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遷 其他類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其他類型 > 升遷 > 第七百二十九章何必強出頭

升遷

第七百二十九章何必強出頭

[更新時間]2014年02月08日 20:25 [字數] 556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徐君然怎麼都沒想到,自己會在酒吧這樣的地方遇見謝冰欣,這女人不是號稱冷美人么,怎麼還會大半夜的閑著無聊逛酒吧?

「她怎麼在這裡?」

低低的嘀咕了一句,徐君然原本打算離開的心思卻藏了起來,畢竟謝冰欣如今是自己的未婚妻,自己出於兩家的交情也好,出於兩個人之間的關係也好,都不能把她自己放在這個地方。.

「怎麼了?」曹俊偉看徐君然邁步要走,卻又停了下來,有些意外的問道。

徐君然苦笑了起來,低聲說道:「知道我訂婚了吧?」

曹俊偉聞言嘿嘿笑了起來:「這話說的,我當然知道了。聽說是老謝家的姑娘,對么?我跟你說,不管別人怎麼樣,我跟陳二可是堅決站在雨晴這邊的,你小子要是敢對不起她,小心我跟你絕交1他跟林雨晴合作了多年,相比之下,自然是更加傾向於林雨晴這邊。

徐君然無奈的看了這傢伙一眼,下巴揚了揚,指向謝冰欣所在的位置:「諾,那就是老謝家的姑娘,你要是有辦法讓她不嫁給我,我請你吃飯,順便送你個發大財的機會,如何?」

沒想到曹俊偉眼睛一翻,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一般,連聲說道:「我又不是白痴,真要是我給你的婚事攪黃了,估計得被打斷腿。」

聰明如他曹二少,怎麼可能看不出徐君然這傢伙的險惡用心呢?真要是自己出面把謝家和孫家的聯姻給攪黃了,且不說兩家的老爺子會怎麼收拾自己,單單是自己的老爹,估計就得先把自己的腿給打斷了再說。在金錢和自己下半生的幸福之間,曹俊偉很明智的選擇了後者,畢竟錢可以有機會再賺,腿可就只有兩條埃升遷729

說完那幾句話,他順著徐君然的所指的方向看了一眼,這才說道:「怎麼著,這事兒你要管?」

徐君然苦笑著點點頭:「畢竟她和我的關係在那裡,總不能看著她吃虧吧。」

曹俊偉嘿嘿一笑:「也對,英雄救美這種橋段,我最喜歡了。」

說著,起拖把就準備往前走,這傢伙是準備好動手打架了。

徐君然沒想到他動作這麼快,連忙一把拉住曹俊偉,低聲道:「等等,先看看再說。」

曹俊偉一愣神,隨即一陣無奈的搖頭:「你們這些當官的啊,就是喜歡玩什麼陰謀詭計、謀定後動之類的把戲,老大是這樣,你也是這樣,跟你們這些人混在一起,我真覺得自己純潔的跟小白花似的。」

徐君然翻了一個白眼,恨不得把這傢伙一腳踹的遠遠的,這貨做生意的時候那叫一個生猛,林雨晴可是跟自己說過,凡是跟他作對的生意對手,曹俊偉一向都是趕盡殺絕無所不用其極不給人家留活路的,現在卻跟自己講起什麼光明正大來了。

「你別管就是了,咱們再等等,我倒是想看看,這事兒是怎麼回事。」徐君然低聲對曹俊偉說道。雖說不明白謝冰欣怎麼出現在老闆娘的身邊,但是不管怎麼說,他可不想被人當了槍使。

「謝冰欣這女人也真是的,自找麻煩。」曹俊偉嘀咕了一句。

「你姓徐?」

就在這個時候,聽到曹俊偉和徐君然那番對話的醉酒美女,抬起頭看了徐君然一眼,詫異的問道。

徐君然的臉『色』頓時變得精彩了很多,看了那女人一眼:「跟你無關。」他現在心情很不好,任誰碰上這樣的事情,心情都不會好到什麼地方去,更何況徐君然很清楚,今天謝冰欣既然在這裡,自己肯定沒辦法袖手旁觀了。

「你認識欣欣?」那女人再次開口,卻讓徐君然的身體一震。

機械的轉過身,看著似乎是酒吧老闆娘朋友的女子,徐君然無奈的對徐姓的女人說:「你認識謝冰欣?」

女人的臉上『露』出一個燦若桃花的微笑來,看著徐君然笑道:「我跟欣欣是大學同學,你就是他那個老未婚夫?」升遷729

老未婚夫?

