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遷 其他類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其他類型 > 升遷 > 第六百四十六章道不同不相為謀

升遷

第六百四十六章道不同不相為謀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29日 20:51 [字數] 575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你說話別那麼難聽。」

徐君然看了一眼章雪嬌,無奈的說道,這女人嘴太臭了,說起話來根本就是肆無忌憚,而且還很莫名其妙。

章雪嬌卻是不管,看著徐君然生氣的說道:「你,你憑什麼這麼欺負人啊1

徐君然本來就覺得她有點莫名其妙,一看就知道是個被寵壞了的女孩子,所以也不願意跟她多說,乾脆轉身就朝著外面走去。張飛改天來也沒有關係,他實在不想跟這個女人在這裡糾纏不休。

出人意料,徐君然剛走出省委大院沒多遠,就聽見咯吱一陣剎車聲,隨即一台轎車停在了自己的身邊。升遷646

「徐君然,我死都不會嫁給你!老娘這輩子就是要做演員1

徐君然還沒來得及說話,耳邊就傳來一聲章雪嬌的怒喝!

抬起頭,就看到章雪嬌從車上下來,站在自己的面前,俏臉鼓鼓的,看樣子是氣的不輕,也不知道是為什麼。

徐君然原本還有些忍讓的想法,不過一看這女人一臉的莫名其妙,說話還無法無天的,頓時就火了。他才不管你是什麼章家大小姐,臉『色』立馬變青,面無表情的說道:「讓開1

「恩?」章雪嬌勃然大怒,腳下根本沒移動分毫,看向徐君然的眼神中要噴出火來。

她是真的恨極了面前的男人,莫名其妙的自己就被帶到了這裡來,據說是因為面前的這個男人的外公覺得自己合適給他做媳『婦』,讓這個名叫徐君然的男人看看自己合適不合適。章雪嬌雖說不是什麼頂級豪門的子弟,卻也不是那種隨隨便便就被人選擇的女人,從小也是被家中的長輩嬌生慣養長大的。如果不是家裡面這次實在扛不住了,又怎麼會同意這門親事呢。

中顧委的兩尊大佛出面。章家職位最高的人也才是個正部級,又怎麼會反對這麼一門親事。

至於章雪嬌的意見,從一開始就沒有人問過。

所以,今天章雪嬌看到了徐君然這個始作俑者,才會一改平日里的脾氣,對他發泄起自己憋悶了許久的怒火。

只不過,她發火的對象似乎找錯了人。

徐君然的眼睛早已經眯了起來,冷冷的說道:「你又以為你是什麼人?不管你到底要不要嫁給我,這個事情我也是不知情的。你沖我吼什麼?有本事沖你家大人喊去!要不是你姓章。家裡面有點勢力,你有什麼資格追求你所謂的夢想?更沒有資格站在這裡跟我大呼小叫。還想要當演員?你先照照鏡子看看你自己,成什麼樣子!在大街上跟個潑『婦』一樣,一點教養都沒有1

說完這句話,徐君然冷哼一聲。雙目一瞪,對章雪嬌喝道:「讓開1

「你1

章雪嬌的俏臉一下子漲得通紅,她從下到大何曾受過這種奚落,一時憤怒、羞愧、驚惶種種情緒齊齊湧上心頭,原來還準備跟這傢伙理論一番,可一看徐君然的眼神卻發現這傢伙發火的樣子很嚇人,就跟自己老爸訓哥哥時候那樣。她又不由自主的移開了腳步。

徐君然看都沒有看她一眼,轉身就要朝著另外一邊走去。

沒想到剛走了沒幾步,章雪嬌就開著車攔在他的面前,走下車的女人眼睛通紅。早已經淚流滿面,徐君然一看架勢不對,這是什麼地方,剛離開省委大院沒多遠。真要這女人耍起潑來那後果不堪設想,就算最後不會怎麼樣。可徐君然卻丟不起那個人。

所以徐君然情急之下也顧不得那麼多了,見她走下車,徐君然乾脆直接走上前推了她一把,連拉帶扯的把她推入車中。然後砰一聲把門關上,自己坐上了副駕駛的位置。還好這女人的車鑰匙沒有拔出來,不然還不太好辦。車隔音效果很好,外面應該聽不出動靜,徐君然連忙發動汽車,絕塵而去。

