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遷 其他類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其他類型 > 升遷 > 第六百九十一章小姨駕到

升遷

第六百九十一章小姨駕到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12日 17:27 [字數] 806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後來,他試著能不能把體內的能量換種形式出現,而不光是一個小球,結果他成功了,他能把能量變成一條非常細但很長的線從手指頭尖處發射出來,漸漸的他竟能把那東西凝結在自己的手指上,這回就更方便多了,尤其是劈柴的時候,速度又快又省力,動動手指,一堆柴就出來了。

當黃天看清楚四周飛奔來的一片一片的妖獸時,心裡的最後一絲防線也不禁崩潰了,恐懼的尖叫了起來:「礙…」

一個很甜美的女人聲音道:「我看過他的記憶線和性格線,還算差強人意吧,不過他的精神意志仍需要鍛煉一下。」

大家這才發現,黃天此時全身上下散發著一股驚人的煞氣,雙眼紅得放光,看樣子可怖之極!

這時,黃天似乎發現了天空中飄浮著的七大絕獸,兩隻紅得似要滴血的眼睛忽然一瞪,狂吼一聲就向上撲去,同時雙手高舉聚集出一個最少直徑有百多米的巨大能量球,狠狠的朝七大絕獸拋去。

右前方的中年女子道:「伊麗,九頭神鳳。」

這次七大絕獸有足夠的時間應付了,首先九頭神鳳伊麗與暴龍迦納各自發出了一個直徑約十米的金色能量球,拋向黃天所發出的第一個能量球,同時五雷神虎亞格也發出了一和直徑約七,八米的雷電光球與他們同時推向黃天所發出的第一個能量球。

不分先後地,暴龍迦納他們迅速朝火麒麟狂刃所在的方向飛去,同時心裡那種不詳的感覺更加深了,他們都知道狂刃的個性向來是天塌下來用頭去頂的主兒,可剛才狂刃的聲音如此的焦急驚恐,這使他們實在不敢奢望事情會好到哪裡去。

突然,黃天眼中的紅光消失了,緊接著,雙手中的能量球也消失了,兩眼一閉從空中栽倒了下來。看來是用力過度了,黃天陷入了昏迷中。

這時,四周的那些雖然是虛幻但卻也是真實的由七大絕獸弄出來的妖獸,似乎聞到了令他們感興趣的氣味兒,興奮的吼叫著,同時也從四面向著黃天跑了過來。

九頭神鳳伊麗驚呼一聲就要往上撲,卻被身旁的五雷神虎亞格攔住了,只見亞格凝重的道:「不要過去,那小子有點不對勁,看他的眼睛。」

五雷神虎亞格沉著的道:「這點我和老大已經想到了,我們不指望那小子能有什麼驚人的成績,只不過想讓他明白一個道理,那就是戰鬥並不是光kao力量就可以贏的,主要還要鬥智,你們說,現在咱們手裡所掌握七度空間的資料中,還有什麼東西比八荒八妖更陰險狡詐的?」

時間過得很快,在黃天的意識里,又是三個多月過去了,此時,在黃天以前呆過的那個柔美的空間中,七大絕獸正聚集在一起談話。

黃天心裡虛虛的,卻色厲內荏地道:「你們想怎麼看?」

黃天不禁又愣了一下,心想:冥界?怎麼又變成神話故事了?kao!我到底在做什麼夢啊?

黃天不禁問了一句:「你怎麼了?哪裡不舒服?他們呢?」

這時,暴龍迦納已經消失了,這意味著所謂的「第二關」已經開始!

黃天吃驚的道:「怎麼?你們受傷了?」

黃天腦子裡突然一涼,接著出現了無數的文字與圖視,就好象很早以前就被他背下來的東西似的,這些東西有的他還一知半解,大部分則是全不明白,好象一本天書似的。

威嚴的聲音道:「他身體的強化改造進行得怎麼樣了?」

左面的白衣成熟女人道:「素雪,冰姬。」

黃天像白痴一樣呆了最少一分鐘,才慢慢地找回了丟失的三魂七魄,心裡也把七大絕獸的祖宗十八代都問候遍了,這才有了點思考的能力,心想:他奶奶的,那幾個傢伙可真夠毒的呀,竟這樣來嚇我,哼,老子偏不讓你們得意,我就是不怕。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啊,我究竟是不是在做夢?哎,是不是鬼故事看多了,我怎麼會做這麼個該死的夢。

七大絕獸全部倒地不起,身上鮮血淋漓,一看便知受了極重的傷,而黃天此時仍然停留在半空中,吐出了一大口鮮血,但是雙目中的血色卻更濃了,煞氣也更重了。

正在黃天沉醉在這片迷人的景色中時,四周忽然響起了幾種不同的腳步聲,驚醒了迷醉中的黃天,黃天四下一望,看到有七個人自七個不同的方向,包圍式的向他走近。

隨著「吧」字的餘音,黃天再度失去了知覺。

黃天的右後方,是一個身穿灰衣的高瘦青年,雖然沒有飽經風霜的痕在他臉上,卻有著一種罕見的精明與幹練!

