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悚樂園 競技同人

驚悚樂園

第949章 提劍跨騎揮鬼雨

[更新時間]2015年10月11日 19:32 [字數] 505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bx

「死刑1

「絕對死刑1

「死刑+655351

「四姨太是什麼鬼?」

「居然敢在劇本世界里到處散布殤殤痴纏於你的謠言?」

「燒死這個人渣1

「瘋不覺必須死1

「絮懷殤官方粉絲團表示瘋不覺的人頭我們已經承包了1

「殤の親衛隊參上!對瘋某立斬不赦1

由於半決賽是分時段播出的,所有關注巔峰爭霸2的觀眾,此刻部都在觀看著同一場比賽。

而他們看到這一幕時的心情……基本上也都反應在以上這些幕和評論中了。

當然了,大部分人只是在吐槽而已。大家也都明白,曹公公的結論肯定也是在某個劇本里被忽悠以後所得出的。

一個在遊戲世界里的誤會,本就沒人會去當真。

但……縱是如此,瘋不覺的行為還是不可原諒的,絮女神的粉絲們一致認為還是讓他去死一死比較好。

…………

說完了場外的事兒,視線還是回到劇本當中。

在一陣頗為尷尬的沉默過後,曹欽再度開口了:「對了,封寮主……我確實有一事想問你……」他看向覺哥,用一種不置可否的語氣隨口問道,「當年在紫禁之巔,你和那位絮姑娘先後化作白光散去……用的又是哪一路的術法?」

「哦……那個礙…」封不覺回答起這類問題來可是經驗豐富,「曹公公早已以武入道,難道您真的看不出來嗎?」

他這話似是而非,好像是講了些什麼的樣子,但等於又把問題給拋了回去。

曹欽聞言微笑,接道:「呵……封寮主還是老樣子礙…行了,不說便不說吧,我不會強求的。」

和上次見到覺哥時相比。曹欽的心性顯然又有所變化。

十多年前的他,身上還是有著幾分戾氣的,從他對那三名武林俠客的態度便可看出……他雖不嗜殺,但也不厭殺。他可以慈悲,但還稱不上慈悲。他看淡了名利,但還是執著於尊重。

然而,十餘年的時光過去……

如今的曹欽,容顏、體態都已恢復到了四十歲不到的模樣,看上去甚至比在蒼靈鎮時加年輕。

而他的一言一行之中……總是流露出一分淡然、一分洒脫、還有半分與年齡不符的玩世不恭。

那些江湖的事、武學的事、人與人之間的事……他且聽、且問,卻已不會在乎、不去執著。

以曹欽現在的境界。他多地是在思考「自己應該如何去看待世人」……至於世人如何看待他,他都可一笑置之。

「如此……甚好。」封不覺回了一句,並順勢問道,「說起來……封某也有一事不明,想要向公公您請教……」他朝石潭瞥了一眼,「常言道……寡酒難飲。這大晚上的,曹公公一個人站在石潭邊喝酒望泉,卻是為何呢?」

覺哥並沒有問曹欽為什麼會出現在葬心谷中,因為那種事他靠推理就知道了——非就是和片頭那群朝廷兵馬一起進谷來的。而覺哥所法推測出的內容。就是眼前的這個問題了……

「哦……這個嘛……」曹欽輕笑一聲,「一個時辰前,我駐足此地,忽然參悟到了一套的武學。眼下正在進行完善。」

「哈?」小嘆聽了這話,一臉好奇地問道,「站著喝酒發獃就能完善武學?」

「哈哈哈……」曹欽聽了這話,大笑起來。「這位小哥,那你說……我當如何?在這石潭邊擺好了架勢,演練拳腳招式嗎?」

「嗯……」小嘆本想回答「是氨。但他總感覺對方的語氣好像不是在說疑問句。

「呵呵……讓曹公公見笑了。」封不覺趕緊插嘴道,「我這個徒弟是所有寮客中資質差的,當年我看他長得眉清目秀,本以為是個聰明孩子,沒想到收入門下才發現是個獃子。你瞧……這都跟了我幾十年了……武學境界還是十分拙淺。」

