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遷 其他類型

升遷

第六百九十四章槍響了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16日 02:50 [字數] 576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張喜斌是今天下午接到徐君然的電話,電話裡面也沒說什麼事情,只是說約他晚上一起吃個飯。

按理說,張喜斌是白林提拔起來的人,跟徐君然可不是一個派系的,平時也就是在常委會上面有所交集,如果不是因為工作需要,連縣政府張喜斌也是絕對不去的,平時彙報工作也大多數是讓副局長過去。

但是,今天不知道為什麼,張喜斌還是決定見一見徐君然。

原因很簡單,張喜斌不是笨蛋,他很清楚,如今這仁川縣,徐縣長才是那個真正舀主意的人。白書記已經老了,不管日後是退休還是高升去市裡,白林的時代已經過去了,這仁川縣,即將迎來新的主人。

如今徐君然這麼年輕就已經是正處級的縣長了,那今後的前途絕對不可限量。而且徐君然還和省公安廳很多領導的關係不錯,張喜斌也想要往上爬,所以才答應赴約的。

只不過他心面有些好奇,徐君然叫自己究竟是為了什麼。

等到看見在飯店門口的徐君然和劉小光的時候,張喜斌這才明白過來徐君然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葯。

「縣長,你這是何必呢?」

跟徐君然握了握手,張喜斌滿臉苦澀的說道。

徐君然微微一笑,意味深長的說:「張局,你跟劉書記都是咱們縣裡的好乾部,我覺得咱們大家應該多多親近,你說呢?」

劉小光和張喜斌不約而同的嘆了一口氣,兩個人有些尷尬的笑了笑,卻誰都沒有說話。

之所以會有這樣的情況出現,那是有原因的。

最近這段時間裡面,劉小光和張喜斌兩個人,在常委會上面起碼有四五次因為某些事情而爭的面紅耳赤,甚至於達到了兩個人平日里見面連招呼都不打的地步。

而事情的起因。是因為劉小光這個紀委書記,親自辦了張喜斌手下的刑警大隊大隊長。

按理說這事兒張喜斌不應該生這麼大的氣,劉小光是秉公辦事,而且那個人確實也有犯罪行為,私底下收了不少黑錢。可問題就在於,劉小光辦這個案子的時候,事先沒給任何人通氣,這就讓張喜斌覺得,自己沒了面子,一定要找回來。

今天也就是徐君然這個縣長擺酒。換成旁人,倆人估計早就拂袖而去了。

三人走進飯店,分賓主落座,徐君然親自給兩個人的酒杯滿上,笑著說道:「來,張局長,劉書記,咱們喝一杯。」

徐君然既然態擺的這麼低,張喜斌和劉小光也不好說什麼。連忙說道:「縣長,不用客氣。」

「縣長,真的不用客氣。」

他們又不是笨蛋,幾十歲的人了。還看不出來徐君然今天的用意,他們也就白活了。

今天的這個局面下,徐君然擺明了是要給兩個人做和事老,他們可不敢再舀捏著架子了。

「縣長。您不用說了,我明白您的意思。」張喜斌端起酒一飲而盡,抹了一把嘴。對劉小光道:「老劉,今天縣長在,你給我句實話,大強的事情,你想沒想過通知我一聲?」

劉小光搖搖頭:「紀委獨立辦案,這是上級的規定,除了白書記我也許會通報一下,你老張肯定是不行。」

徐君然張張嘴,剛要說話,就看到張喜斌點點頭:「行,當著縣長的面你還這麼說,我姓張的認了。」

他今天來徐君然這邊就是修好的,反正自己跟劉小光之間的問題早晚都要解決,索性不如賣個人情給徐君然。

徐君然見狀哈哈大笑起來:「好,既然話說開了,那就沒什麼疙瘩了,來,咱們喝酒。」

有些話不需要說的太明白,今天徐君然把他們兩個叫到一起來,兩個人就已經明白徐君然的意思。畢竟按照官場上的規矩來說,像他們這樣不是一個派系的幹部,私底下是很少見面聚會的,傳出去萬一有什麼流言蜚語,對於縣裡面的局勢是有影響的。

