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遷 其他類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其他類型 > 升遷 > 第六百八十四章人和禽獸的區別

升遷

第六百八十四章人和禽獸的區別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06日 18:13 [字數] 550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對於董文斌這個人,徐君然並不算熟悉,不過曾經有一次跟陳星睿一起吃飯的時候,見過這位董省長一面,當時他還不是屎政府』排名靠前的副省長,只是一個排名比較靠後的副省長罷了。

第二天早上起來,徐君然翻了一下自己的電話本,找到董文斌辦公室的電話撥了過去。

這還是前幾天從方中原那裡要來的。

董文斌的秘書叫做吳因,最近這幾天他覺得自己快成大忙人了,原本董省長的辦公室來來往往的人並不多,沒想到最近這兩天他接到的電話越來越多,很多人都是專門過來詢問水庫的事情的。

接到徐君然這個電話,他就更加有些意外了,因為董省長很少把辦公室的電話告訴別人,除了幾個省委領導之外,一般的電話都是打到自己這個秘書室來的,可今天省長去開會,自己給他打掃辦公室,沒想到電話還是響了,難道是省裡面的領導?

可今天是省委擴大會議,領導們都去開會了埃

想到這裡,吳因還是接起了電話:「您好,您是哪位?」

徐君然在電話那邊也是一愣,沒想到不是董文斌本人接的電話,聽聲音應該是秘書,笑了笑說道:「你好,我是丹江市仁川縣縣長徐君然,我想找一下董省長。」

既然是有求於人,徐君然的姿態擺的很低,俗話說閻王好見,小鬼難纏,這秘書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得罪的人。更何況還是一個副省級領導的秘書,徐君然不想讓對方覺得自己盛氣凌人。升遷684

「徐君然?」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吳因先是愣了一下,隨即臉『色』馬上就變了。他這個人記『性』是極好的,一般只要見過一次的人,吳因都會牢牢記住對方的名字和職務,畢竟官場上面誰都不能預料自己的未來,說不定今天的一面之緣,就會成為明日合作的契機。吳因對徐君然這個名字還真的不陌生,陳星睿還在松合省的時候,有一次省裡面的幾個領導在外面吃飯,正巧徐君然來省城辦事,陳星睿就把徐君然給叫了過去,當時吳因見過徐君然一次。而給他留下印象最深的地方,是陳省長的秘書張仲堅對徐君然的熱情。

對於吳因來說,張仲堅無疑是松合省這些做領導幹部秘書的人,心目當中的典範。從屎政府』的一介筆杆子,到如今中組部辦公廳的副廳長,張仲堅的成長在很多人眼中看來,都是可以寫成小說的故事。

當然,張仲堅眼高於頂在省裡面也是出了名的,吳因還是第一次看到他對一個縣處級幹部那麼熱情。

所以對徐君然這個名字,吳因一下子就有了印象。

後來他聽說,這個徐君然跟陳省長和如今的方省長關係都很不錯,是個很厲害的角『色』。現在聽說是徐君然打來的電話,看在兩位省長大人的面子上,他覺得這個電話董省長肯定會很重視,想到這裡,吳因低聲說道:「徐縣長您好,現在董省長正在省委開會,等他回來我會向他彙報的,請問你有什麼事情嗎?」

徐君然也知道他這話應該不是假的,笑了笑說道:「有點事情想要跟董省長彙報一下,麻煩吳秘書轉告了。」

之前兩個人見過一面,只是不熟悉罷了,徐君然卻是一下子想起了吳因的名字。

「好的。」吳因答應的很痛快。

徐君然說道:「麻煩你了。」

說完,他很自然的掛斷了電話,門路自己已經走了,給不給機會,就要看對方了。

董文斌最近這段時間真的是忙死了,上面決定修水庫,平心而論對於全省的發展來說都是一次大的機會,方方面面的牽扯太多了,自己最近每天都要見很多人,剛剛在省裡面的會議上回到辦公室沒多久,秘書吳因就走進來說道:「首長,剛剛丹江市仁川縣的縣長徐君然同志打來電話,說想跟您彙報一下工作。」

「縣長?」董文斌一愣神,隨即想起徐君然是何許人也。

如果秘書僅僅是因為一個縣長打電話要給自己彙報工作就跟自己說這個事情,董文斌肯定要追究吳因的責任,但是如果這個縣長是徐君然的話,董文斌卻要在心面給吳因記上一功,畢竟松合省的縣長有很多,但是像徐君然這樣的,卻是獨一份。

「徐君然來省城了?」眉『毛』挑了一下,董文斌看著秘書問道。

吳因點點頭:「是的,聽他說好像是昨晚上才到的,專門來給您彙報工作。」升遷684

董文斌呵呵一笑,什麼彙報工作,恐怕是為了自己手裡面的水庫項目才是真的,不過他也知道這是正常的事情,徐君然前段時間才在省裡面引發了一個大的風波,土地承包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董文彬自然也是有所耳聞的,現在徐君然再次來到省城,俗話說無事不登三寶殿,他要不是因為水庫的事情才來的,打死董文斌都不相信。

