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遷 其他類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其他類型 > 升遷 > 第六百四十九章死人了!

升遷

第六百四十九章死人了!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02日 18:47 [字數] 545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縣長,您要過去么?」

王曉龍低聲對徐君然問道。

徐君然搖搖頭:「算了,這個事情白書記的態度堅決,我還是不要攙和了。」

王曉龍聽到這話就明白了徐君然的意思,發動汽車,從縣委大院的後門繞了出去。

只不過,就算徐君然想要躲開這個事情,卻還是沒有辦法避免。

在第二天的常委會上,白林還是提起了這個項目,目的很簡單,要縣財政局大力支持。

徐君然眉頭皺了皺,心面暗暗的嘆了一口氣,緩緩開口說道:「白書記,我談幾點個人看法吧。」

白林微微一愣神,好久沒有聽到徐君然在常委會上開口了,點點頭笑道:「那好,就聽聽縣長的高見。」

不管怎麼樣,他先給徐君然戴了一頂高帽子,徐君然總不好意思反對自己的意見吧。「

徐君然先對白林的這一決策給予了肯定,笑了笑說道:「白書記高瞻遠矚、思想超前、有雄心有膽略,這件事對加快城鄉一體化建設、打造仁川縣的嶄新形象具有劃時代的意義。」

這番話一說出來,就連白林自己都有些臉紅起來,心道這大學生就是大學生,比那些大老粗強多了,哪怕是誇獎人的話,從人家的嘴裡面說出來,那都跟開了花一般。下面的其他人,無論如何是想不到這樣的話來奉承自己的。

看到白林臉上露出一個笑容來,徐君然話鋒一轉,繼續說道:「當然,這一決策實施起來難度也相當大,從農民目前的實際收入來看,五千元對他們來講不是個小數目。讓他們承擔這麼大的壓力可能思想上難以接受。再說了,他們祖祖輩輩已經習慣了住現在的房子,寬敞、方便,也好養他們的牛呀雞呀羊呀,住樣板房沒有多少實用性,反而給生活帶來不便。」

這番話徐君然並沒有直接針對白林,畢竟他覺得白林的出發點還是不錯的,雖說有些不切實際。

只不過,白林的臉色還是沉了下來。他也是老官場了,何嘗聽不出徐君然這話裡有話的意圖呢?雖說表面上看來是為自己好,可實際上白林覺得,這徐君然分明就是不希望看到由自己主導的這個工作啟動,因為這樣的話。他這個縣長就失去了一次撈政績的機會。

徐君然的話音剛落,還不等其他的常委們表態,白林就咳嗽了一聲,直接說道:「既然大家認準了這樣做有利於加快我縣城鄉一體化建設,可以樹立仁川縣的正面形象,那我們還猶豫什麼?我們更應該堅定信念,上下團結。形成合力,深入到每家每戶,做好群眾的思想工作。群眾思想上有疙瘩很正常,否則還要我們這些領導幹什麼?」

頓了頓。他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徐君然,淡淡的說道:「主席他老人家早就說過,農民問題,關鍵在於教育引導。說白了。農民的思想比較固執保守,只看眼前。看不到將來;只見樹木,不見森林。這就需要我們講道理,要讓他們看到將來,看到樣板房起來后的前景。房子多了怕什麼?這是好事,可以出租出去,增加他們的收入。南方之所以發達,主要在於他們的觀念比較先進,敢想敢幹。你們有空到南方走一圈兒就知道了,那裡許多城郊的農民不用干別的,光出租房子的錢一年都花不完。所以,我們現在的問題不是老百姓的認識問題,而是我們領導層的思想統一問題。」

他這番話,就明擺著是沖徐君然去的了,言下之意,是徐君然的思想不夠開放:「我們的思想統一了,可以用我們的思想引導老百姓的思想,可以多想些辦法,幫助大家克服困難。比如說,農村信用社,可以上門為農戶提供貸款服務,區里、鄉里,都要拿出一些具體的行動來,有錢的出錢,沒錢的出物,水泥、鋼材都可以。只要各級政府重視,只要大家萬眾一心,沒有克服不了的困難。」

同樣一件事,道理都是由人講,權力就是道理,權力越大,道理就越多。經白林這麼一說,其他的常委們即使心裡有一萬個不贊成,口頭上還要恭維他決策英明,行動上還得遵照執行。你要公然反對,或者頂著不幹,可以讓願意乾的人代替你干。這就是官場,是人人皆知的遊戲規則。

最關鍵的,是白林的身份是一把手,哪怕是徐君然這個二把手的意見是正確的,其他人也不好直接反對一把手的意見。畢竟這個事情可大可小,弄不好就要變成眾多常委架空一把手的局面,真要是出現那種情況,誰都擔不起這個責任,徐君然也不敢。

於是,縣委的決議正式生效,通知發下去之後,鄉鎮和村屯哪一級政府敢不執行?明明知道是錯的,也得執行。於是,層層往下壓,縣裡把任務壓到了鄉里,鄉里又壓到村裡。

這村民們聽了,一下子就炸開了鍋。有的人直接就說:「政府的好心我們領了,但是要我們造樣板房堅決不同意,我們住了幾十年的土房子,磚瓦房也不錯,可就是不習慣住這種跟城裡人一樣的樣板房。如果政府真的關心我們老百姓,心裡裝著我們的話,就不要再增加我們的負擔,直接為我們蓋房子好了。」

也有一種說法,說政府搞形象工程,卻讓老百姓花錢,這是什麼狗屁邏輯?所以群眾們堅決不幹!