等到黃天第二次醒來的時候,他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個奇妙的空間里,四周是一片柔和的色彩,腳下與頭上的環境也完全與四周相同,那種由紅,橙,黃,鸀,藍組成的圖案,會使人打從心眼裡覺得溫馨與柔美。

也不知道是哪兒來的一股子怒氣,黃天想也不想,低吼一聲,雙手凝聚成兩個小光球,向暴龍迦納拋去,那兩個小光球剛一出手,黃天緊跟著又發射出兩個光球,就這樣一次接著一次,一共發出了五六十個光球。

五雷神虎亞格接上了口:「小子,我來回答你這個問題吧,因為你的意志力還不足以承受住我們顯出原形所帶來的震撼,簡單點說,我們怕嚇壞了你。」

在黃天左邊的,是一個身穿白衣的大約在二十五,六歲左右的成熟女人,美得令人目眩的面孔上自然而然的給人一種嫵媚的感覺,好個美女!

還沒等他們變身,黃天再次雙手高舉,這次卻凝聚成兩個直徑百米多的巨大能量球,以驚人的速度攻向七大絕獸。

一時間,風,火,雷,電,冰,水,金光與白光充滿了這個狹小的空間里,最少過了五分鐘,這個空間才慢慢地靜了下來。

左前方的白衣男子道:「亞格,五雷神虎。」

黃天不禁迷惑了,這七個傢伙是幹什麼的?這是夢嗎?如果是夢,為什麼會有如此真實的感覺?

七大絕獸心裡不禁有了一種不詳的感覺,迅速分開,自七個方向開始飛掠著搜索著黃天的蹤跡。

黑衣男子暴龍迦納淡然笑了一下,道:「你看到的只不過是我們的人類形態,我們名字后的那個詞代表的就是我們的原形,還有,七度空間中的人,稱我們為七大絕獸。」

其他絕獸的目光不禁看向那堆屍體處,果然,一堆屍體的正中心部分正在緩緩的蠕動著,慢慢的有一個血紅的東西冒了出來,仔細一看,原來是一個人,不過那人的全身幾乎沒有一處不染血的,臉上,身上都是一片一片的疤痕,也不知道他身上的血是他自己流的還是別處粘上的。

與黃天相對的黑衣男子在這時開了口:「黃天,我們認為有必要在正式談話前先做一下自我介紹,我叫迦納,暴龍。」

那邊,火麒麟狂刃發出了一個直徑約五,六米的火球,冰姬素雪發出了一個直徑六米多的冰球,藍晶蛇水兒發出了一個直徑約四米的水球,而巨風狼小克則自身化做一道巨大的龍捲風,四種力量同時攻向黃天所發出的第二個能量球。

只見暴龍迦納左手一揮,黃天頓時覺得一股巨大的力量撞向自己的胸口,身不由己的倒飛出十多米,身子撞在了一棵樹上,喉嚨一甜,忍不住噴出一口鮮血,同時胸口傳來一陣炙熱撕裂般的疼痛,黃天驚呆了,這些日子雖然他也受了不少傷,但令他傷的如此輕鬆的這還是第一次。

與白衣女子遙遙相對的,是一個身穿紅衣的高大碩壯男子,刺蝟一樣的頭髮根根豎得筆直,臉上充滿了血腥與殘暴的氣息,讓人覺得他全身似乎蘊藏著使不完的精氣與體力。

實在太快了,還不容得七大絕獸有任何反應,那巨大的能量球已經離他們不足一米了,驚人的壓力使得他們猛然驚醒了過來,暴龍迦納一聲大吼:「小心1同時雙手一揮,一個巨大的金黃色光球把七大絕獸的身體包了起來。

黃天的左前方是一個身穿白衣的中年男子,兩道濃眉襯托著他那威武而嚴肅的面容,使人很容易想到大將之風與鐵面無私這兩個詞兒。

暴龍迦納此時卻神秘的一笑道:「好啊,那就讓我們見識一下何謂天不怕地不怕吧。」

正當黃天胡思亂想的時候,密林四周突然響起了一片令人心悸的吼叫聲,那種暗含著原始獸性的叫聲,不禁讓黃天打了一個寒顫,心裡也慌了起來:不會吧,真的有怪獸啊!

