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遷 其他類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其他類型 > 升遷 > 第七百四十一章踩你臉需要理由么?

升遷

第七百四十一章踩你臉需要理由么?

[更新時間]2014年02月19日 09:39 [字數] 561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沈青,你記住了,你身上留著孫家的血,孫家的人,沒有孬種1

徐君然的話音未落,整個人的身子猛然一晃,如同獵豹一般掙脫了沈青,一個箭步來到田國濤面前,冷冷注視著對方:「你算什麼玩意!敢跟我大呼小叫,再出聲我撕了你的爛嘴1

田國濤何時被人這麼罵過,聞言一把推開身邊的王雙,揮拳打向徐君然,嘴裡面大罵道:「我干你老母1

徐君然眼中寒芒一閃,抬腳就踹在田國濤的肚子上,身子向旁邊一躲,伸手抓住田國濤因為痛苦而彎下腰的腦袋,膝蓋猛然向上一撞!

砰!

一聲悶響過後,田國濤晃晃悠悠的倒在了地上,順著鼻子和嘴巴往出流血。

電光火石之間,旁邊的人根來不及救援,王雙只能徒勞的發出一聲尖叫,卻在徐君然接下來冰冷的眼神當中捂住自己的嘴巴,不敢吭聲,因為徐君然淡淡的說了一句:「再叫,我不介意揍女人1

所有人都傻眼了,大學生打架固然不是什麼新鮮事,可大家都習慣先互相叫罵一陣,過足了口舌之癮,然後再開始動手。

哪怕像田國濤這樣的紈子弟,在大學里打架,也是遵循著這樣的原則,或者說他更喜歡這樣的打架方式,畢竟像他這樣的身份,踩人如果僅僅是用拳腳解決對方,真的很沒有成就感。只有像對待沈青這樣不僅從**上折磨對方,還要從語言和精神上羞辱對手,才是讓田國濤感到比在女人身上努力還舒服的方式。

但是,這一切在徐君然突如其來的無情打擊之下,如同泡沫一般化為灰燼。

「哥,你……」沈青還沒有來得及說完,田國濤那幫子同伴已經摩拳擦掌的要衝上來,畢竟眼看著田國濤被揍的爬不起來。他們可不是泥塑木雕的存在,必定要有所動作的。

徐君然用冰冷的眼神掃過那幾個傢伙,大聲喝道:「誰在往前一步,我就打斷他的胳膊1

說著,俯身撿起一塊磚頭,帶著呼嘯的聲音朝田國濤的手上砸去!

也許是因為出身北方的緣故,王雙的身材並不像一般的南方女孩那麼嬌弱、高挑,反倒是有一種女人夢寐以求的略微纖細,不失肉感,即便是對這個女人的品行不滿意。李逸風也得承認,在過幾年,等到大學結束,恐怕這個女人會出落的極為漂亮。

徐君然的文學水平不算高,能夠用來形容女人的,也就只有那麼幾句,但是絕對不包括對一個拋棄了自己表弟的女人用憐香惜玉。

「住手1

在徐君然手裡的磚頭馬上要砸在自己手臂上的時候,田國濤率先喊了起來。

他不是傻子,面前這個不知道來路的傢伙一看就是那種說到做到的猛人。好漢不吃眼前虧,田國濤踩人的歷史也有十幾年,自然也遇到過不少武力值彪悍的猛人,對於那樣的傢伙。用自家老哥的話來說,既然不可力敵,那就智取好了。

田國濤清楚的記得,當年在電影院門口。因為排隊買票拍婆子的事情,自己得罪了一個京城頑主似的人物,那傢伙在南華市是有名的頑主。雖說跟京城那些沒法比,但在南華市內當時也是有名有姓的人物,田國濤當時跟哥哥一起被堵在電影院門口,自己這邊才四個人,可那傢伙身邊卻有十幾個人,最後的結果,是田國濤眼睜睜看著哥哥給人家求饒認錯。

事情如果就這麼結束了,那田國濤也就不會對大哥敬若神明了。

電影院事件三天之後,那個傢伙就被幾百人圍殺在電影院門口了!

