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遷 其他類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其他類型 > 升遷 > 第六百八十章市委的爭論(上)

升遷

第六百八十章市委的爭論(上)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02日 18:25 [字數] 539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縣長,我知道你心裡不舒服,可這個事情咱們還是要為群眾多考慮,你說呢?」

白林看著徐君然,苦笑了一下勸解道。

他自然知道徐君然心面是有怨氣的,可是這個事情已經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就算心面有怨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華夏的老百姓就是這樣,趨吉避凶是人的本能不說,還很容易被人蠱惑利用。

徐君然在桃花鎮遇到的事情,白林也聽人說起過,王猛在這個事情上面,確實有些不太地道,竟然算計徐君然這個縣長,要不是他是縣委常委,白林早就對付他了。

可恰恰因為王猛縣委常委的身份,也讓白林不敢輕易的動他,所謂投鼠忌器,不僅是因為王猛和柳強之間的關係,還因為王猛的身後,有著市裡面某個領導的支持,畢竟做到這個位置上,已經是縣處級的幹部了,誰的背後沒有大人物支持呢。

徐君然哼了一聲,卻沒有反駁白林的話,他清楚白林說的沒錯,就算自己明知道是王猛在背後搞鬼,卻也拿他沒什麼辦法。桃花鎮的情況比較特殊,那裡聚居的村民不少都是有著親戚關係的,以王猛為例,根據徐君然的了解,他是這裡本鄉本土的幹部,妻子家在桃花鎮也是有很大影響力的家族,不誇張的說,王猛的話在桃花鎮,比自己這個縣長或者白林這個縣委書記都要管用。

想動王猛,徐君然心面還真就沒有太大的把握,總不能向上面申請,派一隊武警過來吧。

「書記,我知道您的意思。」徐君然嘆了一口氣,對白林點點頭,他知道白林是為了自己好,所以倒是沒什麼想法。

白林笑了笑。站起身道:「走吧,下面的人都在會議室裡面等著呢。」

兩個人站起身,一起朝著縣委會議室走去。

仁川縣委大會議室裡面,從各鄉鎮趕來的領導有不少,正在那裡激烈地談論著青山鄉等三個鄉鎮土地承包的事情,自從那三個鄉鎮開始實行土地承包政策之後,許多的仁川縣下屬鄉鎮的農民都到那邊去看過了,更有一些親戚在這幾個鄉鎮的人對那裡發生的事情就更為心動,以前沒飯吃的人家現在差不多都翻身了,以前要靠扶貧款度日的家庭現在變成了小康之家。甚至更好一點,這種變化就在大家的眼皮子底下實現了,那三個鄉鎮的群眾現在談起新來的徐縣長都是當做再生父母一般對待的,不允許別人說徐君然一點壞話。

也正是因為青山鄉等幾個鄉鎮的試點取得了成功,這讓其他幾個沒能夠成為試點的鄉鎮一下子就慌了神,眼看著別人的日子越過越好,他們可無法鎮定了。華夏人的心態一向都是不患寡而患不均,如果大家都是窮人的話,還可以忍耐一下。畢竟阿q精神在很多人的心面都是有的,我窮他也窮,我吃不上飯他也吃不上飯。

可問題是,如果別人已經吃上大米白面了。自己這邊還是高粱米飯,那就讓人無法接受了。

所以,幾個鄉鎮的老百姓乾脆自發的到鄉鎮政府去找黨政一把手,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要求鄉鎮黨委政府向縣裡面反映情況,把土地承包的政策在全縣推廣開來,不能夠只讓青山鄉等幾個鄉鎮得好處。

開始時還僅只是少數的農民來要求。最近一段時間內就越來越多,更有一些性子急的農民有了過激的反應,這事搞得這些鄉鎮的頭頭腦腦們都很痛苦。

也有一些鄉鎮領導親自跑到了試點鄉鎮去看了一下,看到的情況同樣令他們心動,作為一個領導,誰不希望自己管轄的地段內有一個大的發展,他們同樣希望把鄉鎮發展上去,看到了幾個試點鄉鎮的情況之後,從中就看到了發展的希望。這一次大家提前聯絡了一下,全都跑到了縣委,目的就是一個,希望縣裡面同意他們在轄區範圍內做土地承包的事情。雖然他們自己也不懂該如何運作,但是反正縣裡面有徐君然這個能幹的縣長,只要得到了縣裡的支持,想必徐縣長同樣會幫助各鄉鎮的發展。

見到徐君然和白林走進會議室,會議室裡面頓時熱鬧了起來,一眾鄉鎮的負責人馬上站起身把徐君然給圍了起來。

「徐縣長,你可不能偏心啊1

「白書記,你跟縣長說說,我們這幾個鄉不會是後娘養的吧1

「縣長,聽說著次還有很多省城的人沒有承包到土地,俺們鄉里的閑置土地很多的。」

「書記,縣裡面可不能這麼不管我們啊!農民們現在不幹了,全都擠到了政府裡面,就等著縣裡地一句話。」

亂鬨哄的聲音,把個縣委會議室弄的跟菜市場一樣,徐君然和白林對視了一眼,不約而同的露出一個苦笑來,他總算明白為何白林非要自己回來處理這個事情了,真要是由著這幫人在這裡繼續鬧下去,別說白林受不了,徐君然都有轉身就走的衝動。