雖說官場中人吃吃喝喝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有些人是很難坐在一起的。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徐君然起身借故去上廁所,來到外面,就看到王曉龍站在門口。

「怎麼樣,準備好了嗎?」

徐君然看了一眼周圍,對王曉龍低聲問道。

王曉龍輕輕點頭:「劉主任陪著那群人吃飯呢,旁邊就是那個姓馮的,他今天是陪著市裡面的什麼人過來吃飯的。」

徐君然嗯了一聲:「沒有什麼問題吧?」

王曉龍嘿嘿的笑了起來:「您放心吧,保證沒事兒,一會兒我就把事兒挑起來。」

徐君然沒有再說什麼,拍了拍王曉龍的肩膀:「一切小心。」

半個小時之後,一陣喧嘩聲打斷了徐君然三個人的觥籌交錯,徐君然眉頭皺了皺,沒開口,但很明顯是不滿意了。

這個時候張喜斌已經喝的差不多了,臉色通紅,說話都有些大舌頭起來。劉小光跟他差不多,也都是喝的有些發暈,聽到外面的聲音臉色也不太好,嘴裡面罵了一句,嘟噥道:「這幫混蛋,就不能消停點喝酒么?」

張喜斌站起身:「我去看看咋回事。」他的想法很簡單,看看外面的人自己認識不認識,要是認識,肯定要讓他們閉嘴,縣長和兩個縣委常委在這兒喝酒呢,一幫混賬找死么?

徐君然琢磨了一下,按照王曉龍跟自己說的時間,現在好戲應該還沒有完全開始,乾脆沖張喜斌擺擺手道:「張局,這種場所鬧一點很正常,咱們還是喝酒吧。犯不上跟他們一般見識。」

說著,他又對劉小光笑道:「咱們的身份,何必跟這幫人一般見識呢,要是張局或者你我任何一個出去,被他們看見,還不得嚇暈了埃」

說完這句話,他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不僅是徐君然。劉小光和張喜斌聽到這番話也點點頭,一起笑了起來。

徐君然這話還真就不算吹牛,畢竟他們三個人,可以算是整個仁川縣權力最大的十幾個人之一,不管外面是什麼人,這房間里隨便走出去一個人,想要擺平外面的事情也就是分分鐘鐘的事情罷了。

既然徐君然都這麼說了,張喜斌也就放棄了找外面那些人麻煩的想法,坐下來繼續喝酒。

門外的包廂裡面,馮俊覺得自己今天運氣實在是背到家了。陪市裡面的幾個朋友吃飯,卻沒想到隔壁是一群大老粗,喝酒鬧哄哄不說,還有個醉漢走錯房間了,吐了自己一身不說,還罵自己。

馮俊仗著有王猛的關係,在桃花鎮那是橫行霸道慣了的,哪受過這樣的氣啊,這裡可是桃花鎮。不是南方,對付不了南方佬,自己還對付不了幾個泥腿子么?

一聲吩咐下去,不到二十分鐘。飯店裡就來了十幾個人。

這樣的情況其實不算意外,這裡是北方,馮俊雖說在南方的有錢人眼中只不過是一個小蝦米,但是在仁川縣這塊地界上。還算一個比較有錢的人,身邊自然也就圍攏了不少人,平時遇到什麼難辦的事。都是需要這些人去解決。

馮俊看了眼自己身後的人,又看了看比較單薄的劉華強等人,冷哼了一聲道:「這幾個傢伙,好好的修理一下。」

說來也巧,馮俊回到仁川縣才不到半年的時間,這期間他一直都忙著處理留在南方的生意,對縣裡面的領導,除了王猛和柳強之外,其他人還真就不認識,自然跟劉華強也不熟悉。

被圍在裡面的人群當中,有人認出馮俊的身份來,知道他是王猛的親戚,張嘴想要說什麼,卻沒想到劉華強已經冷著臉開口了,他指著那群人大聲喝道:「你們要幹什麼,知道我們是什麼人嗎?」