暴龍迦納嚴肅的開了口:「雖然在意境中受傷的感覺是超真實的,但是卻對身體沒有什麼真正的傷害,既然你們這麼不放心,那現在咱們就一起去黃天那裡看看吧。」

九頭神鳳伊麗與冰姬素雪不出聲了。

轉過身,在黃天左後方的,是一個美的嬌,美的俏,美的怪惹眼的藍衣少女,任性而又毫無心機的氣質使人平添了一份莫名的好感。

就在他剛要享受今天的晚餐時,一個輕靈的聲音出現在他的身後,臉上毫無表情,隨手用體內的力量化出一個小光球,看也不看就向身後打去,等了一會兒,並沒有出現預期中的慘叫聲,怔了一怔,迅速轉過身,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他眼前,是暴龍迦納,背著手站在他身後,正在對著他微笑。

一個很嚴肅的聲音道:「順利得讓人吃驚,現在已經完成了將近一半,很快就可以全部完成了……咦?這小子怎麼恢復聽覺了?」

右面的高大壯碩男人道:「狂刃,火麒麟。」

暴龍迦納眉頭一皺,冷哼道:「不知進退1

巨風狼小克不由疑惑道:「怎麼回事?」

不知過了多久,黃天似乎聽見有人在對話,可是他看不見,也動不了,只聽得到另一些人在談話,開始的時候,那些談話聲似有似無,聽不真切,漸漸的,他聽到一個很威嚴的聲音道:「原來是這麼回是,看來太平日子過久了,使得咱們都失去了往日的謹慎與小心,也使得咱們有點張狂得過火了,那暗中想對付咱們的人目的決不單純,而又狡猾陰險狠毒強大得驚人,所以以後大家要小心行事,不到萬不得已時要時刻把氣息隱藏住,再慢慢地把那傢伙揪出來,蘀主人報仇1

黃天心裡納悶了起來:這是什麼跟什麼呀!怎麼好象拍武俠片似的?我是在做夢嗎?

左後方的藍衣少女道:「水兒,藍晶蛇。」

黃天頓時覺得頭腦一陣暈旋……

暴龍迦納看了他一眼,緩緩的道:「你雖然已經稍微學會了如何掌握你自己的力量,但是還差的遠,如今你能發揮出的實力不足你體內力量的千分之一,而且你的行為可以用一種名詞代蘀叫做浪費,你的攻擊根本毫無技巧,就知道一味的蠻幹,看來你雖然通過了第一關考驗,但技巧與經驗都還算是低級的水平,幸好我們還準備了第二關的考驗給你,不過第二關與第一關卻有著天壤之別,我們怕你根本應付不來,所以集合了我們七大絕獸的所有戰鬥經驗與技巧給你做成了一份藍圖,能學會多少你就盡量學吧,接著1

黃天是一名高三的學生,和每一名學生一樣,他的生活簡單而機械化,現代的學生都很會為自己的生活調味兒,比如搞搞對象,上上網,追追流行之類的。但黃天卻不一樣,他很內向,不愛說話,相貌也平凡,不愛打扮,他不熱衷於追星,甚至可以說是厭惡,他不明白一個出名的演員或歌手與一名清潔工或農民有什麼不同,同樣是一種職業,一種為了生存而做的勞動,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差別?例如一個很時髦的女學生看見一個民工會躲得遠遠的,甚至會嘲笑他,但如果看見的是一個走紅的男歌星,她就會撲上去搶簽名,甚至會把一個女人一生中最寶貴的三個字輕賤地送給他,送給一個連正眼都不瞧她一眼的男人,真的很不容易讓人理解其中奧妙。黃天很崇尚真實的生活,鄙視那些活在假面具下的人,因此,這令他孤僻,冷傲而不近人情。

亞格沒有回答黃天的問題,反而問道:「那天在暴龍迦納走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而且他還發現自己的身體不是一般的結實,說得確切點,現在的身體就好象是一塊鋼板,有一次他吃飽了撐的試著用頭去撞石頭,結果頭只不過稍微有一點點痛,而那石頭卻粉碎了。

黑衣男子左邊,也就是在黃天右前方的,是一個身穿淡黃色連衣裙的中年女人,高貴而典雅的氣質再加上那張美得似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般的臉,使人感到親切而又不可褻瀆。

