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遷 其他類型

升遷

第六百七十一章情人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24日 19:14 [字數] 566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所謂官官相護,有時候並不一定是所有的官都會互相幫助,大家更看重的,還是跟自己有利益關聯的人。

聽到常先說照顧貧困地區的時候,周圍不少人都『露』出一個冷笑來,這次參展的貧困縣可不止仁川縣一家,也沒看見他怎麼照顧。

說到底,還不是因為徐君然跟常先的關係罷了。

常先笑著詢問了一下仁川縣展位的情況,對何主任笑道:「老何,你們要多關心參展方的各方面情況,要做好服務工作。」

何主任連連點頭:「廳長您放心,我們一直在做這方面的工作。」

常先這次過來就是跟徐君然打個招呼,說完了這番話,他就離開了。

眼看著常先那群人立刻,一旁根本沒人搭理的譚欣這才明白過來,鬧了半天譚欣今天到這裡的目的,就是跟徐君然打一聲招呼罷了,自己這個副市長,人家壓根就沒放在眼裡。想想也對,常先如今是省外貿廳的一把手,根本無需理會自己。

「好厲害1

「縣長居然有外貿廳的關係1升遷671

「那個,那個是外貿廳的廳長?」

仁川縣的幹部們都傻眼了,誰都沒想到,這個展位居然是外貿廳的廳長親自打招呼給徐君然留的。也就是說,人家完全是沖著徐縣長的面子才給仁川縣這麼一個位置。這,這也太牛了吧!

關波也是大吃一驚,常先他是見過的,自然知道這位常廳長看似不起眼,可在省裡面的關係卻是很硬的,他那個曾經任松合省省委一把手的岳父如今在省裡面的影響力依舊不低,假以時日,常先坐上副省級幹部的位置那是不成問題的。這樣的一個人,竟然跟徐君然稱兄道弟,這意味著什麼?關波很清楚,官場上一個人的影響力大小,只要看他交往的人就行了,徐君然既然能夠跟常先這樣的廳級幹部交往,那就表明,身後的背景,讓這些廳級幹部也不敢小覷。

這縣長,越來越神秘了!

心面閃過這樣一個念頭,關波暗暗的琢磨了起來。

不僅是他,李素梅也沒想到徐君然竟然在不聲不響當中,就把展位的事情辦好了。她心面不由得琢磨了起來,自己這一次可要抓住機會,只要緊跟徐縣長,以後說不定有大發展呢。

今天註定是讓所有仁川縣幹部意外的一天,常先帶人剛剛離開會展中心,眾人就看到市委書記段世傑和市委組織部長李德明走了進來。

看見他們兩個的身影,譚欣連忙快步迎了上去,恭恭敬敬的說道:「段書記,李書記,兩位怎麼有時間過來?」

雖說譚欣跟貝超群走的很近,可是她畢竟只是一個不是常委的副市長,在兩個市委常委其中更有市委一把手的面前,絲毫不敢有什麼妄自尊大的表現,還得表現出恭恭敬敬的態度來。

李德明笑了笑:「同志們為了咱們市的發展在這邊努力,我和段世傑自然要過來看望一下大家了。」

段世傑則是點點頭問道:「展台不布置的差不多了吧?有什麼困難嗎?」

譚欣眼珠子一轉,心面忽然覺得這是一個機會,不管徐君然有多大的本事,他這麼做無疑是在自己的臉上狠狠的扇了一記耳光,這次段世傑和李德明過來,自己完全可以給他徐君然一個下馬威。

想到這裡,譚欣嘆了一口氣,苦笑著說道:「書記,本來這事情沒什麼麻煩的。可偏偏仁川縣非要重新布置展台,換了一個地方,實在是太麻煩了。」

說完這句話,她有些得意的看了一眼徐君然,明顯是打算讓徐君然在市委領導面前丟一個面子。

李德明看到徐君然站在一邊正一臉微笑的看著自己,連忙走過去拉著徐君然的手說道:「徐君然同志,你們辛苦了。」升遷671

段世傑也笑了笑對徐君然道:「怎麼樣,有什麼需要市裡面幫助的儘管開口,總不能讓你們幹活不幫你們做事的。」

譚欣卻沒有注意到兩個人說話的語氣和表情,只是以為這是兩位市裡面領導的隨口客氣,哼了一聲說道:「仁川縣的同志們很有本事,不需要咱們市裡面關心,人家自己能夠全都辦好。」

他這句話一說完,段世傑和李德明馬上就聽出了有不對的地方了,這譚欣話里話外都是針對仁川縣這邊的,難道徐君然得罪她了?