章雪嬌半晌才反應過來,然後驚惶失措,剛準備大呼救命,前座卻傳來徐君然冰冷的聲音:「你不是說不放過我嗎?這裡不是談話的地方,你要是想跟我談,就給我閉嘴!要耍潑放賴呆會我給你找個好地方。

聽到徐君然這番盛氣凌人的話語,章雪嬌氣得嘴唇發青,飽滿的胸脯不斷起伏,嘴唇連連掀動,卻終究沒有說話,徐君然腳下用力,猛然間一腳油門踩了下去,轎車嗖的一下竄了出去!升遷646

「呀1的一聲驚叫,章雪嬌的後腦勺碰到後面的座位,聽聲音應該碰得不輕。

徐君然卻是沒怎麼擔心,反倒是心中暗爽不已,這個潑女人,不給她點顏『色』看看,還真自以為是千金大小姐了,估計也是最近的所謂民主自由戀愛小說看多了,看她剛才那副自以為是的樣子,大家族的後代原來也有這種滿腦子漿糊的女人。

徐君然的車越開越快,章雪嬌也漸漸冷靜下來了,看了一眼窗外隨著車子不斷消失的景『色』,卻發現不知到了哪個荒郊野嶺,此時天『色』漸黑,她不由的心頭有些害怕,幾次想開口說話。又礙於情面過不去,一直憋著。

徐君然從后視窗看她臉上的表情,見火候差不多了,再往下要到山區了,連忙下了國道,其實也沒多遠,這裡是濱州市江北區,附近恰好有一個小公園,車一直開到公園裡面,徐君然才停下來。

徐君然解開安全帶下車,長出了一口氣說道:「就是這裡了,下來。」

沒想到叫了半天居然沒聽到動靜,回頭一看,卻發現這女人被安全帶綁得像個粽子,手不住的按安全帶的扣子在那裡奮鬥著呢。

一陣無語,徐君然倒是忍不綴露』出一個微笑來,這安全帶可能有些年頭了,這女人又是個急『性』子,結果弄成現在這個樣子。

聳聳肩,徐君然沒說話。也沒有幫手的想法,就那麼站在那裡看著章雪嬌自己忙活。

「你1章雪嬌眼看著自己徒勞無功的忙了半天一點效果沒有,終於雙眉一挑,忍不住了,抬頭就準備沖徐君然發火。

「解不開就不用解了,這德國車就是好,尤其是安全『性』能高,對有暴力傾向的乘客還可以自動防暴力,我們就這樣談吧1徐君然語帶譏誚的對章雪嬌說道。心中卻是高興到了極點,這個女人也有這麼狼狽的時候啊,還真當自己是高人一等的仙女了。

平心而論,他對章雪嬌也沒什麼惡感,只不過這女人倒霉。徐君然第一時間就明白了她應該是曹老和外公給自己安排過來相親的。對於徐君然來說,這是一直以來他不斷迴避卻又無法避免的問題。

很倒霉的,章雪嬌闖到了槍口上面!

此時被安全帶困住的女人也不做聲。只是拚命的解,越來越急躁,徐君然看了半天終於沒了耐心,上前往她腰部一按,然後猛力一扯。安全帶解開,猛力縮了回去,從側面掛住她的頭髮,攪『亂』了她的一頭秀髮。

章雪嬌一脫困。第一件事就是朝著徐君然一頭撞了過來,徐君然猛退,女人跳出來撲了一個空,肩膀卻撞上了門。痛得蹲了下去,再也忍不住了。鳴鳴的哭了起來。

正常情況下女人一哭往往很有威力,徐君然也怕這一手,可是今天卻是個例外。章雪嬌哭徐君然就隔老遠的看著她,興緻很高。不知道為什麼,這女人似乎跟他八字犯沖,從兩個人第一次見面就看不對眼。

