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遷 其他類型

升遷

第六百八十六章小插曲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08日 18:36 [字數] 562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前段時間,你們縣那個土地承包可整的挺大埃」

坐在車裡面,程洪程笑著對徐君然說道,畢竟也是省城的紈圈子裡的人,他自然知道徐君然前段時間在省城招商博覽會上面大出風頭的事情,家裡面的父親和母親也談起過這個事兒,對於徐君然是佩服不已。當然,也用人家的孩子怎麼怎麼樣來罵過程洪程。

「程哥你就別拿我開玩笑了,都是沒有辦法才那麼做的,縣裡面窮的要命,我能有什麼辦法。」徐君然苦笑著說道。

笑了笑,徐君然忽然說道:「今天這事兒,有點意思埃」

他其實不知道方傑叫自己過來幹嘛,那個選美比賽的事情跟自己又沒關係,方傑這傢伙非讓自己過來。

「我也是朋友叫來的,董剛那傢伙把十大美人都給請來開party了,不過來開開眼也說不過去埃」程洪程笑著對徐君然說道。

頓了頓,他露出一個是男人都懂的表情來,壓低聲音笑嘻嘻的說道:「你小子,是偷偷跑來的吧?我可是聽說了,董剛這小子把那幾個美女都找來了。」

徐君然沒說什麼,董剛是省委一把手的外孫,在濱州是有名的紈,這事兒如果有他攙和在裡面,方傑所說的那個黑幕,徐君然倒是有些相信了,畢竟董剛究竟是個什麼貨色,他可是聽張飛早就說到過。

無奈之下,徐君然只好輕輕點頭對程洪程道:「那個,程哥,我說我是路過,你信么?」

程洪程嘿嘿一笑,卻沒有再說什麼。

兩個人上山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六七點鐘了,車子最後停在了山腰西北角一棟掩映在綠樹叢中的白色二層小樓外。這棟樓從外觀上看,與濱州其他地方新蓋起的普通住宅樓似乎沒有什麼特別之處。但走進封閉式的小宅院一看,裡邊的景觀卻與那些剛發跡富戶人家大不相同:門庭兩側各有一棵綴滿粒粒黃花的金桂,濃郁清香的桂花香味瀰漫在小小精緻的庭院。小樓前有兩棵石榴樹,枝杈上掛著一顆顆碩大的、已咧嘴的紅紅的石榴,似乎在笑迎著來到這院里的每位客人。庭院中間有一條用五彩碎石鋪就的甬道,直通小樓的正門。甬道上方架著一條長長的碧綠的葡萄棚架,青青翠翠的葡萄藤上掛著一串串染上一層白霜的紫紅色葡萄。

庭院左側的草坪上,停著一輛黑色豪華轎車。看來,車主的身份非同一般。

葡萄架的西邊有一架濃陰遮蔽的紫藤架。下面有一張乳白色大理石圓桌,周圍擺放著幾個雕刻有精細花紋的石鼓凳。最引人注目的是宅院東邊牆角的那棵大絨花樹,朵朵粉紅色的絨花在夜風的吹拂下輕輕搖曳,抬頭望去,像一群頭插鮮花的仙女從天飄然而至。

下弦的殘月像把鐮刀似地掛在空中,淡淡的銀光灑滿一地。蟋蟀們在草叢中啾啾叫著,夜色中的庭院,顯得格外幽靜、和諧,似一個袖珍世外桃園。

跟外面的幽靜不同。雖然客廳里的光線有些昏暗不明,可等到走進去之後,卻能夠看得到幾十個人正在跳舞,還有人坐在那裡聊天喝酒。這種小規模的聚會在八十年代中期興起,如今開始達到了一個風靡的程度,卡拉ok剛開始在華夏出現,自然也就成了這些世家子弟的愛好之一。但是在北方濱州城的,能夠動用這樣的地方開派對,而且還請來新鮮出爐的十大美女。這個能量絕對不能小覷。

