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遷 其他類型

升遷

第六百九十章見老情人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11日 18:07 [字數] 566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半個月之後,劉東風帶著專家組離開了仁川縣,徐君然對水庫的事情也算是放下心來,有董文斌的支持,再加上劉東風等人的考察結果也很滿意,這個事情基本上就算是定了下來。

時間走進了1988年冬天,這個冬天的天氣很冷,根據方傑從省城發來的消息,最近這段時間,董書記在常委會上的聲勢很盛,因為中央的某些變化,保守派勢力再次佔據了上風,有人甚至在傳說,改革開放將會被終止。

「徐哥,你要小心點,我聽說董剛已經放出話來,要整你呢。」

方傑有些擔心的對徐君然說道。

徐君然呵呵一笑:「不用擔心,沒什麼了不起的。」

他已經打定了主意,明年年初就進京城,請陳星睿幫忙,去中央黨校學習一年,到時候董剛就算想要跟自己過不去,也沒有那個功夫,京城和松合省的距離甚遠,他董大少根本就是鞭長莫及。

正琢磨這個事情呢,關波推門走了進來,他最近跟徐君然的關係算是升溫了,兩個人之間的交情很是不錯。

「縣長,忙著呢?」關波進門笑了笑說道。

徐君然擺擺手:「忙什麼啊,剛跟家裡面打了個電話,怎麼樣,老關,最近縣裡的工作還算順利吧?」

雖說是縣長,可徐君然也不可能面面俱到的把縣裡面所有的工作都抓在手裡,所謂事必躬親固然是勤政的典範。可真要是那樣的話,還要其他的幹部做什麼?在官場上最忌諱的事情就是專權。一個縣長如果專權的話,必定會引起縣政府裡面其他的領導不滿意的。最起碼,沒有人願意看到原本屬於自己的權力被別人掌控,哪怕那個人是自己的上級。

關波如今主抓縣裡面的經濟發展工作,特別是土地承包和招商引資,徐君然對他也是十分的信任,讓招商局李素梅那邊認真配合關波的工作,畢竟誰都知道李素梅是自己的人。如果沒有徐君然的點頭,李素梅不可能輕易聽旁人的話。

關波欠了欠身,笑著點點頭道:「沒問題,一切都很正常,水庫的選址工作已經接近尾聲,按照省水利廳的部署,明年春天就可以開工建設了。這可都是縣長您的功勞埃」

徐君然點了點頭,然後扔給關波一支煙問道:「縣裡面還要什麼情況么?」

他這麼問是有原因的,畢竟自己是縣長,有些消息也許副縣長會知道,但是卻絕對不會傳到自己的耳朵里。人們常說站的越高,看的越遠。可實際上站的越高,距離基層也就越遠,很多基層的聲音反倒是聽不見了。

關波也是聰明人,當然明白徐君然這話的意思是什麼,不外乎就是關心縣裡面有沒有什麼消息。

想了一下。關波忽然開口說道:「徐縣長,上一次開會的時候咱們不是給縣裡面的領導們下達了招商任務么?我聽說王猛書記去外地跑了幾次。前兩天已經回來了,聽說取得了不小的成績,他說了,一個星期之內,保證有一筆千萬的投資到位。」

「什麼!千萬的投資?」徐君然頓時就愣住了,王猛爭取到一個千萬的投資,竟然敢打包票?

他怎麼都沒想到,王猛忽然就弄出來這麼一大筆投資,這個年代上百萬的投資已經是大投資了,上千萬的,那可是要被市委市政府重視表彰的大事情。徐君然敢肯定,光憑著這個政績,王猛說不定就能撈一個正處乾乾。