徐君然差點沒被自己的口水嗆到,隨即想起來,自己跟謝冰欣可不是差著三歲么?按照老人們的說法,叫男大三,金銀山。可在旁人的眼中,自己可不就是謝冰欣的老未婚夫么……

只不過,讓徐君然有些不解的是,這酒吧的老闆,又是怎麼招惹上黃子清的呢?

「咳咳,那個,我就叫你小徐好了。」徐君然很聰明的沒在年紀上糾結,而是直接了當的對女人問:「黃子清是怎麼回事?」

「我叫徐睿。」女人先是看了一眼徐君然,然後才冷笑著回答:「能怎麼樣?看上夜『色』這塊招牌了,非要入股。呵呵,五萬塊,他要佔這裡百分之八十的股份,另外,還要我那個好姐妹自薦枕席,果然是四九城大人物的做派啊1

徐君然分明看得出來,最後一句話的時候,徐睿的臉上充滿了嘲諷的笑容。

這都什麼爛事兒啊!

徐君然心面暗暗的罵了一句話,既然徐睿把事情的始末都告訴自己了,沖著她和謝冰欣的關係,徐君然就知道,謝冰欣肯定不會不管這個事情的,弄不好今天又得跟黃家起衝突,說起來倒是好笑,自己跟黃家好像是天生的對頭,怎麼繞都繞不過他們。

這個時候,黃子清正帶著四個一般人看了都不敢靠近的彪形大漢朝著謝冰欣等人所在的位置走了過去。

「姓黃的,你想幹什麼?」酒吧老闆娘『色』內厲荏地看著黃子清,沉聲問道。

黃子清呵呵一笑:「齊嵐,我給你的時間也不短了,怎麼樣,今天我是來接受酒吧的,你要是識相,咱們把手續辦了吧。」

對於他來說,今天的這個事情已經給足了齊嵐的面子,要不是看這個夜『色』酒吧的位置不錯,接手過來生意肯定曰進斗金,需要借重齊嵐的地方不少,他早就直接叫人把她趕出去了,在黃子清看來,這種小事對自己而言,不算什麼。

齊嵐的臉『色』蒼白,她很清楚,自己所依仗的那些東西,在黃子清面前根本不算什麼,平曰里結交的那些人,一聽說是黃子清看上這酒吧,馬上就如同躲瘟疫一般的對自己避之不及,有些還算有良心的,明確告訴自己不要跟黃家對抗,那是自己惹不起的存在,而有些無恥一點的人,則乾脆告訴自己,除非自己自薦枕席,否則根本就沒辦法解開這個結。

「嵐嵐,別擔心。」

站在齊嵐身邊的謝冰欣輕聲說道,身子已經移了一下,站在齊嵐的前面,雖然有些緊張,但是在謝冰欣看來,自己既然跟齊嵐是朋友,在她遇到困難的時候,就應該站出來。

「黃子清,你別太過分了1謝冰欣看著黃子清,緩緩開口說道。

黃子清見到謝冰欣,眉頭一皺,他自然是認識謝冰欣的,畢竟京城這麼大的一個圈子,謝冰欣又是鼎鼎有名的美女,說句不好聽的話,他黃某人自然也做過把這個冷美人娶進家門的春夢,只不過現在卻便宜了那姓徐的混蛋,一想到這個,黃子清就是滿腹的怨氣。只不過他清楚,自己這個家族當中的紈子弟跟徐君然自然是不能比的,人家是孫家和曹家兩位老爺子共同栽培的,更有上面的大人物關注,在整個黃家來說,也就是大哥黃子齊能有本事跟他掰掰腕子,至於自己,那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的。