是的,幾百人的圍殺!人手一把砍刀、匕首,面對數百人的圍攻,就算三頭六臂也難以抵抗,那個逼著田家兄弟求饒的傢伙只能去找閻王爺報道,而且連殺他的人都找不到,因為動手的人太多了,公安局總不能把幾百個人都抓起來吧。

從始至終,田國濤和哥哥都沒有動手,只是在一旁默默的看著。

自那天起,他就明白什麼才叫真正的隱忍。

此時此刻,田國濤很清楚,別看自己這邊人多,但是只要動起手來,這個不知道名字,似乎是沈青親戚的男人,絕對會把自己的手臂打斷,他相信自己的眼力,面前這個男人的眼神跟自家哥哥一樣,都是那種一旦動手就不死不休的人!

「今天我認栽1

田國濤看了徐君然一眼,很是光棍的說道。

好漢不吃眼前虧,這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傢伙,一看就是個彪悍的虎人,再加上沈青宿舍那幾個傢伙,自己今天帶來的這七八個人根就拿不下人家,與其被暴打一頓,倒不如現在先低頭認栽,回頭帶足了人馬再來找回場子。

聽見田國濤的話,他身後那群人頓時停住了腳步,只是用仇恨的目光看著徐君然。

徐君然微微一笑,扔掉自己手裡的板磚,擦了擦手,看了一眼從地上爬起來的田國濤:「怎麼著,想以後找回場子?」

他是何等精明的人物,且不說後世宦海沉浮幾十年,單單是之前在京城混了那麼多年,這種紈之間的手段,早就見過太多次了。雖說沒有經歷過六十年代頑主們跟紅衛兵之間的血腥鬥爭,但是偶爾從長輩那裡聽來的故事,足以讓徐君然清楚一個道理:如果踩人的話,最好是一次踩到底,否則一旦人家緩過神來,哪怕你有三頭六臂,也扛不住對方接二連三的陰招。

田國濤嘿嘿一笑:「哥們你這是打算得理不饒人了?」

他知道,越是這個時候,自己就越要小心,否則一旦對面的人發飆,自己這邊人少,擋不住對方的話,少不得要被暴打一番。

田國濤可不願意被人打,他喜歡打人。喜歡侮辱那些比自己弱小的人,但絕對不代表他喜歡同樣的事情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徐君然笑了起來,他第一次有些高看這個田國濤一眼了,竟然懂得玩事後報復這一手,看樣子也不是個笨蛋。不過這樣的對手才好玩,否則自己踩起來豈不是沒有成就感么?

對徐君然來說,不管對手是什麼人,跟他比起來,實在不夠看。有孫家和曹家這兩座大靠山在,除非是同樣級別的京城大衙內。否則這嶺南範圍之內,徐君然還真就不怕任何人。

「呵呵,我給你個機會,跟我拼一下。」

徐君然淡淡的說出讓田國濤心驚肉跳的一句話來,然後順手拿起田國濤剛剛掉落在地上的一個黑色物體,輕輕的掂量了一下:「大哥大?想不到你倒是個有錢人埃」

他說的這是實話,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大哥大這種東西算得上是奢侈品。被認為是「大款」的象徵,能搞到大哥大批文的都是高級倒爺。徐君然清楚的記得有一個笑話說,有錢人就是「開著桑塔納。打著大哥大。」

不僅如此,大哥大珍貴到什麼程度?

徐君然聽曹俊偉跟自己念叨過,電話身就要兩萬塊,還要交入網費6000。預存話費1000,一共兩萬八!而且還不是交了錢就能拿到,因為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軌,大哥大需要購買指標。必須要有單位的證明才能買,所以用戶要交了錢等,長的有等半年的。

而田國濤一個大學生。就可以擁有一部屬於自己的大哥大,要說他沒什麼背景,徐君然肯定是不會相信的。

只不過,不管他什麼背景,今天碰到了自己,就註定是一個悲劇的開始!