但不管怎麼說,事情就是這樣的事情,上級既然有要求,下面的幹部自然就要執行。群眾們想不通,縣、鄉、村三級幹部就深入到群眾當中做工作,講城鄉一體化的好處,講將來的前景,講南方的城郊怎麼富裕,講建好了這些房子可以依託公路做生意,還講將來修好了大家都能夠走上富裕的道路。

徐君然自然也知道這個事情。只不過他卻沒辦法說什麼。甚至還得自己也出面去幫忙做工作,有群眾問他:「這房子蓋好了,做生意開店鋪,東西賣給誰?賣給政府么?」

徐君然只好說:「將來發展起來了,外地來這裡做生意的人會越來越多,你怕什麼?」

村民的工作還是做不通,縣裡又給每戶補貼了2000元,鄉鎮那邊拿不出錢來,乾脆給每戶贊助10袋水泥。準備工作做了半年。才勉強做通了大部分人的工作,還有極少數家庭困難的、思想頑固不化的,怎麼做也做不通。

這一晃已經快要到1987年年底了,徐君然原本以為白林看到事情難以推行就會知難而退,可他萬萬沒想到。事情在這個時候竟然發生了一次大轉折,造成了極為嚴重的後果。

桃花鎮一直都是思想工作不太好做的地方,不少群眾壓根就不買政府的帳,原本徐君然打算趁著元旦下去走訪的時候再做做工作,可沒想到白林等不及了,做不通工作沒有關係,軟的不行就來硬的。誰也阻擋不了滾滾向前的歷史車輪。

不知道什麼時候,白林指示縣城建局,把工程承包給了一家市裡面來的房地產建築公司,四五台推土機突突地開進村。把屋裡的人轟出去后,破舊的土房頃刻之間變成了一片廢墟。而就是在這次拆遷中,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桃花鎮永清村有個年過九旬的老爺子,不知道為什麼竟然藏在了原本應該沒人的房子裡面。結果被推土機一下子給壓在了房子里,等搶救出來的時候。人已經不行了。

這下子,一下就捅了馬蜂窩!

老爺子兒孫滿堂,在村子裡面威望也挺高的,村民們聚集了近百人的隊伍,當時就把那家從市裡面過來的房地產公司給圍了起來,推土機也被扣下了。結果房地產公司也滿腹的冤枉,他們三天前就通知村民要搬遷,否則出了事故概不負責,拆遷之前又喊過話,屋裡沒有人,誰知道老爺子什麼時候又進了屋?雙方各執一詞,那老爺子的子孫們就上訪到了鎮上,鎮上推三推四,給不出明確答覆,他們就直接來找縣裡。徐君然當時去市裡面開會,正巧白林知道了這個事情,白林一怒之下,把拆遷辦的人叫來狠狠批評了一頓,當場作出批示:一要做好死者家屬的安慰工作,施工單位按政策規定給予死者經濟賠償。二要封閉消息,在沒有弄清事實真相之前,這次事故不得以任何形式見諸於電視、廣播和報紙,誰捅了婁子誰負責。

徐君然回到縣裡的時候,聽說這個事情差點沒把桌子給拍碎了。

「老劉,白書記真是這麼說的?」

看著面前給自己彙報情況的劉華強,徐君然一臉的不敢相信,出了這麼大的事情,白林的第一反應竟然是捂蓋子,難道他不知道,這事情要是傳到市裡面,說不定他腦袋上的烏紗帽都得摘掉么?

「縣長,這事兒白書記很上心,我看您還是別管了。」劉華強一臉無奈的對徐君然說道。

徐君然的眉頭皺了皺:「你盯著點,要是有什麼消息,第一時間向我彙報。」

不知道為什麼,徐君然這心面,忽然有了一種不祥的預感,總覺得這個事情肯定還會有下文的。

果不其然,就在這個事情完結不到三天之後,死者家屬再一次鬧到了縣委,只不過這一次,他們做的更絕,非但穿著孝服來的,甚至還把死者的屍體也抬到了縣委大院門口,正趕上徐君然從縣委當中出來,迎面碰上了個正著。

「怎麼鬧到這個地步了呢。」眉頭皺了皺,徐君然嘆了一口氣,以這樣的方法來上訪,看來要麼是賠償金沒給到位,要麼就是死者家屬那邊有了新的要求,縣裡面沒辦法滿足他們了。

王曉龍打過方向盤,車就向縣委的後門方向開了去。徐君然聽說,縣委原來本來是沒有什麼後門存在的,只不過近幾年來群眾們因為各種各樣的問題來上訪的人是越來越多,有時候甚至會把縣委縣政府給包圍了起來。縣委辦公室主任鄧文兵就想到了一個辦法,為了領導的正常工作不受上訪群眾的干擾,特意開了一個後門。專供領導在特殊情況下出入。