「你怎麼才來啊,我還以為你去見老頭子,不來了呢。」

方傑端著酒杯,優哉游哉的來到徐君然身邊,他之前就通知了徐君然,原本打算讓徐君然跟自己一起來到,沒想到這傢伙卻不願意出門,方傑自己先來了,本來還想著去山下接徐君然,卻沒想到這傢伙自己跟著程洪程進來了。

徐君然微微一笑,端起酒杯抿了一口才說:「閑著也是閑著,就過來轉轉。對了,聽說那個什麼選美比賽的十大美女都來了,這董剛的能量不小啊,也不怕他們家老頭子修理他。」

方傑撇了撇嘴:「他有個屁能量!這事兒還不就是個噱頭么?我聽說啊,之前這個什麼美女的排名就定好了,比賽什麼的,就是走過場罷了,對了,你不知道吧?那個冠軍,就那個,跟董剛跳舞的那個,好像是他新拍上的婆子呢。」

拍婆子是指京城的俗話,後來逐漸發展到北方各地,動亂年代才開始出現的。一般來說是男孩通過與素不相識的女孩搭話來交朋友。在徐君然的記憶裡面,拍婆子的男生主要是幹部子弟或,其中包括革軍,革乾和一些文人官員的子弟。被拍的女孩子以幹部子女為主,那些知名的婆子大多也是某個大院的幹部子女。

在某種意義上,拍婆子本身具有一種權威性,能夠帶個漂亮的婆子出去是一種地位和權勢的象徵。

當然,隨著時代的發展,拍婆子的人和被拍的人自然也都不僅僅局限於那些固定的人群了,很多時候,被拍的女人只要有姿色,就會吸引男人如同狂蜂浪蝶一般的飛蛾撲火。

看了一眼跟董剛貼在一起跳舞幾乎就已經整個人掛在他身上的那個女人,徐君然的眉頭皺了皺,有些東西,在普通人看來也許是黑幕重重,但是在真正的上位者眼中,不過就是一場討美人喜歡的遊戲罷了。

「對了,徐哥,雨晴姐調動了大筆資金,說你要有大動作?」

方傑站在徐君然身邊,低聲的問了一句。

徐君然點點頭:「你也把手頭的資金都抽出來,唔,最好是現金,越多越好,年底我有大用。」

方傑跟自己的關係不錯,如今的生意已經做得很大,而且主要都是在南方,這讓方中原很是自得。畢竟兒子沒有在松合省靠著自己的關係做生意,這一點可比其他的紈強上百倍。

緣分這種東西,有時候說起來虛無縹緲,可真的出現的時候,卻總是讓人措手不及。

就在徐君然跟方傑竊竊私語的時候,他看到幾個身材高挑的女孩從門口的方向走進了客廳,饒是上輩子徐君然在官場之中縱橫捭闔多年,見識了無數美女,卻也失神了片刻,那種美不僅僅是身材和臉蛋的美麗。而是一種氣質,那是一種富有感染力的美麗,包括她們的容貌和身上的打扮,統統都是如此。

徐君然只是淡淡的掃了一眼,就看得出來,這些人身上的衣服大半都是濱州如今最豪華的幾家商店才會有得賣,甚至於有的衣服還是那種國內很少見的品牌,lv、愛馬仕之類的東西在普通人眼中也許是奢侈品,可在這些人的身上。卻只是一件普通的飾品罷了。