徐君然和謝冰欣定親的事情,在京城圈子裡面不算什麼隱秘的消息,黃子清當然知道這個事情,此時見謝冰欣站出來,他忍不住皺了皺眉頭,冷冷說道:「我說謝大小姐,你不在家好好準備嫁人,跑到這裡管閑事不覺得無聊么?」

謝冰欣秀眉微蹙:「我的事情不用你管。齊嵐是我朋友,你不能欺負她1

她的思維很簡單,這個酒吧是齊嵐父親留給她的,齊嵐的父親才過世不到一年,黃子清就想要巧取豪奪佔據人家的家產,這種事情哪怕齊嵐跟自己不認識,遇到了謝冰欣也要說一句公道話的。

黃子清冷笑了起來:「謝冰欣,你憑什麼?真以為靠上了姓徐的,就可以在京城橫著走了?」

聽到這句話,謝冰欣臉『色』頓時變得蒼白了起來,對於自己和徐君然的婚事,很多人看的出來,分明就是謝家想要藉助徐君然的影響力,拉近跟曹家和孫家的關係,此時此刻被黃子清當著自己的面說出來,讓謝冰欣有種忽然被人拔光了衣服的感覺。

而此時,因為黃子清的那句話,徐君然的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

「媽的,這孫子找死1曹俊偉冷哼了一聲,臉『色』迅速陰沉了下來。不管他跟徐君然怎麼調侃謝冰欣的事情,但是謝冰欣如今名義上已經是徐君然的未婚妻了,黃子清剛剛那些話,明著是打謝冰欣的臉,可實際上掃的卻是徐君然的面子,這讓曹俊偉十分的生氣。要是黃家老大黃子齊在這裡也就罷了,你黃子清算什麼東西,敢不把老子的兄弟放在眼裡。

徐君然眉頭皺了皺,眼看著黃子清就要朝著謝冰欣那邊走過去,『露』出一個冷笑來。

「好大的威風啊1徐君然邁步朝著黃子清走了過去,嘴裡面接著笑道:「她憑什麼跟你沒關係,但是在我的酒吧說這樣的話,太猖狂的人,恐怕是你吧?」

徐君然的這幾句話,讓黃子清一下子就愣住了。

如果說京城的圈子裡,現在還有什麼人能讓黃家的人光是聽到名字就恨的牙痒痒,那就只有徐君然了。

當年徐君然和黃子軒之間鬧出的那檔子事情,雖說知道的人不算太多,可卻已經傳遍了整個京城的紈圈子。這裡面的事情,早就成了很多人茶餘飯後閑聊的談資,畢竟這種小兒女之間的這種事情,在各家老人眼中,也不過是一場胡鬧罷了。

也正是因為這樣的原因,黃子軒對徐君然的恨意是有增無減。因為他清楚,自己這個梁子,是別指望家族的力量替自己出頭了。

身為黃子軒的弟弟,黃子清無疑也有同樣的感受。

「你的酒吧,徐君然,你是不是覺得我好欺負,想跟我拼一下啊?」

看著一臉悠閑出現在自己面前的徐君然,黃子清咬牙切齒的說道。他現在對徐君然真的是恨之入骨,這傢伙完全就是陰魂不散啊,自己到哪裡他就跟到哪裡,不把自己的好事兒攪黃了他是不罷休。

徐君然聳聳肩,認真的對黃子清說:「我要說我今兒是碰巧遇上的,你信不信?」

黃子清眼睛都紅了,徐君然這話騙三歲小孩子都不帶有人相信的,巧遇?哪兒來那麼多巧遇啊,這分明就是姓徐的故意找自己的麻煩。

「我說弟弟,就這麼打?」

曹俊偉站在徐君然的身邊,周圍是夜『色』酒吧的幾個保安,看樣子孔武有力,也不知道是齊嵐在哪裡招攬來的。

徐君然的眼睛盯著黃子清,低聲對曹俊偉說:「不著急,咱們先看看。」其實他們這個層次位面的摩擦衝突,多半不會把對方往死里『逼』,極少說有大規模械鬥前不做談判或者罵戰這類小動作,畢竟大家的級別都差不多,也都清楚,根本不可能把對方給打死,甚至於打殘都是很少見的,最多也就是打趴下,折侮一番罷了。

