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遷 其他類型

升遷

第六百六十九章赴宴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22日 18:01 [字數] 554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徐君然面對著常先直接說道:「仁川縣這個地方,之前之所以一直經濟上不去,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因為交通不便利。說實話,我還從來沒有走過那麼破的公路。現在路修通了,從縣城到市區只需要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再加上到另外一個城市的公路也即將修通,這樣一來,仁川縣就成了兩個城市當中的中轉站。這是很重要的一個因素。」

笑了笑,徐君然繼續道:「我們有充足的資源,有豐富的土地,還有一些比較特色的特產,有了這些東西,完全可以走出屬於自己的發展道路來。」

常先點點頭,隨即問道:「對了,你們縣有沒有什麼需產資源啊,這可是很有吸引力的。」

徐君然想了想,點頭說:「有,我請人勘察過,煤炭、鐵需資源都有,據說還有個小型金需。」

常先笑了起來:「好,好,有金需好,不管大小,都能吸引一大批人來。」

他說的這是實話,一個地區想要吸引投資商過去把錢投給你,就必須要有舀得出手的特色來,需產資源,無疑是一個非常有吸引力的東西。最起碼在如今的華夏來說,這是讓任何人都無法拒絕的誘餌。

最後,常先笑著說道:「既然有這些條件,那回頭我介紹你認識一些人,都是比較有實力的老闆,你看看能不能吸引他們到仁川縣投資。」

徐君然高興的點點頭,這對於仁川縣來說,無疑是一次很好的發展機遇。

跟幾個人告別之後,徐君然坐在車裡對王曉龍吩咐道:「先送謝處長回家吧。」

謝美娟一愣,有些詫異的看著徐君然:「你不回去?」

她的想法,原本自己今天可以和徐君然好好聊聊呢。對於她和徐君然的關係,王曉龍從前在富樂縣的時候就是清楚的,自然也沒什麼意見。他只是覺得徐君然跟好多女人的關係都太好了一些罷了。

徐君然苦笑了一下道:「你沒聽剛剛常廳長說么。這次他會給我們縣留下一個展位,是省政府那邊打了招呼,我得去看看方叔叔埃」

謝美娟隨即就明白過來,點點頭道:「你去吧,我先回家。」

她不是那種不懂事的女人,身在官場到了這個地步,又是在省城的機關裡面,謝美娟很清楚徐君然去方家的目的和原因,畢竟這次看似常先是因為張仲堅和自己的關係出面幫徐君然,可實際上。人家沖的還是省長大人的面子。徐君然也明白這個道理,所以他打算在第一時間裡去方中原家裡道謝。

並不是趕時間,而是表達一種態度。

在官場裡面混,有時候態度是一個很重要的事情,你沒有態度,別人怎麼可能對你的想法了解呢。

找了一個電話亭,徐君然撥通了方中原的傳呼機號碼。

沒錯,就是傳呼機。

這種東西八十年代開始興起,有賴於先知先覺的優勢。徐君然讓林雨晴成為最早涉足這個行業的人,自然賺了個盆滿缽滿。而方傑作為這門生意在北方的操作者,也撈了不少好處。順便,方大少也給自家老爸配了一台這東西。

不一會兒。徐君然就接到了方中原的電話:「我正在外面,要是有時間,你也過來吧。」

徐君然笑了笑:「方叔叔,方便么?」

他知道。能夠在這個時間跟方中原一起吃飯的人,肯定都是身份不簡單的存在,自己貿然過去的話。實在是有些不太合適。

方中原笑了一下,說道:「沒關係,都不是外人,你直接過來吧。」

說著,他把地址告訴了徐君然。

回到包廂裡面,方中原對丹江市委書記段世傑和市委副書記組織部長李德明笑道:「我叫徐君然同志過來一起吃飯。」

他們兩個人由於工作的關係,逐漸的就靠了方中原,李德明了解的非常清楚,方中原很有後台,現在方中原已升成了省長,成為了省政府的一把手,靠上了方中原,自己也算是有了靠山了。剛剛看方中原說話時那種隨意的語氣,李德明還以為方中原在跟一個關係極好的朋友說話,沒想到方中原竟然說是仁川縣的徐君然,搞得他差點掉了筷子。

一同吃飯的丹江市委書記段世傑,聽到方中原用很隨意的語氣跟徐君然說話,也感到十分的震驚,沒想到自己下面的縣裡面還真是藏龍虎!以前只知道徐君然跟前任省長陳星睿有些關係,沒想到的是他的關係竟然還包括方中原!

