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遷 其他類型

升遷

第六百八十九章修水庫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10日 17:52 [字數] 560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誰都沒想到,方傑竟然直接動手打人了!

方瑜急急忙忙的站起身去扶董剛,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事兒自家大哥不佔著道理,方瑜腦海當中的第一個念頭是息事寧人。『』

「方傑,你敢打我!我今天非宰了你不可1

董剛也是濱州城紈圈子裡有名有姓的人物,還頭一次遇上這麼蠻不講理的人,剛從地上站起來,一把甩開方瑜的手,指著方傑就破口大罵起來,很明顯剛剛的那一下讓他怒火中燒了。不得不承認,哪怕是出身地位再怎麼高貴的人,一旦動手打架的話,也擺脫不了先罵人再動手的習慣。

他的話音未落,迎面就聽到方傑冷笑著罵道:「能動手,我看你還是別吵吵了1

話音未落,方傑一個箭步竄到董剛的面前,當胸就是一腳,把個董剛踹了一個仰面朝天,一下子倒在地上跌了一個狗啃屎。

方傑還要向前,徐君然卻一步攔在他的身前,臉『色』嚴肅的呵斥道:「方傑,你給我回家去!你以為這是什麼地方1

被他這麼一攔,方傑沒辦法向前了,沖著倒在地上的董剛指點著說:「姓董的,我把話放在這兒,你少跟我哥哥耍心眼,別人不知道你們搞的那個什麼化工廠是個什麼玩意,老子還不知道么?仁川是我哥哥的地盤,你要是再敢招惹他,我保證,你以後肯定做不了男人1

說著話,橫了一眼幾個圍攏過來的男子,方傑冷笑道:「怎麼著,哥幾個練練?」升遷689

人人都有自己的圈子,董剛既然能夠在濱州闖下偌大的名號,自然也有跟他交好的人,此時見他被方傑打了,自然也有人圍攏過來。幾個脾氣暴躁的面『色』不善,摩拳擦掌的就要動手。

「呵呵,群毆可不成,單挑我沒意見。」

人隨聲到,早就按捺不住的張飛拎著不知道在哪裡卸下來的凳子腿就站到了方傑的身邊。

不僅是他一個,平日里跟方傑玩的不錯的一幫年輕人,也都聚攏了過來,兩邊站了十幾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互相怒目而視。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自然也就有派系分別。濱州藏龍虎,自然年輕一輩的紈們也都有著自己壁壘分明的圈子,或以大院劃分,或以單位劃分,反正大家別看平日里笑哈哈的,好像跟誰都不錯。可真要是出了什麼事兒,那才是真正見真章的時候。

像這樣的世家子弟鬥毆,只要不出人命,長輩們是不會管的。畢竟在大人們眼裡,這幫傢伙都是年輕沒事做,吃飽了撐的,真要是哪個傢伙吃了虧回去找大人告狀。輕的被臭罵一頓,重的碰上脾氣不好的長輩少不了要挨上一頓皮帶。

就在這個時候,徐君然嘆了一口氣,站了出來。走到方傑面前,擺擺手:「滾蛋,趕緊滾蛋。」

方傑一攤手。笑嘻嘻的說:「哥,我可是為了你好……」

徐君然橫了他一眼:「少來了,你那點心思我還不知道。」

他自然明白方傑的意思,剛剛那個情況下,董剛提出的要求自己實在不太好拒絕,畢竟這年頭還沒有什麼環境保護的概念,旁人自然不知道那些化工廠、造紙廠對於一個地區的環境有多麼巨大的損害。如果不是方傑之前聽徐君然提起過這方面的事情,他也不清楚。

今天這個場面,徐君然肯定不好拒絕董剛,人家要投資,總不能攔著不讓,傳出去豈不是成了他徐君然把投資商往門外趕么,所以方傑情急之下,乾脆挑起事端跟董剛打架,這樣總比讓董剛給徐君然使絆子強。