他這邊說著話,那邊王曉龍早就毫不客氣的舀起一個啤酒瓶子,直接就朝著馮俊砸了過去,雖說沒有砸在他的腦袋上,卻也讓他疼的直搓牙花子,臉上的表情更加兇悍起來:「動手1

馮俊身後的那群人聽到招呼,馬上就不再客氣,衝進人群就開始打了起來。

劉華強請來的這些人,基本上都是坐辦公室的,說句不好聽的話,這些人要身手沒身手,要膽量沒膽量,平時就是靠著身份欺負一下別人。此時見對方這麼多人,而自己身上又沒帶傢伙,嚇得抱住頭蹲在了地上,嘴裡面大喊著要講道理,可是人群這麼喧鬧,他們根本沒來得及說話就被人群給淹沒了。

還好有王曉龍在,有他護著,劉華強總算沒吃大虧,他看著亂糟糟的包廂,心面泛起一個冷笑來,這下子看你姓馮的怎麼跑。

而此時此刻,這邊的動靜徐君然他們在隔壁也聽見了,徐君然一聽就知道劉華強等人已經開打了,眉頭皺了皺,對張喜斌道:「張局,外面好像是在鬥毆埃」

張喜斌一愣神,側耳聽了一下馬上站起赦不行,我得去管管1

他是堂堂的縣委常委,縣公安局的一把手,當著徐君然和劉小光的面,怎麼可能允許打架鬥毆的事情發生呢。

還沒等徐君然再說話,張喜斌已經打開了包廂的門。

這個時候,劉華強跟王曉龍已經跑到門口了,雖說有王曉龍的保護,可劉華強還是受了一點輕傷,見到張喜斌出來,連忙喊道:「張局,太好了,您也在這裡,救命啊1

張喜斌自然是認識劉華強的,看到外面的情況,大喝一聲道:「你們在幹什麼!都住手1

馮俊手底下那群人壓根沒理會他,還以為這是劉華強的幫手呢,二話不說,奔著張喜斌就過來了。

張喜斌也是當過兵的人,雖說退伍很多年了,但是因為是從事著公安工作,一身的功夫倒是沒有落下,眼看著一個小混混沖自己揮拳打了過來,身子稍微一側,抓住對方的拳頭,腳下微微一用力,頓時把那人弄了個大馬趴。

「你們是什麼人?」張喜斌一邊躲避著拳頭。一邊對馮俊等人問道。

馮俊那幫人早就已經打出真火來了,哪裡還在意麵前一個穿便裝的中年男人,有人嘴裡面不乾不淨的罵了一句話,剩下的人一窩蜂似的沖著張喜斌就沖了過來。有人手快的,已經扔了一個凳子過去砸在了張喜斌的身上。

張喜斌被凳子砸在身上也是一驚!眼看著有人居然從兜里掏出尖刀來,再也不敢怠慢,伸手摸向後腰,舉起手大聲道:「都給老子趴下1

「砰1

一聲悶雷似的響聲,讓所有人的動作都是一滯,有人下意識的順著聲音的方向看去。就看到黑洞洞的槍口正冒著煙,而那槍正握在張喜斌的手中。

此時的張喜斌,臉色有些猙獰,整個人看上去都很兇悍,瞪著眼睛對被圍在當中的劉華強說道:「劉主任,這是怎麼回事?」

這時候有人已經清醒過來,幾個跟張喜斌相熟的桃花鎮幹部連忙湊到他面前:「張局,救命啊!這幫流氓要殺人吶。」

張喜斌眉頭皺了皺,用槍口指了指已經傻在那裡的馮俊等人道:「全體都蹲下。給老子抱頭!誰再敢動一下,我他娘的斃了你們1

他現在有些暈頭轉向,雖說不明白為什麼今天會遇到這樣的事情,不過既然今天有人敢沖自己遞刀子。那不管怎麼著,張喜斌都不會輕饒對方的,堂堂的公安局長,當著縣裡面不少人的面要是自己饒了這幫人。以後他張喜斌不成了縣裡面的笑話么?