「我說,你差不多就可以了啊,我晚上還有事兒,要是沒什麼事情的話,我走了埃」

看章雪嬌哭了半天,徐君然慢慢的開了口,可說出來的話卻是氣死人。

聽到徐君然的話,哭的梨花帶雨的章雪嬌猛然抬頭一咬牙,原本想要站起來收拾徐君然,可肩膀痛得厲害,硬是沒站起來。她心中是恨透了這個沒有風度、沒有教養、不懂禮數的男人,可是在這種情況下她也只能暗恨罷了,這傢伙根本就不像京城老人們說的那樣,什麼溫文儒雅,什麼滿腹才華,根本就是個不懂風情就知道欺負女人的混蛋。

因為經歷了剛才的事情,她現在算是看清楚了這個傢伙可不是個憐香惜玉的人,真要惹惱了他,他自己一個人開車跑了都有可能,扔自己一個人在這荒郊夜嶺,天馬上就要黑了,一念及此,章雪嬌猛的打了一個寒顫,終於止住了哭聲。

兩人都沒有說話,徐君然自顧找了一個地方坐了下來,指了指對面的條椅示意要章雪嬌也坐,自己則找了一根煙點上抽了起來。

章雪嬌一手按住自己還有些疼痛的肩膀,腳下也有些踉蹌,頭髮也凌『亂』得很,這副模樣就是標準的傷心美人。幸虧徐君然穿著整齊,不然路人很容易會懷疑剛才兩人是否做了一點什麼,畢竟現在很多人就好荒郊夜嶺那一口兒。

看著坐在自己對面,一臉恨意的美女,徐君然苦笑了一下,無奈的說道:「我明白,你心面很不滿意我,畢竟誰要是突如其來的被『逼』著跑到這裡來相親,心面也是不痛快的。」升遷646

章雪嬌一愣神,有些意外的看了徐君然一眼,卻沒想到他會這麼說。

徐君然吸了一口煙,『露』出一個苦笑的表情:「其實,我有女朋友的。」

「你有女朋友?」章雪嬌眉頭皺了皺,看著徐君然一臉的不滿意:「那你還要跟我相親,你……」

話還沒有說完,她一下子就反應了過來,徐君然恐怕跟自己一樣,也是個被動接受者。之前她一直都以為徐君然是覬覦自己的美『色』才想要跟自己相親的,可從現在的反應來看,這傢伙分明就是討厭自己討厭的不得了。

「呵呵,是不是很可笑?」徐君然悠然道:「我們這些人,根本就逃不開某些命運,不是么?」

章雪嬌默然不語,她自然明白徐君然的意思,有些事情,不是他們所能夠控制的。

「你想怎麼辦?」

沉默了半晌之後,章雪嬌對徐君然問道,不知道為什麼。她忽然覺得,眼前的這個男人也許會有辦法,這一點純粹是女人的直覺。

徐君然聳聳肩:「我能有什麼辦法,就是一個拖字唄。」

說著話,他把自己手裡面的煙灰彈了彈道:「你要知道,就算我表示對你不滿意,家裡面的老頭子還會給我安排李雪嬌或者王雪嬌來讓我相親,同樣的道理,你們家估計也會給你安排李君然或者田君然來。這是我們的命運。在老頭子們的眼裡面,咱們是沒有什麼話語權的。尤其是在這個事情上面。」

章雪嬌沉默了,就像徐君然所說的那樣,即便她脾氣再怎麼暴躁也不得不承認,徐君然說的沒錯。越是大的家族,對於子女的婚事,別說他們自己了,就算是父母恐怕也沒有什麼話語權,很大程度上要取決於家裡面老人的意思。

當年拚命打破封建束縛的人,現在卻成了某些封建行為的執行者,有時候確實挺諷刺的。

「你這個人。還不算壞。」

章雪嬌猶豫了一下,對徐君然說道。隨即她又『揉』了『揉』自己的肩膀,小聲道:「就是不怎麼紳士,哪有人這麼不讓著女士的。」

徐君然笑了笑。擺擺手:「我不是什麼紳士。從小我是在農村長大的,小時候別人罵我是沒有爹的野孩子,我一個哥哥跟我一起跟人家打架,我們倆把對方七八個孩子揍的鼻子都出了血。後來被人家找到家裡面,我媽狠狠的揍了我一頓。」

