盟主殺呀1

附近的人看到了袁圻秒殺狄侯的一幕,順勢就喊出聲來。算是為武林陣營壯了幾分聲勢。

袁圻也沒有令同道們失望,他隨即便施展高絕之輕功。似游龍般飛掠而出,所過之處……留下的皆是谷中人的屍體。

「在哪裡……」混亂的戰局中,袁圻心如止水。他一邊進行殺戮,一邊在思考著,「這些人是不可能把霧給升上去的……他們之中一定有個『特殊的人』,是那個人的功力已經強到可以引導氣流的程度,必須把他從暗處找出來……」

思索之際,他已殺掉了數十人,比其他幫派殺敵的總數還多。在人數的差距被拉大后,雙方對抗的形勢便逆轉過來了。

武林人士們現在尚有二百多人可戰,而葬心谷高手們只剩了三十餘人,這樣一來,論地形怎麼有優勢,也都沒用了。

包圍……演變成了反包圍。就算谷中人的武功高強,但一個人被五六個人圍著打……其結果也是不言自明的。

才一盞茶的功夫,斷魂峽中已是屍橫遍地。

鮮血如雨落,如霧散,帶走了一條條亡魂……

眼瞅著谷中的「鬼」們就要被趕盡殺絕了,終於,那個把光霧「升起」的人……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中。

「真沒想到……」這人一開口,便吸引了所有人的視線,「……除了閻王之外,世上還有武功如此高絕之人。」

同樣是內力傳音,根據說話者的功力不同,呈現的效果也是不同的。

比如此前的狄侯和馮二,他們用內力傳音時,說話的調比較高,本人用的聲音也較大,這樣「氣」才能把話給送出去,讓遠處的人聽到。

然,眼下這個說話的人,他的語調和聲音聽上去竟是輕描淡寫般的感覺;在場的武林人士中,能做到這點的只有袁圻一個,那說話者內功修為可見一斑。

「終於肯現身了嗎?」袁圻抬頭望向了聲音傳來的方向,那是百米外的一處山岩之上。

此刻,一個農夫打扮、相貌平凡的老人,正背著雙手站在了那裡。

不多時,人群中已有一些人認出了他,由此引出一片驚惶之聲。

「魔……魔魔……」

「居然是他!他居然還沒死?」

「魔教前教主……杜贏……」

這個名字,袁圻知道,但他沒有見過這個人。

十二年前,袁圻確也見過一位魔教教主,但不是眼前的杜贏。

那一年,魔教教主柳相如自認神功大成、天下敵……遂大舉進犯武林各派。

眾所周知,武俠世界的「正道中人」都有個習慣,那就是……在情勢不利的情況下,他們總能找到理由,名正言順地人多打人少,至於理由,大家也都清楚……

當然了,在這裡把這句經典台詞再說一遍也妨——對付這些邪魔外道,不用講什麼江湖道義!

總之,那一年……魔教被剿滅了。而這個事件中大的功臣,你們猜的沒錯……就是袁圻。

柳相如到死也沒明白,這個姓袁的到底是哪裡冒出來的……雖然當時的袁圻也已經是公認的一流高手了,但由於他過去太過默默名,誰也不知道他的武功的極限到底有多高。直到他單槍匹馬乾掉了柳相如……武林各派才意識到此人過去似乎被嚴重地低估了……

而那件事,日後便成了袁圻當上武林盟主的關鍵性資本。

不過,眼前的杜贏,和柳相如比較的話……那又是一番雲泥之別了。

按照輩分來說,杜贏是柳相如的師叔,而且他的年級反而比柳相如要小上幾歲,到今年也不過六十齣頭。

柳相如練到四十八歲才練成的那門功夫,杜贏在三十歲時已練成了……此後他的武功究竟有多高,就連魔教中的幾名護法長老都不知道。

值得慶幸的是,杜贏這個人雖是練武奇才,但他並不喜歡爭鬥,所以他當魔教教主的那些年,魔教始終保持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作風。

直到四十三歲那年,杜贏因厭倦了教內紛爭,憤然將教主之位傳給了野心勃勃的柳相如。隨即便拂袖而去,從此再人能覓得其蹤。

萬萬沒想到……今時今日,這個杜贏,竟然出現在了葬心谷中。

「盟主……他……」季能是認得此人的,他趕緊上前幾步,想提醒袁圻一句。

但袁圻擺了擺手,打斷了季樓主的話。

數秒后,袁圻抬頭,用與杜贏完相同的手法,以內力傳音回道:「杜贏,我聽說過你,你還活著……真是太好了。」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驚悚樂園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