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遷 其他類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其他類型 > 升遷 > 第七百三十七章威逼利誘

升遷

第七百三十七章威逼利誘

[更新時間]2014年02月16日 10:22 [字數] 557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段雲今年三十三歲,比徐君然只大了四歲,也正是因為這樣的緣故,所以對這個不是外甥的親人是極好的。

那個男人大概有一米八十多的個子,濃眉大眼,看著很有氣勢,聽到徐君然的問題,看了一眼徐君然,冷冷的吐出兩個字:「徐寧。」

很明顯,人家是個惜字如金,不太愛說話的人。

徐君然嘆了一口氣,臉上的表情頓時變得有些黯然,看向段雲委屈著聳了聳肩說道:「小姨,您朋友這是什麼態度啊?」

段雲臉色頓時難看起來,在徐君然滿含笑意的眼神當中,一腳踢在徐寧的腿上:「你裝什麼大尾巴狼!跟我外甥客氣點1

原本還跟終結者似的徐寧立刻變了一副面孔,露出笑容連忙對段雲說道:「小雲,你別生氣,別生氣。我……」

「我什麼我?」段雲瞪了他一眼,摟著徐君然說道:「這是我看著長大的,跟我親外甥一樣,我告訴你徐寧,你少給我外甥擺你那軍區大院的架子,君然從小到大吃了不少苦,連我姐姐和姐夫都捨不得說一句重話,你想幹什麼?」

頓了頓,她哼了一聲說道:「別以為我讓你幫著接我外甥,就以為老娘對你怎麼著了!哼1

徐君然嘿嘿的笑了起來,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小姨,沒事兒,回頭我去看曹伯伯和伯母的時候,不會告訴他們我在嶺南被人無視了的。」說完這句話,他還笑吟吟的看了一眼

徐寧瞳孔一縮,忽然覺得面前這個一臉笑容彷彿人畜無害的傢伙似乎是一隻披著羊皮的狼。

「你們坐下聊,我去做飯。」雷厲風行一向都是段雲的風格,指揮著徐君然和徐寧坐下,自顧自的去做飯了。

坐在沙發上,徐君然看著板著臉不太願意跟自己說話的徐寧。腦筋一轉就明白為什麼人家不大願意搭理自己了。不外乎是因為剛剛在機場的時候,自己和曹俊偉一行人太過囂張罷了。像他這樣出身正統軍人世家的子弟,肯定是看不起那些只知道惹是生非的紈子弟。

「那個,徐叔叔是吧?」徐君然看了一眼三十齣頭的徐寧,率先開了口。雖說兩個人的年紀差不多,可問題是人家輩分在那裡,徐君然雖說不太情願,但是也沒有辦法。

徐寧點點頭,依舊是**的說道:「你們不應該在機場打架。」

無奈的聳聳肩,徐君然對這位有些古板的未來「姨夫」還真就沒有辦法。這廝果然是油鹽不進的存在埃

不過他也有辦法對付徐寧,自從想起了徐寧的身份,徐君然腦海當中就閃過一個念頭,自己不僅要在嶺南建立一個屬於自己的經濟勢力,還要幫小姨完成她的人生大事。

最重要的是,徐君然不想看到疼愛自己的小姨無伴終老,孤獨一生。

「我前幾天來京城之前,去看過曹伯伯和伯母,聽兩位老人家的意思。他們有些擔心小姨的婚事。」

徐君然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咂了咂嘴這才笑著對徐寧說道。段雲的父母已經去世了,段家的幾個長輩都是文化人,長姐如母。對於段雲來說,曹家的兩口子從小把她撫養大,實際上等於她的半個父母。

徐寧一愣神,半晌才回過味來。看著徐君然有些不知所措起來。

沒錯,就是不知所措!