轉過頭,徐君然看向黃子軒和董剛,聳聳肩道:「抱歉,那個什麼化工廠之類的企業,我們仁川縣是不會接受投資的。」

「你看不起我?」董剛臉『色』變了變,對徐君然冷冷的說道。

徐君然曬然一笑:「平心而論,對你我沒什麼好印象,也沒什麼壞印象,只不過那個什麼化工廠,我確實不太喜歡。而且你覺得,如果你不是董書記的兒子,你憑什麼站在這裡跟我說話?」

對這種紈子弟,徐君然真的沒什麼好耐『性』,如果說之前還跟對方虛與委蛇的話,那麼在看到黃子軒之後,徐君然是一點心情都沒有了。自己這位老同學、老對頭可絕對不是那種善男信女,徐君然不相信董剛搞的這個什麼化工園區跟他沒關係。升遷689

果不其然,聽了徐君然的話,董剛的臉『色』變的難看起來,正要說話,沒想到黃子軒卻是微微一笑,看著徐君然說:「老同學,你跟從前不太一樣了,從前的你,可不會這麼咄咄『逼』人。」

徐君然聳聳肩:「我這個人一向都是看人說話的。」

頓了頓,他呵呵笑了起來道:「對了,京城聽說最近不太平,你到這兒來,不會是躲清閑吧?」

對黃子軒的『性』格他太了解了,如果不是因為某些事情,相信這個老同學,肯定不會輕易出京的。

黃子軒的臉『色』變了變,笑了笑卻沒有說話。

徐君然也沒有說什麼,有些東西說多了就沒有意思了,自己跟黃子軒如今的位置已經不一樣了,兩個人都清楚,不管曾經有什麼恩怨,這個時候這個地點都不是兩個人交鋒的場所。

眼看著徐君然走了出去,董剛的臉『色』陰沉,來到黃子軒身邊沉聲道:「就這麼讓他走?」

黃子軒呵呵一笑:「不著急,你不是說,徐縣長這次是來跑項目的嗎?山水有相逢嘛。」

這個事情很快就過去了,徐君然沒當做一回事,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三天之後,省裡面派出的專家調研組啟程前往仁川縣,調研組一行七個人,為首的是省水利廳的專家劉東風,還有幾個也都是省裡面搞水利有名的專業人士,還有就是水利廳的一位處長負責陪同。

徐君然也沒有擺什麼縣長的架子。把水利廳的那位處長請到一旁,自己跟幾個專家混在了一起。這個事情他是早就打算好了的,畢竟不管怎麼說,雖然自己打通了省裡面的關係,董文斌已經跟水利廳那邊打好招呼了,可徐君然還是覺得,最好讓這些專家同意在仁川縣修水庫比較合適一點,省的日後有人說起這個事情來,給自己找麻煩。

「小徐縣長,我可是第一次看到你這麼年輕的縣長。」

水利廳的一位專家笑著對徐君然說道。他們還真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年輕的縣長。處級幹部省裡面也有,二十齣頭的處級幹部按理說為數不少,但是像徐君然這樣已經執掌一方的,卻絕對是鳳『毛』麟角,畢竟這個年頭,那些位高權重的領導哪一個不是在動『亂』年代過來的。

「哈哈,劉老,我也就是運氣而已。」徐君然笑著說道,一路行來。他與這幾個專家全都混熟了,說話也自然了許多。這些老專家雖然在自己的領域之內是專業人士,但他們同樣有著另外的一面,說話都非常的風趣。

劉東風搖搖頭。笑著說道:「什麼事情都有其必然『性』,就拿修一座水庫來說,要說這一座水庫之所以能夠修起來,最重要的原因還是這座水庫達到了各方面的要求。適合修建,當領導也同樣是這樣的,許多人都認為這事有著偶然『性』。其實卻不然,一個人之所以能夠當上領導,他真的會偶然嗎?不是的,這裡面同樣需要條件,同樣有著一些不為人知的東西在裡面,關係阿能力阿運作啊,這方方面面的事情並不是一般人能夠看到的埃」不得不說,老爺子的人生閱歷放在那裡,一個修水庫的事情,在他看來跟當官差不多,這番道理所有人都是連連點頭。