冰姬素雪也擔憂的道:「不錯,當年我們七個和主人聯手,尚且費了老大的力氣才收拾掉那八個傢伙,就這麼讓黃天去獨挑它們,是不是有點太急了?」

黃天此時把這些天心裡憋的氣一股腦全發泄在了暴龍迦納身上,也不想為什麼他的攻擊沒有作用,雙手又開始凝聚能量球。

等黃天恢復了知覺的時候,發現自己在第一次所在的那個柔美的空間中,面前站著五雷神虎亞格,亞格似乎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臉色蒼白得可怕。

九頭神鳳伊麗的神情似乎顯得很不安,她道:「這樣真的沒問題嗎?黃天現在剛剛學會了一點如何掌握他的力量,就讓他去與魔界的八荒八妖戰鬥,要知道,那八隻洪荒妖獸雖然只是虛擬的,但是在意境中可是無比真實的呀,要是出了什麼問題怎麼辦?」

黃天此時的心裡很亂,似乎抓住了一些東西,卻又抓不緊,努力使自己冷靜下來,黃天遲疑的問道:「你們……你們名字后的那個詞是……是什麼意思?」

黃天現在還是個年輕人,正所謂血氣方剛,聽那個自稱什麼什麼虎的亞格說怕嚇到他,心裡不禁不滿了起來,他看了看七大絕獸,傲然道:「我從小便天不怕地不怕,什麼東西能嚇的到我啊?」

開始那個威嚴的聲音道:「這小子現在怎麼樣了?」

右後方的高瘦青年道:「小克,巨風狼。」

亞格再次苦笑了一下,道:「想不起來就別想了,我要告訴你,你的訓練到此止了,我們將會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不能和你聯絡,這段時間裡你要把暴龍給你的東西多研究研究,在這裡已經過了半年多的時間,不過這只是你意境里的時間,實際上以人界的時間來算不過才半天而已,你回去吧,自己小心些!我們會再來找你的。」

此時漂浮在密林上空的七大絕獸不禁莞爾一笑,看戲似的看著底下正在一邊逃命一邊尖叫著的黃天。

不一會,突然聽見遠處的火麒麟狂刃驚恐的呼叫聲:「快來!快來!在這裡1

暴龍迦納悠閑地站在那裡,渀佛根本沒有看見向他襲擊的一堆能量球,奇出現了,就在那些能量球接近暴龍迦納身前約一米的地方,突然像是受了什麼阻隔似的,接著便消失無蹤了。

在黃天的意識里,三個月過去了,他已經分不清這裡是夢境還是現時了,其實他也不在乎了,愛咋地咋地,反正是真是假他都已經習慣了。

不知怎麼的,看到了暴龍迦納笑容的黃天,心裡有點毛毛的,但話已出口,當然不能反悔了,便故作鎮定地道:「好啊,來吧,讓我看看你們的『原形』。」

當黃天再度睜開眼睛的時候,不由得傻了,呆了,心裡也一陣陣的作嘔,原來他現在身處在一片濃密的森林裡,跟剛才的柔美環境相差何只千里!最令他受不了的,是密林四處漂浮著的濃重血腥味兒和四周不知是什麼生物遺留下來的殘肢。

當他們飛到火麒麟狂刃的身邊時,也都不由得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只見眼前是血肉模糊一片,雖然看不清整體時的樣子,但從四處殘缺的肢體來看,這的確是八荒八妖的屍體,那黃天呢?他怎麼樣了?

在七大絕獸的一致通過下,他們來到了黃天所在的那個意境中,剛一進入這裡,他們就有了一絲異樣的感覺,不約而同的「咦」了一聲,本來這裡是一片無邊無際的密林,但此時卻光禿禿的一棵樹也沒有了,而且片地農煙,到處都有一場大戰過的痕。

五雷神虎亞格苦笑了一下:「我沒事,他們都在長眠休養,我也馬上得去了,我是來問你一個問題的。」

只聽另一個狂暴的男人聲音道:「他媽的,主人死得好冤枉!除非我死掉,不然我一定會把冥界殺個雞犬不留1

話剛一說完,黃天發現七大絕獸突然在眼前消失了,還沒來得急有第二個反應,他眼前突然出現一片刺目的白光,不自覺的閉起了眼睛。

就當他們正要動身去尋找黃天時,突然聽見藍晶蛇水兒的大叫聲:「快看,快看,那堆屍體中有東西在動1

這些日子裡,黃天也發現了他體內的那種不知名的力量,雖然還不怎麼會完全使用,但令他興奮的是這種力量似乎無窮無盡,根本用不完,平時只要一揮手,那力量就會顯現出來,是一個小小的白色光球,打到怪獸身上,怪獸就會失去大半條命,打到一棵樹上,樹就會折斷,並燃燒起來。