「哦……」曹欽點頭,「封寮主也是挺不容易的埃」

他倆這話一來一回,口氣像是兩個成年人在討論小屁孩,甚是讓人惱火。好在小嘆的脾氣極好,或者說他天生就有很好的心性,基本沒讓這話往心裡去。

「話說……」攀談了幾句后,封不覺覺得時機成熟了,便將話題引向了劇情方面,「我若是我沒猜錯的話,此次曹公公來這葬心谷中……可是為了替皇上來取那『長生之術』?」

「哼……封寮主的消息還真是靈通埃」曹欽的回應等於是默認了覺哥的說法。

「曹公公您說笑了……」封不覺笑道,「……這難道不是公開的秘密了嗎?」

這個問題,同樣是一次試探。

「呵……這倒也對。」曹欽接道,「葬心谷『閻王』擁有『長生之術』一事,江湖素有傳聞。而皇帝病危的消息……也是瞞不住的。在這種時期,錦衣衛指揮、大都督府副使、以及本座三人一同趕赴此地,其目的自是昭然若揭。」

「嗯……」兩秒后,覺哥便點點頭,順著對方的話道,「那些江湖中人也是知曉了這些以後才聞風而動的吧……」

「唉……人啊,就是有這毛玻」曹欽搖頭輕嘆,「閻王的傳說在江湖上已流傳了數十年,知道的人很多,但信的人極少,至於敢來這兒一探究竟之人……是屈指可數。」他停頓數秒,又喝了口酒,「可如今,皇帝的密詔一出,朝廷的兵馬一動,這些人就坐不住了……突然之間,他們就都信了、也都來了。」他笑了笑,「但實際上呢?哼……關於那『長生之術』,皇帝本人也只信三分罷了。說句難聽的,他也是自知死到臨頭、想著死馬當活馬醫,才會下那密詔的。」

「曹公公……」封不覺聽到這兒,戲謔地笑道,「你這可是大逆不道之言埃要誅九族的哦~」

「哈1曹欽大袖一擺,「我還在乎那個?」他仰頭望天,「若不是為了報答先帝的賞識和恩德,我早已拂袖離朝。普天之下……誰能攔我?」他又是一口烈酒下肚,「至於誅九族……我一個太監,幼時入宮便已是孤家寡人了,入宮后是不可能有什麼後人。要誅就去誅那些認我當乾爹、干爺爺的人去吧,多半也是些趨炎附勢的奸黨,少一個是一個。」

「那麼……」封不覺聽到這兒,大概也明白了曹欽的立常隨即又問道,「曹公公對於眼下谷中的局勢,又有何看法和謀划呢?」

「謀划?呵……我有什麼好謀划的?」曹欽反問道,「我要是有謀划,還會獨自來此飲酒賞泉么?」

「袁盟主和那班武林人士可是奔著殺人奪術而來……」花間這時開口提醒道,「難道公公不怕朝廷的兵馬被他們殺光嗎?」

曹欽聞言,看了花間一眼,隨後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姑娘……你似乎把一個人給想簡單了。」

「哦?」花間疑道,「誰?」

曹欽的回答十分出人意料:「袁圻。」

「袁盟主?」花間又問道。她也是剛剛知曉那武林盟主的名。

「正是。」曹欽回道。

「聽起來……曹公公您好像知道些什麼啊?」封不覺則從對方的話里聽出了多信息。

「是礙…我知道得可多了。」曹欽回道。

「公公,那您讓我們也知道知道唄?」封不覺笑著接道。

「嗯……」曹欽沉吟道,「就這麼說出來,未太趣了吧……」言畢。他從石潭邊走下,「各位跟我來吧……我帶你們去看場好戲。」

…………

同一時刻,葬心谷另一處。

此時,袁盟主已率領著武林同道們沿著大路行了許久。

這一路上。他們先後遭遇了十餘名「小鬼」的阻擊。雖然有袁圻這等神人坐鎮,但人員的傷亡仍是不可避的。

畢竟他們是數百人一起行動,而且葬心谷的地形十分複雜。山、石、林、峽、水……一樣不缺,還有光霧籠罩……谷中的「小鬼」們想要打個埋伏什麼的,簡直是易如反掌。

再者,這些葬心谷里的居民基本上是「硬手」,很多人在入谷之前就是江湖上的一流人物,入谷后武功是有進退;像宋奇那樣的傢伙,在谷里基本算排不上號兒的雜兵,比他厲害的人可是一抓一大把。

被這樣一群人反覆偷襲……不死個把人是絕對不可能的。

「盟主……各門各派的死傷人數相加……已逾百人……這樣下去,我怕……」此刻說話的這個人名叫季能,乃是當年「八方樓」樓主季通的後人,也是八方樓的現任樓主。其「八方至尊心法」的功力比起祖上的幾位前樓主來要差了好幾分,但論武功,他仍可算是周圍這些掌門級高手中的翹楚。

