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遷 其他類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其他類型 > 升遷 > 第六百六十一章日子過的好快

升遷

第六百六十一章日子過的好快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14日 15:30 [字數] 558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說起來也挺有意思的,徐君然懷疑這個事情的策劃者是貝超群,而白林卻懷疑策劃者是徐君然,這便使得這次的事情蒙上了一層撲朔『迷』離的『色』彩,當然,其實這個事情不僅僅徐君然和白林在懷疑,就連柳強也在懷疑徐君然。

柳強之所以懷疑徐君然是幕後策劃人,自有他的道理。前不久,他在招待所的花園裡,有意向徐君然點一把火,目的就是想造成徐君然和白林兩個人的爭執,然後,他再與徐君然結成廣泛的統一戰線,共同孤立白林。他這樣做並不是和白林有多麼大的矛盾,或者有多麼深的個人恩怨,從個人情感上來說,他除了有點兒看不慣白林頤指氣使的霸道外,並沒有別的什麼。他之所以如此,主要就是想擠走白林,讓他騰出那個誘人的位子,他要趁著市委田副書記還在位的有利時機,給自己創造一個晉級的機會。世界上最怕的就是,上面有人時,下面沒有位子,或者是下面有了位子,上面沒有人了。沒有想到報紙上很快就曝出了群眾上訪的內幕,這讓他非常興奮,他覺得徐君然真有點兒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平時看上去很低調,也務實,沒想到在關鍵時刻,一把封喉劍,直『逼』白林,蛇打七寸,肋處『插』刀。站在旁觀者的角度,他覺得這也怨不得白林,該出手時就出手,白林先拿他徐君然當槍使,他再給白林背後一刀,這也很正常。

柳強不免為自己的計謀感到沾沾自喜。什麼叫領導藝術?這才是真正的領導藝術,不費一槍一彈,就讓他們產生內訌,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風起雲生。在這鋪天蓋地的輿論攻勢下。白林的敗北勢在必然,一旦縣委書記的位子空了下來,徐君然成為縣委書記的話,縣長的位置就沒了人選,自己就有了可乘之機,這是何等的痛快?

高興之餘,柳強轉念又想,這徐君然看起來很沉穩,實際上離真正的老練還有一定的距離。否則,也不會這麼快就出招。莫非他瞅准了縣委書記的位子,早就想趁勢取而代之?又或者,這個事情是別的常委在暗中使力?

雖然目前的排座次上自己位居徐君然和白林之下,算得上是比較靠前的常委。但是如果其他常委真的後面有人支持,跨一步走到自己的前面也不是沒有這種可能。心班子在調整的時候也有過常務副市長當市長的例子,難道其他人就沒有這樣的想法?看來,誰都不傻,表面上的風平浪靜,掩蓋著的是暗流涌動。升遷661

他很想探探徐君然的虛實,就打了一個電話過去。沒想到剛從白林那裡回來的徐君然竟然假裝什麼都不知,但越是掩藏,他就越發覺得始作俑者不是別人,正是他徐君然。也罷。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事成於密,敗於泄。我沒有理由讓人家對我坦誠,只要能夠達到同一目的。心照不宣也是一種境界。

柳強正瞎想著,白林打了一個電話過來。讓他過去一下。

雖說都在縣委大院裡面辦公,但是柳強和白林的辦公室距離卻很遠,兩個人一個在五樓,一個在三樓。辦公室這麼安排,完全是出於工作的需要,下面的人常來縣委彙報工作,有的是來找書記,有的是來找其他副書記,大家辦公室分遠一點兒,可以讓下面的人避免許多忌諱,領導也落個方便。不知內情的人,都以為柳強和白林的關係非常親密,其實不然,白林的人緣很好,對誰都是一團和氣,不過分親密誰也不會有意去疏遠誰。他就是批評人,也很講究策略『性』,不像別的大領導那樣,出口就是教訓,某某某,你是怎麼搞的?當了這麼多年的領導連這個都不懂?或者說,你這領導是怎麼當的?你必須給我怎麼怎麼樣,否則,你就別給我幹了。白林不一樣,他要批評人,總是要指出來,這件事你要怎麼怎麼處理了,效果是不是會更好些。聽的人頻頻點頭,聽完了心悅誠服。有的人說他太軟了,該硬的時候不硬,只會和稀泥。也有人說,作為全縣的一把手,不能太『毛』糙,就應該像他這樣,善於搞好各方面的平衡,處理好方方面面的關係,調動起大家的積極『性』,就是最好的領導藝術。