方傑臉色大變,指了指一個很秀氣的女孩子,扯著徐君然的袖子低聲道:「哥,我妹妹來了。你得幫我。」

徐君然翻了一個白眼:「就說你是陪著我來的,對嗎?真是的,你這個借口可真爛,你覺得你妹妹能相信么?」

方傑嘿嘿的笑了起來:「沒辦法。誰讓老爺子就吃你這一套呢,在我們家人眼裡,你就是好人一個。只要我跟你混在一起,肯定不是壞事。」

這個時候,那個女孩子似乎也看到他們兩個的身影,跟身邊的幾個人低語了幾句之後,款款走了過來。徐君然卻是無奈的一笑,自己竟然被方傑這傢伙給發了一張好人卡。

「方傑,你不是說去見朋友嗎?」

人未到,聲音先到,女孩子清脆的聲音如同出谷黃鶯一般的好聽。

說著,她瞪了一眼縮著脖子的方傑,又轉過頭對徐君然有些羞澀的說:「徐大哥,你肯定是被這壞蛋給帶來的,對不對?」

徐君然笑著看著面前的一對兄妹,嘴角習慣性的揚起一個弧度,露出耐人尋味的笑容來。這丫頭叫方瑜,是方中原的小女兒,從小在京城長大,自然也知道徐君然是何許人也,對於這位在京城掀起碩大風波的男人,方瑜可是很佩服的,畢竟京城的圈子就那麼大,徐君然的那點底細在方家可不算什麼秘密,何況方家和陳家還是親戚關係。

「方瑜,你哥是陪我來轉轉的。」徐君然笑了笑說道,不管怎麼樣,方傑也是自己的朋友,總不能看著他吃癟。

「辦事兒?」

狐疑的看了一眼徐君然和自家老哥,方瑜有些詫異的看了他們一眼。這話要是方傑來說,方瑜百分之百不相信,可是換成徐君然來說,卻有點讓她相信了,畢竟徐君然跟方傑不一樣,用方中原的話來說,方傑一輩子到死也就是個商人,成不了什麼大器,而這個徐君然,日後那是要封侯拜相的人物。

徐君然見方瑜有些奇怪,笑著說道:「我們縣要修水庫,我讓你哥哥幫我介紹一些人,看看能不能拉一點投資過去。」

他這麼說,方瑜倒是點點頭:「我爸爸說過來著,嘻嘻,徐大哥,有時間我去丹江市找你玩噢。」

於是乎,在方傑一副親哥哥不如情哥哥的傷心眼神當中,方瑜輕輕頷首繼續道:「好好幫徐大哥辦事吧,哥你總算還有點用。」

「怎麼了,被你妹妹打擊了?」徐君然笑了笑說道。

方傑一臉幽怨的看著徐君然,一副你賠我感情的表情。

「呵呵,說正經事,最遲明年年底,咱們就有大買賣要做。」徐君然搖了搖自己手裡面的酒杯,笑著說道。

在他的記憶當中,1989年10月28日,蘇聯宣布實行雙重匯率。而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盧布近30年來第一次大幅度貶值,由1美元兌0.6盧布貶到1美元兌1.80盧布。這麼一個大好的機會,自己如果不利用一下的話,豈不是對不起老天爺么。

方傑眨了一下眼睛,點點頭,笑了笑嘿嘿說道:「我聽你的,反正曹二哥他們也都加入。」

他說的沒錯,之所以今天會問起這個事情,其實也是曹俊偉等人的意思。因為徐君然從上個月開始,就通知自己所有認識的朋友們,只要手裡面有生意的,要盡量收攏手中的現金。曹俊偉等人雖說對徐君然百分之百信任,可如今他們的生意已經不僅僅是自己的了,還有家裡面的份子,自然也要問一下原因的。

徐君然點點頭,卻沒有再說什麼。

方傑跟徐君然說了幾句話,起身去一旁跟別人聊天了,他在省城這個圈子裡自然也有圍繞著他的一群人。加上徐君然又不是那種喜歡熱鬧的人,索性把方傑趕走,自己坐在一個角落品酒。

啤酒這種東西,徐君然一向都喝的比較隨意,不過剛剛喝到嘴裡的……卻讓他有些意外,根據他所知道的,這種啤酒是生產特拉普啤酒的幾個工廠裡面產量最小的一個。它們只會出口非常有限的小部分。這種棕色的啤酒上有著細膩的白色泡沫,口感滑潤,以焦糖味為主。帶有微量的梨子、葡萄和洋李的味道……是比利時啤酒的最高典範。它的口感超強,酒精含量也高。