此處,是個趁勢說明世界觀的好機會,我就簡單介紹一下……

「蒼靈論劍」之後,這個世界的武林格局發生了相當大的變化。原本那「一府二樓三派四門」的排行被徹底顛覆。

葉府在那次事件后元氣大傷,從此一蹶不振。至少在近這幾十年中,葉府中再也沒有出現過一個能和當年的家主葉承相提並論的高手,就是達到「花影六劍」那個水準的人也挑不出來。

於是,萬霞樓和八方樓順勢上位,成了武林中強的雙雄。

至於那「三派四門」,基本還是可以用「在傳承中沒落,在沒落中傳承」來總結。就像當年指點過袁圻的瞎子所說……很多人會教不會學,還有些人會學不會教。大門大派中論字排輩的模式根深蒂固,也不乏一些同輩間勾心鬥角的破事兒……這就造成了歷代掌門通常都不是門派中天資或武功高的人來擔當。當然了,也不是說天資高的人就一定適合當掌門……但傳承武功的事情,的確是講究這個的。除非某一代出個能重振宗派的曠世奇才……否則,這樣往下傳,必然是武功一代不如一代的節奏。

總之,這樣的格局,保持了二十多年……

直到十五年前,練了五年命辰玄功的袁圻在江湖上闖出了威名,至此,武林的局勢再次開始變化……

又過了五年,袁圻已成了凌駕於所有門派之上的蓋世豪俠。人品方面,他算得可挑剔;在對抗邪道時,也是一己之力可敵千軍;重要的是……他當時的武功已天下敵。

於是乎,袁圻就順理成章地當上了武林盟主……

以上,便是這幾十年來這個劇本世界的大致變化了。

「季樓主……」袁圻聽了季能的話,沉聲回道,「難道你是怯戰了?」

「不不不……這話從何說起……」季能嘴上否認,心裡可是著急的很。因為他們八方樓沖得比較靠前,按比例來說,死傷的弟子已經相當多了,「只是……季某以為,如今這樣行動,似乎有些欠妥……」

「季樓主所言極是,我等也這樣認為。」下一秒,立刻就有幾名掌門聚到了季能的身旁附和道。

看起來……若雨先前的推理果真是一語中的,這些傢伙在情勢有變時……就要為了自己的利益開始黨同伐異了。

「依在下愚見,應該在各路英雄中挑選幾位武功恰當之人……分散到前路擔任斥候,以試探敵情。」

「不錯,這樣一來,我方也不至一味地遭遇偷襲了。」

「是啊,袁盟主,眼下這敵暗我明的情形……」

「好了,不必多說了。」袁圻又怎會不明白他們的意思,他可不是二十年前那個三流人物了,他的心機城府比身邊這些人要深沉得多,「既然各位掌門皆有此意,那就這麼辦吧。」

袁圻說罷,略微想了片刻,便準備轉身傳話。

不料,就在此時……

「哈哈哈哈……一群蛇鼠之輩,驅之不退,如今還要窩裡斗,真是可笑之極1

一個高亢的聲音突然響起,以內力傳音之法,對這數百人的武林豪傑們來了一番嘲諷。

他的這段話,除了字面上的意思,還傳遞出了兩個信息:其一,我,不是來偷襲你們的,我是來肛正面的;其二,袁圻,連你和你身邊那幾人的對話我都聽得到,我的功力……你自己掂量掂量。

其話音落時,但見……

籠罩於眾人頭頂的光霧竟是急速朝半空涌去,好似是被一股形的力量吸上去了一般。

頃刻間,那些江湖人士們的視野就開闊了數倍。他們很發現……自己此刻所站之處,乃是一個三面環山的險峽。

「哼……天堂有路你們不走,地獄門自來投。」數息過後,又有第二個聲音用內力言道,「既然走到這『斷魂峽』里,就都留下吧1

伴隨著這類似「死亡通告」的豪言,三面的山道和石隘間陸續湧現了大量的人影……粗略目測也有百餘人。

這些人站在高處的陰影之中,遠遠圍觀著峽中的人群,好似一群盯上了獵物的惡鬼,蠢蠢欲動……

「這次來得很多礙…」袁圻見狀,竟是面不改色,「……來得好埃」

話至此處,他的右手……動了。

接著,一把軟劍,便從其腰間的束帶中被抽出,從其手中垂下。

「我倒……」袁圻用冷然的目光、殺氣逼人的語調,對高處的「群鬼」們喝道,「今夜這『斷魂峽』中,留下的是人……還是鬼……」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驚悚樂園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