柳強雖然也傾向於第二種看法,但他還是覺得白林過分軟了些,講穩定求平衡是對的,但過分強調平衡就會喪失應有的原則與立場,尤其在對待徐君然這個縣長的問題上,他覺得白林的內心對徐君然並不滿意,又出於對徐君然的忍讓,才導致了許多矛盾的發生,到頭來搞得徐君然越發飛揚跋扈,目中無人。上次書記辦公會上,他稍稍對徐君然主持的縣『政府』的工作有所責問,徐君然就以掃黃打非趕走台商來對抗。不過,就是從那次徐君然與白林的正面交鋒中,他才第一次發現,白林才是真正的太極高手,謙和甚至軟弱那僅僅是外表,他的骨子裡有一種看不見底的氣場,那才是別人不可侵犯的權力和威嚴,誰要是觸到了,那氣場中發出的內力就會傷到誰。

後來,他又聽人說,在他與徐君然有了小花園的密談之後,徐君然還找了一次白林,徐君然進去的時候表情鬱悶,出來的時候意氣昂揚。他從徐君然的前後變化中,隱隱約約地感覺到徐君然一定是得到了白林的某種暗示,甚至某種許諾,才掃除了徐君然的顧慮。

那麼白林這一次叫自己過去,是不是跟這次報紙上的報道有關係呢?

想到這裡,柳強關上了門,匆匆朝著白林的辦公室走去。

白林永遠擺著和藹可親的一張臉,看不出他內心藏著的東西。等柳強落座之後,白林微微一笑說道:「剛才市委來電話了,說是11月10號,中央首長來咱們丹江市視察工作,順便到我們仁川縣停留一天。讓我們及早做好準備工作。」

柳強點點頭,眼前一亮,心面倒是暫時忘記了報紙的事情。

徐君然也接到了這個通知,上午他和白林在辦公室裡面雲山霧罩的聊了半天,互相試探著對方,最後卻誰都沒有達到目的。告別了白林之後,他回到辦公室,可下午的時候白林又一次打來了電話,讓他到自己辦公室去一下。

雖說心面有些不願意。但徐君然還是來到了白林的辦公室,畢竟人家才是一把手。

「縣長,中央領導來視察的事情,你知道了吧?」

徐君然一進門坐下,白林就對他笑著說道。

徐君然點點頭。他早就聽說過某首長要到丹江市來視察的消息,但沒聽說要來仁川縣,首長這一改道,肯定對仁川縣有好處,就高興的說道:「這是好事呀,是不是書記您向市裡面做了爭取?」

白林苦笑著說道:「這種事不像別的,靠爭取是爭取不來的。省上也沒有權力做主,主要還是看中央的安排,大概是首長想順路多看一些地方吧。」

徐君然「哦」了一聲點點頭說道:「這次首長來,我們可以借一下東風。趁機爭取一些資金支持。」

白林搖搖頭道:「想得美!省上再三強調,首長這次來,要把我們改革開放近幾年最好的成果展現出來,要讓首長看到我們的成績。看到我們的發展,絕不能開口就向首長訴苦要錢。我叫你來就是想告訴你。明天我去市委參加一個會議,這幾天你就代表我全權負責縣委的工作。等我回來后,再開一個書記辦公會,好好商量部署一下首長視察的工作方案,反正還有三個月的準備時間,也不急。另外,縣委原來定下的10月份要舉行『全市百名記者看仁川』的活動,你們再考慮一下,是提前,還是拖后,不要和首長視察的時間發生衝突。」