眼看著這幫傢伙跟臭蟲一般靠在自己和徐君然的身邊,你一言我一語的說個不停,白林眉頭皺了皺,擺擺手直接說道:「你看看你們這群人,成個什麼樣子!你們還有沒有一點黨員幹部的覺悟!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們是那些賣菜的呢1

眾人看白林發了火,也不好再說什麼,只好訕訕的苦笑了起來。

徐君然見狀緩緩開口說道:「大家的心情我能理解,同志們,我和白書記都很清楚大家的情況,我們也決定把這個事情向市委市政府進行彙報。不過你們也要理解,市委的工作很多,而且這個事情要在全縣推廣的話,涉及的方方面面,市裡面也需要進行研究才能夠決定。」

這是之前徐君然跟白林就商量好的,畢竟事關重大,兩個人可沒有那個膽子決定怎麼做,最好的辦法,還是交給市裡面去考慮。

這些鄉鎮領導聽說事情已經上報給了市委。頓時就沒了聲音,他們也是官場中人,當然明白既然已經到了這個地步,那決定權可就不在縣裡面了,必須要等市裡的決定。

有幾個鄉鎮的負責人互相看了看,無奈 的說道:「縣長,我們也知道您為難,可現在這個情況,群眾的情緒很激動,要是不給他們一個說法。我們下面的工作難度很大埃」

徐君然心面冷哼了一聲,他剛剛看過了,王猛並不在其中,倒是桃花鎮的鎮長來了,看樣子王猛也是坐不住了

看這些鄉長、鎮長還有黨委書記一個個都很著急的看著自己,徐君然淡淡的開口說道:「這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市裡面雖然對咱們縣土地承包政策取得的成績比較滿意,但是因為要從全局考慮,他們肯定是要認真研究的。我希望大家也能夠明白。青山鄉這幾個鄉鎮,是咱們縣裡的試點,所謂試點,自然指的是很多事情都是在探索當中。雖然現在取得了一定的成績,但是我不能夠保證今後的發展就會一定順便,所以如果在全縣範圍內推廣這個土地承包,實際上是存在很大的風險的。」

沒想到這個時候。桃花鎮的鎮長說道:「白書記,徐縣長,兩位是不知道。現在我們鎮的情況已經很糟糕了,就算再有風險也不會經現在更糟糕吧,既然幾個試點鄉鎮的土地承包能夠讓農民的生活比原來好一些,這就已經說明了還是有可行性的,如果市面上裡面不同意,還請徐縣長您帶著我們繼續干這個事情,總要走出一條路子吧。」

徐君然笑了笑,卻沒有說什麼,他又不是笨蛋,這個事總歸還是要等上面的說法才好做,自己之前搞試點可以,如果在全縣範圍內大張旗鼓的搞起來,那就必須要有人承擔責任,做好了還行,做不好,難不成要自己來承擔責任么?

仁川縣這邊在安撫著幹部們的情緒,卻不知道,市裡面此時也正在討論仁川縣的情況。

貝超群和段世傑幾乎在同一時間接到了來自仁川縣的消息,群眾非常主動的要求進行土地承包,這個事情很快就引起了他們的重視。而且兩個人很清楚,這個事情必須要儘快解決,否則一旦引起群眾的情緒激動,真要是鬧出什麼事情來,省裡面第一個饒不了的就是他們兩個人。

段世傑看到這事不是小事,如果鬧事的人太多的話,也許真就會發展成一種群體性的事件,與貝超群商議了之後,臨時召集市委常委們來研究這事,反正他是市委一把手,召開常委會完全看他的心情,這一點是無可厚非的。

貝超群自然不會反對,他也不是傻子,雖說自己跟段世傑有些矛盾,可那要分什麼時候,這個時候如果真的仁川縣的農民鬧出什麼群體**件來,根本就沒辦法收拾局面。到時候不管是自己還是段世傑,肯定要被省裡面追究責任的。

市委小會議室裡面,丹江市委常委會的成員們如數到齊,市委書記段世傑端坐在首位,淡淡的開口說道:「現在,跟大家通報一個事情,由於仁川縣在幾個鄉鎮搞了土地承包的工作,取得了很大的成績。現在仁川縣的那幾個不是試點鄉鎮的農民不滿意了,紛紛找到了政府,要求也實行土地承包的政策,這事不僅是仁川縣那邊比較難辦,市委同樣難辦,土地承包的事情並不是中央政策允許的事情,到現在也沒有一個明確的政策談到這事,但是,如果不解決好仁川縣農民的問題,這事就會出大問題。大家看看,應該怎麼辦?」

聽到段世傑說起關於土地承包的問題,常委們互相看了看,卻誰都沒有馬上開口說話。畢竟這個事情事關重大,之前雖說在經驗交流會上面對於仁川縣取得的成績頗為意動,可是大家都清楚,這個事兒跟段世傑和貝超群之間的博弈有關係,那個徐君然之所以敢這麼搞,很有可能是得到了段世傑的支持。可現在的問題是,上面關於這個事情的爭論還在繼續,萬一某一天上面說這個思路是錯的,現在輕易表示贊同的話,豈不是把自己給繞進去了?