眉頭皺了起來,徐君然對關波問道:「老關,消息準確么?」

不是他看不起人,只是這個事情太過於詭異了一點,有些讓徐君然莫名其妙的感覺。

關波點點頭:「應該沒錯,桃花鎮那邊已經開始準備慶祝的事情了。」

他在得知這個消息的第一時間,就趕快來到徐君然這裡報告,關波也知道,徐君然對於王猛是很不滿意的,且不說王猛屢次在常委會上面給徐君然找麻煩,單單是在土地承包事宜上面的推三阻四,就讓徐君然對王猛的印象十分的差。在徐君然看來,如果把個人的意氣之爭帶入到工作裡面,那這個領導幹部就是不合格的。

既然關波都這麼說了,徐君然也就不懷疑這個事情了,笑了笑,不動聲色的的點點頭:「好事啊,如果王猛同志真的能夠為桃花鎮引來這麼一隻金鳳凰,那咱們仁川縣,也算是放了個大衛星嘛。」

不管他心面怎麼想的,在關波的面前,徐君然是絕對不會露出對王猛的不滿之意的,即便兩個人心裡都清楚這個事實。

有些東西,哪怕爛在肚子里,也絕對不能在旁人的面前顯示出來,因為那麼做的後果,就是授人以柄,落人口實。徐君然是絕對不會給別人那種機會的。

又聊了一會兒,關波起身告辭離開,徐君然親自把他送到了辦公室的門口,這才回到自己的沙發上。

點了一根煙,徐君然吐出一個煙圈來,心面卻開始考慮王猛這個事情。

仔細的琢磨了一下,徐君然也能夠猜得出大概的脈絡。

王猛如今是病急亂投醫,仁川縣的各方面事業飛速發展,自從土地承包開始之後,省裡面不少中小投資者都看上了仁川縣這個地方,一些鄉鎮企業如同雨後春筍一般的在仁川縣開始出現,而桃花鎮的發展,卻顯得有些滯后,這裡面的原因有很多,自然也包括桃花鎮黨委書記王猛對徐君然工作的不支持。

在這樣的情況下,王猛需要一個事情來證明自己的能力,這就好像徐君然剛剛到縣裡面上任的時候。一下子解決了亞麻廠的事情,馬上就讓其他人看到了自己的能力。

想必王猛也是急需要展示他的能力。所以在投資還沒有完全落戶的情況下,就已經把事情說出來了。不過他既然敢說出來,那這筆投資應該就是板上釘釘的事了。而且這麼短時間就爭取了一個上千萬的投資,這個王猛能力還是真不錯。

徐君然也知道,最近縣裡面正在大張旗鼓的搞招商引資,好幾個副縣長和其他縣委常委,都經常去市裡和其他縣裡拉動投資,甚至還有不少外地企業正在考察仁川縣在建的公路。徐君然明白,這些人是在看公路的施工進度,然後判斷一下是否要在仁川縣投資。「

關波今天過來的意思也很簡單,不外乎是提醒徐君然注意一點,不要麻痹大意,忽視了招商引資工作,被別人搶在了前面。

徐君然也明白他的意思。只不過在徐君然的心裡,對於王猛招商引資的這個成果更多的是高興,反倒是沒有那麼擔心,要知道不管是方傑還是林雨晴那邊,只要自己一個電話,隨便哪個人過來投資都不會少於王猛的數目。

對於徐君然而言。招商不是問題,問題是如何在招商引資的過程當中,要讓仁川縣的老百姓得到最大的實惠才是最重要的。

走出辦公室,徐君然看了看外面晴朗的天氣,心面的心情很是舒暢。

今天是周末。徐君然琢磨著自己許久沒有跟崔秀英見面了,於是就來到了市裡面。

徐君然芍己當中。林雨晴和王曉柔在外面做生意,很少回到這邊,謝美娟如今在省城工作,反倒是比徐君然還忙,倒是沒想到崔秀英那丫頭竟然來到了丹江市。之前徐君然還以為她考上大學去了京城,沒想到這丫頭不聲不響的報了丹江市師範學院,還是打算做教師,把她舅舅黃海給氣的七竅生煙,卻一點辦法都沒有。