「好好好,那我和宣傳部門協商一下,看看定在什麼時候合適,再來給您彙報。」徐君然點點頭說道。

「這事兒不用彙報了,你做主安排就行了。」升遷661

「好的。」

「那你先忙,等我從省里回來后再說。」

接下來的幾天,白林去了省裡面,徐君然負責縣裡面的工作。

既然首長要來視察了,自然也就涉及到黨群、組織、宣傳這一塊。宣傳部長叫錢秀梅,這個月去參加全省宣傳部長赴長江看變化的活動,名義是考察,說到底還是遊山玩水。她走後,現在部里還剩下四個副部長,李步媛就是其中之一。說起來,李步媛還是徐君然的老鄉。李步媛是江南人,當年做知青來到了的東北,就在這邊扎了根。這次「全省百名記者看仁川」的採訪活動就是她的構想,李步媛向他談了這個想法后,他覺得很有必要,當即拍板定了下來。後來徐君然向白林做了彙報,白林聽了也很高興,說:「好!我們就是要借全省記者之筆,揚我們仁川縣之名。」

聽到輕輕的敲門聲,徐君然知道一定是李步媛來了,就說了一聲:「進來1

李步媛進來后,先向他笑了一下,然後回頭關了門,說:「徐縣長好1

徐君然點了一下頭,示意他坐下,然後說道:「我想問問你,全省百名記者看仁川的活動安排做出來了沒有?」

「已經做出來了,本來想等錢書記認可后再來給您彙報。」

「你們打算讓他們什麼時候來縣裡?」

「計劃是今年十月中旬,因為10月份是我們仁川最好的季節,秋高氣爽,瓜果飄香,這樣才能更好地展現我們仁川的魅力。」

「到時候你再同錢書記商量一下,要不,就放到10月底,或者是11月初,10月中旬可能有一項重要接待活動,不能放到一起。」

「好的好的,我們就按縣長的意見辦。」

徐君然本來想與她說說別的事,了解一下下面有什麼看法和議論,剛要問,卻聽到了敲門聲,說了一聲進來。門就推開了,進來的不是別人,卻是劉華強。

「老劉,有事嗎?」徐君然看了一眼劉華強問道。

劉華強臉『色』嚴肅,看了一眼李步媛卻沒有說話。

徐君然眉頭一皺,對李步媛說道:「你先回去吧,下次咱們再說。」

李步媛自然知道徐君然肯定和劉華強有重要的事情要談,點點頭離開了徐君然的辦公室。

「出什麼事情了?」徐君然看了一眼劉華強,詫異的問道。

劉華強苦笑了一下:「縣長。白書記家的小孫子,出事了。」

徐君然聽到這話頓時就愣住了,白林家的孫子要是自己沒有記錯的話,今年才五歲,能出什麼事情埃

「怎麼回事。白書記的孫子能出什麼事情?」

徐君然真的是莫名其妙。升遷661

劉華強趴在徐君然的耳邊,一陣低語之後,徐君然的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

白林的孫子,還真就出事了。聽說是上午在幼兒園的時候,被人給從幼兒園的樓上扔了下去,現在正昏『迷』不醒的在醫院裡呢。

「怎麼回事?」徐君然的臉『色』陰沉:「兇手抓到了嗎?」

劉華強苦笑著繼續說道:「是個孩子,今年十歲。」

徐君然馬上就愣住了:「這。這是怎麼回事……」

劉華強解釋了起來,徐君然的臉『色』卻越發的陰沉了。事情的起因一點都沒有什麼陰謀論在裡面,就是一個十歲的孩子,看到五歲的孩子挺可愛的。逗那個孩子玩,結果白林的孫子不願意說話,一下子就把那個十歲孩子惹火了,對他是又打又撓。最後愣是給拉扯到樓道邊上,然後順著樓梯給推了下去。

