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遷 其他類型

升遷

第六百九十三章下套!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16日 02:50 [字數] 548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劉華強今天過來主要就是跟徐君然彙報關於桃花鎮招商引資情況的,說完了這些他就起身告辭了。

送走了劉華強,徐君然又給縣委辦公室那邊打了個電話,想確認一下桃花鎮的這筆投資到底有沒有簽約。這是有原因的,當初為了顯示縣裡面對於招商引資工作的重視,縣裡特意成立了一個招商引資工作領導小組,負責人自然名義上是白林這個縣委書記,而實際上負責的就是縣委辦公室主任鄧文兵。

「縣長,您有事兒?」鄧文兵接到徐君然的電話不敢怠慢,連忙客氣的問道。

「桃花鎮的那個投資,最近有沒有消息啊?」

徐君然想了想,對鄧文兵問。反正王猛肯定不會把假投資的事情藏著掖著,自己不如直接一點詢問。

鄧文兵先是一愣神,隨即笑著說道:「縣長,確實有這個事情。前天上午,南方來的投資商已經跟桃花鎮政府簽訂了合作意向,初步投資可能達到五百萬,王猛書記已經代表政府跟他們簽訂合約了。」

徐君然嗯了一聲,心面卻冷笑了起來,這王猛是生怕夜長夢多啊,趕緊把事情做完,估計是打算遮掩過去埃

想到這裡,徐君然點了頭:「我知道了。」說完便掛斷了電話。

不管怎麼說,哪怕是合作意向也好,只要簽約了自己就可以想辦法找出這個是虛假投資的證據,到時候看他王猛怎麼收常

放下電話琢磨了一下,徐君然眼前一亮,起身直接下樓,對司機說道:「去縣委大院。」

到了縣委大院,徐君然直接奔著白林的辦公室就去了。

「縣長,哪陣風把你給吹來了。」白林正坐在辦公室裡面喝茶呢,他最近的心情很不錯。仁川縣的各方面工作有了一個很大的發展,市委對他的評價也很高,原因很簡單,徐君然這個縣長太年輕了,要不是有白林這麼一個經驗豐富的縣委書記把關,怎麼可能做出這麼多成績來呢。

心情好,自然看著什麼都順眼。平時白林能不跟徐君然打交道就不打交道,畢竟這個強勢的縣長對任何人來說都不是很舒服,可今天看著徐君然的臉龐,白林倒是覺得順眼了不少。

「書記。我有點工作跟您彙報一下。」徐君然笑了笑,對白林說道。雖然白林這個縣委書記如今在常委會上的聲勢已經大不如前,但是徐君然對他還是很尊重的,畢竟不管怎麼說,人家才是名正言順的一把手。

白林點點頭,把手裡面的茶杯放了下來,笑道:「說說吧,有什麼事情?」

徐君然便把最近縣政府在搞的一些工作對白林彙報了一下,大部分都是撿著成績好的事情說。當然也不忘記突出縣委的領導作用,一番話讓白林很是滿意,他如今眼看著就要退二線了,不管是向上升副市長。還是繼續留在仁川縣,需要的都是政績,只要徐君然一直能夠做出成績來,白林倒是不介意給這個年輕人打打氣。

「不錯。縣裡面的工作取得了很多的成績,特別是經濟發展方面,縣長你是用了心的。」

白林笑著吸了一口煙。對徐君然很滿意的說道。不管怎麼樣,這工作有了成績,自己去了市裡面也有向上級彙報的內容嘛。

「對了,書記,聽說王猛書記爭取到了一個千萬級別的投資埃」

徐君然也在抽煙,把煙蒂掐滅在面前的煙灰缸裡面,他渀佛無意當中提起這個事情一樣,對白林問道。

白林倒是一愣神,沒想到徐君然竟然會問起這個事情來。平心而論,徐君然知道這個事情白林一點都不感覺到意外,畢竟是縣長,如今的徐君然已經不是那個初來乍到沒什麼心腹,手裡面連可用的人都沒有的毛頭小子了。經過這將近兩年的時間,徐君然在仁川縣內樹立起了自己崇高的威望。在仁川縣的幹部群眾心面,也許有人覺得縣長太過於年輕,可卻沒人覺得縣長的能力不行。

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事情,仁川縣的老百姓和幹部們,提起縣長,第一個印象就是太年輕了,三十不到的年紀,坐在縣裡面的大會主席台上,周圍全都是一群四五十歲的大老爺們兒,只有徐縣長,看著就跟自家孩子一般。

可即便是這樣,也沒有人敢小瞧這位縣長,聽人說他今年二十八歲了,卻已經有六年的農村基層工作經驗。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面前的這個年輕人,從大學畢業開始,就一直在農村跟泥腿子們打轉。

這樣的幹部,誰敢輕視他?