田國濤看著徐君然的架勢,也知道今天自己怕是碰上硬茬子了,索性笑了笑:「有錢人談不上,只不過這個東西,在你眼中應該算不得什麼吧?」

紈也分三六九等,田國濤雖然是好色了一些,也張狂了一些,但是他卻不是個傻子,跟著自家哥哥多年,雖說沒能混成大紈,但是田國濤自認也比一般的官宦子弟要強上那麼一點,自認也看得出來,面前的這個傢伙,最起碼也是跟哥哥一個級別的主兒。

直覺告訴田國濤,今天的這個事情,很有可能最終的結果,就是自己跟面前沈青這個不知道來路的親戚比一比,誰叫來的人比較厲害。

紈嘛,踩人鬥氣,說到底,憑的不就是自己的能量背景么?

似乎在影視中那種惡少紈除了做些強搶民女然後被某位路見不平的英雄狠狠踩下,就再沒有一點頭腦和智慧,其實生活往往不是如此,被踩下的恰恰可能就是吃飽了撐著要拔刀相助的狗屁英雄,俗稱狗熊。

這個道理不管是前世還是今生,徐君然都太清楚不過了。就好像開著七十碼的轎車能把人撞飛起來這樣的荒誕不經的事情,在旁人眼中也許是不可能發生的,但是徐君然很清楚,這樣的事情只要有需要,遲早會發生。

同樣的道理,田國濤也清楚的知道。

做紈,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有人以為紈不過是沒事兒的時候欺男霸女,無聊的時候撒潑耍賴,那真的就是太白痴了。套用一句徐君然上輩子看過一篇小說裡面的話來說:「這個世界上有些人,再低調,在平庸人眼中看來也是裝逼,口中喊著孫子你裝逼,其中怎麼就不想想,人家都低調成這境界了,再不裝逼,還不把你給嚇死1

徐君然相信,田國濤也知道自己的意思,今天的這個局,到最後,拼的就是兩邊誰能叫來更多的人。

當然,不僅僅是比誰的人多,還要比誰的背景更強,叫來的人更強大!

沈青宿舍的那幾個人已經傻眼了,他們無論如何也想不到,今天竟然會鬧成這個樣子,原不過是想要吃飯,卻變成了現在這種狀況。

眼看著田國濤和徐君然兩個人的表現,蔣福生等人隱約覺得,似乎自己今天要長長見識了。

沈青有些猶豫的看著徐君然拿起田國濤的大哥大,他很清楚,表哥擺出這個架勢來,分明就是要踩人埃而對於他來說。對這位表哥的認知,還停留在當年拒絕回到孫家認祖歸宗,還有就是那篇引發軒然大波的文章,再就是聽說他年紀輕輕就已經是處級幹部了。

「沈青,你還是帶著你這個親戚走吧。」王雙嘆了一口氣,臉上表情複雜的看著沈青。不管怎麼說,她跟沈青是青梅竹馬,雖然因為追求物質上的東西放棄了這段感情,但是王雙還是不希望沈青和他這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親戚被打死在這兒。早已經見識過田家龐大勢力的她,相信憑著沈青的家世背景。是無論如何都無法撼動田國濤的。

畢竟,如果沈青真有能夠匹敵田國濤的家世背景,她王雙也不可能做那隻出牆的紅杏。

田國濤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他並沒有生氣,或者說,對於王雙這個女人,田國濤是動了感情的,雖然這女人是愛慕虛榮了一些,但是田國濤自信。她要的東西自己都能給得起。

所謂忠誠,只不過是背叛的籌碼不夠多。而換句話說,只要籌碼足夠,自然也能夠換來足夠的忠誠。

田國濤覺得。自己有那個讓王雙對自己忠誠的資。

前提,是他先要把面前這個神秘的傢伙給踩下去!

剛剛徐君然說話一口京片子的口音,讓田國濤確定了兩件事,第一他不是嶺南地人。這樣在嶺南他就不會有太龐大的勢力。第二,雖說強龍不壓地頭蛇,對方有可能也是京城來嶺南這邊的猛龍。但既然是沈青的親戚,田國濤真就不覺得徐君然能厲害到什麼地方,沈青要是真有那麼牛逼的親戚,也不會讓自己給戴了綠帽子!