李德明看了一眼徐君然,眉『毛』挑了挑,很明顯是有些詫異,希望徐君然能夠給個解釋。

徐君然原本還有些意外,隨即明白過來譚欣這是故意給自己上眼『葯』,笑了笑淡淡的說:「也是上級看到我們仁川縣是貧困縣,專門留了一塊展位給我們,現在要重新布置。」他根本就是有恃無恐,這個事情昨天晚上就已經當著李德明和段世傑的面對方中原彙報過,現在譚欣拿這個事情找自己的麻煩,可真的是選錯了方向。

段世傑笑著點點頭說道:「你們要感謝組委會,還是他們想得周到,看來我們丹江市對於貧困地區的關心還沒有上級的力度大,段書記,這事要注意一點,我們要多檢討一下自身的問題。」

李德明符合道:「書記說的沒錯,在這個問題上我們有不少同志的思想意識還沒到位,只有在思想意識上走在了前面,咱們丹江市的工作才能有一個大的發展。」

他們兩個人這一唱一和的,頓時就讓譚欣變得尷尬起來,她怎麼都沒想到,鬧了半天這兩位市委領導竟然跑這裡來大談什麼關心貧困地區發展了,自己這一番心思算是白費了。

李德明和段世傑並沒有在這邊多呆,坐了一會兒之後,就離開了,譚欣親自把兩位領導送走了,索『性』就再也沒到仁川縣的展台這邊來,省的自己看了生氣。

領導們走了,可仁川縣的幹部們卻久久不能平靜,他們可都把今天發生的這一切看在眼裡。

平心而論,這些人今天算是開了眼界了,先是外貿廳那邊主動給提供一個非常好的展位,隨即外貿廳的廳長親自來跟徐縣長說話,就連市委一把手和組織部的一把手都過來跟徐縣長打招呼,這是什麼樣的關係?

就算那些從前沒有太在意徐君然的幹部,今天看到這個情況之後,心面對這位年輕的縣長,也冒出了一股敬佩之意來。這徐縣長不管是省裡面還是市裡面都有關係,只要緊跟縣長,說不定日後肯定有個好前程埃

李素梅心面卻高興不已,看向徐君然的眼神微微有些變了,這才是真正的男人,翻手為雲,覆手為雨,自己離婚的那個男人跟他比起來,年紀都活到狗肚子上去了。

……………………………………

……………………………………

下午的時候,譚欣並沒有留在會展中心繼續指揮工作,而是換了一身衣服,來到了一處樓房門口。

紅『色』的長裙,玲瓏剔透的身材,肉『色』絲襪**,『乳』白『色』的高根涼鞋,當然還有美艷如花的容顏。譚欣小心翼翼的來到門口,從兜裡面掏出自己的鑰匙,輕輕打開門,一走進去,立即被一人從身後抱住,隨後只聽一聲響起,門已經死死關祝

被人從後面『騷』擾,起初譚欣不由自主的驚叫了一聲。後面的男人趕緊咬住女人的耳垂,小幅下面的玩意兒直頂著艷『婦』的豐『臀』一陣斯磨,男人壓低了聲音道:「寶貝兒,別叫,是我啊1

「幹什麼嘛。」譚欣聽出是老情人副省長朱桓的聲音,嬌嗔地叫著,身子卻軟靠過去,轉頭一看,朱桓正一臉陰笑著把他那略帶酒味的嘴唇向她湊了過來,不由紅唇一啟,立即被他厚厚的嘴唇壓祝

