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遷 其他類型

升遷

第七百五十五章十年

[更新時間]2014年02月28日 09:03 [字數] 381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你,你做夢1

韓芊芊果斷的搖頭拒絕,她的目光看向徐君然身後的不遠處,那是整個男生宿舍樓。..現在兩個人所在的位置是男生宿舍區,不僅有草叢和綠樹,更多的卻是一個接著一個的異姓。實際上,剛剛走到這裡的時候,韓芊芊已經非常緊張了,畢竟是客場作戰。而裡面估計有很多認識徐君然的人,一個宿舍樓的人可以把一件小事傳得路人皆知。再加上這邊還有可能碰上自己同一個專業的同學,雖說可能姓不是很大,可韓芊芊的心面依舊非常的驚慌。

「好吧,你隨便。不過我的手隨時準備著噢。」徐君然笑了笑,說完這幾句話轉身朝著遠處走去。

韓芊芊聽了徐君然的話先是怔了怔,那對黝黑靈動的眸子盯著徐君然的背影,從溫柔嫵媚的嗔怪變得有些小小的怨恨,隨後只得輕輕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然後小步上前,抓住某個可恨男人的手。

徐君然很清晰的感覺到韓芊芊溫軟的小手牽住了自己的右手,微微冰涼,但是很舒服。徐君然抓緊了這隻縴手,稍微有點用力,甚至於韓芊芊都覺得自己有點疼了,但她還是沒有抽手。這個時候徐君然不知道自己這麼做究竟是對還是錯,但他知道,這種感覺很不錯。

牽著韓芊芊從宿舍門口朝著學校外面的公交路上走著,徐君然能夠感受到這條平時很容易走的路今天卻變得有些慢騰騰的,甚至於他心面隱隱有一種渴望,是希望這條路最好遙不可及,永遠沒辦法抵達終點。

一個騎著自行車的男生從老遠的地方就開始注視著徐君然和韓芊芊,等到他們兩個人越過那人的視線,那傢伙竟然把自行車停了下來,轉過頭去一直目送著他們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之內。

而此時此刻,剛剛從學校外面回來的蔣福生等人跟徐君然和韓芊芊狹路相逢,幾個人嘴裡面還叼著一根煙,原本看到徐君然的時候準備打招呼,可看到徐君然身邊的韓芊芊,這幾個傢伙卻忘記了打招呼,甚至連煙什麼時候掉在地上也都不清楚。望著手牽手走過他們身邊的徐君然和韓芊芊,臉上的詫異和對韓芊芊今天打扮的驚艷壓根來不及掩飾。

幾人很快後悔剛才叼著煙的樣子實在太不文雅了些,早知道也抽得男人一點滄桑一點。

從宿舍門口走到學校的門外,徐君然從來沒有發現原來人可以有這麼豐富的表情,一路上不僅有認識他的人,還有認識韓芊芊的人,這些人各種各樣的表情,讓徐君然頓時覺得,自己今天似乎有些衝動了。

有時候人們的生態環境就是如此,一個宿舍樓裡面大家熟絡會慣姓的招呼,會討論哪個美女好看,會在樓下陽光燦爛的時候擺開桌子撲克。總之熱熱鬧鬧,有獨自生態圈的眾生相和繁榮。

但如果遇見外界強烈的刺激,這種情形就會變上一變,或許那些鬧喳喳的情況就會變得沉默不語,一切就像是羊群的生態系統中進入了從未見過的獅子老虎一樣駐足觀察。

平心而論,徐君然在這個宿舍小區不算出名,只不過旁人都知道,沈青這個得罪了學校裡面一霸的普通農村人,來了一個神秘的表哥,不僅把田國濤給打了,甚至還平安無事的在學校住了下來。

不僅如此,從那次的事情之後,沈青就變得深居簡出了起來,根據某些歌消息靈通人士的說法,沈青似乎是開始接觸生意上的事情了,有人看到他曾經進出嶺南省委辦公廳。這話是從班上一個女孩子嘴裡面傳出來的,她老子是省委辦公廳的副主任。

所以,徐君然雖說不是獅子老虎,卻足以讓這宿舍裡面的男人們充滿了敵視。

而現如今的今天,出現在徐君然身邊的,恰恰是能夠跳動老虎們脆弱的神經,讓人無法不去關注的女人。

走出了學校,徐君然和韓芊芊坐上了開往市區的九路公交車,車上的人不少,徐君然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座位,讓韓芊芊坐在單人的座位上,而自己則是拉著扶手站在她的面前。

周圍打量韓芊芊的男生不少,徐君然站在她的身邊,馬上各種各樣的眼神就多了。

「你怎麼沒跟張佳佳她們去逛街?」

徐君然對韓芊芊笑著問道,雖然剛剛兩個人已經牽了手,可是他覺得,這丫頭恐怕對自己更多的是一種新鮮的感覺罷了,因為自己跟她所接觸到的人不一樣的緣故。

「她們今天跟老鄉去逛街了,我又沒什麼事情。」韓芊芊臉色紅紅的說道,陽光透過車窗照映在她身上的衣物之上,彷彿蒙了一層光,在車上的時候,她扭頭望著外面的風景,彷彿沒有任何事物,能夠讓她平湖般的神情動容,甚至於稍稍有些冷,根本讓人無法相信,這是那個跟徐君然牽手都會臉紅的女子。