沈青沒有說話,卻看了一眼徐君然,他雖說跟徐君然見面的次數不多,僅有的那幾次都是在京城外公外婆生日的時候才能見面,卻也知道大姨家的這位表哥,在京城是出了名的人物,當年自己那位從未謀面的大姨離家出走,沒想到二十多年之後,這位表哥重新回到京城,又在京城攪起偌大的風雨,自己的母親和父親閑聊的時候說起過,這個表哥的性子,跟大姨一模一樣的剛強、寧折不彎,尤其是現在這個情況,徐君然擺明了是要跟田國濤斗下去,自己要是服軟了的話,保不齊就把表哥給得罪了,為了一個拋棄自己的女人,跟為自己出頭的哥哥相比,沈青當然知道孰輕孰重。

徐君然漫不經心的掃了一眼說話的王雙,又看了看一臉理所當然的田國濤,無奈的搖搖頭,露出一個嘲諷的表情道:「我說,你們倆還真是絕配啊!打了我弟弟的臉,現在又擺出一副施捨的態度來,嘖嘖,好人壞人都成你們家的了。」

說著,他玩味的看了田國濤一眼:「這麼有自信能踩住我,你老子是什麼級別?副部?還是正部?」

紈的底氣,很大程度上來源於家裡面長輩的位置高低,見過副部級跟正部級家裡的子弟對掐,但絕對不會出現縣處架跟廳局級家的孩子對掐,原因很簡單,沒那個底氣,打了固然痛快,但隨之而來的後果,不管是打人者身還是打人者的家庭,都無法承受。

意味深長的看著王雙,徐君然不等田國濤回答笑著說道:「你估計,也是因為這個才跟了他吧?畢竟跟一個省部級家庭比起來,沈青的家庭實在是不夠看。」

「是的。」王雙的美眸當中閃過一抹訝異,很明顯對於徐君然這個神秘的男人,有些好奇起來。

她無疑是男人心目中尤物。容貌氣質都很不錯,放到十幾年後也算是校花級別的,征服這樣的女人成就感自然比如今滿大街靠姿色賺錢的普通女人要強很多。

「我爺爺是嶺南前省委副書記田立斌,我父親是如今的南華市副市長田愛國。」

田國濤滿臉驕傲的看著徐君然,淡淡的說道。

他有這個傲氣的資,田愛國雖然如今是副市長,但是南華市長的位置卻是空缺著的,他作為最有希望成為正部級市長的人,在南華的勢力不是一般龐大。

「嘖嘖,還是個挺牛逼的公子哥。」徐君然聽到田愛國的名字,滿臉古怪的笑了起來,對身邊的沈青笑了笑:「行了,這樣的人我踩起來才夠勁!回頭老頭子要是罵我,你小子記得幫我分擔點火力1

說完這句話,徐君然拿起大哥大撥通了一個號碼,等那邊傳來一個悅耳的聲音之後才微笑著說:「小姨,我在師大這邊讓人打了1

「什麼1

段雲腦子嗡的一聲,急忙道:「怎麼回事?有沒有受傷?誰敢打你1

徐君然看了一眼田國濤:「老田家的人,呵呵,我二姨家的沈青也在,我倆都被打了,人家說了,這回非要辦了我不可1

段雲一聽到這句話,頓時臉色就變得難看起來,徐君然到了嶺南,就等於是到了自己的地頭上,上午自己剛給京城的姐姐打完電話,說能照顧好徐君然,沒想到現在就出了這樣的事情。

一想到這個,段雲咬著銀牙道:「君然,照顧好你弟弟,等小姨過去1

說完,她啪的一聲掛斷了電話!未完待續……

(快捷鍵:←)升遷 第七百四十章打虎親兄弟 升遷目錄(快捷鍵:回車) 升遷 第七百四十二章裝逼犯(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升遷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