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遷 其他類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其他類型 > 升遷 > 第七百三十一章那一抹熟悉的微笑

升遷

第七百三十一章那一抹熟悉的微笑

[更新時間]2014年02月10日 10:27 [字數] 563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我說,你不留下跟謝家丫頭說幾句?」一邊發動轎車,曹俊偉一邊對徐君然笑著說道。雖說他跟林雨晴的私交極好,但是他也明白,這種家族聯姻的事情,不僅僅是徐君然和謝冰欣兩個人的事情,自己犯不上跟謝冰欣擺什麼臉『色』。

徐君然搖搖頭卻沒有說話,靠在副駕駛的位置上,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謝冰欣這個女人太驕傲了,這是徐君然對她的第一印象,所以徐君然並不太認同跟謝冰欣的婚事,雖然無法反抗,但是他也不打算跟謝冰欣太過於親密,就當做是一種交換吧。

現在徐君然要考慮的,是自己即將發蹦論文。

前幾天黨校要求學生們針對如今思想領域的紛爭上交一篇論文,徐君然敏銳的意識到,這是一個機會。

「偉哥,你說,要是我把我的論文,投給華夏日報,會怎麼樣?」

徐君然突然對曹俊偉說道。

曹俊偉一愣神:「論文,什麼論文?」他是不知道這個事情的,回到京城這幾天,曹俊偉除了跟以前的朋友應酬,就是處理生意上的一些事情,哪有功夫打聽徐君然論文的事情,現在聽到徐君然的話,不由得有點莫名其妙。

徐君然把自己論文的內容說了一遍,最後才對曹俊偉說道:「怎麼樣?」升遷731

曹俊偉滿臉苦笑,半晌之後才開口:「我說兄弟,你這是何必呢?就算哥哥我不懂政治,我也知道,你這篇文章只要一發出去,肯定會引起軒然大波的。說不定,還會兩面不討好的。」

他雖然是紈子弟,但是卻不傻,政治上的事情不精通。不代表曹俊偉對這方面的東西就一點都不了解,徐君然說的那篇文章,如果真的大範圍被報道出來的話,必定會把徐君然推上風口浪尖的位置,成為眾矢之的,一個不小心,徐君然如今所取得的地位,就有可能片刻間傾覆不說,甚至於還有可能萬劫不復。

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思想,堅持改革開放不動遙堅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堅持四項基本原則!

單單是這幾個要點,曹俊偉就覺得,徐君然有可能是在做一件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聽到曹俊偉的話,徐君然嘆了一口氣,他知道,曹俊偉說的沒有錯,有時候事情就是這個樣子,不管你了不了解這個世界。這個世界都不會讓著你,就算你無止盡地墜入谷底,就算你覺得自己一身清白,實在被冤死的委屈。也沒人肌

不過,這個世界上,總有一些事情,需要有人去做的。

雖千萬人。吾往矣。

………………………………

………………………………

十天之後,中央黨校辦公大樓。

作為華夏輪訓培訓黨的高中級領導幹部和馬克思主義理論幹部的最高學府,中央黨校的規模在整個京城乃至華夏都是首屈一指的。打個比方來說。人們都說天下武功出少林,是因為少林寺在武林當中執牛耳的地位,那麼中央黨校在華夏幹部的心中,就相當於少林在武林當中的地位一般。

辦公樓九樓會議室,裡面的氣氛卻很是嚴肅。

徐君然坐在一張圓形桌子的末端,在他的對面,是一群戴著眼鏡,臉『色』十分嚴肅的男男女女,其中包括他導師,中央黨校本次處級幹部培訓班的負責人馮子才,只不過這個時候,黨校副校長馮子才的臉『色』不太好看罷了。

距離上次在酒吧打架,已經過去一個星期了。如徐君然所料的那樣,他的文章見諸報端之後馬上就引起了軒然大波,不說別的,單單是這篇文章直指華夏如今愈演愈烈的資產階級自由化現象,以及對東歐地區即將發生巨變進行的預言,在很多人的眼中看來,簡直就是瘋言瘋語一派胡言,如果不是因為有人查到徐君然的身份,恐怕中央黨校就會在第一時間裡面把徐君然給開除。

即便如此,早上臨出門的時候,徐君然在家裡面也接到正好來京城開會的二舅孫振安電話,被他給數落了一遍,說他讀了幾天書腦子都讀傻了,什麼胡話都敢往報紙上寫,今天還要他去孫老那邊解釋清楚。升遷731

在這之前,徐君然要面對的,是中央黨校和中宣部的領導們。

這些領導們看著徐君然一臉的無奈,他們自然知道徐君然之前所寫的那些文章,那都是鼓吹改革開放的,說白了,這傢伙應該是改革開放的堅定支持者才對,可為什麼忽然改弦易轍,變成了改革開放的反對者了呢?

在他們看來,徐君然所說的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就是反對改革開放!要不是這傢伙身份特殊,恐怕早就已經被收拾了。

而真正讓他們為難的,是徐君然的那篇編者按。

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思想,堅持改革開放不動搖,堅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堅持四項基本原則!

