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遷 其他類型

升遷

第六百六十五章辦公會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18日 18:26 [字數] 557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等到那女人帶著孩子回到瓜攤的時候,赫然發現一馬車的香瓜居然都已經沒了。

望著空空如也的車子,那女人的臉色頓時變成了慘白色,抓住自家男人的手臂,急切的問道:「瓜呢?咋還沒了呢?又給沒收了?」

男人笑著擺擺手:「你瞎說啥,徐縣長已經幫咱們把瓜都賣了。」

說著,他高興的繼續說道:「剛剛縣政府辦的劉主任說了,今年咱們家的瓜,縣政府那邊包圓了。」

他這是真話,劉華強揣摩著徐君然應該是有幫著瓜農的想法,索性對那男人說讓他把家裡面剩下的瓜都拉到縣政府去,反正政府辦也要給下面的人發福利,這點香瓜價格不高,還能討好縣長,何樂而不為呢。

聽了丈夫的話,女人一下子就愣住了,張大了嘴巴說不出話來,只是眼眶微微有些發紅。

徐君然笑了笑,站起身說道:「大嫂,之前是我們考慮的不周全,沒能顧及到群眾的想法,我給您道歉了。」

他這是真心話,之前只是考慮著改善縣裡面的衛生環境,卻忽略了農村基層的實際情況,給農民們造成了很多困擾,徐君然這心面是真的過意不去。他這個人是屬於那種傲上而不傲下的人,對待下面的人反倒是比對待上面的人寬容許多。今天這一次微服走訪,讓他知道了不少基層群眾的困難,所以徐君然是很不好意思的。畢竟自己是縣長,管著他們的吃喝。卻沒能夠做好自己的工作。

女人慌了起來,捂住自己的嘴巴好久都沒說出話,半晌之後嗚的一下子哭了出來,把她的兒子按在地上,咚咚咚給徐君然磕了好幾個頭!

徐君然愣在那裡,半晌都沒有動靜。

第二天早上的縣政府辦公會議,徐君然親自出席,並且提出建議。以後在全縣的城區鬧市劃分出幾個特殊的區域來,允許鄉下的群眾到城裡面來賣菜,並且不會徵收管理費之類的東西。而要求只有一個,那就是農民要保證自己佔用的攤位衛生整潔。

「縣長,這麼做,是不是跟縣委那邊請示一下啊?」

會議結束之後,關波來到徐君然的辦公室。有些遲疑的問道。

畢竟這個事情最開始是縣委那邊弄出來的,縣長一句話就給改了,關波是擔心縣委白林那邊會有反彈的跡象。

徐君然一擺手:「請示啥,這個事情本來咱們就是錯的,沒什麼可說的。」

他倒不是不把白林放在眼裡,實在是覺得這種小事沒有必要跟白林那邊爭論。本來這城區衛生建設就是縣政府的事情,白林之前過問不過是為了增加在縣政府這邊的影響力罷了,現在自己發現了弊端進行改變,白林要是有意見,徐君然不介意讓他親自去看看事實是什麼樣。而且徐君然也覺得。白林不是笨蛋,這種費力不討好的事情。他不會做的,畢竟這個事情涉及不到什麼實際上的利益關係。

果不其然,就像徐君然說的那樣,縣委那邊似乎對此一點都不在意,對政府的這個文件根本就沒有意見。

夏天過的很快,轉眼就到了八月份,有一天是星期一,縣政府按例舉行升國旗儀式,卻見門口圍了上百名農民。門衛以為是上訪人員,慌得不行,誰知道八點鐘的時候,這些農民整整齊齊排著隊,異常鄭重的向著大院,向著鮮紅的、正在冉冉升起的國旗深深鞠了三個躬。

做完了這個事情,那些群眾即刻離開,一點都沒有停留的意思。

「縣長厲害啊1

「可不是么,要不是縣長,咱們哪能有這個好名聲。」

隱約知道這是為什麼的人,不由得對徐君然心生佩服之意。

白林對此倒是沒什麼想法,或者說,就算他有什麼想法,旁人也看不出來。就連縣委辦公室主任鄧文兵在他面前抱怨這個事情,都被白林給壓了下去。

原因很簡單,最近這段時間,市委書記段世傑幾次向白林暗示,讓他對徐君然客氣一些。段世傑的意思很簡單,讓白林把眼光放的遠一點,不要只局限在一個小小的仁川縣。

揣摩領導的心思,是一門很厲害的學問。白林這麼多年能夠在仁川縣屹立不倒,憑的就是這門本領。他從段世傑的話語裡面敏銳的察覺到了一點蛛絲馬跡,那就是如今的市委段書記,恐怕跟徐君然正處於一個蜜月期,如果自己這個時候找徐君然的麻煩,無疑會讓段世傑很不滿意,覺得自己對他的命令陰奉陽違。

作為一個下屬,如果讓自己的頂頭上司對自己產生了不滿的地方,那就表明,這個下屬肯定不算一個合格的下屬。更何況,身為縣委書記,白林很清楚,別看自己如今在仁川縣的地位很是牢固,但前提是段世傑得支持自己,否則沒了這個市委一把手的鼎力支持,白林在仁川縣說話還有沒有那麼管用,就是一個未知數。

