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遷 其他類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其他類型 > 升遷 > 第六百六十章有人在搗鬼

升遷

第六百六十章有人在搗鬼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13日 15:29 [字數] 549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事情就這麼過去了,徐君然原本以為自己終於可以過一段平靜的日子,沒想到麻煩卻又再次找上了自己。

這一天徐君然正在跟財政局局長劉暢研究關於縣裡面元旦走訪的事情,縣委辦公室主任劉華強一臉驚慌的走了進來,手裡面卻拿著一張報紙,徐君然眉頭皺了皺,對劉暢道:「這個事情就先這樣好了,咱們有時間再說。」

劉暢也是聰明人,點點頭道:「那好,縣長,我先走了。」

等到劉暢離開之後,徐君然這才對劉華強問道:「老劉出什麼事情了?」

劉華強一臉苦笑遞給徐君然那張報紙,無奈的說道:「縣長,桃花鎮上訪的事情上了報紙了,市裡面好幾家報紙都報道了這個事情,竟然有人還拍了照片。」

徐君然臉色頓時就變了,他知道,麻煩又來了。

伸手接過報紙,徐君然眉頭緊鎖道:「這個事情,傳的很快?」

劉華強點點頭道:「市裡面好幾家報社都報道了,最先報道的是丹江日報。」

徐君然臉上的表情更加嚴峻了,他知道丹江日報是市新聞出版局辦的,在本市的影響很大。

一邊看報紙,徐君然一邊問道:「報紙上對這個事情都是怎麼說的?」

劉華強苦笑道:「好像都是對白書記不利的,對您的評價還是蠻高的。」

徐君然鬆了一口氣:「好,你先忙去吧。」

等到劉華強離開之後,徐君然拿起一份報紙隨便讀了起來,在今日新聞當中看到了一個醒目的標題——《穿著孝服的上訪群眾》,上面

一張大圖片赫然躍入眼帘,穿著喪服的上訪者與保安糾纏在一起。圖片上還隱約看到了仁川縣委的牌子。圖片下面,寫著一長段文字:

近日,仁川縣委門口發生了一件令人不忍目睹的怪事,身穿孝服的上訪群眾要見縣委書記,卻被保安攔在了大門外,圖為雙方發生爭執的一幕。

他們為何身穿孝服來上訪?是有人專門搗亂,還是另有不可告人的隱情?經過筆者詢問,才從當事人那裡得知,縣委為了樹立縣城的形象。決定拆除公路兩旁的上塘村舊平房,統一修建樣板房。因為政府補貼資金極其有限,村民無法承受巨大的經濟壓力,不想搬遷,結果九十多歲的老人被拆遷隊推倒的土牆壓死了。經過政府出面協調。責令開發商為老人的子孫賠償安撫費五萬元,開發商卻以貼出搬遷通告為由拒絕賠償。無奈之下,老人的子孫們只好上訪到縣委縣政府。

然而,沒想到的是保安以書記不在為由,拒絕他們進入門內,直到二十多分鐘后仁川縣人民政府縣長徐君然出面,答應了上訪者的要求。他們才撤離。

徐君然匆匆看完了之後,心一下被什麼東西拎了起來。這篇文章非常注重客觀事實,也不存在對他的褒與貶,問題是它把矛頭指向了白林這個縣委書記。這讓白林會怎麼想?這豈不是拿他放到火上去烤嗎?

更何況,這個事情被刊登在市政府下屬的報紙上,豈不是如今已經全市皆知?

