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遷 其他類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其他類型 > 升遷 > 第六百四十七章再生事端

升遷

第六百四十七章再生事端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30日 19:08 [字數] 550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事情雖說有些波折,可總算平靜了下去,畢竟看到徐君然態度堅決,孫家那邊也不好再多說什麼。*文學館*誰都知道這個小傢伙雖然看似很好說話的樣子,可實際上骨子裡卻倔強的很。

仁川縣的工作還要繼續,徐君然又回到了縣裡面,一門心思的撲在發展縣裡的經濟上。

這一天徐君然剛上班,分管縣內國有企業的副縣長譚明福就打電話過來訴苦。

「徐縣長,出事了!出大事了!縣白酒廠的工人們正在鬧事呢,都已經把躍進路給堵上了1

譚明福說話的時候都帶著哭腔了,畢竟這個年代**可是相當大的事情,作為分管副縣長,在他的手下出了這麼大的事情,不說別的,縣委肯定是饒不了他的,說不定都得摘帽子。

「到底是怎麼回事?好好的工人怎麼會去堵路呢?」徐君然聽到這個消息也是大吃一驚,現在的仁川縣可不比以往,自從公路通了之後。到仁川縣來的人越來越多。這個事情對於正在發展的仁川縣影響肯定不好,說不定會帶來嚴重的負面影響。

「徐縣長,事情是這樣的,咱們縣白酒廠的雖然前幾年的效益很不錯,但是由於廠內的管理不善,加上最近兩年銷售上的萎靡,現在已經到了非常困難的的地步。」譚明福苦笑著說道。

徐君然眉頭一皺:「這種事情是市場的原因,怎麼還鬧到堵路的地步呢?」

「縣長您不知道,前幾天,有個職工的孩子上初中,交學費沒錢。結果,結果那家的男人去賣血。暈倒在醫院裡面了,差點鬧出人命來。職工們一下子就激動了,要求縣裡面給出個辦法來……」譚明福無奈的說道。

徐君然一臉的無語,這些工人還真是一隻保持著主人翁精神啊,知道出了事情找政府。

想到這裡,徐君然忍不住嘆了一口氣,現在可以這麼做,二十年之後,卻沒了這種優勢了。

不過既然這個事情出在自己的轄區裡面。徐君然肯定是不能坐視不理的,想了想,他對譚明福說道:「老譚,你先穩定一些群眾的情緒,我這邊馬上就到。」

放下電話。徐君然還沒來得及喘口氣,電話就再一次響了起來。

「喂,我是徐君然。」

「徐縣長,我是白林吶。怎麼回事?我聽說白酒廠的人把躍進路都給堵上了?」

身為縣委一把手,白林對於這種**是最為關心的,畢竟如果出了事情的話,他的責任是最大的。

「書記放心。我馬上就趕過去處理這個事情。」徐君然連忙說道。這個時候他和白林想法是一致的。

白林點點頭:「好,一定要徹底解決這個事情,不能搞出大事來1

放下電話之後,徐君然叫上劉華強和王曉龍。開著車就朝著酒廠那邊的躍進路趕了過去。

處理這樣的事情也不是第一回了,徐君然倒是並沒有太過於著急。對於他來說,這種**其實反倒是好處理,畢竟這些工人如果不是因為實在活不下去了。肯定是不會鬧事的。自己只要能夠解決酒廠的生存問題,他們也就不算是問題了。

這個時期的國有企業面臨的問題。實際上就是如何轉型,吃慣了大鍋飯的工人們,在市場經濟大潮來臨之際,需要重新定位自己以及企業在社會上的地位,由此而造成的諸多事端,徐君然相信,這將會是一個長期而艱巨的任務。

車子開到躍進路的時候,徐君然就看到路邊上公安局的人正在維持秩序,副縣長譚明福正在那裡與鬧事的工人們講著什麼,他的旁邊則是張喜斌進入縣委常委之後提撥起來的縣公安局副局長田**。

對於這個田**的來歷,徐君然倒是清楚,之前這人在桃花鎮派出所做所長來著,至於是張喜斌的人還是柳強的人徐君然不太清楚,可柳強在張喜斌就任縣委常委之後沒多久,就在常委會上面提出讓田**出任縣公安局副局長,徐君然就可以肯定,他一定是柳強的人。

原因很簡單,官場上不會無緣無故提拔一個人,尤其還是這麼重要的縣公安局副局長的位置。柳強只要不是笨蛋,就明白白林讓張喜斌進入縣委常委會無疑是希望加大對縣局的控制,如果這個時候柳強還不做出反應的話,他在政法系統的影響力將會越來越低,畢竟誰都明白,如今的仁川縣政法系統,已經有兩個說了算的領導存在。

