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遷 其他類型

升遷

第七百三十三章分歧

[更新時間]2014年02月12日 10:06 [字數] 549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平心而論,孫振華對於徐君然的那篇文章,其實是不以為然的,而且他也清楚的很,跟曹家老爺子那種左右搖擺的政治態度不同,自己的父親從開始的時候就對於改革開放持保守的看法。只不過自己的父親跟黃家那位主張改革開放的老爺子從解放前就不對付,兩個人出自四大野戰軍不同山頭,從入京到轉業從政,就一直都沒有合拍過,要不是有南巡首長坐鎮,恐怕早就斗的風生水起了。

就以改革開放的事情來說,黃老當初態度保守的時候,父親明明心面同意他的意見,但是卻堅決不站在保守派這邊。等到黃老的態度漸漸發生轉變,成了改革派的支持者之後,自家老爺子卻選擇了退隱。

「一定是有人在背後鼓動君然。」

想來想去,孫振華覺得這個答案恐怕是最接近真相的了,自己的外甥是個什麼『性』子,孫振華自認很了解,無非是一個正義感過頭的娃娃罷了,縱然現在徐君然在地方上做出了不少成績,恐怕那也是靠著其他人的幫襯,真正意義上的徐君然,根本不懂京城政治上的那些彎彎繞繞,被人一挑撥,應該就上套了,這才有了如今這篇令人瞠目結舌的文章冒出來,把老孫家推上了風口浪尖。

此時此刻,看到惹下天大禍事的罪魁禍首正一臉微笑的坐在自己對面的沙發上,孫振華忍不住冷哼了一聲道:「君然,你跟大舅說實話,到底是誰攛哪瞧文章,是不是丁子才在背後搞鬼?」

那篇文章孫振華仔細的看了好幾遍,必須要承認,理論水平很高,甚至於連他這個搞了半輩子組織工作的人也要甘拜下風。可越是這樣,他就越不認為徐君然能夠寫出這樣的東西來,自家外甥的理論水平雖然不錯,可是別忘了,當初徐君然可是主張改革開放的,如今態度轉變的如此之快,很難讓人信服這篇文章是出自他的手臂,畢竟一個人的理論知識豐富到了這樣的地步,實在是有點駭人聽聞了。

徐君然微笑一笑,迎著孫振華的目光搖搖頭說道:「大舅,您多慮了。沒有任何人攛掇我。我也不是傻子,這個文章就是我寫的。」

「你1

孫振華指著徐君然沉聲喝道:「你有沒有想過,這篇文章到底會帶來什麼樣的後果?你讓我怎麼面對黃老?你外公怎麼面對老戰友們?」升遷733

「大哥,您消消氣。」徐君然的三舅孫振邦看自己大哥越說越生氣,連忙勸道。

「是啊,大哥。」孫振安端過一杯茶來遞給孫振華,一臉抱歉的說:「大哥,君然不懂事,您大人有大量,別跟他一般見識。」

孫振華接過茶杯,喝了一口這才看向弟弟說:「你們兩個啊,我說了多少次了,不要慣著這孩子。你看看宇航他們,家裡面從來不慣著他們,現在不也成材了嗎?慈母慈父多敗兒啊1

孫振安和孫振邦兩個人臉『色』頓時變得有些尷尬起來,畢竟在晚輩面前被這麼訓斥,多少有些面子上掛不祝

徐君然卻是眉頭一皺,當著自己的面這麼說最疼愛自己的兩個舅舅,縱然孫振華是自己的嫡親大舅舅,他心面也很不舒服。

「大舅,你怎麼知道我一定是錯的?」徐君然不客氣的對孫振華問道。

孫振安聽出外甥語氣裡面的凌厲,轉身低聲喝道:「君然,閉嘴1

孫振華卻是怒極反笑,看向徐君然,不緊不慢的說:「怎麼著,你還覺得自己是對的?」

迎著孫振華滿是戲謔的目光,徐君然一字一句的沉聲道:「物極必反!大伯你以為當年跟黃家連成一氣,我們老孫家就能長盛不衰么?可您想過沒有,如果,我是說如果,黃爺爺的主張是錯誤的呢?如果東歐的改革方向是錯誤的呢?到時候,孫家沒了爺爺這棵大樹,幾位舅舅又站錯了隊,咱們家靠什麼撐下去?」