看了一眼吳因,董文斌問道:「晚上有什麼安排?」

吳因拿出一個小本子看了起來,一會兒才抬起頭回道:「晚上是水利廳的領導請吃飯。」

「這樣吧,把水利廳的那個飯局推掉,就說我有事情忙。」

董文斌想了想對吳因說道:「讓徐君然安排一下,晚上一起吃個飯。」不管怎麼樣,沖著前後兩任省長的面子,董文斌都不可能對徐君然避而不見,且不說如今陳星睿身居中組部這樣的要職,單單是一個方中原,就已經足夠讓董文斌對徐君然不敢怠慢,更不要說今天常委會之後,方中原還特意跟自己提起要他幫忙關照一下晚輩,原本以為是方家的子侄輩,卻沒想到竟然是徐君然找上門來。

徐君然接到吳因通知的消息之後,眉頭皺了皺,卻有點麻煩,這省城裡面吃飯的地方還真就不太好找,請請一般人吃飯還好辦,要請一個副省級領導吃飯就要選地點了,太漕雜的一方不行,太明顯的地方不行,沒有特『色』的地點不行,太豪華的地點也不行,最好就是那種比較幽靜、環境又不顯俗氣的地點。

看來這個事情,還得找人安排一下才行。

轉過頭對劉華強說道:「老劉,你安排一下,晚上我們請領導吃飯,找個差不多的地方。」

劉華強聞言一愣,雖說知道徐君然在省城的關係網很深,但是還是好奇的問道:「縣長,請什麼樣的領導吃飯啊?級別很高?」這是很有學問的,請客吃飯自然也要看賓主雙方的地位和級別,否則請縣長和請省長都用一樣的菜『色』,能辦得成事情才怪。

徐君然呵呵一笑:「副省級。」

劉華強聽到這話臉『色』都變了,作為徐君然的心腹,他自然知道徐君然這一次省城之行是所為何來,既然是副省級領導,那就肯定是董文斌這個分管副省長了,想不到徐君然一個副縣長,非但在廳級幹部裡面如魚得水,竟然還能夠請動副省長吃飯,這可真是讓人佩服埃

想了想,徐君然又說道:「準備一份禮物,唔,就按照最普通的那種就可以,買點水果什麼的。」

畢竟眼看著就要到中秋節了嘛,總歸是要備上一份禮物送給人家。

華夏在節假日送禮的傳統源遠流長,以至於後世還演變出來一個送禮經濟、假日**。「廉不廉,看過年;潔不潔,看過節。」的話可不是隨隨便便說說的,節日對幹部是否廉潔是一大考驗。畢竟大家都知道,相對而言,假日**有著比平時難以抵制的誘『惑』力。

嚴格來說,機關里的收入主要分為三種:白『色』收入——工資表上的收入,受法律保護。灰『色』收入——利用工作和職務之便額外獲取的不太顯眼的收入,這在權力部門和有權人那裡是家常便飯,司空見慣屬於普遍現象。黑『色』收入——也是與工作和職務有關的收入,只不過數量大,不是誰想黑就黑得上的。

對於這種事情,徐君然是心知肚明的,他更知道,用不了多少年,「人情往來」、「風俗習慣」等等理由就成為貪官們大肆收斂錢財的借口,這無疑是對社會主義社會文化生活的巨大諷刺。在改革開放,經濟快速發展的形勢下,一些領導幹部不知不覺放鬆了世界觀的改造,扭曲了權力觀,使理想信念滑坡,私慾急速膨脹。逢年過節本是民間很好的傳統,在一些領導幹部腐朽思想的倡導下,樂而忘「廉」、心安「禮」得,使封建社會的文化沉渣迅速泛起,不以為恥,反而為榮。

當然,現在還沒有到那個地步,只不過一些吃吃喝喝,還是已經無法避免的出現了。

董文斌的身材很高大,看上去像一個運動員,帶著秘書出現在飯店的時候,徐君然連忙迎了上去。

「感謝首長蒞臨。」徐君然伸出手對董文斌笑著說道。

董文斌『露』出一個和藹的笑容給徐君然:「你不錯,仁川縣的工作有聲有『色』,沒有辜負陳部長對你的期待。」他上來就提起老領導陳星睿的名字,用意自然很簡單,是在告訴徐君然,自己跟他不算是外人。

請董文斌在上首坐下,徐君然謙虛的說:「首長過譽了,只是一點淺見罷了。我們仁川縣是窮地方,要是不破釜沉舟的搞經濟,就再也沒有發展的機會了。」

「呵呵,不錯,有這樣的想法就好。一個地方的主官,要是沒有為了群眾的發展捨得一身剮的氣勢,那這個官就不算是好官。對了,過幾天省水利廳那邊有個調研組,要到你們仁川縣去看一看,你回去的時候,乾脆陪著調研組一起回去吧。」

董文斌的一句話,讓徐君然臉上的表情頓時就變了,原本準備好的那些說辭全都沒了動靜。這董文斌根本就已經知道自己是來幹什麼的了,人家派水利廳的調研組去仁川縣的用意也很明確,就是,仁川縣適合不適合修水庫。