徐君然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活到老,學到老,劉老果然是遠見卓識埃」

見徐君然這麼謙虛,劉東風笑道:「這點事情啊,也只有你們這些做官的才明白這裡面的情況,外人是無法看到的,要不然為什麼官場文那麼的暢銷,這主要的一點就是人們對這官場之事有著太多的好奇。」

另外一個專家笑了笑說道:「老劉你對官場還真了解埃」

劉東風哈哈一笑道:「這事你可以問小徐縣長,他應該有不少的體會,可惜的是他肯定不會真的講給你聽。」說實話,對於徐君然這樣年輕就成了縣長,大家同樣都非常的感興趣。

徐君然笑著看向劉東風,對於這位水利專家,他倒是覺得很有幾分令人敬佩的意思。

話鋒一轉,劉東風對徐君然說:「徐縣長,你們仁川縣的情況,其實我們幾個都已經清楚了。仁川縣的水裡情況如何,我心面現在也有了計較,不僅是我,在座的幾個人都了解了仁川縣的情況,我們覺得,仁川縣還是有發展的。」

另外一個專家點點頭:「老劉說的沒錯,你們縣的青山鄉和桃花鎮都是適合開發水電的地方,當然,你們市的其他縣市,也有跟你們縣差不多的條件,這一次我們過去,主要就是看看。」

這話已帶出了一個信息。就仁川縣的情況與丹江市一些地方地情況並沒有太大地差別。關鍵就看省里把什麼地方定為修建水庫的地點而已。所以徐君然並沒有『插』話,他是早就知道結果的,但是這些專家同樣不能夠得罪,萬一他們的牛脾氣出來了,死活不同意在仁川縣修建水庫的話,那可就麻煩了。

想到這裡徐君然對劉東風說道:「劉老,我是這樣安排的,你們到幾個鄉鎮去查看,然後到一些風景不錯地地方去感受一下我們仁川縣的自然風光,你們看怎麼樣?」

劉東風哈哈大笑道:「各位,怎麼樣?我就說了這徐縣長有主意,看風景都成了查看地形了1

一群專家都不約而同哈哈大笑了起來。

之所以這麼安排,是因為昨晚徐君然就跟市委書記段世傑通過了電話,當時段世傑剛從市委回到家裡,接到徐君然從省城打來的電話時他還感到怪異,徐君然怎麼突然晚上打來了電話。

徐君然等到電話一通就笑著說道:「段書記,有一個事情要向您彙報一下。」

段世傑道:「什麼事?」

徐君然道:「段書記,是這樣的。聽說中央下撥了一部分資金給咱們松合省,目的就是希望我們省能夠興建一些水庫,緩解全省抗洪形勢緊張的問題。」

段世傑先是愣了一下,隨即點點頭道:「倒是有這個事情,怎麼了?」

徐君然說道:「段書記,是這樣的,我通過關係找到了省里,跟主管水庫的董省長彙報了一下仁川縣的貧困情況,董省長對於我們仁川縣的情況很重視,已經有意向要把仁川縣列為水庫修建的一個地點。明天將派出一個專家組趕到仁川縣和咱們市的其他地區進行考察。」

「什麼1段世傑有些吃驚了,這事他是知道的,這幾天他正準備到省里去活動一下,看看能不能爭取到水庫建設的事,沒想到徐君然竟然已經在『操』作這事了,而且接近成功。水利廳的調研組如果像徐君然說的那樣,除了到仁川縣之外,還要到丹江市的其他地方進行調研,這不能不引起段世傑的高度重視了。