「縣長,田**怎麼帶了這麼多人來?」

王曉龍跟徐君然認識的時間比較長,說起話來也比較放得開,看了一下周圍的情況,對徐君然低聲說道。

徐君然眉頭一皺,朝著周圍看了看,發現確實有不少公安局的幹警在這邊。

「老劉,你去說一下,讓田**把人撤掉,我們面對的是老百姓,又不是敵人,弄這麼多幹警做什麼?」

徐君然冷冷的說道,對劉華強吩咐了一句。

劉華強看徐君然臉色不太好,連忙跑過去在田**的耳邊低語了起來,田**猶豫了一下,還是叫過人吩咐了下去。

徐君然下車的時候就已經有人看見他了,再加上譚明福喊的那麼大聲,工人們一聽說縣長來了,自然是忙不迭的沖了過來,在他們的想法裡面很簡單,說話反應情況自然是要找官兒最大的人,徐君然這個縣長在仁川縣是很有名的,大家都知道這是個有辦法的縣長,一聽說他來了,第一個反應就是要跟徐縣長反應情況。

徐君然也沒有躲避,直接推門走下了車,來到了人群當中。

王曉龍護在徐君然身邊,劉華強也擠了過來,對於徐君然的安全他是非常在意的,如今自己跟徐縣長的利益緊緊綁在一起。劉華強現在所擁有的的權勢地位,都來源於徐君然對他的新任,一旦徐君然要是出了什麼事情,他劉華強這個縣政府辦公室主任肯定是第一個倒霉的。

總體來說,這個局面還是可以被控制住的,畢竟雖說撤走了不少人,公安局在這邊還是留下了足夠的人手維持秩序。田**不是傻瓜,就算他不是徐君然的人,可也不能讓徐縣長在這兒出事。否則他這個局長也就當到頭了。

徐君然也沒有跟這些人多說,七嘴八舌的工人圍著他,根本就聽不清楚到底這些人要表達什麼。

伸出手拿過之前譚明福手裡面的喇叭,徐君然爬上車,站在車頂。對工人們說道:「同志們,我是仁川縣長徐君然。」

下面傳來一陣喧嘩聲,工人們就算沒見過這位縣長大人,也都聽說過他的名字,從亞麻廠到修路,徐君然來仁川縣之後給人的印象就是兩個字:實幹!

所以工人們對他的印象要好過於對白林那個縣委書記,這也是為什麼白林沒敢過來卻讓徐君然來解決這個事情的原因。

與把仁川縣治理的一日不如一日的白林相比。徐君然這個到任之後努力在做事的縣長,在群眾當中的威望更好一點。

徐君然也明白這一點,所以他今天到這裡,就是解決問題來的。

「徐縣長。你得幫幫酒廠埃」

「縣長,我們酒廠冤枉啊1

「徐縣長……」

幾百人亂七八糟的開始說話,基本上就聽不清楚什麼東西了。

徐君然苦笑了起來,拿著喇叭大聲道:「工人師傅們。大家有什麼要求可以跟我說,作為縣長。同時也是縣委派過來處理這個事情的代表,我今天過來是解決問題的。不過在這之前,我希望大家能夠散開,把路讓出來,咱們有什麼話,到白酒廠的廠房那邊去說,怎麼樣?」

躍進路是通往城外的主要通道,徐君然可不想這個事情成為影響仁川縣發展的麻煩。對於他來說,自己好不容易一番努力才讓仁川縣有了現在的情況,誰要是敢破壞這個大好局面,他第一個不答應。

「同志們……」

譚明福在外面也跟著勸解著工人們,可這些工人卻是沒有動。

徐君然眉頭皺了皺,對於這個事情,他實際上是很不滿意的,這些人就算沒了出路,那也是工廠經營不善的問題,說句不好聽的話,冤有頭債有主,他們堵縣政府的大門徐君然都不會生氣,可堵著躍進路,等於是在給仁川縣的形象抹黑。不想著如何解決問題,卻一門心思希望通過這樣的行為來威脅政府,徐君然掃了一眼低下頭不敢看自己的工人們,心面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幾十年的大鍋飯,已經讓曾經的工人老大哥失去了前進的動力。

沒錯,徐君然就是這麼想的,大鍋飯毀掉了這些工人的進取心。

什麼是大鍋飯?

大鍋飯是對分配方面存在的平均主義現象的一種形象比喻,它包括兩個方面:一是企業吃國家的「大鍋飯」即企業不論經營好壞,盈利還是虧損,工資照發,企業工資總額與經營效果脫節,二是職工吃企業的「大鍋飯」,即在企業內部,職工無論干多干少,干好乾壞,都不會影響個人工資分配,工資分配存在嚴重的平均主義。

說到底,華夏的工人們,在前面的幾十年裡面,已經習慣了不管自己乾的工作好壞,只要每天去上班,然後做事就可以按月領導工資。至於他們做的是不是無用功,根本沒人去在意。因為企業的盈虧由國家政府負責。