想到這裡,徐君然繼續看著報紙。卻被下面的群眾來信給驚呆了。

有人說:「為了政績工程,全然不顧老百姓的利益。更不把群眾的冷暖放在心上,這樣的領導,別指望他們為老百姓辦事。」

更有人表示:「形象工程真是害死人,拿著人民的血汗錢往自己臉上塗脂抹粉,這才是最大的**。君不見,前幾年百貨大樓路口上的城市形象「嫦娥奔月」雕塑像,花了四十萬,沒過三年,官員調走了,形象工程成了阻礙交通的釘子,被拔掉后修了個大水池子,人民的血汗錢就這麼被白白地糟蹋了,誰來承擔這個責任?沒有人追查,更沒有人為老百姓說話,當官的繼續當官,老百姓繼續受害。這樣的教訓難道還少嗎?樣板房究竟是讓農民住的,還是讓過路的人看的?值得決策者們認真思考,不要再搞什麼政績工程了,老百姓花不起這個錢。」

最誅心的是一條署名為公道的讀者來信說:「既然是縣委書記,為什麼不敢見群眾?還躲起來不露面,讓縣長給他解決問題,想想看,一個縣委書記能夠面對這樣的事情還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子來,這樣的領導,有什麼資格坐在主席台上尸位素餐。」

徐君然眉頭緊鎖,甚至覺得自己渾身都有些發麻,一條簡短的報道,一張上訪的圖片,竟引發了群眾的憤怒情緒。這也恰恰說明了一個問題,群眾對當前的**、對形象工程是多麼的深惡痛絕,一旦有了一個發泄的出口,就會不遺餘力地來發泄。儘管他們的言論有些過激,但也不無道理,也說到了問題的要害。比如市裡面原本在三岔路口上的那座鋼球雕塑像,真的是勞民傷財的面子工程,當時他不在丹江市工作,後來只是聽說當時的市政府要樹立城市形象,高價請京華大學設計了一個城市的雕像,花了四十萬,用鐵架子撐起了女性雕塑,手裡面捧著一個月亮形狀的鋼球,美其名曰「嫦娥奔月」,既看不出它的象徵意義,更看不出有什麼審美價值,反倒有礙觀瞻。

有人懷疑那根本不是京華大學設計的,京華大學要是設計出那樣的水平,只能證明華夏的教育質量太差了。沒過三年,主抓形象工程的書記調走了,人們才傳說,那位書記大人的女兒在京城上學,那個「嫦娥奔月」是他女兒上大一時的傑作。後來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紛紛上書,說「嫦娥奔月」放在路口妨礙交通,應該拆除。新一屆領導班子順應民意,果真拆除后修了一個水池子。

老百姓有這樣的心態,徐君然心面其實是理解的,形象工程的確成了一種變相的**。

人們一直有把「形象工程」與「政績工程」混為一談的傾向。實際上「形象工程」與「政績工程」不是一回事。事實上。人們在說「形象工程」的時候,標準是混亂的、不清晰的。我們看到、聽到的「形象工程」往往多在貧困或者不富裕的地方出現,好象富裕地區沒有「形象工程」問題。但「形象工程」到底是指超出財力的建設,還是指超出必要的建設?如果所有超出財力的建設就算是「形象工程」,那麼貧困地區為了解決發展必需而「集中精力辦大事」又該如何理解?富裕地區超出必要的建設也不少,而且往往成了引人讚歎的成就標誌。這又使人覺得一種建設算不算「形象工程」,重點不在於建設是否超出必要,而取決於財力是否足夠。

如果說「政績工程」以大大小小的私利而否定了自身的合理性,那麼「形象工程」的不合理。不在於出發點上的自私,而在於內在邏輯的敗壞。「形象工程」作為一種「為民眾謀利益」的建設而出馬,但設想的邏輯是民眾並不知道自己的利益在何方,因此哪怕受到民眾的反對也在所不惜。「形象工程」設想中的民眾是一幫沒有能力看到自己利益的愚民,必須由智慧的領導來安排命運。

