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遷 其他類型

升遷

第七百三十九章韓芊芊

[更新時間]2014年02月18日 09:19 [字數] 560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人們常說關心則亂,如果換成別的事情,徐寧是絕對不會忽略徐君然眼中那一抹戲謔的,可是關係到自己的終身大事,他卻一下子被徐君然給唬住了,有些擔心的看著徐君然,很明顯是真的擔心自己的父親跟徐君然談崩了。.

「徐君然,你是不是皮癢了?」

就在徐寧滿心擔憂的時候,耳畔卻響起段雲滿是怒氣的聲音。

抬起頭一看,卻發現徐君然正一臉苦色的被段雲拎著耳朵教訓。

徐寧也不是笨蛋,再看看徐君然那滿是戲謔的表情,就知道自己肯定是被這傢伙給忽悠了。

「你1無奈的看了一眼徐君然,徐寧算是徹底的沒了脾氣,這傢伙膽子實在是太大了,這個時候還有閑心開自己的玩笑。

徐君然被段雲好好的給教訓了一番,這才滿臉無奈的對段雲說了自己今天如何全身而退的過程,只不過他略去了徐老對自己說的那一番話,而是轉而說老爺子讓自己幫忙在曹家那邊斡旋一下,看看能不能促成他們兩個人的婚事。

說來也好笑,按理說這事情怎麼著也輪不到徐君然這麼一個晚輩來出面,可徐家跟段家實在是八竿子打不到一邊,而且段家對部隊裡面的人那是有著相當大反感的,徐君然可是知道,上輩子段雲和徐寧之所以一直都沒有結婚,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段家做主的人也就是曹俊偉的母親,死扛著不答應的結果。

「你帶著君然四處轉轉吧,我下午還有個會。」

教訓了一番徐君然,段雲對徐寧說道,不管怎麼樣,既然徐君然要幫忙撮合自己和徐寧的事情,就得讓徐君然多了解一點徐寧的好處,這樣起碼回了京城也有話說。

原本段雲還把徐君然當做小孩子,可是她了解了一下最近徐君然的作為,再加上徐寧家老爺子親自見了徐君然一面,讓段雲忽然覺得,原本那個什麼都不懂,在京城需要自己外甥曹俊明來保護的徐君然,現在竟然已經長大了,可以獨當一面讓人刮目相看了。

徐寧點點頭,算是答應了下來。

等到段雲開著吉普車走遠,徐寧才轉過頭對徐君然說道:「說吧,想去哪兒?我今天反正沒什麼事情,給你當司機好了。」

徐君然搖搖頭:「我朋友這幾天估計要忙,他有生意在這邊要處理,我反正沒什麼地方可去,你送我去嶺南師範大學好了,我去那邊查點資料,聽說那的圖書館藏書比較多。」

徐寧一愣神,隨即深深的看了一眼徐君然:「好吧,我送你過去。」

坐著徐寧的車來到嶺南師範大學圖書館,徐寧找人托關係幫徐君然弄了個借閱證之後,這才開著車離開。

順帶著,姜遲也被徐君然扔給徐寧,理由是在這大學裡面,帶著一個保鏢走來走去,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某個資本家的後裔呢。

徐君然順著圖書館不遠的小路漫步著,天色還早,也就是中午一兩點鐘,現在的他終於有了一絲輕鬆的感覺,走出了京城,暫時遠離了那紛紛擾擾的政治鬥爭,雖說同樣看不見自己的親人和紅顏知己,但總體來說,徐君然現在的心情還算不錯。

從兜里掏出一根煙,徐君然深深的吸了一口,嘴裡面哼著自己也不知道是什麼名字的歌曲,這個時候,他才感覺自己像一個二十齣頭風華正茂的年輕人。

「賊老天!老子這輩子一定掄圓了活給你看1

在一條四下無人的小徑當中,徐君然有些神經質的仰天大叫,這句話他自從重活到如今,就一直憋在心裡。出了京城有姜遲寸步不離的跟隨在身邊,現在好不容易把姜遲送給徐寧,讓這兩個武痴去部隊發瘋去了,徐君然自然要找機會放鬆一下自己的精神。

