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遷 其他類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其他類型 > 升遷 > 第七百四十八章楊傑超(求訂閱)

升遷

第七百四十八章楊傑超(求訂閱)

[更新時間]2014年02月24日 09:21 [字數] 559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夜色悄無聲息的籠罩了整個城市,不僅帶來了困意和安詳,同樣也帶來了黑暗、陰謀和血腥這些骯髒的東西。

在工業時代當中,競爭成了選拔人才的唯一方式,宛如達爾文筆下的物競天擇,人類向同類們展示了什麼叫做殘忍。

吃人與被人吃,這是一個殘酷的時代,不管是鋼鐵叢林,還是青山綠水,繁華之都的下面,有成功者的歡笑,自然也有失敗者的血淚。

此時此刻,徐君然和沈青,正坐在路邊的小攤上吃著東西。段雲和徐寧被徐老將軍叫走了,今天這個事情鬧的太大,作為一個電話激起千層浪的主人公,段雲是徐君然的長輩,又是徐寧的女朋友,由她出面是最合適不過的了。

至於罪魁禍首徐君然,軍區大院那邊傳來了話,他還可以在嶺南呆半個月,如今是九月中旬了,看來人家是打算讓他十月份滾回京城去,免得在這裡禍害嶺南的人。

吉普車被徐寧和段雲開走了,徐君然和沈青兩個人也沒有打的,而是準備坐公交車,可站在馬路上呆立了半晌,兄弟倆終於發現,這時間太晚了,壓根就不會有公交車開到軍區大院這邊來。無奈的搖搖頭,徐君然對沈青笑道:「走吧,咱們壓馬路去。」

白天惹下了震動嶺南高層的禍事,晚上還有心情壓馬路,如此做派,恐怕也就只有徐君然這個傢伙能做的出來。

「表哥,段阿姨不會有事吧?」

沈青有些擔心的對徐君然問道,畢竟今天的事情實在是鬧的太大了,後來的那個老人雖說身份不清楚,可看徐君然和徐寧等人對他都那麼尊重,沈青猜也猜的到,必定是嶺南的巨頭級人物。

徐君然聳聳肩:「能有什麼事?徐寧那傢伙在呢,他是不會讓他老子為難咱家阿姨的。」

說著他深吸了一口氣。搖晃了一下腦袋勾起一個在黑夜的映襯邪更加詭秘的微笑,慢慢行走在並不擁擠的大街上,看著穿梭的各色男女,冷冷的說道:「這嶺南的人,聰明是變聰明了,可也變得不安分了。畢竟這是個只要給出一個犯罪之後不被抓到的可能,根本沒有幾個人能夠堅守住底限的年代,只要你實力足夠強大,不管對手是什麼人,都會選擇性的無視很多東西。自然也包括法律1

沈青默然不語,如果以前他還只是對徐君然所說的話有所懷疑的話,今天的所見所聞,已經徹底讓原本在他心面的那個世界觀土崩瓦解,甚至於現在的沈青,內心深處對於權勢的渴望,已經達到了一個令人吃驚的地步。

「走吧,我們去河天區。」

徐君然慢慢開口,對沈青說道。

現在是七點多鐘。天色不算太晚,走在路邊也能夠看到不少人在街面上閑逛。

河天區是南華市經濟最發達的區,雖說還是八十年代末,可這裡隨著整個嶺南經濟的發展。已經展現出一個大都市應有的風貌了,高樓大廈層次林立,鋼筋怪獸中間偶爾帶著一抹似乎尚未退散的鄉土氣息,倒是很有一番味道。

徐君然和沈青兩個人走在路上。卻注意到邊一個神色憔悴獃滯的二十五六左右的青年男子傻傻的坐在地上,旁若無人的又哭又笑。

「這人,有點怪。」沈青低聲說道。

徐君然聽到沈青的話先是愣了一下。借著路燈的光打量了一下坐在地上的男人,算不上英俊,但是眉宇間的自有一股傲氣,從那身價值不菲的服飾和傲然的氣質來看,絕對不會是個普通人。