問題的關鍵不在於工程的「出發點」如何。而在於不受歡迎的建設為什麼能夠上馬,政府為何成為形象工程的提款機,社會何以成為權力者隨意取予的對象。在這裡,民意成了一個虛擬概念,被視為愚民的民眾並沒有進入決策過程,民意代表集聚的權力機關成了「形象工程」的全力配合者。「形象工程」與「政績工程」的實質是民意不能決定決策結果。社會權力的專斷內在地決定了「形象工程」與「政績工程」的產生,所以真正的問題並非怎樣制止「形象工程」。而是怎樣制止社會權力的專斷。

當然,這些都是後世的專家們總結出來的經驗,徐君然雖然知道,卻不能對任何人說。他更加明白,「政績工程」四個字是美好甚至神聖的,不可以隨便亂叫,它至少要符合以下四個條件:一是有利於國計民生;二是主事者出以公心。不謀求個人私利;三是經得起時間和實用的考驗;四是主事者不自我表功。但是因為「政績工程」有如此的美名盛譽,於是成為貪官們覬覦的目標。

徐君然看著這幾張報紙。心面又是高興又是擔心,高興的是這些報紙上沒有對他所管轄的工作提出質疑,甚至還有點兒褒獎的意思。可擔心的卻是,這裡面所有的矛頭都指向了白林一個人。

白林看了會怎麼想?會不會認為是自己搞的鬼?如果這樣就不好了,倘若白林再把這種懷疑傳遞給上級組織,上面的領導豈不是對自己有了看法?一個人一旦被組織上有了看法,這個人的仕途也就差不多到頭了。這樣一想,徐君然不覺驚出了一身冷汗。

又翻看了那幾張報紙一會兒,徐君然又看到了丹江生活報的另外一篇《丹江市經濟建設成果顯著》的文章,從時間上看,是前兩天的事情。上面是一張照片,只見七八個穿著正式的領導幹部,圍繞著市長貝超群,正在視察丹江市新近成立的一個經濟開發區。照片下面,附著一行文字:「丹江市在改革開放招商引資工作當中成效顯著,一共引進外資企業十幾家,投資意向近五十項,涉及投資近億元。」

放下報紙,徐君然心面暗暗的仔細琢磨了起來,這個事情都跟仁川縣有關係,同樣也跟市裡面的領導有關係,經濟建設是市長貝超群的成果,屬於正面報道,群眾上訪是段世傑的心腹白林搞形象工程引起的,屬於批評性的報道,一正一反,不知是偶然的巧合,還是事出有因。他不由得想起柳強之前對他的暗示,想起段世傑對他伸出的橄欖枝,很顯然,如果真是有人策劃,那策劃者一定是權力中心地帶的重量級人物,這就意味著丹江市政壇兩個頭面人物的較量就此拉開了帷幕。

一想到這個敏感的問題,徐君然不由得有些激動。彷彿心裡透進了一絲亮光,讓他看到了某種希望。兩虎相爭,必有一傷,憑他的感覺,這傷的多半是白林。因為不管段世傑勝敗如何,最後的結果必然是白林要麼黯然調職離開仁川縣,要麼就是平步青雲高升,但不管怎麼樣,縣委書記的位子空缺下來。對他來講,何嘗不是一個機會?儘管他知道這個機會不屬於他一個人,還有縣裡面其他人,還有想不到的人,他依然有一種控制不住的興奮。

就在這時。電話響了,徐君然接起來道:「你好,我是徐君然。」

電話那頭傳來了一陣爽朗的笑聲,笑完了之後,貝超群淡淡的開口道:「徐縣長,現在忙什麼呢?」

徐君然一愣,笑了笑道:「沒什麼事情。正抽煙呢,怎麼了?市長。」

貝超群說道:「有空看看報紙嘛,最近不少新聞呢。」

掛了電話,徐君然心想。此刻的貝超群一定也看出了問題的實質,看到了希望的亮光,否則他不會這麼高興,更不會把電話打到自己這裡來。按照常規。要真是他策劃的,他會裝得不露聲色。絕不會主動向外張揚,生怕別人懷疑是他搞的。按著這種邏輯來分析,貝超群肯定不會是幕後策劃人。很顯然,始作俑者一定是受益最大的人,假定說,貝超群斗敗段世傑,最大的受益者會是誰?