崔秀英自然還不知徐君然已經回到了市裡,接到徐君然的電話時,崔秀英還在宿舍裡面學習呢。

「周六啊,今天可是周六埃你們學校的老師都是瘋子嗎,怎麼周六還上課啊?」徐君然一臉驚訝的說道。

崔秀英呵呵一笑說道:「沒辦法哦,下周一市裡領導來我們學校檢查,我是學生會幹部嘛,這周末要趕緊安排迎接工作。」

「那這班要加兩天,還是一天埃」徐君然問道。

崔秀英嘆道:「當然要兩天,光準備資料就要一天時間呢,還要再準備一些其他瑣事又要一天。」

「那我回來的真不是時候。」徐君然嘆道。

崔秀英一聽這話就驚喜的說道:「你來市裡了?」

徐君然笑道:「可不是嘛,沒想到你還要忙。」

話剛說完,沒想到崔秀英竟然興奮道:「你來了,我才不要再管這個什麼鬼資料呢!讓老胡那胖子自己去弄吧。」

崔秀英的話讓徐君然一怔,隨即心中一笑,看來小丫頭也被不斷的做事給折磨的深惡痛絕了。而聽到自己來了市裡后,心中或許是太興奮了,竟然說出了不管事兒的話。這也側面反映出,自己在崔秀英心中的重要。能見到自己,她已經不在意市裡什麼時候來檢查,也不在意準備什麼資料,而且她也興奮的吼出了憋屈在心中許久的話。

崔秀英問明了徐君然現在所在的位置,二十分鐘后就打車過來了。

「老胡那胖子准你假了嗎?」徐君然看到她站在自己面前,不由得微笑著問道。

崔秀英聽到這話頓時臉色一紅,這自然是想起剛才聽到徐君然到了市裡后,她失態的喊出的那些話。

「胡主任當然不準了。我才不要管呢,我就告訴他,今天我必須請假,有重要的事。說完,我就出來了。我又不是奴隸,哪有這麼使喚我的。」哼了一聲,崔秀英有些嬌嗔的委屈說道。

徐君然呵呵一笑,然後將她輕攬到懷中笑道:「看把你委屈的,你以前不是說忙點挺好的嗎?」

崔秀英將頭埋進徐君然的懷裡面,喃喃自語道:「我又不是工作狂。怎麼會喜歡忙呢。我以前想忙點,是希望用繁忙的學習和工作讓我不再想你。今天你好不容易回來了。我才不要再去加那個鬼班。」

徐君然聽到這話,心中一陣甜蜜,隨後又湧起了一種負罪感。崔秀英是如此痴戀自己,可自己的心中卻裝了好幾個女人。

徐君然這次見到崔秀英,看到她顯然沒有被自己長時間沒見她而困擾,徐君然也不知崔秀英心中是怎麼想的,但是也不太好仔細去問,這種事。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兩人膩了一會,徐君然便提議去郊區的魚塘玩玩。

徐君然也是聽別人說起的,這是丹江市搞的一個特色遊樂場,各項設施基本上都進入了正規。

這次徐君然帶著崔秀英去那裡看看,順便釣釣魚。

徐君然無論提議什麼,崔秀英都會贊同的。她只是想和徐君然待在一起,至於去哪裡。那就全由他說了算。

兩人坐上車,便往郊區的魚塘而去。

如今已是秋天,可是魚塘由於在塘底鋪設了暖氣管道,可以以地暖的形勢調節水塘的溫度。所以,一年四季,這裡都可以隨時來釣魚。

這裡徐君然之前曾經來過。不過是在別人的陪同下,那時候剛剛完工而已。

兩個人選了一個比較安靜的地方釣魚,一邊釣魚一邊閑聊。

「怎麼樣,在學校還習慣么?」徐君然笑著對崔秀英問道。

崔秀英嘻嘻一笑:「還好了,學校裡面人不少。大家都挺好的。」

徐君然點點頭,知道她說的沒錯。現在的大學校園還遠沒有像後世那樣被金錢所腐蝕,大學生們在象牙塔裡面,依舊是純潔的一塌糊塗,遠遠沒有達到後世那種學生會裡面勾心鬥角的地步。