孫振華是氣呼呼走出弟弟家的。

他是真的被氣壞了,徐君然的那一番話,就好像一記響亮的耳光抽在他臉上一般。六十多歲的人了,被一個不到三十歲的小子給教訓了一番大道理,雖說那是自己的親外甥,可是在孫振華的眼裡,徐君然壓根不算孫家人,卻怎麼都沒想到,自己還有被這個晚輩給教訓的時候。

孫振安和孫振邦兩個人把孫振華送到門口,看著他頭也不回的坐上車裡看,轉回頭來到客廳。看著一臉悠然自得無所謂的外甥,孫振安有些無奈的說道:「君然,你剛剛太放肆了1

孫振邦也說道:「是啊,不管怎麼說,那是你大舅,你跟他那麼說話,大舅不生氣才怪。」

徐君然淡淡的一笑:「二舅,三舅,大舅從來就不喜歡我,這件事不管我怎麼解釋,他肯定都覺得我不對。與其跟他爭論,不如把這個事情放一放,反正用不了多久,我相信,大舅會自己知道自己錯了。」

「你1孫振邦指著外甥,一臉的無奈,這個外甥的脾氣還真是跟妹妹一樣擰的很吶。升遷733

笑了笑,徐君然忽然想起一個事情來,對孫振邦問道:「三舅,你們財政部,是不是最近在考慮向國外借款?」

這是他上輩子聽說過的一個舊聞,在蘇聯解體之前,華夏正好急需一大筆資金,當時有兩個選擇,一個是美國,一個是蘇聯,最終華夏財政部選擇了從美國借款數百億美元,經手『操』辦這個事情的人,恰恰就是應該就是財政部。

只不過,在根據徐君然所知道的回憶當中,負責這個事情的幹部是後悔不已的。因為當時如果選擇蘇聯作為借款方的話,借款數百億舊盧布,等到十年之後歸還的時候,恐怕用不了多少錢。要知道蘇聯解體之後,舊盧布貶值的速度讓人目不暇接,按照當時的匯率來計算,一億舊盧布只相當於幾千美元。

在徐君然看來,這恰恰是自家舅舅陞官的一個大好契機!

「你怎麼知道這個事情?聽誰說的啊?」孫振邦的臉『色』嚴肅,認真的對外甥問道。這個是關係到國家機密的問題,他不得不慎重。

笑著擺擺手,徐君然道:「三舅,您甭管我從哪兒知道的,我就問您,是不是有這麼一回事吧?」

孫振邦猶豫了一下,還是點點頭:「嗯,這個事情現在正在討論,你又有什麼要說的?」

理智告訴他,不要聽外甥的胡言『亂』語。可是內心卻有一個聲音告訴孫振邦,外甥和一般人不一樣,最起碼能夠連續寫出那種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的文章來,就表明,自己這個從農村走出來的外甥,絕對是讓人刮目相看是。

看舅舅有些意動的樣子,徐君然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才開口說:「三舅,我覺得你們應該借蘇聯人的錢。」