此時聽到徐君然提起王猛招商引資的事情,白林心面馬上就提起了警惕,雖說王猛不是自己的人,可白林卻不相信,徐君然無緣無故的會問這種事情,畢竟誰都知道,王猛跟徐君然的關係不好,桃花鎮對於縣政府的很多工作壓根就不支持。

徐君然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腦海當中閃過這麼一個念頭,白林笑了笑對徐君然點點頭:「是啊,我聽說前兩天已經簽訂了合作協議,當時正好咱們倆在市裡面開會,柳書記他們幾個都過去了。」

前天市裡面有個會議,要求各個區縣的黨政一把手都參加,徐君然和白林聯袂去了市裡,也就沒趕上這個事情。白林還以為徐君然是因為這個事情生氣了呢,畢竟這也是一次露臉的機會,連忙給徐君然解釋了一下情況。

徐君然卻沒有白林預想的那樣露出不快的臉色來,微微一笑說道:「沒想到王猛同志的能力這麼強。不錯,很不錯啊!我覺得桃花鎮的這個項目在咱們縣來說都很有示範意義。」

他這麼說,倒是讓白林一下子愣住了,只好也跟著笑了起來,卻不知道徐君然這是怎麼回事。

徐君然話鋒一轉,看著白林道:「書記,我看咱們應該行動起來,王猛同志爭取到了這麼一大筆投資。給咱們縣裡的幹部作了榜樣。我覺得是不是可以引進一些獎勵機制呢?比如說,如果有人爭取到了一大筆投資,咱們給這個同志一點物質上的獎勵,這樣可以鼓勵大家都出去爭取投資嘛,對縣裡面的經濟發展也有個促進作用。」

這番話說完之後,白林已經徹底愣住了,他不是因為徐君然搞出來的那個什麼獎勵政策驚訝,對於他來說,徐君然再怎麼舀出離經叛道的東西來,白林都不覺得奇怪。畢竟這傢伙之前的所作所為在那裡擺著,要說徐君然是個安分的人,打死白林都不相信。他真正驚訝的是,徐君然怎麼可能忽然提出給王猛獎勵呢?

王猛和徐君然之間的恩怨,這是縣委裡面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如今王猛為桃花鎮在這個時候爭取到了這麼大的一筆投資,那自然讓王猛在桃花鎮乃至整個仁川縣委的聲威大震,這個時候徐君然竟然還要給他獎勵,難不成這徐縣長真的是一心為公的好乾部?

說實話。剛開始徐君然提起桃花鎮招商的事情,白林還以為徐君然是不滿意王猛做出成績,準備跟自己商量,在縣委常委會上面給王猛敲一棒子。好好打壓一下他的威風呢。可是沒想到的是,徐君然竟然提出來一個什麼獎勵政策,這不是更讓王猛得意么?

白林眉頭緊皺著,並沒有接徐君然的話頭。只是在那裡默默的思索著徐君然的用意,在他看來,徐君然的目的絕對沒有表面上這麼簡單。他肯定在打著什麼主意。

徐君然看著白林默默考慮的樣子,心面輕輕一笑,也不說話,再一次給自己點了一根煙。

他之所以這麼做,自然是有道理的。只要設立了這個獎勵機制,肯定王猛是要接受獎勵的,而這就是徐君然的目的所在。一旦王猛接受了獎勵,等到自己揭穿他這個投資是假投資的時候,那他王猛就算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到時候別說王猛最近靠向了貝超群這個市長,就算他跟省委一把手有關係,也照樣要吃不了兜著走。

而且徐君然這麼提議,也不只是為了給王猛多添一條罪名,反正那傢伙搞虛假投資的事情一旦敗露已經夠他受的了,多不多別的罪名倒也無所謂,主要是徐君然馬上就能爭取到更大筆的投資,到時候獎勵政策一執行,那也是給自己臉上添光的事。

白林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決定同意徐君然的意見,畢竟徐君然如今在仁川縣也代表著一股勢力,他提出來了,自己如果直接這麼反對的話,有些不太合適。

想到這裡,白林點點頭對徐君然說道:「縣長說的很有道理,咱們仁川縣的經濟發展雖說取得了一些進步,但是跟全省乃至全國總體發展水平相比,還是有很大差距的。為了鼓勵大家為縣裡面爭取投資,執行一個獎勵政策倒也可以。縣長,你覺得這獎勵政策怎麼制定合適呢?」

這種事情還是大家一起討論比較好,白林雖說摸不清徐君然的想法,但是卻也知道明哲保身的道理。

徐君然呵呵一笑:「我看還是獎勵現金吧。我聽說南方的一些地區,如果能夠爭取到上千萬的投資,獎勵都是一千塊,當然,咱們仁川縣也可以照著這個例子來。當然,咱們條件不好,具體多少錢,您來定吧。」

不管怎麼說,白林才是縣委一把手,徐君然不介意在這種事情上面,讓他享受一下決策者的快樂。

徐君然說的這個事情,白林實際上是知道的,他平時也看看報紙和新聞什麼的,當然知道在南方那些比較開放的地區,對於招商引資的工作是非常重視的,如今華夏大地有的地方相對保守,有的地方相對開放,保守的地方覺得改革開放是在走資本主義的老路,而開放的地區則是認為要不惜一切代價發展經濟,這是思想領域的碰撞造成的後果。

白林也知道,如今仁川縣暫時是沒辦法回頭的,上面市委書記段世傑正在靠向省長方中原,自然也是大會小會鼓吹改革開放的號角,自己身為段世傑提拔起來的幹部,不管怎麼說都得支持他。這也是為什麼白林一直對徐君然在仁川縣搞改革保持沉默的原因。

現在這個時候,徐君然提出要給招商引資有成績的人獎勵,雖說有些讓白林意外,不過他想了想還是點頭答應了下來,一千塊雖說不多,可也不少了,畢竟這錢不只是給一個人,而是給予集體的,到時候班子分一下,也就沒多少錢了。

心面同意了這個事情之後。白林又悄悄的琢磨起徐君然為什麼忽然要對王猛進行獎勵呢?