甚至於,徐君然看著這張臉,居然還有些眼熟的感覺,似乎自己見過這個人一般。這讓感到很是意外,畢竟自己在這邊應該沒有什麼熟人才對。當然,曾文欽不算在內。

看得出來,這人應該不到三十歲,而且,心情好些也不太好。

「什麼都沒有了!七年的心血就這樣付之東流,七年前我一無所有,七年後我還是一無所有1男人忽然仰天大喊,臉上的表情近乎於瘋狂道:「為什麼?老天為什麼要這麼對我?錢我可以給你,事業我可以不要,就連性命我也可以不要,為什麼連我的家人也要一起跟著我承受這樣的苦難?」

眼淚流滿臉頰,年輕卻滄桑的他有一種悲壯的意味,但是他對於路人的同情和憐憫卻是不屑一顧。

「這是一個有故事的人。」徐君然站在那人的面前,淡淡的說道。

他這話說的很自信,上輩子經歷坎坷,徐君然大學畢業之後投身宦海,歷經宦海沉浮幾十年風雲的他的眼睛絕對是一眼看穿別人的底細。他甚至可以自豪而悲哀的說,自己上輩子,只看錯過一個人。

一個被他一手扶起,卻又從背後暗算了他的人。

「你失去了一切?」

邁步走到那男人面前,徐君然忽然開口問道。

他很好奇,面前的這個眼熟男人究竟是誰,因為徐君然可以肯定,自己這輩子絕對是第一次見到這個男人。那麼也就是說,上輩子自己應該見過這個人,而能讓上輩子的自己記憶猶新,那這個男人日後肯定不會是個簡單的角色。

這樣的人,值得自己去幫一把。

神秘的男人抬起頭,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徐君然,高大的身材,眼鏡后的長眸細細眯起,嘴角的陰謀味道讓他頓生警惕,他敏銳的感到這個帶著一張微笑面具的青年決非一般的角色。

「你是誰?」男人不解的問道。

他坐在這裡的時間也不短了,嶺南的夏天總是很熱的,自然也不乏有人坐在這裡解悶,但是自己哭天抹淚了好久,卻只有這神秘的男人走過來問自己,不得不讓他有些意外。

更何況,直覺告訴他,面前的男人。遠遠沒有看上去那麼簡單。

一個三十歲不到的男人,是不會擁有那一雙歷經世事艱辛的雙眸存在的。

「我?」徐君然笑了笑,嘴角依舊保留著那一抹微笑:「我姓徐,來自京城。當然,如果你願意的話,我想我們可以做個朋友。或者,你可以給我打工,幫我做生意。」

這一刻,徐君然覺得自己就好像偷了雞的小狐狸,就連身邊的沈青。也忽然覺得,自家表哥跟曾經那個在飯店裡面大殺四方的紈有了截然不同的氣質變化,就好像,就好像傳說當中的變色龍。

原因很簡單,徐君然終於想起來坐在自己面前的男人是誰。

楊傑超,前世徐君然無數次在財經雜誌上面見過的男人。之所以一開始沒有認出來這位後世被稱為商界銀狐的男人,是因為那時候的楊傑超已經是滿頭白髮,雖然才五十歲不到,卻跟花甲之年的老人一般。

賣保健品起家。中間歷經數次失敗,最終靠一款遊戲東山再起的商界奇人,徐君然當然不會忘記楊傑超所代表的傳奇,只不過此時此刻。楊傑超只是一個在嶺南做服裝批發生意失敗,走投無路欲哭無淚的悲苦男人罷了。