然後,覺得心胸舒暢的徐大官人就對著空無一人的馬路哈哈大笑起來,彷彿把心面兩輩子的憋悶之氣一下子都喊出來了,酣暢淋漓的好像擁有了一個世界那樣。

但是,向前走了不到五十米,在一處被綠色草坪給遮擋住的長椅上,徐君然一臉愕然的發現那裡正坐著一個似乎被自己給嚇住了的女孩兒。此時此刻,女孩兒正一臉驚恐彷彿對面站著一個大灰狼一般的看著自己,那種表情徐君然見過很多次,電影裡面那些純潔的跟小白花一樣的純情女豬腳被惡人圈圈叉叉的時候,大多數都會露出這種我見猶憐欲拒還迎的神色來。

有些尷尬的看了對方一眼,徐君然張嘴說:「那個,我不是壞人……」

話還沒有說完,那女孩兒似乎受了驚嚇的小白兔一樣嗖的一下站了起來,捧著手裡的東西就想要走,結果也不知道是因為坐的時間太久了還是有些太著急了,一個不小心很不文雅的跌倒在地上,看的徐君然那叫一個無奈。

從小生在紅旗下,長在春風裡的徐君然可是被母親用詩經論語教導多年的好孩子,撿到東西要交公遇見壞人要報警是徐君然做人的基本準則,特別是一個這麼漂亮的美女在自己面前跌倒了,本著人道主義的精神,徐君然緊走幾步,想要關心的問候對方一聲,殊不知他剛伸出手,那女孩兒就已經臉色蒼白的掙扎了起來,也不管落在地上的幾本書,轉身一路小跑朝著遠處而去。

赫然發現自己伸出的雙手在空氣當中徒勞的揮了揮,徐君然只能望著那道背影擺了擺手,繼續說完了自己剛剛沒來得及說完的話:「那個,我不是壞人埃」

搖搖頭,有些自嘲的笑了笑,徐君然俯身撿起對方遺落下來的書,只見那一摞古代文學歷史裡面,夾著一張圖書館的借閱證。

看上面的照片,女孩書友那種不算驚艷的類型,稱得上是小家碧玉的代表,聯想到她那不足一米六的身高,甚至還不算髮育十分完全的身材,徐君然的嘴角不由露出一個笑容來,這個女孩子屬於那種乍一看去有些普通,可是仔細看看卻讓人難以忘懷的類型。

嗯,可以養成,說不定日後就是個美人。

腦海當中閃過這樣的念頭,徐君然露出一個琢磨不定的笑容。

抬起頭看了看天上的太陽,聳了聳肩,徐君然笑著在路邊的長椅上坐了下來,手裡面把玩著女孩兒的借閱證。

微風吹過,彷彿情人的吻略過自己的臉龐,周圍沒有什麼行人,只有偶爾傳來的一陣嬉笑和鳥鳴,充滿了自然的氣息。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個有些怯生生的聲音在徐君然的耳畔響起:「對不起,你能把我的東西還給我嗎?」

站在徐君然面前的女孩大概有十七八歲的樣子,低眉順眼的站在徐君然面前,看著那張還是一臉驚慌卻又鼓足勇氣轉過頭來的臉龐,徐君然無奈的笑了起來。

「我長的那麼像壞人么?」

徐君然呆了半天,還很糾結於剛剛女孩兒一見自己就跑的事情當中,這對於他這個自認為還算過得去的帥哥而言,絕對是恥辱性的一刻。

「不、不好意思,我,是我不好。」女孩不知道什麼原因,一個勁的道歉,倒是讓徐君然有機會仔細打量了面前的這個自我介紹名叫韓芊芊的丫頭。

她的眼睛很漂亮,狹長的丹鳳眼,雙眸之中充滿了焦慮和窘迫,用徐君然上輩子閱盡千帆的眼光來看,她不是那種性格很張揚的女孩子,反倒是那種很可愛鄰家女孩一般的存在。

只不過雖然說臉上沒什麼表情,可徐君然還是不敢胡亂開口,一方面是因為確實有點累了,另外一方面卻是因為有些不知該怎麼開口,畢竟剛剛那個情況下,自己都已經把人家嚇跑一次了,萬一再被自己嚇跑一次,可就麻煩了。這個時候已經開始有人走過他們的身旁,大學裡面多的是願意為美女出頭的熱血青年,徐君然絕對不認為自己能夠從這樣的人民戰爭海洋逃脫。