「對了,你畢業有什麼打算?當老師么?」徐君然看了一眼崔秀英,笑吟吟的問道。

崔秀英無奈的搖搖頭:「我舅舅說了,要是我敢當老師,他就打斷我的腿。」

黃海給徐君然當了一年多的辦公室主任,他自然知道這位看上去和善的大管家,骨子裡是一個多麼固執的人,點點頭笑道:「既然這樣,要不要我幫你協調一下,畢業之後調到我們仁川縣去?」

崔秀英今年已經大二了,再有一年就要去實習了,自然也就要準備工作。

崔秀英搖頭道:「我才不需要呢。我要靠自己的奮鬥。而且我打聽清楚了,我可以加入民主黨派,到時候就可以被破格提拔,直接從副科升到副處。說不定比你的級別提升的還快呢。」

徐君然心中一笑,沒想到這個小丫頭還挺有志氣。不過,國家確實有這種規定,民主黨人士不能擔任正職,副科如被提拔,可以直接成為副處。但是,民主黨雖然提的快,但是卻永遠無法走入到領導的核心,只能一直擔任輔政的副職。即便是副處了,但在縣裡也只是普通的副縣長,連常委都進不了。這樣即便你升上來了,也是缺乏主政一方的能力。因為你從來沒擔任過正職,正職和副職的差別不僅在職務上的分工和高低,主要還在於站位和思考的角度。

即便是小到一個鄉,一個縣局,正職和副職思考的方式也是完全不同的。

你是副職,那你只會考慮自己手中分管的那些部門,只想讓自己分管的部門越來越好。可是正職則不同,他要全盤考慮。這種思考角度的不同,就會使得副職思考問題的全面性永遠無法趕上正職。

任何人在進入官場后都需要鍛煉,你缺失了做一把手的機會,那你就註定會缺失一項能力。

不過,崔秀英一個女孩子,倒是無所謂。擔任副職其實對女孩子來說也不錯,如果女孩子擔任了正職,那需要面對的東西太多,反而會更加累,更何況一個漂亮的女人,想要在仕途上有所發展,就必然要承擔相當大的壓力。升遷的快了,有人議論紛紛,升遷的慢了,同樣也會惹人指指點點,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

笑了一下,徐君然對崔秀英道:「那我希望,你能夠早點超過我,好不好?」

崔秀英皺起鼻子哼了一聲,很是可愛的說道:「那是肯定的1

徐君然笑了笑,卻沒有再說什麼,這個事情還有時間,他也不是很著急,到時候如果真的需要自己出面幫助,徐君然並不介意扶崔秀英一把,兩個人的關係放在那裡,有些東西他不需要說出來。

就在這個時候,徐君然的眼角餘光注意到,幾個男子正一起走過來,大概有三四個人的樣子。

「我說林哥,那個叫王猛的傢伙,說的話到底能准么?」

一個三十來歲的男人忽然開口低聲對身邊的人問了一句話,讓徐君然的臉色變了變。

王猛,難道是仁川縣的那個王猛?

徐君然心面閃過這樣一個念頭,隨即又搖了搖頭,苦笑了一下,這世界上同名同姓的人多了,未必就那麼湊巧。

就在這個時候,那幾個男人當做被圍在裡面的男人,嘿嘿的笑了起來,壓低了聲音說道:「不用擔心,怎麼說那傢伙也是一個鎮的黨委書記,聽說還是縣委常委,照他的說法,咱們就是過去轉個圈,回頭還能賺點辛苦錢,何樂而不為呢?」

聽到這句話,徐君然的眉頭一下子就皺到了一起。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快捷鍵:←)升遷 第六百八十九章修水庫 升遷目錄(快捷鍵:回車) 升遷 第六百九十一章小姨駕到(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升遷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