嘆了一口氣。徐君然對劉華強問道:「白書記知道了嗎?」

劉華強搖搖頭:「不清楚,應該是通知了吧。」

徐君然苦笑了一下,他真的沒想到,這種事情居然會出現在自己的面前。不知道為什麼,忽然他有些同情起白林來,畢竟如果兇手是一個成年人,白林大可以動用自己手中的權力狠狠的報復對方,可偏偏卻是一個未成年人,一個孩子而已,這真的讓人無可奈何。

所謂熊孩子,大抵就是這樣的孩子吧。

人們常說小孩子不懂事,沒有善惡判斷能力,所以一切錯誤都可以被原來,甚至於犯罪殺人也是一樣。

可問題是,這樣的孩子究竟應不應該受到懲罰呢?

施暴者是未成年人,被害者也是未成年人,憑什麼被害者要為施暴者的錯誤受到傷害?

徐君然記得沒錯的話,就算是過了幾十年之後,面對這樣的問題,法律也沒有一個有用的辦法,除了罰款之外,也沒有別的辦法對那些造成錯誤的未成年人進行懲戒。

小孩子殺人不受懲罰,小孩子弄壞別人家的東西不受懲罰,小孩子傷害別人不受懲罰。

這一切的一切,恰恰使得家長們對於自己的孩子更加放縱。

因為不管出了什麼樣的事情,只要一句孩子還小,就可以抵擋過去,哪怕自家的孩子差一點就毀滅了另外一條生命。

「縣長,這個事情咱們要不要關注一下?」

劉華強試探著看向徐君然問道。

徐君然想了想:「讓宣傳部門跟進一下,我看可以搞一個討論,對於未成年人犯罪,究竟應該怎麼預防和善後。」

說完,他繼續說道:「對了,白書記那邊,隨時關注一下,有什麼情況及時向我彙報。」

劉華強點點頭,轉身離開了徐君然的辦公室。

接下來的時間裡面,仁川縣的建設如火如荼,到12月底,以金融街命名的新城區大街已經『露』出雛形,而金融街兩邊的高樓也拔地而起,其中建設銀行的六層建築已經封頂。

「實事求是,勇於開拓,勇於進缺是近來徐君然在會上常常講起的觀點,新城區的建設也暫時掩蓋了仁川縣領導班子里洶湧的暗流。

禮拜天,徐君然躺在床上眯著眼睛享受難得的假日,直到陽光強烈到刺痛雙眼才慢慢起身,他已經很久沒有睡過七小時以上了,這是正月以來徐君然第一個休息日。

如今已經是1988年年初,對於徐君然來說,也是他成為仁川縣長的第三年了。

白林孫子的事情最後還是沒有什麼結果,畢竟犯罪的是未成年人,哪怕白林在仁川縣權勢滔天,也沒有辦法把對方怎麼樣,賠了一筆錢之後,那一家人搬出了仁川縣,徐君然並沒有給白林製造什麼麻煩,甚至還公開在『政府』工作會議上,強調了要加強未成年人素質教育的講話。

至於市裡面段世傑和貝超群的鬥法卻是愈演愈烈,這一點從報紙上的內容就可以看得出來。今天還是讚揚市委領導工作,明白就是批評市『政府』某項工作不力,反正兩個人總有一個人是被表揚或者被批評的。

只不過對於徐君然,他們似乎有了共識,再也沒有針對他採取過任何行動。

「看來,應該是有人吹風了。」

徐君然躺在床上,心面暗暗的想到。

(快捷鍵:←)升遷 第六百六十章有人在搗鬼 升遷目錄(快捷鍵:回車) 升遷 第六百六十二章窘迫的縣長叔叔(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升遷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