沉默的氣氛持續了幾分鐘,徐君然不開口,那女孩子也不說話,兩個人之間的氛圍就好像時間靜止了。

半晌之後,徐君然率先有了動作,嗖的一下子在韓芊芊錯愕的眼神當中從兜里掏出個錢包來,遞給對方快速的說:「這是我閱讀證1

這個時候,也只有這個東西能解決問題。徐君然無比慶幸自己今天突發奇想讓徐寧幫自己辦了閱讀證的這個舉動。

韓芊芊總算鬆了一口氣,聽說對方也是學生的瞬間她覺得自己總算可以放心了,看了一眼對方的閱讀證,她微微有些意外,卻也如釋重負一般的露出個笑容來,一邊把閱讀證還給李逸風,一邊擦了擦自己漂亮的臉蛋,小心翼翼的問:「你是我們學校的嗎,哪個系啊?」

頓了頓,她有些不太確定的繼續道:「而且,你看著不太像我們學校中文系出來的噢,他們說,學中文的都是書獃子。」

徐君然第一次露出無地自容的表情來,他可沒想到,自己竟然給人家這麼一個差到極點的印象,還好自己已經畢業了,這要是剛入學就給班裡的美女留下這樣的印象,這四年得多丟人埃

韓芊芊卻是沒注意到這些,看的出來這是一個從小被保護的很不錯的孩子,既然確定了徐君然是無害的人,她的態度馬上發生了變化,掩口嬌笑道:「我剛剛聽人在那邊嚷嚷,還以為遇到了學姐們說的醉漢呢……」

徐君然登時無言以對,自己不過就是稍微狂躁了那麼一點,卻沒想到竟然被一個膽子很小的丫頭給撞見,真是丟人到家了。

「對不起啊,因為我膽子小,昨天晚上看了好幾本恐怖小說,結果今天就在學校裡面迷路了,腦子裡正想著昨天看過那幾本書的內容,結果你就……」韓芊芊有些不好意思的紅著臉解釋道,對於她來說,這實在是一件相當尷尬的事情,如果不是跑出去沒多遠發現自己的東西丟在這邊了,打死她都不會回頭來要東西的。

當然,能夠考上大學,韓芊芊的智商也不會太低,片刻的恐懼之後她就回過神來,確定徐君然應該不是壞人的情況下才回來的。

「呃,你要去哪兒?我剛從圖書館那邊過來。」

徐君然無奈的苦笑了一下,對自稱路痴的韓芊芊說,不管怎麼樣,自己總不能把這丫頭扔在這裡,尤其是人家已經說了是路痴的情況下,那麼做多少有那麼一點不太紳士,也不是徐君然的行事風格。

韓芊芊歪著腦袋想了想,似乎在猶豫,但是面前這個剛剛有些嚇人的傢伙,身上有一種讓人安心的氣質,這是從小在父母滿滿的愛護下長大的女孩兒的一種獨特本事,也是幫助她獲得全寢室人喜愛的一個法寶,因為韓芊芊總是覺得,這個世界上壞人是不這樣天真的性格,讓人忍不住想要去保護她,所以即便是宿舍內兩個面和心不合的人,在韓芊芊面前也都放下自己那點高高在上的心思。