徐君然在編者按裡面提出的這些東西,不誇張的說,涉及到的是政治路線問題,特別是在如今的情況下,前幾年曾經的最高領導人黯然下台,根本原因就是因為他當時所提出的擱置一切思想領域的爭議,全力發展經濟,造成了所謂的資產階級自由化。

而在那個事情上面,孫老是持反對態度的,確切的說,孫老跟曾經那位嶺南省委一把手一樣,對待改革開放都是持保守態度。在他們看來,改革開放不管怎麼做,都不能脫離社會主義的範疇,這是必須要遵守的底限。

但是,不管心面怎麼想,孫老從未在公開場合表態過!

可徐君然的這篇文章,一下子在京城當中,就好像炸開鍋一般。

不僅是因為他的文章發蹦內參上,而是因為徐君然把文章還投給了華夏日報,被刊登在了華夏日報上。而那篇文章,很多人都看過。理論功底非常豐富,筆鋒極端老辣,如果不是後來查到了徐君然身份,京城媒體界的很多人,已經準備在報紙上跟這個名不見經傳的『毛』頭小子好好論戰一番了。

徐君然是什麼人?京城孫家的嫡系子弟,兩位老一輩大佬看重的晚輩。沒有人相信徐君然會無緣無故寫那篇文章,換句話說,如果不是因為在家族當中聽到了某些信號,他一個處級幹部,能寫出這樣的東西來嗎?有人甚至懷疑。這個文章,真的是徐君然寫出來的嗎?

會不會,是孫家那位蟄伏多年的老爺子,終於要顯『露』自己的力量了?而這一次,他聯合的,則是同樣在黨內地位崇高的曹老。

種種猜測,讓今天坐在這個屋子裡面的很多人,心面其實是打著鼓的。

「徐君然同志,你知道自己所寫的東西。都意味著什麼嗎?這種不負責任的論調,你是怎麼想到的?」

說話的人,是中宣部的一位副部長,出動副部級的幹部過問這個事情。可見徐君然的那篇文章究竟引發了多麼巨大的反響。

徐君然聽了那位副部長的問題,聳聳肩說道:「何部長,我知道自己寫的都是什麼,原因我也寫在文章上了。那上面的證據都是可以查到的,你們可以去調查嘛。」

頓了頓,徐君然乾脆直截了當的說道:「關於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的事情。在我看來是很必要的。堅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不動搖是正確的,但是我們必須要保證,發展的是社會主義經濟,而不是被某些西方『政府』和平演變之後的結果。」

他很清楚,現在全國上下思想領域的態度,都是發展經濟。那位下台的領導人,說是因為對資產階級自由化的防範意識不強,可實際上,在真正的聰明人眼裡,誰不知道他只是因為觸及了某些人的利益罷了。要知道,一九八五年前後,當時的中央領導人們的子女大都已經開始利用自己父輩或家族的政治影響力迅速響應並身體力行所謂「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口號,其中的某位政治局委員的兒子仗著自己老爸在新聞出版界的生殺大權,打著辦雜誌的晃子瘋狂斂財。最後的結果,卻是讓那位最高領導人親自下令在紫禁城裡面被抓了起來。

用某位大人物對家裡人說的話來講:「這個人是六親不認的,還天不怕地不怕,你們要是不小心落到他手上,我也沒有辦法。」

所以,徐君然在自己的文章裡面,重點提出的不是在於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而是在堅持社會主義路線的前提下發展經濟。

即便如此,在外界人的眼中,這也是一個信號!

一個極其危險的信號!

孫家嫡系子弟,孫老爺子的親外孫,在華夏日報上面發表了一篇這樣的文章,這意味著什麼?

今上雖說剛剛登基沒有多久,可是從路線上來看,他是略微有些保守的,在不同場合都表示過,要在社會主義的大旗下搞經濟建設。反倒是黃家的那位老爺子,最近多次表示,改革開放的步子應該更大一點,不要瞻前顧後。

黃老vs孫老,黨內功勛卓著,權勢彪炳的兩位大佬,如今在黨內的地位,僅次於那位隱身幕後的南巡首長。

難道說,今時今日的京城,有一場風暴將起?

官場就象一盤棋,棋子之間相生相剋,厲害關係因勢而變。

今天坐在徐君然面前的這些人,既是下棋的人,同樣也是棋子。

「徐君然同志,你的這篇文章……」

華夏日報社的總編輯,斟酌著語言看向徐君然,他還真就不太敢說話,畢竟誰都不知道,這個文章是不是徐君然身後的那位老爺子授意所寫的。萬一是老爺子的意思,那意味著什麼?他今天來這裡本身也是被拉來的,原因很簡單,徐君然的那篇文章如果僅僅發在內參上面,也就罷了,偏偏還被發在了華夏日報上面,那自然也意味著,華夏日報裡面肯定也有支持他觀點的人。

神仙打架,凡人最好的選擇。不是參與進來,而是躲遠遠的,免得被兩位大佬對轟的法術給波及。

所以徐君然很清楚,這場看似聲勢浩大的聲討會議,最後的結果肯定是不了了之。

「不好意思,我還要回家接受長輩的詢問,各位領導。檢討什麼的,我回頭交上來。嗯,對了,我請一個月的假。」

站起身。看了一眼目瞪口呆的領導們,徐君然轉身出了辦公室,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沒工夫跟這些人在這裡磨牙。