有了這樣的認識,白林自然對於徐君然在縣裡面的很多事情,都選擇了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說白了,他明白段世傑的意思,段世傑是希望他白林和徐君然在仁川縣和平共處,如果有可能的,只要段世傑在市裡面佔據了上風,肯定會給白林好處的。

至於徐君然為什麼跟市長貝超群漸行漸遠,白林隱約猜測,很有可能和之前市裡面的某次博弈有關係,應該是貝超群那一次用徐君然做了擋箭牌,讓這位徐縣長意識到,貝市長表面上跟自己眉來眼去,實際上還是為了自己的背景罷了。

白林能夠想到的東西,徐君然自然也能夠想到。雖然貝超群是方中原的人。可並不代表,自己就要受他的操縱。換成任何人被推出去做擋箭牌給人頂崗。絕對都不會心平氣和的接受。

這一點,徐君然知道,段世傑知道,貝超群也知道。

所以,貝超群現在和徐君然之間的關係,是客氣當中稍微帶著一點疏遠,維持表明平和罷了。

上面的人知道這些,下面的人卻未必知道。人們只看到徐縣長的發展越來越好,市裡面好幾個領導幾次都在公開場合表揚仁川縣的發展,就連縣委書記對於徐縣長的建議也很少反駁。現在仁川縣的情況大家都看的很清楚,徐君然別看當上縣長才兩年,可他的勢力已經越來越大,漸漸的連縣委一把手也要為之忌憚了。

徐君然對此並沒有什麼想法,仁川縣的經濟情況正在向好的方向發展。他也著手進行自己早就想好了的發展計劃。

招商引資的工作現在被徐君然給提上了日程,原本徐君然的想法是把仁川縣可以利用的土地整合成為一個經濟開發區,後來因為換屆選舉的工作和市裡面的不少事情耽擱了,現在白林擺出了一副退避的姿態,徐君然馬上把這個事情提上了日程。

自從跟段世傑溝通了之後,徐君然也明白了白林的想法。自從上次報紙上批評了他之後,他就很少插手政府這邊的事情,徐君然乾脆大事小事都盡量找白林進行彙報,從外表看上去人的關係也很是和諧。

縣長辦公會在昨天已經通知了下去,沒有哪一個副縣長敢怠慢。就連在市裡辦事的副縣長劉海洋也趕了回來。徐君然現在在縣裡面的聲望正是如日中天的時候,千萬不能得罪他已成了許多人的共識。

縣政府辦公室。直屬機關的領導們都被叫來參加會議。

徐君然看向財政局長劉暢:「我說財神爺,今年你可別跟我哭窮埃」

劉暢溫和的一笑:「縣長,由您的領導,咱們縣的日子是越來越好,哪能哭窮呢。」

馬萬里自從當上了廣電局局長,一改往日那種小心翼翼的樣子整個人也更顯精神,聞言笑了笑說道:「劉局長,既然財政有錢了,那我看是不是可以給我們廣電局更換一下設備啊,電視台的攝像機都用了十幾年了。」

劉暢笑了起來:「行啊,縣長同意,我馬上就簽字撥款。」

大家都哈哈大笑了起來,自然知道徐君然的脾氣,這點事情去要錢,平日里捨不得花錢的縣長大人,肯定是不會答應的。

就在這個時候,會議室的門被推開了,徐君然一臉微笑的走了進來。

徐君然的秘書王曉龍緊跟著他走了進來,就看到王曉龍把徐君然的茶杯放在了桌上,又把筆記本、筆之類的東西放好退了出去。

在徐君然進門的時候,會議室裡面的人就都站了起來,這是官場上的規矩,作為縣政府的一把手,徐君然有這個資格資本讓所有人對他表現出足夠的敬意,不管這份敬意是不是發自肺腑的,只要他來了,這些人都必須要起身迎接,不迎接的話,那就是冒天下之大不韙,觸犯了整個官場的規則。

並不是徐君然架子大、規矩多,而是因為這是官場上的潛規則。

尊重上級,尊重領導,任何人只要身在官場當中,就無法避免這個事情。

跟關波這個常務副縣長握了握手,徐君然對眾人笑道:「大家都來了。」

關波笑了起來:「縣長,您不知道,一聽說是談招商引資的事情,同志們都很激動,這都盼著呢。」

徐君然笑著點點頭,跟其他幾個副縣長握了握手,這才分開雙手向下虛按了一下:「大家先坐下吧,咱們慢慢聊這個事情。」

參加會議的人跟徐君然握手打招呼,大家這才坐了下來。

「今天的縣長辦公會主要的議題就一個,如何開展招商引資工作的問題。」徐君然直接就進入了正題,反正大家都知道自己的脾氣,再繞圈子也沒有意義。看了看眾人都在認真聽講,徐君然就繼續說道:「最近一年。我們仁川縣的發展形勢非常好,公路通車之後。仁川縣與外界的通道打通了,要不了兩個月,南部通向白河市的公路也將貫通,各位,仁川縣的發展機遇到了1