奇怪的看了一眼徐君然,楊傑超詫異的問道:「你認識我?」

徐君然搖搖頭,指了指身邊的沈青道:「我弟弟可以作證。我們倆是沒有車可坐,閑逛的時候看見你在這兒哭才過來的。」

一個大男人被人看見在街邊哭,著實不是什麼值得驕傲的事情。饒是楊傑超有有些臉紅,站起身看向徐君然:「不好意思,讓你們見笑了。我有些失態……」

徐君然笑了笑,意味深長的說道:「男人哭沒什麼丟人的,在我們面前哭,總比在家人面前哭要好的多,你說呢?」

楊傑超一愣,看向徐君然目光微微有些變化,對於這個年輕人,他終於仔細的打量了起來。

身為一個男人,不管在外面多麼辛苦,在家裡卻是頂樑柱。不管多麼辛苦的在社會上打拚,可回到家裡面,男人只能對自己的家人露出笑容,告訴他們一切有我,這是一種沉默的付出,就跟男人每次按響門鈴的時候都整理情緒擠出微笑一般,即使不偉大,卻絕對一點都不矯情。一個男人面對種種誘惑不為所動很可貴,一個爺們為了家庭把24小時掰成48小時來用很難得,一個男人在生意失敗人生低谷的時候不在家人面前流露出一點蕭瑟卻跑到馬路上誰也不認識自己的地方放聲痛哭,其實,也需要一份勇氣。

「我叫楊傑超,江南省人,之前做服裝批發生意,現在賠了,貨款被合伙人捲走,貨也沒了,還欠了人錢。」

楊傑超伸出手,對徐君然露出一個真誠的微笑來,並且告訴對方自己如今的處境,一點都沒有隱瞞。

上輩子從財經雜誌上早就已經知道這一切的徐君然,則是在沈青微微詫異的眼神當中伸出手跟楊傑超握了握:「我叫徐君然,從京城過來的,之前在家裡面惹了點禍,到了嶺南這邊又惹了禍,算得上是個官場當中的紈子弟。現在準備做點小生意,不過我沒錢,只有一個可以賺大錢的消息。前提是你要跟我合作。」

沈青愕然無語,怎麼都想不到,這兩個傢伙竟然跟古代文人見面似的,玩起了語言遊戲。

楊傑超聽了徐君然的話,笑了笑:「你的消息,能賺多少錢?」

徐君然歪了歪腦袋,說:「不知道,不過我希望有一天,能夠買下南華最好的地段,蓋一座摩天大樓。」

楊傑超眼前一亮,拍手道:「幹了1

這是他內心深處的一個夢想,只是從來都沒有告訴過別人,卻沒想到眼前這個男人,竟然跟自己有同樣的夢想。

多年以後,已經成為福布斯富豪榜單上常客的楊傑超曾經回憶,自己跟那位踏上華夏權力之巔的男人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被對方給忽悠了,連個辦公室都沒有見到,就答應跟他合作做生意,著實是人生當中的一大黑歷史。誰都沒有想到,幾十年後,兩個人共同的夢想會成為現實,那座矗立在南華市中心的摩天大樓證明了夢想這個東西。有時候還是值得去追求的。

而此時此刻,不管是徐君然還是楊傑超,在沈青的眼中,都只不過是白日做夢的夢想家罷了。

半個小時之後,三個年輕的男人坐在了一個路邊大排檔里。

幾樣小菜,幾瓶啤酒,再加上三個躊躇滿志的年輕人。

「徐君然,你說真的?」楊傑超並不知道徐君然的身份,此時的他,就好像陷入河水當中的人。有人遞給他一根稻草,雖然不知道能不能改變自己的命運,但是如今已經落魄到退無可退的地步,楊傑超不在乎自己面對的是不是一個騙子。

徐君然微微一笑,指了指沈青:「我不做生意,我弟弟做。我只負責給你們出主意。」

「為什麼?」楊傑超滿臉的不解。

徐君然笑了起來,抬起頭看向天空,那上面一閃一閃的星星很明亮。

「商路不適合我,做生意對我來說。不算什麼挑戰。」徐君然的話聽上去有些狂傲,可令楊傑超感到意外的是,身邊那個名叫沈青的男人卻露出一個理所應當的表情來,似乎不管徐君然說什麼。他都覺得是正常的一樣。