看著舞池裡面越來越多的人,徐君然笑了笑,像這樣的聚會。其實沒有外面想的那麼齷齪,董剛今天搞這個聚會,恐怕除了顯示一下那個什麼十大美女之外,也有結交各路豪傑的意思。畢竟濱州的圈子就那麼大,年輕一輩之中磕磕碰碰總是不可避免的嘛。

這種世家子弟的聚會,後世總會被想的很離譜。又是什麼潛規則,又是什麼綠茶婊的,實際上在十年代,這種聚會更多的是一大群年輕人聚在一起,聊天、喝酒、唱歌、跳舞,發泄著他們對於生活的不滿意和想法,就算有看對眼的,人家也是私下裡聯繫,根本不可能出現白晝宣淫的那種場面。

都是成年人了,又不是那種腦子一熱什麼都不顧的熱血青年,大家每個人身後都牽扯著一個家族,誰也不是傻瓜笨蛋,真要是有什麼想法,也不會輕易讓別人看出來的。

「你瞎了啊1

一個有些惱怒的聲音傳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這個聲音吸引了,馬上轉頭看向聲音的發源地。

徐君然也轉過頭,發現就在自己不遠處,一個服務員正一臉驚慌的看著面前的女人,如果自己沒看錯的話,那女人似乎好像是剛剛跟董剛跳舞的女人,也就是選美大賽的那個所謂冠軍。

而在那女人對面的,是一個滿臉驚慌的服務員,看樣子也就是十歲的樣子,模樣倒是挺清秀的。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服務員低著頭,不住的道歉。剛剛那女人忽然從旁邊沖了出來,一下子撞在她的托盤上,酒灑了澆在那女人的身上,頓時就讓那女人發飆了。

「這衣服是嶺南買的,你賠的起么,鄉巴佬1女人似乎有些喝多了,得理不饒人的罵道。

徐君然眉頭皺了皺,真不知道董剛怎麼想的,這種沒深度的女人也會看得上。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那服務員手忙腳亂的想要給那個女人擦乾衣服。

「啪1

一聲響亮的脆響,也不知道是喝多了還是怎麼回事,那女人抬手就給了服務員一個耳光。

「滾一邊去1女人怒罵道。

徐君然的臉色沉了下來,緩緩站起身,不管怎麼樣,做人的原則告訴他,這個時候不應該袖手旁觀。

那女人還要再說話,卻聽見一個聲音響起:「多少錢?你的衣服多少錢?」

轉過頭,徐君然一臉平靜的站在了她的面前。

「你是什麼人?」女人很詫異,她雖然有點蠢,可是卻知道,能夠出現在這裡的,大部分都是董剛請來的客人,這些人的身份非富即貴,可不是自己能夠隨便得罪的。一個服務員打了也就打了,要是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她並不覺得董剛會為自己出頭。

徐君然淡淡的看著她:「我是什麼人不重要。這女孩把你的衣服弄髒了,我賠給你就是了。多少錢?」

「你……」女人被徐君然這麼張狂的語氣給弄的啞口無言,她總不能說自己找這個服務員麻煩也是有原因的,因為之前她無意當中聽到,董剛看上這丫頭了,對於那些跟自己爭寵的人,她可是沒有好感的。

原本打算教訓這個服務員一下,卻沒想到半路殺出個程咬金來,眼前的男人雖說不知道是做什麼的,但是給人的感覺卻很壓抑,彷彿面對著一座高不可攀的大山一般。

「徐哥,怎麼了?」

說話間,周圍已經圍攏了好幾個人,方瑜跟幾個閨蜜走了過來,有些意外的看著徐君然,她可是知道的,徐君然不是那種願意無事生非的人,今天來這裡,恐怕也是被自家老哥給拖來的,只不過礙於方傑拿徐君然做了擋箭牌,方瑜不好揭穿罷了。

徐君然微微一笑,眼角的餘光看到不遠處走來的幾個身影,笑了笑道:「沒什麼,有點小誤會罷了。」

看樣子,今天這個酒會,可是越來越熱鬧了。

ps:求訂閱,求推薦票,求打賞,求大神之光,求贊一下!RS!~!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升遷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