端起自己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徐君然接著說道:「縣裡面各鄉鎮的公路也基本上完成,招商引資的前期工作基本上也把基礎性的工作做完,現在面臨的就只有一個事情。如何把外來的資金吸引到咱們縣來,這需要在坐的同志去做一些工作。下面請關波同志把縣裡面的具體安排講一下。大家有什麼想法請暢所欲言。」

說著,徐君然沖常務副縣長關波點點頭,示意他可以開始了。

關波如今已經跟徐君然的關係十分密切了,聞言打開自己面前的筆記本,緩緩說道:「經過研究決定,縣裡準備就招商之事分別在省里和市裡進行一系列的宣傳。利用省市新聞的作用,把仁川縣招商引資工作的優惠政策進行宣傳。另外,徐縣長將到省里去活動一下,希望通過參加全省招商引資洽談會進行招商……」

聽到這裡,徐君然點點頭,對劉暢問道:「這些事情都是要花錢的。縣財政那邊,有沒有困難?」

劉暢呵呵一笑:「縣長請放心,這個事情絕對沒有問題。」

他是徐君然一手提拔起來的,在這個事情上面深知徐縣長有多麼重視,自然不會給徐君然拖後腿。

副縣長葉選澤猶豫了一下:「有什麼需要我們做的地方?」

聽說徐縣長準備大幹一場的消息。想到這樣的結果必定會跟縣委那邊產生交集,甚至會引起一些人的不滿。把仁川縣推到改革開放的風口浪尖之上。雖說心面對於徐君然的魄力很是欽佩,可像葉選澤這樣的人也有些擔心,畢竟全國現在都在討論改革開放和資產階級自由化之間的關係,他可不希望成了徐君然的犧牲品。

趨吉避凶是人的本能,官場上的人更是人精,誰都不願意用自己的政治前途去做賭注,更何況還是一個稍微不小心就會丟掉烏紗帽甚至性命的豪賭,除非是那些鐵了心跟著徐君然走的幹部,否則換成任何人,都會考慮自己的後路。

徐君然也不生氣,他自然知道這些人心面的想法,畢竟大家做官都有自己的追求。人各有志,不能勉強,徐君然也明白不是所有人都跟自己一樣有先知先覺的本事,可以預知未來,知道改革開放才是如今大家唯一的出路。

想到這裡,徐君然笑了笑說道:「同志們的主要工作,就是各自負責一塊工作。縣裡面把各個鄉鎮劃分給你們負責,招商不必你們上,你們只需要涉及到自己所管的鄉鎮時進行必要的協調,要讓商家對咱們仁川縣有信心,在如何留住商家這事上,你們的任務很重。」

聽到徐君然這麼說,那些個副縣長什麼的,不約而同的大大鬆了一口氣,好像放下了千斤重擔一般。心面想的明白,只要事情不擴大,局限在一定的範圍之內,自己大不了在自己管轄的一兩個鄉裡面,有事情的時候做一些就可以了。縣裡面的招商引資工作,哪怕出而來問題也跟自己沒有任何的關係。

就在這個時候,縣政府辦公室主任劉華強開了口,笑著說道:「招商工作是一項重要的工作,我自告奮勇請戰,徐縣長走到哪裡,我就陪到哪裡,別看我沒什麼文化,做這些工作同樣沒有任何問題。」

說著,他對關波道:「關縣長,作為政府辦主任,具體的工作就分給我們吧,請縣長放心,我們政府辦公室在這方面完全能夠勝任。」

徐君然笑了起來:「說實話,這招商引資工作具體如何開展,全國各地都在摸索著經驗。我們現如今做這件事情也是有些冒險性,這事少些人沖在前面也是為了保護大家的意思,你們只要把後方的工作做好就行了,具體的招商工作有我沖在前面就行,在我出外開展招商期間,政府的工作就請關波同志多費點心。」

劉華強微微一笑:「縣長,您說說,我這個辦公室主任不去,合適么?」

一旁的招商局副局長,被徐君然從駐省辦召回來的李素梅忽然開口說道:「縣長,我覺得招商引資的這個工作吧,女同志的作用同樣很大,我強烈要求跟你一道去做點事情。」

他們這個說著話,徐君然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來,畢竟人家一門心思的要追誰自己,自己如果不接受,倒是顯得有些矯情了,之後說不一定還會影響其他人投向自己的決心。所以無奈之下,徐君然只好點點頭說道:」你們倆啊,既然都這麼說了,那就跟我一起做招商引資的工作好了。不過我事先聲明,不要影響其他的工作。「

李素梅高興的點點頭:」請首長放心,保證完成任務。「

對於她來說,能夠有機會在徐君然的身邊做一點事情,無疑是非常高興的。更何況經過上次的那個事情之後,李素梅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總是想要再見到這個男人的身影。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PS:求訂閱,求推薦票,求打賞支持!求全訂閱領取大神之光,就在作者名字的旁邊,一個紅色的五角星!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升遷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