雖然跟段雲如今暫時還沒有在一起,可徐寧知道。自己是多麼喜歡這個性如烈火的女人。但問題是,段雲參軍已經在書香門第的段家引發了一場軒然大波,要是她再找了一個當特種兵,隨時隨地可能犧牲在外面的丈夫,按照段雲的說法,她那做了一輩子學問的老爸老媽,十有**能從墳墓裡面氣的爬出來。所以,儘管兩個人之間的關係從戰友發展到朋友,再發展到如今只差那一層窗戶紙的戀人未滿境地,可不管是徐寧還是段雲,都默契的沒敢提起有關家裡面的事情。

因為他們知道,不管是軍人世家的老徐家,還是詩禮傳家的老段家,都不會喜歡他們的結合。

而現在聽到徐君然提起這個話題來,就算徐寧是刀斧加身也能保持臉色不變的硬漢,頓時那滿腔熱血也都化成了繞指柔。

英雄難過美人關,這句話可是很有哲理的。

微微一笑,徐君然看著徐寧,慢慢繼續道:「徐叔叔,您說,要是我跟曹伯母說,小姨已經有男朋友了,會怎麼樣?」

「你什麼意思?」

看著徐君然,徐寧眉頭一皺。他不是一個喜歡拐彎抹角的人,對段雲的這個外甥,他了解的並不多。但是今天第一次見面,徐君然給他留下的印象,卻是一個跋扈到了極點的紈子弟,這讓一向對紈不太感冒的徐寧對徐君然的印象也連帶著不好起來。

徐君然微微一笑:「你和小姨的事情,我能幫上忙。」

說著,他對有些狐疑的徐寧解釋道:「雖然我是孫家的人,但是我也知道,曹伯母不喜歡當兵的人,不過我要是出面幫你們說服她老人家婆的話,估計應該不會反彈的太厲害。相信小姨應該跟你說過,我和曹家人的關係。」

曹老跟妻子是舊社會西南聯大的同學。最關鍵的是,曹老夫人乃是曹老授業恩師的小女兒。俗話說一日為師終生為父,師妹變成了妻子,曹老別看在紫禁城敢對著首長拍桌子,可是回到家,卻對妻子敬愛有加。

徐君然相信段雲不會不對徐寧說自家的情況,所以乾脆挑明了,對徐寧拋出他無法拒絕的誘餌。

果不其然,聽到徐君然的話,徐寧厚重的眉頭皺了皺,卻沒有反駁徐君然的話。因為他知道,徐君然說的話並不是開玩笑。曹家的情況段雲跟徐寧不止一次聊過,老爺子說話,可遠遠不如老太太管用。

如果徐君然真的能夠說服曹老夫人接受自己。那自己和段雲的事情,就算是成了一半。

沉吟了好半天,徐寧才慢慢抬起頭,看向徐君然淡淡的說道:「你幫我,我保證你在嶺南沒人會動你。」

頓了頓,他繼續說道:「今天跟你們在機場發生衝突的人,我保證他們不會找你的麻煩。」

身為嶺南軍區參謀長的大公子,徐寧有資本在嶺南說出這樣的話來。

徐君然呵呵一笑:「這就不勞煩徐大公子你了。我只是不希望我小姨難過而已。」他自然不會告訴徐寧,自己跟前任領導省委一把手的兒子曾文欽相交莫逆,有些底牌還是留著自己用比較合適。

看了一眼還在廚房忙碌著的段雲。徐君然壓低了聲音:「我希望你能答應我,如果有一天,你在面臨生死抉擇的時候,好好的想一想,你不是一個人,還有家庭,還有一個愛你的女人1

徐寧聞言一怔,他有些莫名其妙的看著徐君然,不知道這傢伙忽然說出這麼一番話是什麼意思。

徐君然笑了笑。他自然不會告訴徐寧,自己知道他會在十年之後因為一次原本不應該他去的反恐任務而命喪黃泉。所以,徐君然淡淡的對徐寧接著說道:「我說未來姨夫,你想沒想過。你就算在特種部隊干一輩子,到老也就是個少將而已。」

這句話,讓徐寧一下子變了臉色,他剛剛進入這個部隊沒多久。原本連段雲都沒有告訴,可是卻被眼前的這個人一語道破,這讓徐寧忽然有種被人看穿了的錯覺。

徐君然聳聳肩:「別感到意外。我有我的消息來源渠道。再說了,你家老爺子是幹什麼的,我又不是不知道。你想要不靠著他的關係在部隊裡面混出頭,除了當特種兵,還能做什麼?」