李德明和段世傑靠近方中原的時間不長,還是第一次見到方省長這麼隨和的態度,沒想到竟然是跟徐君然,這讓他們忽然間覺得,應該重新的認識一下徐君然的能量了。

為官行政者,要組建自己的圈子,最忌諱的是貪戀和刻薄寡恩:好處和利益都歸於自己,過失和責任推委給下屬,而且對下屬嚴苛,少有籠絡。具體的行政事務千頭萬緒,再好的政策也必須要有得力的人手給你去實施,所以,沒有一支精明能幹忠心耿耿的隊伍,自己在政治上也難有好的前途。

「誰是誰的人」是一個許多人常用的話,在機關呆過、在企業干過、在官場混過的人,多會用這句話。一個人一旦成了誰的人,他就沒有獨立人格,沒有自主意識了。古人說「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一個人一旦成了誰的人,他必定戰戰兢兢,死心塌地地效忠於此人。因為他要從主人那裡討衣食、討名譽、討權力。

像段世傑和李德明,如今他們恰恰就是方中原這個圈子裡的人,現在在他們看來,徐君然也是自己這個圈子裡面的人。

所謂官場當中的圈子,就圈子的組建和形成的目的而言,可以分出一定的層次來,一種是志同道合,為了共同的政治理想而團結到一起的「君子」。在古代。這類人物基本上是一些理想色彩比較濃厚的讀書人,抱著「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理想,學而優則仕,想為君主分憂,想為天下蒼生謀福利。

在這個層面上有一個特殊的圈子:清議派或者稱為清流。從科舉考試中脫穎而出成為各級政府官員,是一個從讀書人到行政人才的轉變。有的人綜合素質本來就高,經過簡單的實習即可勝任,爾後邊干邊學。但也有許多書生意氣很濃,紙上談兵是高手,而一旦實際任事。就眼高手低了。再加上古代政治制度中特有的言官制度,即專門有一批御史、言官之類的監督官員,可以風聞上奏,沒有事實根據也可以批評官員,向皇帝告狀。在華夏政治史上,這樣的政治評論家是屢見不鮮的,他們往往會左右社情輿論,對政壇有一定的影響力——有好的也有壞的。總體來說,這個「清流」圈子基本上可以歸入第一個層面。但因為他們只是動口不動手的君子。即使他們掌握了權力,往往也難有實際建樹。

當然,段世傑和李德明不屬於這樣的人,他們屬於另外一種。

確切的說。段世傑和李德明所在的這個圈子,是大多數官場圈子的常態,這個圈子可以簡單定義為利益集團。這部分的人物相對志同道合的人來說,境界要低一些。因為他們的才幹和抱負要小些。地位也低些,在圈子中也多屬於二流人物,但他們人數眾多。是政治系統中承上啟下的部分。他們所結成的圈子是一個建立在利益基礎上的集團。

公正的說,這些人並不是一開始就胸無大志自甘平庸的。初出道時,他們也同樣有理想有追求,是想幹事業的。但理想往往在現實面前被擊碎,幾番碰壁和挫折之後,他們無力改變現狀,畏難而退,變得事故和圓滑起來。宦海沉浮,拌君如拌虎,他們開始明哲保身,而且經過多年的為官生涯,他們已經變成了大大小小的既得利益者。如果想要保住這一切,他們不免要媚上欺下,左右逢源、見風使舵。在這個層面上,他們也非大奸大惡,沒有什麼為非作歹、禍國殃民的惡跡。他們只是官僚系統中的普通人。有較多私心和較少犧牲精神的普通人,這樣的人在任何地方都是多數。本來,世界上就難說有絕和壞人,任何人身上都有「好的成分」和「壞的成分」,大英雄和大奸臣都是少數,中間的大多數是一個系統的穩定成分。

在政治生態系統中,這部分人群的數量也是最多的,所以,雖然他們不是耀眼的明星,但往往是政治力量的基矗「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江湖中的恩怨情仇、門戶幫派也是一種圈子。圈子會形成一張潛在的大網,把你裹在其中,把你的命運同很多人聯繫在一起。

所以當徐君然進門的時候看到段世傑和李德明兩個人,就明白,這兩個人應該已經成了自己一個圈子的人。

「段書記,李書記。」

徐君然先是客客氣氣的跟段世傑兩個人打了一聲招呼,這才轉身跟方中原打起了招呼:「方叔叔。」

這是他跟方中原的約定,不是在辦公室裡面,就不要稱呼職務,叫叔叔。

聽到這個稱呼,段世傑和李德明對視了一眼,心面對於徐君然和方中原的關係又增加了一個檔次,畢竟叫叔叔那分明就是說兩個人的關係很不錯,沒有把方中原看做外人。

「你來了,小傑昨天剛走,還說要等你來一起吃飯呢。」方中原笑了笑說道。

徐君然點點頭:「昨天給我打電話來著,他說要去京城談生意。」

兩個人自顧自的說著家常,卻讓段世傑和李德明驚訝不已,他們聽的出來,徐君然跟方中原一家子都很熟,那一點都不見外的語氣和態度表明,這兩個人的關係絕對是非常的親密。

「這次是來參加招商會的?」方中原笑著問道,對這個事情他自然是知情的,現在當著段世傑等人的面說出,自有他的想法。

「嗯,今天剛到,約了幾個朋友請人幫忙。」徐君然如實回答道。

「都約了些什麼人?」方中原就象關心自己的子侄一樣,同樣也沒有避開段世傑和李德明。搞得兩人對方中原很是感激,這是把自己當成了自己人了,不然不可能不背著自己說這種事情。