而按照徐君然邏輯來看,古代那些兩軍交戰雙方大將先行罵陣的傢伙,要麼是腦袋進水了,要麼就是智商不太夠。真要是打架的時候,徐君然從來都是本著能動手盡量不用嘴的邏輯先下手為強。小時候他就知道一個道理,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自己要是打輸了不要緊,最關鍵的是不能打輸了之後,還讓對方給弄的丟人現眼。

看徐君然說完那番話之後沒有動作,黃子清看了一眼人群之後的齊嵐,哈哈大笑起來:「齊老闆,你也算有本事了,能把徐君然找來。看樣子,你是鐵了心不答應我嘍?」

齊嵐看了一眼徐君然,咬著自己的嘴唇,半晌才開口:「這是我父親留給我的,無論如何,我都不會賣的1

黃子清冷冷一笑,拍了拍自己的手,邁步從dj台走下,隨著他的腳步,是將近十幾號滿臉彪悍的地痞,這種稍微有些緊張的氣氛頓時讓整個酒吧的氣氛都變得凝固起來,人們的目光紛紛停留在兩邊對峙著的人身上,就連原本在二樓包廂裡面的那些顧客,此時也紛紛探出頭來看起了熱鬧。舞池中央也很快就空出來一大片地方。

齊嵐的臉『色』蒼白,甚至於身體都稍微有那麼一點顫抖,她邁步來到徐君然的身旁,咬著牙說:「徐君然,你今天要是能保住夜『色』,我給你三成乾股1

徐君然一愣神,眉頭皺了皺,剛要拒絕,謝冰欣已經走到他面前,很認真的說道:「你能不能幫幫嵐嵐?」

望著那如水一般的雙眸,徐君然嘆了一口氣,輕輕點點頭:「我會幫她。」

這個時候,就看見面『色』扭曲的黃子清大手一揮,怒吼道:「給我上1

曹俊偉第一個拎著傢伙跟保安們迎了上去,卻沒想到那群保安竟然在兩幫人眼看著就要接觸的一瞬間不約而同的停下了腳步,當然,他們不是停住,只是下意識的停頓了一下。可問題就在於這麼一停頓,整個場面上的局勢就變成曹俊偉一個人拎著拖把棍子跟十幾個彪形大漢單挑的燦爛局面。

萬軍叢中如同一點紅花的曹俊偉只來得及怒罵了一句孫子,就被人『潮』給淹沒了,這就是群架的麻煩之處,除非你武力值特別彪悍,否則一旦陷入被圍關,甭管多麼強壯的漢子,照樣雙拳難敵四手,好虎架不住群狼。

雖說這樣的局面讓圍觀的群眾感到很失望,畢竟這麼一個勇敢的男人難道結局不應該是怒髮衝冠橫掃一片,最後帶著滿身傷痕來到女主角的身邊,等待著對方獻上香吻嗎??

謝冰欣有些尷尬,畢竟她雖然不認識曹俊偉,可是卻也知道那應該是徐君然的朋友,現在被人打倒在地上,終究不太好看。想到這兒,謝冰欣看了徐君然一眼,卻發現那張原本應該是充滿緊張情緒的臉上,此時卻是平靜的好像一潭死水。

不知道為什麼,謝冰欣忽然有種心悸的感覺。雖然徐君然並沒有說一句話,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她卻明顯感覺到他的身上有一種讓人感覺彷彿要窒息的冷意。

而就在那邊,黃子清卻是興高采烈了起來,他並不認識曹俊偉,畢竟兩個人差著十幾歲呢,再加上曹俊偉這幾年一直都在外面經商,也沒有時間在京城『露』臉,所以這幫人對這位曾經有名的京城大少是一點都不熟悉。而黃子清則是覺得再也沒有比現在的場面更讓人喜笑顏開的畫面了,雖說暫時沒揍到徐君然,但是如果能夠先在他的死黨身上收回來一點利息,那也算不錯的。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安卓客戶端上線下載地址: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升遷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