「嗯?」孫振邦的眉『毛』挑了一下,有些意外的問道:「為什麼?」

「因為蘇聯的盧布匯率一直在下跌1

徐君然一臉篤定的對舅舅說:「從八八年年初開始,盧布的匯率就不斷的下降,雖然蘇聯國家銀行一直在想辦法補救,可是相信您也知道,這樣的挽救不過是杯水車薪罷了。」

他說的這是實話,蘇聯史稱「斯大林模式」的政治、經濟、文化體制,是一種高度集中和集權的體制。這種體制,為應對國內外緊張局勢,能集中一切人力、財力、物力,適應備戰和應戰的需要,取得工業化和增強國防實力的顯著成果,在短短十多年時間裡使蘇聯成為歐洲第一、世界第二的強國。然而這種體制嚴重背離現代經濟的發展規律,壓抑了地方、企業和勞動者的積極『性』,加上它在政治上無情地消滅各種反對派和壓制持不同政見的知識分子,以及意識形態方面的嚴密控制,使整個社會處於僵化、封閉和麻木的狀態。

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隨著時代主題逐漸向著和平與發展轉移,這種體制使經濟發展緩慢,國民經濟發展比例失調更加嚴重,制度『性』的弊端進一步凸現。顯然,這種體制不但不能完成把俄國建成現代化民主國家的歷史『性』任務,反而使俄國在同資本主義的世界『性』競爭中處於弱勢地位。如果說十月**后出現了「一球兩制」的新格局的話,那麼,半個多世紀的比較和競賽,沒有顯示蘇式社會主義的優越『性』,這種體制未能滿足人民不斷增長的物質文化生活的需要,因而失去越來越多的民眾的支持和擁護。

同樣的道理,蘇聯的經濟也因為戈爾巴喬夫改革的失敗,漸漸的出現了崩潰的跡象。

只不過,在很多人眼中,蘇維埃這個龐大的國家雖然已經日暮西山,卻距徹底分崩離析,還有一段距離。

除了先知先覺的徐君然。畢竟,在八九年這個時候,蘇聯給人的感覺是『亂』而不倒,大家恐怕任何人都無法想象,最多一年的時間,這個兩極之一的大國,就會成為歷史。

孫振邦眉頭皺著,聽外甥說完這些東西,他的心面實際上也有些動搖了,可他還是不明白,這個跟財政部選擇哪一個國家的中央銀行借款有什麼關係。

「君然,你跟我說實話,為什麼我們要借蘇聯人的錢?」孫振邦想來想去,還是決定聽聽外甥的意見。其他人諸如孫振安等人,雖說也有人懂一點經濟,但是徐君然和孫振邦所說的事情太重要了,他們乾脆就不開口,默默的聽著兩個人溝通。

徐君然聳聳肩:「很簡單啊,既然是選誰都可以,蘇聯的匯率不穩定,而且十有八九是要跌的,幹嘛不選擇他們?」

孫振邦笑了起來:「你這孩子啊,還是不了解這金融方面的事情。我跟你說,這盧布的匯率就算再怎麼下跌,也不會跌的太低的。而且咱們借這筆錢,是十年之後才還的,到那時候相信蘇聯的局勢肯定已經穩定下來了。」他現在明白了外甥的意思,以為徐君然的想法,是趁著現在盧布的匯率不穩定借一大筆錢。等到盧布匯率下跌的時候,可以少還一些。

輕輕搖頭,徐君然緩緩說道:「三舅,我的意思,是現在借盧布,到時候還給他們美元。」

現在的孫振邦又怎麼能夠知道,這個時候的一億盧布,十年之後,僅僅相當於數千美元罷了。

蘇聯這個龐然大物轟然倒塌的結果之一,就是整個金融體系的崩潰。

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當一個國家從根子上已經爛掉了的時候,很多事情的發生就自然而然了。孫振邦到最後也沒弄清楚外甥到底是從什麼地方知道那件事的。徐君然的口風很緊,不管舅舅怎麼試探自己,就是微笑著不說話。

不過,對於孫振邦來說,雖然徐君然的某些說法有些驚世駭俗,但是最起碼他很清楚,外甥已經不再是那個只知道讀書的書獃子了,從徐君然大學畢業發表的那篇文章開始,徐君然就已經真正開始關心政治,關心這個國家的發展了。這一點,讓孫振邦心面是相當高興的。