原因很簡單,在一個純潔的天使面前,沒人願意展示出自己骯髒的那一面。

最終,韓芊芊還是覺得應該信任面前的這個男孩,畢竟對方給自己看了閱讀證和身份證,這年頭能上大學的人,應該不會差到哪裡去。

她就是這樣的性格,總是能夠在對方身上找到能夠令自己信任的地方。

「謝謝你了,我到圖書館。」

柔軟的吳儂軟語響起在徐君然的耳邊,讓他詫異的看了一眼韓芊芊。

「你是吳省人?」站起身朝前走,徐君然對亦步亦趨跟在自己身後的女孩問道。

聽到徐君然的話,韓芊芊露出一個孩子般的笑容:「是啊,吳中那邊的,我今年大一,也是學中文的,嘿嘿。」

聳了聳肩,略帶詫異的看了一眼韓芊芊,徐君然倒是沒想到這孩子居然對人一點提防的心思都沒有,自己只不過是隨口問了一句她而已,她竟然說了這麼一大堆,難道就不怕自己知道這些東西有什麼不妥么?

可跟韓芊芊對視了那麼一眼,卻發現對方似乎並沒有感到有什麼不好的,反倒是一臉坦然睜著無辜的大眼睛看向自己。

就在那一瞬間,徐君然終於明白為什麼這個名叫韓芊芊的女孩身上會有那種讓人安心的氣質,那是因為她對人毫無保留的信任,對外界沒有一點懷疑的心思。

那是如同水晶一樣珍貴的存在!

前世歷經人生起伏,宦海搏擊的徐君然,更能明白人心究竟是險惡到了何種髮指的地步,可是在這個名叫韓芊芊的女孩身上,他所能夠感覺到的,只有安寧與祥和。

也許,這就是所謂緣分吧。

露出一個笑容來,徐君然暗暗的感慨了一句。

「那個,我騎車來的。」

韓芊芊的一句話,讓徐君然愣了愣,隨即他就看到女孩兒從不遠處的草叢邊上,推出來一輛女士坤車。

「那個,你騎著,我跟你跑。」徐君然想了半天,才憋出這麼一句話來。

「不、不用了。」韓芊芊連忙擺手。

頓了頓,她開口說道:「要不然,要不然你在前面騎車,我坐你後面好了。」

說完這句話,她就好像受驚了的小兔子一般低下了頭,徐君然清楚的看到她那已經羞紅到了脖頸的粉嫩。

笑了笑,徐君然忽然覺得,跟這個女孩子相處,自己有種輕鬆到了極點的感覺,那種感覺,就好像回到了童年那個無憂無慮的天真歲月一般,沒有陰謀詭計,沒有勾心鬥角,剩下的只是那股淡淡的純凈。

輕輕點頭,徐君然接過自行車,讓韓芊芊坐上後座,兩個人就那麼開始了慢慢的前進。

徐君然騎車的速度不快,畢竟雖說出身不錯,但是從小經歷過在農村生活的那段日子,徐君然也騎車上過學校。他以一種能讓女孩不需要抱著他腰部都能感到安全的速度勻速前進,從這兒到圖書館的距離大概只有四五分鐘的路程,一路上漸漸有了行走的學生們,對於那些偶爾將他們視作情侶的視線,徐君然選擇了無視,而身後的女孩卻是有些羞澀,不得不說,徐大官人強大的厚臉皮能力讓他以一種極強的承受能力穿過某一大群剛剛下課的學生,載著韓芊芊抵達了圖書館門前。

「謝謝你,我先走了。」韓芊芊滿臉通紅,低聲對徐君然道了一聲謝。

徐君然點點頭,沒有說什麼,兩個人就這麼分道揚鑣,彼此甚至沒有再回頭看對方一眼。

搖頭笑了笑,徐君然正準備離開這裡回軍區大院的時候,身後卻響起一個有些驚喜的聲音:「表哥,你怎麼在這兒?」

轉過頭,出現在徐君然視線當中的,是一個十七八歲左右的男孩子,帶著一副眼鏡,高高的個子,穿著一身白色的襯衫,很有幾分書生氣質,此時他正一臉驚喜的看著面前的徐君然,很明顯是驚訝於會在這個地方看到自己。

「沈青,你在這上學么?」

徐君然同樣很是詫異,看著面前的男孩意外的問道。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快捷鍵:←)升遷 第七百三十八章小滑頭和老狐狸 升遷目錄(快捷鍵:回車) 升遷 第七百四十章打虎親兄弟(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升遷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