走出會議室,徐君然的心情忽然覺得有些失落,這種不被人理解的感覺,可真是不太好埃但是不管怎麼樣,自己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華夏的某些事情一步步的步入深淵,他可是知道。九十年代初的鬥爭,究竟讓官場上損失了多少人才,希望自己的這個提醒,能夠減少一些因為政治鬥爭而造成的損失。

來到中央黨校門外。站在台階之上,徐君然抬起頭,看了看湛藍的天空,眯起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氣。

「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1唐伯虎的詩在徐君然嘴裡面『吟』出來,此時此刻。卻別有一番味道。不得不說,重生者的那種孤獨,是別人無法體會的,前世眼睜睜的看著很多事情發生,卻無能為力。今生今世,徐君然絕對不會讓悲劇重演的。

話音未落,在徐君然的身後有人笑了起來:「我說徐大處長,沒想到你還有這個心情啊?」

徐君然轉過頭,就看到在自己身後的不遠處,一個俏麗的身影正站在那裡,似乎是因為剛剛走過來的時候有些著急,此時那人的臉上紅撲撲的,好像蘋果一般的可愛。

女人今年二十齣頭,高挑的身材有著堪比模特的比例,堪稱是九頭身美女。女孩兒穿著簡單的白『色』『露』肩羊絨衫,雪白的肩頭在陽光下彰顯出圓潤的光澤,一頭黑髮被挽在腦後,一張精緻的面容更是艷而不妖,是男人們看上一眼便忍不住行注目禮的那種類型。

如果放在後世的話,起碼也是度娘一個級別的女神,絕對是宅男們yy幻想的最佳人眩

徐君然有些發愣的看著對方:「苑筱玥!你怎麼在這兒?難道是專門來找我的?」

來人正是徐君然在江南所認識的那個小姑娘,也就是前世差一點成為他妻子的那個苑筱玥。當然,這輩子徐君然沒有留在江南省,自然也改變了兩個人不同的命運。

苑筱玥出人意料的白了徐君然一眼:「你這個人,聽說你已經變了不少,怎麼還這麼油嘴滑舌的,怪不得要被領導批鬥呢。」

不得不說,被這樣的美女瞪一眼,那一瞬間的嬌媚,讓徐君然一陣失神,這丫頭好幾年不見,如今越發的嫵媚了,這女人要是放到古代,絕對是陳圓圓、褒姒那個級別的禍水埃

「我說小丫頭,話可不能這麼說,我可是你叔叔輩的,看著我倒霉你幸災樂禍不成?」徐君然『露』出一個笑容來,調侃了苑筱玥一句。之前他在江南省的時候,自然能夠感覺到苑筱玥對自己的情愫,只不過他始終都過不了心面的那個坎兒,而且這輩子的他跟苑筱玥的父親平輩論交,自然也就斷了那份心思。後來倒是知道苑筱玥考上大學去了京城,沒想到今天在這兒遇到了。

徐君然的話讓苑筱玥一陣無語,自己聽說他被批評了,這才特意過來看看,沒想到這個傢伙竟然不領情,真是太可惡了。

「徐君然!你再這樣氣人,我不理你了埃」苑筱玥跺著腳,很是不滿,有些嬌嗔的說著。對於她來說,徐君然是自己年少時候最為燦爛的一抹光彩,隨著年齡的增長,當年的少女情懷逐漸演變成了一種發自內心的喜歡,她知道自己和徐君然之間的差距太大,所以努力在大學當中學習,畢業之後分配到了中宣部工作,畢竟八十年代的大學生,那可是香餑餑,尤其是像苑筱玥這樣的美女,更是各個單位都瘋搶的存在,這幾年她在中宣部也算是順風順水,不然今天也沒有資格來到黨校。

說起來,兩個人之間並沒有什麼矛盾,只不過是徐君然之前在江南就開始逐漸疏遠跟苑筱玥的關係罷了,而那個時候,苑筱玥也覺得自己好像個醜小鴨,自然不會多說什麼。現在醜小鴨變成了天鵝,自然有了不一樣的想法。

「呵呵,不開玩笑了。我說小丫頭,你怎麼在這兒啊?來辦事?」徐君然笑了笑,有些意外的對苑筱玥問道。對於他來說,苑筱玥更多的時候還是一個孩子,這是一種心態的問題。

聽到徐君然的問題,苑筱玥忍不住瞪了徐君然一眼:「你啊,難道不知道我分配到中宣部了嗎?今天早上我就聽說有個膽大包天的傢伙要被開大會批評,聽名字我還以為是重名了,結果看到本人才發現,果然是你這個傢伙1

頓了頓,她有些擔心的說:「你,你不會又惹禍了吧?」未完待續。。

ps:求訂閱支持啊!求贊一下!求推薦票!求月票!全訂閱的朋友,麻煩領取一下大神之光噢!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安卓客戶端上線下載地址: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升遷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