至於徐君然這篇驚世駭俗的文章,孫振邦經過最初的震驚之後,現在已經想開了不少。

就像外甥說的那樣,如果文章上的東西一兩年之後成真,對於孫家的好處不言而喻。就算證明徐君然是痴人說夢,最多也只是他這個不成器的孫家外姓子弟大放厥詞而已,了不起徐君然的仕途受到影響,但是根本影響不到老爺子的頭上去。

最關鍵的是,要看最高首長的態度。

畢竟有老爺子在那裡,就算黃老心面有所不滿,此時此刻也不會表現出來。眼看著就要召開十四大了,不管是哪一方面的大佬,誰都不希望在這個時候節外生枝。

只要那位大起大落幾次沉浮的老首長不開口,沒有人敢動孫家,自然也就沒人敢動徐君然。

反倒是徐君然提出的那個想法,讓孫振邦很感興趣。

要知道他如今是財政部的司局級幹部,下一步想要再被提拔,那就得是副部級了。華夏數百名正部級領導,想要從廳級進入副部級,說比登天還難一點都不為過,尤其是孫家如今力捧的對象是二哥孫振安,孫振邦這個三兒子想要上位,從家族那邊得到的支持實際上並不可能有太多。或者說,如今全力支持孫振安爭取中組部部長一職的孫家,已經沒有多餘的資源去支持孫振邦登上副部級的位置。

說到底,政治就是不斷的交換與妥協,一方想要得到某些東西,就必須付出相應的代價給另外的一方勢力。

孫家想要孫振安上位,付出的代價同樣不少,甚至於老爺子都已經準備退居家中了,好讓二兒子能夠走上中組部一把手的位置,畢竟父子兩人同時進入政治局的話,確實是其他勢力所無法容忍的。

一個正部級已經耗盡了孫家大半的精力,孫振邦想要獲得提拔,就只能夠另闢蹊徑。

任何人只要在官場上呆上那麼一陣子,就不可能不想陞官。俗話說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同樣的道理,不想被提拔的幹部,也不算一個合格的幹部。

如果徐君然的這個建議,能夠讓自己得到提拔,孫振邦不介意聽一回外甥的「胡鬧」。

反正就像徐君然說的那樣,借美國人的錢和借蘇聯人的錢區別不大。

當然,這個事情他還要仔細的研究一下,畢竟不是一筆小數目,國家和國家之間的借款,很大程度上那可是國債。

徐君然卻是不關心這些事情了,路自己已經給舅舅指出來了,至於能不能借著這股東風送孫振邦青雲直上,他也沒有太大的把握。畢竟政治上的事情,不是自己所能夠輕易左右的。

隨後的時間裡面,徐君然安撫了一下有些擔驚受怕的幾位舅媽,隨後就出了家門,對於他來說,接下來的事情就是一個等字罷了。既然老爺子沒有表態,那就意味著老爺子對於自己這次的莽撞行為,已經有了一個新的解讀。到了他那個級別和年紀,很多東西看的要比孫振華和孫振安他們幾兄弟更加的透徹,俗話說家有一老如有一寶,可不是隨便講講的。

謝冰欣是第四天早上找到徐君然的,地點還是徐君然在黨校附近的那棟房子里。

這幾天徐君然也沒有上班,除了偶爾跟曹俊偉等人去夜『色』酒吧瀟洒一下之外,就是在家裡安安靜靜的報紙。現在整個京城的理論界已經被他那篇重磅「炸彈」給弄的天翻地覆,各種各樣的說法都如同雨後春筍一般的冒了出來,當然大部分的,都是對於徐君然這種危言聳聽的論調予以批判的,用一句時髦的話來說,徐君然的這個說法,是逆改革開放的時代大『潮』而動。未完待續。請搜索,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安卓客戶端上線下載地址:

(快捷鍵:←)升遷 第七百三十二章軒然大波 升遷目錄(快捷鍵:回車) 升遷 第七百三十四章但願君心似我心(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升遷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