校園中最流行的其實還算是異性間的交往,不管是初戀,早戀,單戀還是熱戀都已經成為現代少男少女們的一種生活必需品,但只要和戀愛兩個字沾邊兒的事,黃天就打從心眼裡的看不順眼,因為他知道在校園裡愛得火熱朝天的一對兒,心裡肯定都不是那麼回事兒,他們只是在找一種新鮮好玩而又可以排除寂寞的工具而已,畢竟,從學校伴侶成為終身伴侶的比例決不會超過百分之一,如果有人問黃天愛情是什麼,黃天就會說:我愛你,是騙你。是的,真正的愛是不用從嘴裡表達出來的。這想法固然不錯,但卻讓黃天產生了一種偏激的心理,使得他認為找伴侶要不就不找,要不就找一個最漂亮,最善良,最成熟,對他最好,最值得他去愛的女人。

仔細打量了一會兒,發現一共是四男三女,與他正面相對的,是一個身穿黑衣的中年男子,不怒而威的氣質中帶著三分平和與瀟洒,使人一見便自然而然的對他產生一種敬與畏的心理。

「有殭屍啊!有怪獸啊!救命礙…」

黃天此時雖然得到答案了,但卻比沒得到更麻煩,一個問題的答案出來了,卻間接引發出了更多的問題,黃天的心裡此時已經失去了剛才的緊張,思路也比較清晰了,他不由得道:「我不信,世界上根本沒有什麼妖怪鬼神的存在,人類才是世界上最強的生物,如果真像你所說的,你們有『原形』,那為什麼不用原形出現在我面前?」

這天,黃天照例在學校吃完午飯,去學校外抽了根煙,逛了一圈后回到了學校,經過操場的時候,他看到幾個愛運動的男學生正在打籃球,而操場外圍著很多女學生在觀看,在尖叫,在加油,這令他懷疑那些男學生是不是真的在運動中尋找著樂趣,或是只為了吸引異性的目光?不禁加快了腳步,他不喜歡這種人多的環境,他喜歡清凈,喜歡一個人獨處,也許在他來說,只有在沒人的環境里他才不會看到世界上虛假的一面。

黃天眼神里儘是迷茫:「咦?發生了什麼事?發生了什麼事?我怎麼記不起來了!到底怎麼回事?」

威嚴的聲音道:「讓他接著睡吧,以他現在的身體情況根本承受不了主人的力量,小子,你聽好了,等你再次醒來的時候,將會有一段地獄般的日子等著你,跟你以往的一切說再見吧1

沒有絲毫遲疑,黃天又一次雙手高舉,不一會再次聚集出兩個直徑約百米的巨大白色光球,七大絕獸吃驚地看著半空中的黃天,他們知道身體已經無法凝聚能量了,只好傻傻的等著黃天的最後一擊。

一個柔美的女人聲音道:「狂刃,冷靜,現在的情況不能意氣用事,冥界那些傢伙只不過是傀儡而已,我們要找出主使者。」

這時的密林中,只見黃天悠閑無比的躺在一堆妖獸的屍體上,旁邊一小塊空地上,有一個小篝火,也不知道上邊烤著的是什麼,但從氣味兒判斷,必定是肉類食品無疑。

暴龍迦納微微搖了搖頭,道:「不是看我們的原形,而是我想看看你所謂你的膽量到底大到什麼地步。」

突然,幾股巨大無匹的壓力從四周向黃天襲來,這幾股壓力之強,令得過了將近三個月地獄般生活的黃天都不停地發起抖來……

一聲驚天動地的大響過後,七大絕獸已經被那巨大的能量球震倒在了地上,暴龍迦納的嘴角卻殘留著一絲血跡,顯然他的防護網並沒有全部阻擋住黃天的力量。暴龍迦納一聲大叫:「快變成原形,黃天已經陷入瘋狂狀態了1

走著走著,黃天忽然覺得四周有點不對勁兒,這種感覺很微妙,雖然清楚的感覺到,但卻又說不出哪裡不對。就在黃天疑惑地停下了腳步時,猛然看到眼前有一條巨大的灰影一閃,接著腦子便「轟」的一聲,失去了知覺。!~!

書書網

.shushuw.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升遷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