趨吉避凶是人的本能。能夠成為廳級幹部,自然不會輕易就倒向任何人,也不會輕易的做出決定。所以段世傑的話說完之後,雖說常委們沒有人表示反對,可也沒有人開口表示贊成,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在等著別人開口說話。

看到會場之上有些沉悶,貝超群的目光在常委們的身上掃過,他對於這樣的反應還是很滿意的。這說明了徐君然搞出來的這個土地承包的事情並不能得到大家的贊同,分歧很大。或者說,這種冒風險的事情,常委們並不想做。

所以等到段世傑的話講完之後,貝超群就開口說道:「徐君然同志在仁川縣搞的這個土地承包,我看還是冒進了一些,沒有上級的支持,沒有中央的政策,現在搞出事了。我看要認真檢查一下思想上的問題才行。」

段世傑眉頭皺了皺,貝超群這話可是已經有問責的意思在裡面了,看了一眼貝超群,段世傑心面忽然有種不太好的預感。不過他也是聰明人,知道這個時候貝超群既然敢開口說話,肯定還有下文,索性就耐著性子聽他繼續說下去。看看這位貝市長大人,還有什麼高論。

見段世傑不說話,貝超群微微一笑。露出一個智珠在握的表情,繼續說道:「土地問題,歷來是我們黨和政府非常重視的一個問題,雖然說如今我們在推行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但那是已經被驗證過的政策。可是現在仁川縣搞起來的這個土地承包政策,就連中央也沒有討論出來一個結果,就算要實行的話,也應該進行試點幾年之後,才能夠進行招商引資。可現在徐君然同志卻借著這個由頭到省裡面招商引資,弄的全天下都知道咱們縣正在搞這個事情。沒錯,吸引來了不少投資,可如今這麻煩來了,仁川縣的老百姓有人鬧事了,這說明什麼?說明仁川縣搞的這個什麼土地承包的事情,已經嚴重影響我們農村的正常秩序,讓群眾的心思不穩了1

到了這個時候,大家都已經看出來了,貝市長這是在對仁川縣搞土地承包的事情進行批評啊!

而且,大家看的很清楚,貝超群的矛頭,直接指向了這個事情的主導徐君然。

等到貝超群的話說完了之後,一直對徐君然都不太滿意的市委副書記、市委宣傳部部長何梅直接說道:「我覺得市長說的很有道理,我們有些年輕同志,就是一點組織紀律性都沒有。不說別人,就以仁川縣的徐君然同志為例,雖說他確實很有能力,可是我聽說這一次在省城當中,他不通過譚欣同志的同意,就私自找到了外貿廳那邊,弄了一個展位對外進行宣傳。同志們,土地承包的事情如今還只是試點,可以說我們還沒有總結出經驗來,結果大肆宣傳雖然吸引了一大批投資商來,可咱們別忘了,這些人只是一時好奇,覺得這個土地承包比較有意思。一旦他們失去了興趣離開仁川縣,豈不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頓了一下,何梅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似乎是喘了一口氣,這才繼續說道:「我看這種個人英雄主義的作風很不好,徐君然這個同志雖然能力不錯,但是有些太自我了。仁川縣本來就是一個靠國家救濟的貧困縣,如何解決群眾的吃飯問題,才是仁川縣的黨員幹部應該考慮的問題。僅僅憑著一個土地承包要是能夠讓仁川縣的群眾吃飽飯,那還要我們上級政府幹嘛?我建議市委對仁川縣的領導班子進行整頓,切不可再漲這種冒進的習氣,以免危害到仁川縣的發展。」

何梅是貝超群的心腹,之前她一直想要讓市委宣傳部的人去仁川縣報道土地承包的事情,原因很簡單,如果能夠弄到一篇專訪,送到中央的大報紙去,也是一件極為露臉的事情,沒想到徐君然壓根就沒打算繼續曝光,竟然直接給拒絕了,這就讓何梅懷恨在心,終於今天找打了機會,一下子就發泄出來了。

說完這番話,何梅覺得自己堆積了好幾天的心結總算找到了一個解決的方法,想到之前自己得到的消息,她冷笑了一聲,慢慢看的放下自己手裡面的茶杯,看了一眼老領導貝超群,又看了看市委書記段世傑,沉聲說道:「我看徐君然同志的行為,非但不是在給群眾謀福利,而是在損害群眾的利益,如果任由著他把仁川縣的土地都晨報出去,恐怕用不了多久,仁川縣的農民兄弟就得打上市委的門來。」

冷哼了一下,何梅緩緩說:「想要政績也不應該把這樣無視農民利益的事拿來做吧。」未完待續。。

ps: 求訂閱,懇請全訂閱的朋友領取大神之光!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升遷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