頓了頓。他神『色』有些黯然的說:「我從來就不是個命好的人。」

對於徐君然來說,命運這個東西,從來就沒有給他什麼好處,這一點他從上輩子開始就很清楚。

章雪嬌默然不語,她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面前的這個男人變得有些失落,可是她知道,這男人心面肯定是不舒服的,她最喜歡看一個人的眼睛,從徐君然的眼睛裡面章雪嬌看到的是傷心和難過。也許就像他所說的那樣,他的命真的不好吧。

「那,我想出國,你別打擾我行嗎?」

出人意料的,章雪嬌對徐君然說了一句軟話。

徐君然忍不住一陣啞然失笑,他此時已經明白了這個女孩子的想法,不外乎是覺得自己還很年輕,要到外面的世界去看一看。從她有錢開這麼一台車的事情就可以發現,章家已經有人開始做生意了,至於到底是不是利用家族勢力,那自然是不得而知的。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章雪嬌更喜歡自由自在的生活,而不是跟自己這麼一個沉悶的人相親。

「沒關係,我會跟家裡面說,三十歲之前不想結婚。」徐君然淡淡的對章雪嬌說道,他這是實話,畢竟做官的三十歲結婚也不算晚,而且以徐君然如今的條件,只要在升上廳級領導之前結婚,應該不會有人說三道四。

更何況,他也需要一些時間,來跟自己的紅顏知己溝通,跟家裡面的老人溝通。

章雪嬌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的點點頭。

徐君然也沒有在說什麼,走上車把駕駛員的位置讓給章雪嬌,兩個人就這麼沉默著回到了市區。

這只是一段瀉插』曲罷了,對於徐君然來說,他並不認為這位章大小姐會喜歡自己,而對於章雪嬌來說,這是她跟這個在京城早就成為神秘傳說的男人第一次見面,雖然,開始有些不太愉快。

回到仁川縣不久,徐君然就接到了三舅的電話。

「怎麼樣,見到章家的女兒了?」孫振邦笑著對徐君然說道。

今年京城發生了一些變化,孫家賴於徐君然之前的一些做法,跟某位高層割裂的很快,自然也沒受什麼影響,孫振安進京城任市長就是一個最好的信號,表明京城孫家再一次崛起了。

也正是因為這樣的原因,孫家的幾個長輩覺得,徐君然應該結婚了,否則他這麼一個前途遠大的晚輩,總不結婚也不太合適。

徐君然眉頭皺了皺,這幾個舅舅似乎搞錯了一件事,他們完全忘記了,當初自己是怎麼離開孫家的。

「三舅,誰告訴你,我要結婚的?」徐君然的聲音變得有些冰冷起來。

「你,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孫振邦微微一怔,他從徐君然的話當中聽出了一絲冷意。

「麻煩你轉告外公,我的事情我自己做主,不需要孫家的人來『插』手。」徐君然的聲音冷冷響起,不帶一點感情道:「我是我,孫家是孫家。以後麻煩你們少管我的事情,也不要打著我的旗號做任何決定。我姓徐,不姓孫1

說完,他啪的一聲乾脆的掛斷了電話。

這次的事情他已經打聽清楚了,是孫振邦想要更進一步,所以才跟老爺子提起了聯姻的事情,孫老對此沒有意義,直接聯繫了方中原。

就連曹俊明,也是後來聽曹老說起的,要不是徐君然打電話給他,他甚至都不知道這個事情。

放下電話,徐君然臉『色』陰沉,怪不得孫家上輩子最後會衰敗下去,自己的這幾個舅舅,還真是不成器的緊,居然把主意打到了自己的頭上,可真是有想法。

「大家族?」徐君然冷冷的笑了起來,他這一次是真的心冷了,倒是,沒有了自己搖旗吶喊,八十年代末的那一次站隊,孫家能走到哪裡去。

ps:求贊,求全訂閱領取大神之光!有個批量贊,大家可以點擊一下噢!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快捷鍵:←)升遷 第六百四十五章貴女? 升遷目錄(快捷鍵:回車) 升遷 第六百四十七章再生事端(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升遷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