不過他也沒多想,這幾年在嶺南淘金,楊傑超也遇到過不少像徐君然這樣的人,說白了這群人就是大家族出來混日子的。有門路有背景,對於他們來說,自己辛辛苦苦奮鬥一輩子的成果。也許不及人家一個電話。

從前楊傑超都是遠遠的看著別人結交這樣的人,有羨慕,也有不屑,卻沒想到有一天,會有一個這樣的人出現在自己身邊。

「只要你能讓我賺到錢,我就跟你合作。」楊傑超說的很痛快,沒有一點猶豫。到了這個地步如果還保持什麼自尊驕傲的話,那就不是人是豬了。所謂尊嚴這種東西,大抵就是在什麼都不缺的時候才會堅持,如果真的連飯都吃不上了,除非是那些有大智慧大理想的人,否則普通老百姓的話,斷然不會堅持什麼驕傲的。

楊傑超自問不是做革命烈士的料,也不是什麼有理想有追求的社會主義棟樑,他只不過是一個想讓自己家人過上好日子的普通人,如今既然生意已經破產,還背著一屁股的債,有個身份不明的紅色貴族提出要跟自己做生意,他沒有理由拒絕,也沒打算拒絕。

徐君然笑了笑,忽然對楊傑超問道:「你覺得,行動電話這個東西,有什麼發展么?」

眉頭皺了皺,楊傑超道:「你想要賣大哥大?」

忽然間,他覺得自己跟這個紈子弟合作的想法,有些草率了。

「對不起,如果你想要倒賣大哥大,那我看你我之間沒什麼合作的必要了。」

楊傑超很誠懇的看著徐君然說道:「我很感謝你請我吃的這頓飯,不過對不起,我不跟沒有前途的人合作。」

沈青一愣神,徐君然已經饒有興趣的對楊傑超問道:「怎麼,你覺得沒有前途?」

楊傑超微微一曬,露出一個傲然的表情道:「大哥大那種東西,用不了幾年肯定會被淘汰,雖然我不敢保證淘汰它的是什麼產品,但是通訊工具的未來,必定是朝著更小巧更精緻更加多用途的方向發展,想要靠著賣大哥大發家致富,你覺得可能么?」

徐君然愕然無語,跟沈青的驚訝不一樣,他卻感到了一陣驚駭。怪不得這楊傑超日後能夠在商海當中幾起幾落屹立不倒,就憑人家這份對商機的敏銳嗅覺,也稱得上是奇才了。

這才是八九年,大哥大剛剛興起而已,他就能夠憑著一點蛛絲馬跡猜測到大哥大這種如今正是火爆的行動電話將會衰落下去,並且預言出未來手機發展的方向。絕對比自己那篇靠著先知先覺鼓搗出來的文章厲害多了。

奇才!絕對的奇才!

徐君然腦海當中閃過這樣的一個念頭之後,笑著對楊傑超說道:「你放心,我要賣的,不是大哥大,而是另外一種手機。」

「手機?」

楊傑超一愣,有些不解的看著徐君然。

徐君然笑了笑,這就是先知先覺的好處了,楊傑超雖然能夠預見大哥大早晚會被淘汰,卻並不知道,這需要經歷五年到七年的時間。

「楊哥,咱們打開天窗說亮話,你我都清楚,這大哥大別看如今用的人不多,可日後肯定是要有一番發展的。當然,這種東西的市場也就是幾年的光景,未來十年之內,行動電話的市場還會發生變化。」徐君然面對著楊傑超有些不解的目光當中侃侃而談:「但是你我都明白,這手機市場,以後肯定有相當大的利潤。所以,我想請楊哥你跟我弟弟合作,搞一個通訊公司出來。」

通訊公司?

這個詞讓沈青和楊傑超,不約而同的看向了徐君然,不明白他這葫蘆裡面到底賣的什麼葯。未完待續……

ps:求訂閱,求贊,求全訂閱的朋友領取大神之光!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升遷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