有些意外的看著徐君然,徐寧倒是沒想到,這個看似紈的傢伙,竟然還這麼了解自己的心態。

深吸了一口氣,徐寧看著徐君然:「我能為你做什麼?」

他是個不喜歡欠別人人情的性子,徐君然平白無故的幫了自己,徐寧可不喜歡就這麼欠著這傢伙的人情。

徐君然笑了起來,他第一次覺得這個未來的姨夫很有意思,怪不得小姨會看上這個木頭一般的人物。最起碼恩怨分明這個性格,跟段雲那倔強的性格可真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暫時我還不需要你為我做什麼。」徐君然看著徐寧說道:「不過我保證,就算有一天我求到你的頭上,也不會是讓你幫我做違法亂紀的事情,而且也不會違背你做人的原則,怎麼樣?」

徐寧的身子一震,他不是笨蛋,否則也不可能不靠自家老子的背景關係成為嶺南軍區特種大隊的副大隊長。他現在總算明白了過來,從始至終自己始終都在被面前這個看似不顯山不露水的年輕人牽著鼻子走。甚至徐寧都懷疑,這傢伙是不是早就知道自己提前到了機場,親眼看見了他們那場鬥毆。

徐寧能走到今天,成為嶺南軍區大院的核心人物,靠的不僅僅是他在軍區任參謀長,每次進京都能讓軍方不少大佬主動登門噓寒問暖的父親,還因為他有超乎常人的心智,彪悍的身手和極準的看人本領。在任何一個圈子裡面,不管是雞頭還是鳳頭,只要能冒頭的人物,自然都有他過人之處。

當一個年輕人表現出與年齡不符的城府和隱忍,任何人都會格外的對這個年輕人感興趣。

「你真的寫出了那篇預言蘇聯改革會失敗的文章?」

徐寧想起段雲跟自己滿臉驕傲提起的一個事情,看著徐君然忽然開口問道。

徐君然干出來的這個事情,已經在京城都傳開了,段雲自然也聽姐姐跟她說了。雖說徐君然不是她的親外甥,可是因為曹家的關係,再加上徐君然孫家外孫的身份,段雲對他的印象是很不錯的,這一次徐君然干出這麼無法無天的事情,在段雲看來卻是沒什麼大不了的,她在總參工作,消息來源比較多,自然也知道如今的蘇聯國內政局不穩,經濟處於崩潰的邊緣。用段雲的話來說,徐君然能夠預見到這一點,可比那些整日里就知道鼓吹改革開放,崇洋媚外的王八蛋教授強多了。

而對徐寧來說,他很難想象,一個在他看來只知道打架的紈,會忽然轉了性子。

徐君然笑了起來:「文章是我寫的,至於預言什麼的,就有些過了。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有些東西。是可以分析出來的。只是有的人不太願意相信,他們的眼睛裡面,只有自己的那一畝三分地而已。」

徐寧默然,這句話自家老爺子也說過,只不過,老頭子當時說這句話的時候,是幾年之前。

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徐家有了一個不成文的規矩,家族子弟可以從軍、從政。但是絕對不允許從商。

跟徐寧的話題沒有繼續下去,段雲的飯很快就做好了,雖說是簡單的幾樣小菜,但是徐君然吃的卻很香。因為那裡面,有親人的味道。

「對了,門口那位,是不是你外公的人?」

段雲看了一眼徐君然。忽然開口問道。姜遲吃過飯並沒有跟他們坐在客廳裡面聊天,而是直接進了段雲準備好的房間。段雲住的這個地方是三室一廳,平時就她一個人。今天徐君然和姜遲住進來,也不顯得擁擠。