這是社會主義的優點,卻也是一種不符合實際的現象。以至於未來的幾十年,關於這種制,一直都在有人進行著爭論。

必須要承認,在高度集中的計劃經濟體制下,極端的平均主義問題並沒有從根本上得到解決。為徹底根除這一弊病,激發個人、企業、國家的活力和效率,20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華夏在總結農村出現的各種形式的聯產承包責任制基礎上。在全國推行農業生產責任制。隨後,又開始了企業擴權試點。到1987年,全國已有80%的國企實行形式多樣的承包經營責任制,企業內部也廣泛開展了以廠長經理負責製為主要內容的改革。

但是,即便推行了這樣的改革,還是沒有辦法改變一個現狀。那就是經過多年的大鍋飯,工人們已經習慣了自己只要去上班,就能夠領到工資的生活,甚至於兒子接老子的班。在工人們看來也是應該的。

實際上,改革前的分配製度,主要是按級別工資和資歷工資進行分配。也就是說,級別越高,工資越高。資歷越老,工資越高。比如,一個廠長,如果他的幹部級別不及一個工程師高的話,那麼,他的工資就沒有工程師高了。這種分配製度的理論依據是這樣的:幹部級別越高,說明他的責任越重。於是,按照「多勞姆峙湓則,工資也就越高。當然,這種級別與責任的對應關係。是粗線條的。級別對責任的描述,並不精確,但這也是不可能達到數學般的精確的。

而工齡工資,則是建立在馬克思的剩餘價值理論基礎上的。一個人參加了工作。他創造的價值,一定是多於他的工資所代表的價值量的。是為剩餘價值。一個人工作年限越長,資歷越老,說明他為社會創造的剩餘價值就越多,因此,按照「多勞姆峙湓則,他就應該得到較高的工資。

至於各行各業同級別的工作者,都取相同的工資,其實不能說是平均主義。

比如,一個在低收益的紡織廠里工作的工人,他的工資與同級別的高收入行業的石油工人的工資相同,在理論上說,就不能認為是平均主義。因為,在公有制社會中,生產資料是全民所有的,大家權利平等。所以,石油行業的高收入,紡織行業的工人也是有份的。而紡織行業的虧損,石油工人同樣也是有份的。級別工資的制度在一定程度上把這種差異消除,實現紅利分配的權利平等。

當然,國企改革當中出現了更多的問題,比如後來打破「論資排輩」的政策,這一缺乏遠見的反傳統文化的理論,最終導致產生不公平的分配製度。因為,就芸芸眾生來說,人的智力、能力,其實相差不大。真正的天才人物,是少數。而人的社會實踐,又是人的知識和能力的一個來源。所以,「論資排輩」是建立在這一社會經驗上的,資歷越老,實踐知識越豐富。打破「論資排輩」,只對少數人有意義,因此,也就只能因人而論,一旦作為普適性的制度,就與常理不合了。而這一思維的直接結果,就是按崗分配。崗位工資的多少與人的資歷無關,也與人的學識無關,只要具有在這個崗位上從事工作的資格,就能在這個崗位上工作,並取得相應的報酬。但這一分配製度,基本上可認為是拍腦袋決策。這不是說在制定這一機制時,沒有花腦筋,而是根本沒有用。因為,一個崗與另一個崗的責任差別,是無從計量的,按崗分配就成為只為拉開差距而拉開差距的分配,與企業建設與發展沒有直接關係。結果,這樣的分配機制非但不能激勵國企員工的積極性,反而挫傷了員工的工作積極性,或只成為某些人「開小灶」的借口。

而打破用人機制的大鍋飯的問題,社會影響就更大了。打破用人機制的大鍋飯,本意是遷就能力不強的領導,當他們沒有能力領導職工和發展企業的時候,可以允許他們解僱職工的權力,「減員增效」。但是,生存是人的最基本的權利。在社會還沒有建立完善的保障體系的時候,使國企職工失業,無異於表示由於他沒有競爭力,這個社會已經不能容納他,他只能自生自滅。這當然就會產生巨大的社會問題了。所以,國企的大鍋飯雖然打破,但社會保障的大鍋飯又要建立起來,否則,是要迫使人們行使自然的權力。

當然,這都是后話了,現在徐君然要解決的問題,是如何讓這幾百號人吃上飯,這樣他們就不會影響仁川縣的發展了。

眼看著工人們並沒有因為自己和譚明福的勸解而離開,徐君然想了想說道:「同志們,大家應該知道我這個人。到咱們縣這麼長時間,我徐君然答應的事情,有沒兌現過的嗎?我在這裡答應大家,只要你們離開,保證把白酒廠的問題解決掉1

「是徐縣長。」

「就是那個從省里來的徐縣長。」

「聽說他還真做了少事。」

「亞麻廠的事情就是他解決的,現在亞麻廠的人都在念他的好。」

不得不說,徐君然之前在仁川縣的所作所為,成功的讓他在群眾當中打下一個非常好的群眾基礎,並且在這個最關鍵的時刻,幫助他成功的讓工人們相信了他。

ps:求支持,如果有能力的朋友,麻煩贊一下吧!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快捷鍵:←)升遷 第六百四十六章道不同不相為謀 升遷目錄(快捷鍵:回車) 升遷 求保底月票!(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升遷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