「嗯,嗯。」譚欣嘴裡面發出含混不清的叫聲,舌頭早已伸到了他的口腔中,與他的舌頭纏在了一起。朱桓一手抱著她的腰,一手從她裙子開領處伸了進去,一伸進胸脯處立即碰到了兩座高高的豐腴,順著豐腴往上『摸』,『摸』著了一粒圓圓尖尖的凸起,立即在捏著它按了起來,只覺得自己手中的肉粒兒越來越硬,越來越大。

「哎呀,別鬧1譚欣想到自己今天來的目的,不由得輕輕推了推桑自己跟了這個男人已經足足五六年了,是他把自己從一個普通科級幹部提拔到現在的位置,這才是自己真正的靠山。

譚欣和朱桓一陣熱吻,感覺有點氣喘不過來,臉一偏脫離了他的嘴唇,身體轉過來,扑打著他的胸脯,笑著說道:「你嚇死我了,倒底是要看我還是要欺負我呀。」

「呵呵,人要看,也要欺負。來,寶貝,先讓我疼疼你,都半個月沒見面了,我都想死你了。」朱桓笑著說道。伸出手握住女人的柔荑,就帶著她的手往自己身體下面『摸』去,他沒有說話,男人身體下面早已隆起得象個小山包,隔著褲子按著硬挺的感覺觸手可感。

「你的兄弟好可憐矮!你就沒碰過你老婆?」譚欣媚笑著對朱桓說道,玉手利索的拉開了男人的褲鏈,從內褲里伸進去,握住了那根滾燙的東西,手指在尖端上輕輕一彈道:「誰叫它這樣貪吃來著。」

「還不都怪你這個妖精,我腦子裡面全都是你的樣子,對誰都提不起興緻來。」

朱桓被譚欣撩撥的滿心都是火焰,恨不得把面前的這個女人『揉』進自己的身體裡面,對這個女人,他真是太著『迷』了。

伸出手一把解開了艷『婦』的衣扣,往兩邊一分,雪白的胸脯立現眼前,兩個異常尖挺的豐『乳』傲然挺立,嫣紅的凸起份外醒目。

「嘿嘿,你是不是也想了?」朱桓一看這女人連xiong罩都沒穿,忍不住伸出手在那一抹豐腴上『摸』了起來,一邊『揉』捏著一邊笑著說道。

「還不是為了你方便。」譚欣一邊不住用手動作著,一邊嬌笑著說。手中的粗大慢慢的開始像一根燒紅的烙鐵,熱氣不斷傳至她的掌心。

兩個人經常在一起幽會,自然說起話來也是肆無忌憚,做什麼事情都不覺得難為情了。

「我敢肯定你沒穿內褲。」朱桓一手伸到她的背後,順著鼓翹的屁股往股溝里『摸』。

「我的內褲不是送給你了嘛,哪裡還有穿。」譚欣嫵媚地打了他一下。

「那我買幾條送給你。」朱桓的手指抵近了女人的****,隔著裙子時輕時重的按著,隨著他的動作譚欣的雙腿立即不由自主抖動起來,腰身也輕輕地扭著,臉上泛出紅暈,春意盎然。

朱桓伸出手撈起譚欣的長裙,肉『色』水晶亮光絲襪,貼著白花花的大腿和屁股『露』了出來,他顧不上欣賞,手指直『插』目的地,順著光溜溜的芳草往裡探,『摸』到了濕漉漉的一片,輕輕『揉』著她的花瓣兒,不時沿洞口試探幾下,又不進去。

「你想不想我啊?」輕輕的趴在女人的耳邊,朱桓低聲說道。

「不想。」譚欣那對桃花眼,嫵媚的瞄了他一眼,隨即嘻嘻笑起來。

「我讓你不想我1朱桓大怒,手指一下『插』入了那神秘的桃源洞,來回的擦著,譚欣立即全身抖動起來,小嘴裡哼哼作響,雙手急急解著他的褲扣,一把拉了下來,叫道:「老朱,別『摸』了,今天我不安全,來吧。我用手給你一回。」

「你不是不想要麼?」朱桓想要逗她,一手撐著她的腰肢,不讓她湊近。

譚欣今天不是不安全,實際上她是別有所圖,今天來見朱桓,一方面是為了自己上常委的事情,另外一方面,卻是因為有些事情想要跟朱桓打聽一下,畢竟朱桓在省裡面還是很有影響力的。

此刻見朱桓這個老『色』鬼,居然如此看輕自己,還真當自己天生麗質的美女副市長願意倒貼個半老頭子當情『婦』了?