徐君然想了想,還沒來得及說話,徐寧已經開口說道:「他很強1

段雲一怔,隨即把眼睛投向徐君然:「你外公對你這麼好了?」

她可是知道徐君然在老孫家是個什麼地位,雖說不至於說是被放棄的那種無人問津,但是卻也絕對沒有受重視到能讓孫家老爺子專門給他派個保鏢的地步。

徐君然笑了起來,輕輕的搖搖頭道:「曹伯伯就是說讓姜哥跟我出來轉轉。」

段雲點點頭,明智的沒有再繼續問下去。既然是自己那位老姐夫的安排,那就不需要擔心了。

反正吃過飯,幾個人乾脆就坐在客廳裡面閑聊,徐君然喜歡喝茶,喝起來也很速度,一杯大紅袍放在他手裡面,不到五分鐘就能喝的乾乾淨淨,至於其他的茶,恐怕還要更快一點,反正林雨晴總是時不時能從國外那邊那邊搞來好茶,他倒是可得坐享其成。偶爾還可以去外公外婆那邊打打秋風,孫老乾了一輩子的組織工作,門生故舊桃李滿園,自然也少不了不遠千里給恩師送上幾斤茶葉的學生。

聊了一會兒,看看外面天色不早了,徐寧起身告辭離開,雖然他千般萬般的不想走,奈何有自己外甥在的段雲大小姐恨不得頭頂腳踹把自家男人趕走,沒辦法,段雲的臉皮薄的很,她可不想被自己的外甥取笑。傳到京城去的話,保不齊自己那個嘮叨的姐姐就得給自己打電話八卦這個事情。

徐君然跟段雲聊了一會兒京城裡面的事情,又問了問關於嶺南這邊行動電話的普及情況,然後才互道晚安休息。

第二天一大早徐君然就接到了徐寧打過來的電話:「徐君然你這傢伙惹麻煩的本事真是比天還大,昨天你們打的那個男人,名叫田國彬,他老子是南華市政府的副市長,剛剛人家的電話已經打到我們軍區了,你估計要被我家老爺子請去喝茶。」

徐君然皺了皺眉頭,沒有說話,放下電話之後下樓晨跑,轉了幾圈之後回到樓上,看見段雲如臨大敵一般的坐在客廳里等著自己,身邊是看樣子被她教訓了一番的徐寧。

「君然,你昨天在機場跟人打架了?」

段雲杏眼圓睜,柳眉倒豎,雖說是生氣,可卻是別有一番嫵媚,讓旁邊的徐寧看著都有些眼睛發直。

徐君然呵呵一笑,無所謂的聳聳肩說道:「不算打架,就是偉哥看上了一個女孩子,結果姓田的冒出來找茬。那傢伙不地道,打架動傢伙,我和姜哥都看不過去,就出手了。不過小姨我可以保證,我沒下重手噢。」

說著,他露出個不屑一顧的笑容道:「我真要是下重手,您覺得那傢伙能扛得住我揍么?」

段雲跟徐寧對視了一眼,有些愕然,卻不得不承認徐君然說的是實話,徐君然的身手究竟有幾分本事,段雲倒是清楚的很。徐君然從小就跟鄉下隱居的一位高手練武,平常人三五個根本不是他的對手,更不要說田國彬那種被酒色掏空身子的酒色之徒了。真要是徐君然存心修理他,此時此刻田國彬恐怕早就已經進醫院了。

「不管怎麼說,我家老頭子要見你。」

徐寧開了口,讓徐君然微微一怔。

「徐老要見我?」

詫異的看了一眼徐寧,徐君然反問了一句。徐寧嘴裡面的老爺子,自然是那位如今身居嶺南軍區參謀長的徐老。他也算明白過來,總參聯絡處雖然工作上是獨立於嶺南軍區的,但是在嶺南軍區範圍內,還是歸參謀部管轄的。自己打了田國彬,又被總參聯絡處的車接走,田家那邊如果不打算善罷甘休的話,當然也會找到徐老的身上。

徐寧點點頭:「確切的說,是市公安局的人要見你。」未完待續。。RT

(快捷鍵:←)升遷 第七百三十六章小姨段雲 升遷目錄(快捷鍵:回車) 升遷 第七百三十八章小滑頭和老狐狸(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升遷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