徐君然一看王曉龍打過了方向盤,就知道他是想從後面繞道出去。這件事的始作俑者是白林,既然群眾要找他,就留給他處理好了。徐君然抬腕看了一眼表,時間正好是上午10點45分。還有15分鐘,他要在縣政府招待所會見一個外地的客商,這個外地客商關係到一個幾十萬的投資項目,他不能不去,但如果就這樣繞過群眾。徐君然這心裡又覺得不踏實。他不知道是白林不在辦公室,還是他不願意見群眾,才讓門衛攔住了他們。看著那麼多披麻戴孝者擁擠在大門口,實在不合適,讓外面來辦事的人看到了。人家會怎麼想?這無疑會影響人民政府在大家心目中的形象。不論怎樣,既然讓他撞上了,就不應該迴避。

徐君然又看了一眼手錶,對王曉龍說道:「小龍,掉頭,從大門走。」

王曉龍跟徐君然關係不一般,一邊聽話的把車頭調過去。一邊低聲說道:「徐哥,這麼弄,白書記那邊……」

徐君然明白他的擔心,畢竟這個事情是白林負責的。徐君然現在過去,十有**是攬麻煩上身,更不要說一會兒自己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客人要會見,要是因為這個事情耽誤了招商引資的大事。才真的是得不償失。

苦笑了一下,徐君然無奈的說道:「算了。不管怎麼樣,也不能讓老百姓就這麼等著埃再說了,出了事情的話,我也難辭其咎。一會兒要是我走不開,你想辦法讓人通知老劉,讓他和關縣長一起會見客人,晚上我請客人吃飯好了。」

王曉龍低聲嘀咕道:「這事兒白書記說了,不讓別人管……」

徐君然嘆了一口氣,假裝沒有聽見這句話,他明白王曉龍是為了自己好,提醒他別好心辦了壞事,畢竟在官場上胡亂插手旁人的工作本身就是一件容易引起麻煩的事情。更何況這種群體性上訪的事,搞不好就會好心辦壞事,兩頭不討好。儘管如此,徐君然還是覺得不能繞道而走,一是他不忍心置上訪群眾於不顧,將心比心,要不是遇到難事,誰會披麻戴孝來這裡?二是倘若自己迴避不管,被白林知道了還是一定會有想法的,說不定還認為自己不支持他的工作,想看他的笑話。做人有時候就是這麼難,你管了,他會有想法。你不管,他更會有想法。

車子停了下來,徐君然下了車,遠遠的就看到一大群人在那邊吵吵嚷嚷的,甚至還有信訪辦和縣委辦的同志在做著說服工作。

鬧事的群眾人不少,有人在大聲的喊著話:「不是說人民政府么?憑什麼不讓我們進去找領導反應情況?」

信訪辦的同志大聲道:「不是不讓你們進,辦事得講一個程序,你們有什麼事先到信訪辦,信訪辦解決不了,再去找縣委領導。」

「信訪辦能頂個球用,要是信訪辦能解決,我們跑這裡來做什麼?今天讓我們進也得進,不讓進也要進1

縣委辦公室的人馬上就說的:「不要著急,這事情我們正在給你們協調,請大家不要著急……」

「你們協調個啥?人家都騎到我們脖子上拉屎了,憑什麼我們不能反抗?這拆遷的事兒是白書記定下的,我們就得找白書記問個清楚。」

那邊縣委辦副主任馬上大喝道:「你們知不知道,自己這是在做什麼?這是衝擊政府,是要負法律責任的1

「法律責任?死了人政府管不管?」鬧事的人絲毫一點都不打算退讓。

聽著兩邊唇槍舌劍各不相讓的交鋒,徐君然這心面很不是滋味,不說別的,這政府原本是為老百姓服務的,可漸漸的在某些人的印象當中,政府官員就應該比老百姓金貴,就應該站在人民的頭頂。「公僕」變成了「公主」,連當官的出門檢查工作,老百姓都得退避三舍,這還是我們黨所說的人民政府么?

徐君然不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他從上輩子就開始問自己,一直到現在都沒有一個準確的答案。

他站在這裡,很快就讓不遠處的人注意到了,一直在不遠處控制局勢的縣委辦公室主任鄧文兵馬上走了過來:「徐縣長?」

鄧文兵是白林的心腹,既然他在這裡,那就表明白林已經知道這個事情了,一想到白林明知道這麼多人是來找他這個縣委書記要一個說法,可他卻躲起來不見這些群眾,徐君然的心面就很不舒服,對於這個縣委書記,他開始還以為對方很有魄力,可是現在看來,白林也就是一個老官僚罷了。

眉頭皺了皺,徐君然沉聲對鄧文兵緩緩問道:「鄧主任,這個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升遷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