剛才那微微的一絲情分,『盪』然無存。身子猛地一掙,脫了開去,走到桌邊說,「不玩那就不玩了,你以為我是什麼,求你干我呀1

朱桓萬萬沒想到這女人說變臉就變臉,不由得一慌,連忙趕過去連聲說道:「對不起,我開玩笑呢,開玩笑呢,來,讓我親親,我求你還不行嘛。」雙手摟著她的腰肢,伸嘴要去親美艷的譚欣,沒想到譚欣心裡有氣,搖擺著頭不讓他親,兩人相持了一陣,譚欣略一慢,嘴唇就被朱桓給咬住了。

這下子朱桓不敢再跟譚欣胡鬧了,上面親著女人的紅唇,下邊利索地撈起她的裙子,把她壓靠在辦公桌邊,抬起她的一條腿,挺著東西就要往裡『插』,

譚欣忍不住一陣掙扎,只覺得那一團火熱正頂著自己的身體,她心中一急:「別這樣啊,我今天真的不安全,難道你忍心讓我為你墮胎啊!真是的,什麼人啊1

朱桓跟她混在一起的時間也不短了,知道這女人的脾氣,有些無奈的從女人大腿上退了下來,嘴裡面忍不住低聲咒罵道:「他娘的,這麼倒霉,這種事情都被碰到了。」

不管男人還是女人,這個時候如果被人打斷,心情肯定不會美麗。朱桓同樣也是如此,別看他年紀不小了,可這方面的事情卻還是很有興趣的。一個星期要是不來那麼幾次,就渾身不舒服,尤其這譚欣還是一個尤物,在床上那份風情,一般的女人絕對是比不了的。所以朱桓對於譚欣一直都是很喜歡,否則也不會幫她從一個科級幹部一直爬到現在的位置。

要知道,當年譚欣認識朱桓的時候,只不過是屎政府』招待所的一個副所長罷了,而朱桓那時候還是省委辦公廳的副廳長,兩個人就在一次偶然的機會當中勾搭在一起,一直到今天。

譚欣見朱桓有些意興闌珊,伸出一條玉臂摟住男人的脖子,另一隻玉手掏起男人還在硬著的那一團火熱,柔聲嫵媚的一笑說道:「別這樣,這個星期六晚上,我讓你一次痛快個夠,好不好嘛?」

說著話,她那雙雪白柔軟的芊芊玉手終於羞羞答答地輕握住那正在膨脹壯大的巨龍的根部,玉指輕叩,上下翻飛了起來。

朱桓倒吸了一口冷氣,只覺得自己的靈魂在那一瞬間彷彿被抽空了一般,一種難以控制的感覺在他心中升起。

「唔,越來越大了呢……」譚欣一邊不住的動作著,一邊故作害羞的低聲說道。她很了解朱桓這個人,這傢伙雖說床上功夫不錯,可對這種事情卻沒有什麼抵抗能力,就喜歡自己說一些比較放『盪』的話,她打算快點讓譚欣發泄完自己的**,然後好辦正事。

「寶貝兒,別用手了,用你的小嘴兒幫我吹吹吧,來,快點兒1朱桓可不想就這樣輕易便宜了譚欣這個女人,不是安全期還穿著這麼風『騷』,臭娘么你騙誰去啊!

老傢伙縱橫官嘗花叢幾十年,這點小把戲瞞不過他的眼睛。譚欣心中倍感屈辱,知道朱桓已經看穿了他的小把戲,無奈之下只好喘氣著,甜美滑膩的香舌緩緩移到了男人的腹下。

「啊!好舒服1

朱桓扶著譚欣的頭,大聲的叫了出來!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安卓客戶端上線下載地址: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升遷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