事出反常必為妖,這一點白林當了幾十年的幹部早就已經太明白了。如果徐君然不是為了算計王猛,卻突然提出給王猛進行獎勵,難道他是打算拉攏王猛和柳強這兩個人?

一想到這裡,白林的心面陡然間就泛起一抹不祥的預感來。

如今仁川縣的情況很是微妙,縣委常委會當中三足鼎立,徐君然和白林的勢力最強大,其次就是王猛和柳強兩個人,他們雖然只有兩個人。可卻是極為抱團,一方面因為是本地出身的幹部,在縣裡面中層幹部當中很有威望,另外一方面。徐君然和白林雖說現在處於蜜月期,可是兩個人都清楚,如果真的把對方逼急了,聯合王猛來打擊自己。那誰都受不了。

白林別看現在表面上支持徐君然搞改革,可實際上他卻也藏著一份心思,要知道如今的上面風雲變幻。雖說自己是段世傑的人,可是誰敢保證段世傑在丹江市就一直能夠佔據上風呢?萬一保守勢力佔據了主動,到時候自己要何以自處?

所以,白林現如今把縣裡面所有的事情都交付給了徐君然,也有著他的小算盤,到時候萬一改革被人詬病,自己也能夠全身而退。

而現在他想的卻是,這次獎勵王猛的事情,絕對不能讓徐君然去說,免得他拉攏了王猛和柳強他們。

「呵呵,我看可以,爭取到一千萬的投資獎勵一千塊錢,反正財政那邊今年還是有不少余錢的。」白林笑呵呵的說道,頓了頓繼續道:「當然,咱們也要有個規定,別十萬八萬的投資也跑來要獎勵,最起碼要投資額度在一百萬以上的,你看呢,縣長?」

徐君然點點頭:「這是自然,雖說咱們的獎勵措施是針對招商引資的,但是那也是針對大筆投資的。」

白林笑了笑:「這個事情,我看咱們倆這麼商量也不行,明後天書記辦公會先過一下,然後上常委會討論,你覺得呢?」

徐君然對此沒有意見:「都聽書記您的。」

白林對徐君然的話很滿意,微微一笑道:「縣長去忙吧,抓緊時間儘快爭取到投資埃」

徐君然走出白林的辦公室之後,心中一陣冷笑,白林答應了那個獎勵政策,而且也不知他怎麼想的,還打算親自在常委會上面提出來。不管他是怎麼想的,反正徐君然的想法是達成了。只要白林同意獎勵,那現在把王猛捧的越高,到時候知道他搞虛假投資后,那王猛摔的就越重。想要魚目混珠,可沒有那麼容易。

而且重摔王猛也不是徐君然的最終目的,他的目標是為了給白林和柳強製造隔閡。開始時,柳強怕是還會疑惑白林忽然搞個獎勵政策想幹嘛,可是只要王猛出了事,那柳強怕是馬上就會想到白林搞出這項政策,其實是為了讓王猛和柳強更難堪,而白林還要親自在常委會提出這項政策,那以後白林在這件事上,肯定更是脫不了身了。

徐君然回到辦公室,琢磨現在首要任務就是找到王猛虛假投資的證據,而最好的辦法就是撬開那個合作者的嘴。

徐君然又將心中的想法思考了一遍,然後舀起電話打給了劉華強,讓劉華強如此這般,劉華強連忙答應了下來。

三天後的周三晚上,劉華強請了幾個朋友吃飯,都是他在縣政府認識的,自然也包括桃花鎮的幾個幹部,劉華強帶著他們來到了仁川縣一家新開的飯店吃飯。

進入包間后,一個長著朝天鼻的男子道。「老劉,怎麼想起破費請我們來這呢,你這傢伙平時可是一毛不拔的埃」

劉華強笑著說道:「你們平時也幫了我不少,今天我請你們過來玩,也算是感謝感謝你們,以後我還少不了靠你們幫忙呢。一會隨便玩,這裡的包間你們想幹嘛就幹嘛。」

劉華強笑著說完,然後舀出一沓錢,遞給一旁的服務生,說道:「今天大家隨便喝,全都算我的1

而此時,徐君然也和仁川縣紀委書記劉小光,縣公安局局長張喜斌一起走進了飯店,並且進入了劉華強等人旁邊的包廂。未完待續。。

ps: 真冷啊!今天上午陪著媳婦去醫院檢查,好多人,好冷!

東北的天氣傷不起啊!求推薦票,求訂閱支持!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升遷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