徐君然也沒有隱瞞,就把謝美娟幫忙尋找劉紫雲等人幫忙的事情說了一遍,最後笑道:「我跟謝處長是老同事,這次到省城也沒什麼人可找的,就請她幫忙了。」

聽了徐君然的話,方中原點點頭:「不錯,你的想法很有意思,宣傳一下。完全可以探索出一條路來嘛。」

一旁的段世傑和李德明聽的都有些頭暈了,沒想到這個徐君然這麼有辦法,一個招商博覽會的宣傳,竟然想到用這麼多的方式來為仁川縣做宣傳,按照他的這個說法,別說仁川縣還是有一點優勢的,哪怕沒有任何優勢,這麼鋪天蓋地的宣傳一下,說不定就能夠吸引不少投資商的目光和注意力。哪怕到時候有一兩家大型企業去投資,對於仁川縣來說,都是成功的埃

「老段、小李,你們是丹江市的領導。對於仁川縣的新生事物一定要支持才對,改革開放是國家正在全面開展的事情,我們要解放思想,運用實事求是的精神去做這個事情。如果走錯了改過來就行了,做任何的事情難免犯錯,只要是為了公心而做就出不了問題。仁川縣先走了一步,這是機遇,同樣也是風險,如果做好了,對你們的發展都是有好處的。」方中原語重心長的對兩位市領導說道。話語中已說明了,這事跟政績很有關係,支持的話,成功了就有大量的機會,就算錯了也沒什麼,畢竟國家也需要試點。

他說的是實話,徐君然在仁川縣搞的這個勞動力輸出和土地承包政策,乍一看是有些冒險,可真要是做成了的話,卻真的是一筆天大的政績,足以讓仁川縣成為各方矚目的焦點。

「省長,我回去以後一定全力支持這項工作。」段世傑首先表態了。

李德明也點頭說道:「仁川縣政府的工作是有成效的,我準備建議市委考慮在仁川縣全縣推廣土地承包和勞動力輸出。」

方中原搖了搖頭道:「先用一個鎮試點就很不錯,你們不必事事都沖在前面,在後面幫助就行了,我也想看看這個新的改革方式會走成什麼樣子。」

說著,他轉頭看向徐君然,認真的說道:「君然,段書記和李書記都是很有經驗的領導,工作上有什麼不明白的地方要多向他們請教。」

徐君然知道他這是在幫自己,忙說道:「方叔叔放心,我一定在兩位領導之下開展工作。」

這一頓飯吃到了晚上十點鐘,兩位領導自然是要看方中原的臉色行事,見他喝的差不多了,也就沒再繼續堅持喝酒。這喝酒其實跟做人一樣學問不小,要學會察言觀色才行,不然萬一說錯了話,做錯了事,後果一樣不堪設想。

徐君然始終都是恭恭敬敬的陪著三位領導,反正在場諸人當中,他的職務是最低的,雖說李德明和段世傑因為方中原的關係對他很客氣,但是徐君然可沒有自大到以為可以忽略官場上的規矩,跟兩位市委常委沒大沒小,依舊是十分的客氣。這一點也讓李德明和段世傑兩個人很滿意,他們對徐君然客氣是因為方中原的緣故,可不是因為他徐君然本人。

徐君然明白方中原讓自己出席這樣飯局的原因,為官者要解決的一個重要問題是要有人跟隨,也就是說你還需要經營好自己的小圈子。這個以你自己為核心的小圈子是你的重要政治資本之一,它也決定了你在上一個層面的圈子中的地位。一個政治官員,要善於「跟上」,上邊要有人。也要善於「御下」,下邊也要有人。要妥善分配好下層的利益關係,學會用各種手段團結人,用理想、用利益等等。

在歷史上,有許多政治家自己並不貪婪,很精明,也有好的報負和追求,但往往功敗垂成,其中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過於清廉:嚴於律己,也嚴於律人,結果是「水至清則無魚,人至察則無徒」,不見容於上下以及同僚,搞得就剩下自己一個好人,即使有很好的政策,也讓下邊的歪嘴和尚給念壞了。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升遷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