「調研組一定要好好的接待。」段世傑的精神頓時好了起來。這事看來徐君然活動的很見成效,如果真的能夠在丹江市搞出兩三個中型的水庫來,自己的政績也就有保證了。

掛了電話,段世傑把電話就打到了市長貝超群那裡。對貝超群吩咐道:「老貝,有個事情要向你通報一下,省里估計會在仁川縣建一座中型的水庫,這事是一件大事。你們『政府』那邊要對這事拿出一個方案來。」

「仁川縣建水庫?」

聽到這個消息的第一反應,貝超群就是覺得不相信,隨即他就明白過來這個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畢竟是正廳級的領導。腦筋自然是轉動的很快,貝超群琢磨了一下就知道這個事情肯定跟徐君然有關係,說不定就是這傢伙用自己的關係從省裡面拉來的。

搖頭苦笑了一下,貝超群不得不佩服,這個徐君然腦子裡可真有主意,剛剛搞的那個什麼土地承包引起了軒然大波,現在又要修建水庫,真的是應了那句能折騰的評語埃

段世傑給貝超群打完了電話,想了想又把電話打給了白林。

白林也有些詫異,不知道段世傑為什麼忽然給自己打電話。

「書記,您有什麼指示么?」白林恭恭敬敬的問道。

段世傑呵呵一笑:「沒什麼大事,就是想問問你,關於你們縣修水庫的事情,你聽說了嗎?」

白林點點頭:「書記,是這樣的。徐縣長聽說省裡面要修水庫的事情,跟我說了一聲之後就跑到省里去了,我也不清楚他到底搞得如何了,想到這事難度很大,成的可能『性』幾乎沒有,所以也就沒有及時向您彙報。」

段世傑點點頭:「我剛剛接到徐君然同志的電話,省水利廳的專家明天就要啟程到你們仁川縣進行調研,你們要做好接待工作。」

白林愣了一下,連忙保證一定做好接待工作。

放下電話,白林一臉的無奈,也感到十分的鬱悶,這徐君然可真是厲害,居然真的把水利廳的專家給請來了。

他正想著這個事情的時候,徐君然的電話也打了過來,也沒有多說什麼,直截了當的說道:「白書記,省裡面派出水利廳的專家組成了一個調研組,準備到咱們縣考察水庫修建的事情,希望縣裡面能夠重視起來。」

白林點點頭,他現在的想法倒是很簡單,這個事情對於自己來說也是一件好事,只要在仁川縣修了水庫,對自己來說也是一個政績,自己作為縣委書記,不管徐君然做出什麼成績來,肯定都是有功勞的。

不說白林如何連晚召集人員開會研究接待之事,徐君然坐在車上早已跟專家們打成了一片。

站在青山鄉的一座大山上,劉東風指著下面的一大片地對徐君然說道:「如果仁川縣的水庫建了起來,蓄水之後,這一大片地全都會泡到水裡面,小徐縣長,這裡的農民到時候一定要設法搬遷才行。「

徐君然看著劉東風指的地方,對青山鄉黨委書記說道:「這裡的土地現在統計了沒有?「

青山鄉早就已經開始進行土地承包,徐君然想了解一下情況。

聽了徐君然的問題,那人連忙回答說道:「這裡全都是山地,屬於幾戶農民所有,鄉里準備把他們遷出這裡,把這裡的土地置換出來,正不知該怎麼用。「

徐君然點點頭道:「要在鄉里搞出一個新的地方來,把置換了土地的農民集中到那裡,這樣便於管理。」

說著,他對劉東風笑著道:「劉老,您覺得我們縣的條件合適么?」

劉東風笑著點點頭:「不錯,明天我們就回省城,你就等著好消息吧。」未完待續……

ps:求支持!

安卓客戶端上線下載地址:

(快捷鍵:←)升遷 第六百八十八章急轉直下的變化 升遷目錄(快捷鍵:回車) 升遷 第六百九十章見老情人(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升遷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