感激的看著董文斌,徐君然站起身端起一杯酒一飲而盡:「感謝省裡面對貧困地區發展的支持1

董文斌呵呵一笑:「也不全是因為你的事情。之前呢,省里的有關部門就已經在考察全省各地的情況,你們仁川縣自然也是其中的一個地方,我看過資料,仁川縣是可以修建一個中型水庫的。這一次水利廳那邊的調研組,也只是去實地考察罷了。主要是為了看一看,水庫應該修建在什麼地方。」

他說這話是實話,之前仁川縣那邊就已經被列入選拔目標了,只不過方中原的提醒,讓董文斌堅定了自己的信心而已。

徐君然連忙點頭致謝,畢竟這個事情雖說是董文斌看在方中原和陳星睿的面子上幫了忙,可不管怎麼說,這個關係要靠自己來經營,官場之上可不僅僅靠背景就能夠維繫的,人家可以給你身後的背景一次面子,可卻不能次次都給,能不能夠在官場上發展起來,主要還是要靠自己的能力才行,這種能力,不僅包括發展地方經濟的能力,還包括如何營建自己的關係網。

「行了,吃飯吃飯,咱們第一次見面,你跟我好好說說那個土地承包的事情。」

見徐君然還想說些什麼,董文斌笑了笑說道。

一頓飯吃到晚上,臨走的時候,徐君然讓劉華強把準備好的水果和土特產交給董文斌的秘書,笑著說道:「沒什麼可送的,土特產是我從縣裡面帶來的山貨,水果呢,是招待所路邊攤買的,蘋果是我親自選的,董叔叔您這回幫了我們仁川縣的大忙,一點心意,您別介意。等什麼時候我們仁川縣脫貧致富了,一定請您這位大恩人到場1

看了一眼徐君然,董文斌呵呵一笑:「不錯,很不錯,你是個好孩子1

說完,對吳因擺擺手:「小吳,收下吧,咱們走。」

到了他這個級別,禮物什麼的,已經不太重要了,尤其是像董文斌這樣胸懷大志的幹部,四十歲出頭就已經是副省級幹部,要說他在政治上沒有野心那純粹是扯淡,說到底,能夠吸引他的東西,已經不再是美人和金錢,而是權力!

所以,徐君然根本就沒有送禮,只是簡單的備了一點小禮物,反倒是讓董文斌高看了一眼。要知道徐君然可是給了他承諾,一旦仁川縣脫貧致富,肯定要請董文斌過肉是什麼?這就是赤-『裸』-『裸』的政績!

目送董文斌一行人離去,劉華強有些猶豫的問道:「縣長,就這點東西,能行么?咱們縣過節的時候還發點福利券呢,這可是副省長,您就拿那點山貨糊弄他,萬一……」他主要是擔心董文斌在修建水庫的事情上面給仁川縣找麻煩。

徐君然笑了起來,節假日期間,大肆送禮、濫發錢物、公款吃喝、公款旅遊等消級**現象相對集中,相當普遍。送禮者大行其道,或聯絡感情,或買官賣官。有些在公款送禮中,趁機貪污。一些單位給幹部職工濫發福利、獎金、紀念品或是代幣券,甚至上級領導也有份。一些領導和實權人物,酒宴纏身,有的吃請者將宴席訂單送上的。一些權力互相利用者,假日相互「走動」,你請我,我請你,花的是公款,結的是私誼。一些有錢的單位,集體解饞,表現領導對部屬的關心,「融治」上下級關係。一些拍馬屁者邀請上級領導或管理部門人員外出「考察」,旅遊費用全包,有的還送「零花錢」,買「紀念品」。單位自己組織旅遊活動,費用公款報銷。少數有職有權的人,攜妻帶子全家公費旅遊。

這種事情雖說是在後世正式開始流行的,但是在如今的華夏,也漸漸的出現了,最起碼在劉華強看來,今天徐君然請董文斌這個副省長吃飯,就應該挑一個上檔次的地方,再弄點好酒,最起碼也要請動幾位大人物出席,到時候大家觥籌交錯,推杯換盞,等到喝的高興了,喝的差不多了,然後才各自歸家,臨走的時候,仁川縣這邊再送上一些禮物,這樣就能夠讓董文斌滿意。而讓董省長滿意,仁川縣的事情也就好辦多了,畢竟這個年頭,還沒有吃了東西不辦事的人。

可徐君然不許,因為他覺得,自己沒有必要那麼做,如果真的那麼做了,反倒是會讓人家瞧不起,畢竟說起來,自己也是堂堂的京城子弟,身份高貴不說,最關鍵的是,自己所做的那些事情裡面,給人的印象是自己是一個理想主義者,雖說徐君然對此心面是嗤之以鼻的,可真要是讓他當著董文斌的面,做那種違反自己原則的行賄事情,徐君然如論如何是不答應的。

這個世界上,有些事情是可以做的,而有些事情,哪怕打死都不能做。

人如果沒有了自己的堅持,那就跟禽獸真的沒有了任何的分別。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安卓客戶端上線下載地址: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升遷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