這個時候,徐君然已經跟劉小光兩個人走了出來,徐君然看了一眼情況。有些詫異的對劉華強問道:「老劉,你這是怎麼了?」

說完,他又臉色嚴肅的對張喜斌問道:「老張,怎麼動槍了呢?」

這個年代,開槍可是一件十分嚴重的事情,哪怕張喜斌是縣公安局的局長,也不是一件小事,事後不但要寫報告,還得在縣委常委會上面做出說明才行。

張喜歡苦笑了一下,指了指自己被砸中的地方說道:「縣長,剛剛我要是不掏槍,現在你說不定要去縣醫院找我了。」

他開槍之後也猛然清醒了過來,事情都已經這樣了,不管怎麼樣,都得先把眼前的問題解決了才行。

「縣長?局長?」

馮俊的腦子嗡的一聲,只覺得自己好像迎面被人用磚頭給拍了一下一樣,他就算再愚蠢也知道,此時站在自己面前的這幾個人,恐怕不是那麼簡單了。能夠公然在公開場合開槍的人,那是什麼樣的身份,自己今天難道惹上大麻煩了?

他這邊臉色慘白的剛想要張嘴說話,徐君然卻壓根不給他機會,轉頭看向劉華強,臉色嚴肅的說道:「老劉,你這是怎麼回事?政府辦的臉都讓你們丟盡了1

劉華強此時傷的也不輕,臉上居然還青了一塊,苦著臉說道:「縣長,這事兒,這事兒不賴我礙…」

他話還沒有說完,縣文化局的副局長秦守仁就站了出來:「縣長,這事兒真不怪劉主任。今天我們幾個黨校的同學聚會,正吃著飯呢,這幫人就沖了進來,非說我們的人吐在他們身上了,要賠償,您說這是不是莫名其妙?」

「可不是么,我們還沒等怎麼著呢,這傢伙就叫人來打架了。」

「太過分了!縣長,這回您可得給我們做主埃」

一大群縣裡面的幹部七嘴八舌的把事情的經過向徐君然和劉小光介紹了一遍,劉小光跟張喜斌面面相覷,怎麼都沒想到是這個情況。

徐君然卻是心面冷笑不已,這事情本來就是他叫劉華強安排的,吐馮俊一身的那人,也是劉華強安排的,原因很簡單,就是為了把這個馮俊抓起來!

劉小光皺了皺眉頭,他倒是認識馮俊,上次去桃花鎮簽約的時候,他可是在王猛身邊見到了這個人,只不過今天晚上的事情有些大,連張喜斌這個縣公安局局長都敢打,這個南方人也太囂張了一些。罷了,老子就當做不認識他好了。

心面這麼想著,劉小光背起手看向徐君然:「縣長,您說怎麼辦?」

徐君然心中叫了一聲老狐狸,臉上卻不動聲色的皺起眉頭,看了一眼情況,對張喜斌說道:「張局,我看還是縣局派人來吧,這麼亂的情況還是由公安局的同志們來處理比較合適,你看呢?」

今天的目的就是讓張喜斌出頭,徐君然可不想打草驚蛇。

「好,我這就安排。」張喜斌此時已經把手裡面的槍收起來了,雖說他就只有自己一個人站在那裡,可是剛剛還耀武揚威的那群混混卻一個都沒有敢動的,老老實實的蹲在那裡雙手抱頭,生怕那位局長大人一個不高興給自己來一槍。**十年代,專政機關的威力那是常人所無法理解的,對付幾個小毛賊,還真就是綽綽有餘。

徐君然點點頭,沖劉華強等人嘆了一口氣:「你們幾個,跟著張局長回去錄口供,把事情交代清楚,聽到沒有?」

劉華強和王曉龍對視了一眼,連忙點頭:「是,縣長。」

說著話,徐君然來到馮俊面前,看了他一眼道:「你這個人,牛氣的很嘛,竟然能招來這麼多人幫你打架,怎麼著,你是社會大哥么?」

一句話,讓馮俊頓時面如土色起來。未完待續。。

ps: 還有一百五十天,我們家就將迎來一個新的生命,我很高興啊!

求訂閱,求全訂閱領取大神之光!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升遷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