「怎麼沒回家?今天可是周末。」徐君然笑了笑,對韓芊芊說。

韓芊芊嘆了一口氣:「我爸在外地工作,我媽太忙……」

話有時候不需要說的太清楚,徐君然很明白她的感受。

早已經從蔣福生等人的口中隱約聽說韓芊芊挺有背景的徐君然明白,他們這樣的孩子,總歸是沒有誇張到隨身帶著保鏢,出入都有豪車接送的,學校也沒有給他們開出什麼特殊待遇,在一個層面上,他們依然過著平凡人的生活,但是這只是暫時的表象。不過僅僅是這麼暫時的表象,也讓徐君然覺得,其實人和人之間,並不是那麼遙遠。

這個時候旁邊有兩個座位空了出來,徐君然就朝著那頭指了指,「我們去那裡?」

周圍的一干人臉色還有些古怪,如今這個年代,就算嶺南是個比較開放的地方,可這麼站著和女孩說話都嫌害羞,哪裡還主動要求共坐一處了,更何況對方還是美女,而且看這樣子人家女孩還和他不是太熟悉那種。

徐君然到是忽略了現今的年代不同,後世就算是普通朋友在公車上聊天都是平常事情,女人更是可以和男人比哥們還哥們,無話不談,包括閨房趣事,是以徐君然這麼對韓芊芊說話倒是沒有任何考慮。

韓芊芊略帶驚訝的看了徐君然一眼,周圍人的表情她不是沒有看到,可面前這傢伙究竟是真沒注意還是故意試探自己?

從剛剛牽手開始,韓芊芊就覺得自己今天似乎要打破平時很多恪守了多次的原則,難道這傢伙是故意的?

雖然這麼想著,兩個人還是坐在了一起。

徐君然笑了笑:「為什麼沒有考京城的大學,我記得你說過,自己的成績很不錯。」

「去哪裡有什麼分別么?反正都要聽我媽的安排。」

韓芊芊靠在車窗上,手托著自己的臉頰,瀑布般的黑髮垂落,柔順的撒在她的手指縫,手臂,以及單衣的褶皺深處。

「從小到大,我的一切都是我媽安排好的,有時候想想,也許我一輩子都要活在她的影響裡面。」

徐君然愣了愣,隨即釋然,對於官員的子女來說,恐怕很難分清楚家鄉的概念,沒有具體的地點,而是一個省市,一個國家,尤其是像韓芊芊這樣家庭的孩子,他們行走的地方很多,逗留的地方卻很少,恐怕曰后,她還要走出國內,走向國外,她會讚歎哈佛斯坦福那些鐘樓和高塔,也許也會懷念國內的飛檐斗梁。而在此時的韓芊芊眼中,自己和她的交集恐怕也僅限於現在,這也是為什麼她會放心的跟自己牽手而不擔心會有什麼麻煩。

可以跟自己出來逛街,恐怕也是韓芊芊把這當做了一場頭腦發熱的夢罷了。

因為從來沒有談過對象,遇到了一個心,所以在她擁有自有支配時間的時候,她就選擇了今天的方式跟自己相處。

前世徐君然沒有遇到這個女孩,也不知道她的未來會是怎麼樣,不過他可以肯定的是,她一定會過著極為優渥的生活。

也許在韓芊芊或者張佳佳的眼中,徐君然這樣的人固然有才華,可不管怎麼樣,對於她們的人生來說,徐君然跟她們的軌跡相距甚遠,就好像偶爾穿過雲層照射在人身上的陽光,雖然溫暖,可並不代表就一定要擁有。

人和人是不一樣的,有些人天生的起點就高於別人,所以他們是看戲者,從上到下俯視著許多人。

在他們的眼中,芸芸眾生努力拚命的掙扎,心中帶著不甘於平凡的理想,努力地,奮力的,朝著離開改變自己命運的目標而掙扎,哪怕遍體鱗傷,只是為了能夠出人頭地。有人在繁華的大都市裡面迷失了自己,有人在摩天大樓頂端笑傲風雲,生活的河流把每個人最初的想法改變,曾經鋒利的稜角也漸漸被那殘酷的現實所磨平,到最後,又有多少曾經的夥伴最終選擇了分道揚鑣。

而曾經在一起奮鬥過的眾人,十年之後重聚,誰還能夠對這生活報以勝利者的微笑?

徐君然上輩子算是個中規中矩的人,這輩子他不打算就這麼平淡的過一輩子,既然上天給了自己重新踏上牌局的機會,那徐君然就不打算輕易出局,如果不能抓住命運女神那個*子狠狠的給她兩個耳光,他覺得自己實在是辜負了這大好時光。

而此時的韓芊芊,想到徐君然最終不會屬於這裡,而自己和他之間的這份相遇,最終也將會無疾而終。心面忍不住有些悵然若失的感覺。必須要說,這個男子在她的心裡,還是留下了一絲痕。

「你覺得,十年之後我們會在哪裡?」

韓芊芊忽然有些孩子氣的沖徐君然微微一笑,輕輕的問道。

徐君然愣了愣,隨即笑了起來:「十年之後?」

不知道為什麼,他忽然想起了一首歌:十年之前,我不認識你,你不屬於我,我們都各自陪在陌生人的左右,走過漸漸熟悉的街頭。十年之後,我們是朋友,還可以問候,只是那種溫柔,再也沒有擁抱的理由。

公交車晃晃悠悠的在站台上停下,徐君然邁步走了下來,對隨後而至的韓芊芊露出一個微笑來,身後陽光斜射,他的眼睛很明亮,彷彿有一種讓人安心的光芒:「十年之後的事情我不知道,不過我可以保證,你一定可以隨時知道我的消息。」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升遷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