更讓徐君然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貝超群這個時候給自己打來電話,是什麼意思?

對於貝超群這個人,徐君然現在越發有些看不透了,原本他以為貝超群既然是省長方中原的人,那跟自己應該也是同一戰線的,可上次貝超群拿自己做擋箭牌,在市委常委會上面跟段世傑打擂台,著實讓徐君然吃驚不小,當時對他的印象就變差了許多。

平心而論,徐君然仔細考慮了一下,這次報紙上的事情,幕後指使者應該不是段世傑,因為貝超群沒有妨礙到段世傑的正常升遷,更不會威脅到他手中的權力,最多只是妨礙了他一元化的領導,而最大的受益人,自然是徐君然和貝超群。

點了一根煙,徐君然有些猶豫起來,這丹江市果然是個不平靜的地方埃

「縣長,白書記請您過去。」

正在這個時候,辦公室的門被推開,劉華強走進來對徐君然說道。

徐君然一愣,想不到白林也找自己,估計也應該是得到了報紙上的消息,看來是找自己商量對策埃

想到這裡,徐君然點點頭對劉華強道:「叫小王一聲,去縣委。」

來到縣委大院當中,縣委辦公室鄧文兵早就在門口等著徐君然了,看到徐君然下車,鄧文兵連忙說道:「縣長,書記在等您了。」

徐君然點點頭,讓鄧文兵在前面引路,跟著他上了樓,來到白林的縣委書記辦公室當中。

見徐君然進來,白林笑了笑說道:「坐坐坐,我這裡正好有朋友送來的兩盒新龍井茶,你品嘗品嘗,要是對胃口了送你一盒。」

徐君然哈哈大笑了起來:「好呀,書記給我送,我就是不對胃口也要說對胃口。」

韋一光哈哈大笑著說:「以茶論道,咱們倆就是閑聊幾句,順便有點事情跟你商量一下。」

徐君然說道:「您是長者,我哪裡敢在書記面前班門弄斧?只是隨便說說而已。」

兩人一說一笑間,氣氛融洽了許多。

白林拿過茶,包裝十分講究,打開盒蓋,徐君然湊過去聞了聞,感覺清香四溢,就說:「真香。」

白林笑了笑道:「待泡了水,還香。」說著就在兩個透明的茶杯里各放了少許茶葉,倒了小半杯開水,泡了一分鐘,又加滿了水,一縷清香撲鼻而來,再看杯中,茶葉一個個都豎了起來,小小的茶葉如剛發的嫩芽,茶水頃刻間變成了碧綠色。

領導在一起的時候,有幾件事情是不能談論的:一是女人;二是對上級領導的評價;三是幹部任命。

徐君然和白林坐在一起聊天,女人自然是不會說的,徐君然對於白林跟張敏之間的那點事情沒什麼興趣,白林對徐君然身份神秘的女友也不想了解,而對於上級領導,兩個人如今表面上看一個是市委書記的人,一個是市長的人,自然也不會說什麼。

至於幹部的任免,這是要上書記辦公會討論的,在這個地方說也不太合適。

所以徐君然想不明白,白林今天叫自己來,到底是為了什麼?

難道說,真的是為了報紙的事情?

想到這裡,徐君然露出一個笑容,對白林很誠懇的說道:「白書記,今天早上的報紙,您看了么?」

白林臉上不動聲色,對徐君然點點頭,意味深長的說道:「看了倒是看了,只是覺得有點奇怪埃」

徐君然心中一動,詫異的說道:「書記您也看出不對勁的地方了?」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快捷鍵:←)升遷 第六百五十九章決定 升遷目錄(快捷鍵:回車) 升遷 第六百六十一章日子過的好快(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升遷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