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遷 其他類型

升遷

第六百四十五章貴女?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28日 19:09 [字數] 561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夏天很快就過去了,八月份的天氣自然是很炎熱的,徐君然抽空請省城的那位農科院教授來仁川縣做了一下實地考察,考察的結果是仁川縣這邊比較適合果樹種植,不管是從土壤還是氣溫等角度來看,都很合適。

對這個消息,徐君然不敢怠慢,又派人悄然送了一份土樣進京,請曹俊明的妻子金麗幫忙看一下,比較她是自己人,又是之京城的專家,對於這個方面的知識了解的更深一點。

金麗傳回的消息跟那位省農科院的教授論證的結果是一樣的,仁川縣確實適合發展果樹種植。

這個消息對徐君然來說,無疑是今年他聽到的最好消息。

讓人準備了一些資料,徐君然決定去省城跑一下這個項目。

不僅如此,方中原如願以償的當上了省長,於情於理自己都要去拜訪一下的。

徐君然也明白,方中原對自己的期望很高,自己在仁川縣的工作,市長貝超群很是支持,這跟方中原是有著直接的關係,看得出來,他對自己的期望還是很大的,不然也不會專門提點自己,貝超群是他的人。

至於張飛那邊,自己和張飛關係不錯,張書記那條線自己不能放,不過冒昧上門還是唐突了一點,徐君然備了一份禮物給張飛,要他轉給家裡的老人也算是自己的意思到了。

勞雨現在進了省公安廳辦公室工作,聽說是張飛家老頭子打的招呼,對於徐君然來說,這不過是小事一樁,可對於勞德父女來說。卻是天大的事情,所以現在勞德對於徐君然的工作很是支持,幾次在常委會上面對他的意見都表示了贊同,讓白林和王猛等人都有些意外。

華夏人就是有這個習慣,一到了年節的時候。下級就願意給上級送禮。這眼看著就要到中秋節了,自然也有不少人心思活泛了起來。

必須要承認,華夏節假日的送禮活動已經發展成為一個成熟的經濟鏈條,從造禮者的刻意為之,到送禮者的有所求,再到受禮者的坦然接受。最後到中間環節上的各色人等,送禮經濟以一種一年上一個台階的氣勢在腐敗中越爬越高。有人形容說,送禮經濟在很大程度上已經發展成用公家的錢送禮,再用公家的權還禮的怪異之物。送禮,已經成為整個社會必須面對的一個嚴重問題。

給上級部門和領導送禮是個很大的學問。因為你送輕了,人家會覺得你沒有誠意。送重了。又容易給人造成不必要的麻煩。所以,出奇出新就成了一個很大的挑戰。

徐君然自然不會送那些貴重的東西,他所謂的禮物,基本上就是一些仁川縣的土特產而已。可是他很清楚,用不了多久,華夏送禮之風會愈演愈烈,以至於產生了所謂的送禮經濟。

送禮不等於腐敗。這是一個天經地義的事實。但腐敗肯定包括送禮,這也是一個天經地義的事實。當領導的最大難處就是無法抗拒別人的送禮。你要拒絕了人家的好意,你就拒絕了工作,拒絕了關係,拒絕了自己的政治前程。拒絕了別人的禮物,就打破了原來的平衡和和諧,傷害的是人家的面子,損失的是自己的利益。

這一點徐君然自己也要經歷,他是縣長,下面的鄉鎮幹部變著法子想要討好自己。自然也送來不少東西。徐君然把紀委書記劉小光叫來,所有的禮物全都登記造冊,直接交給了紀委。

他這麼做的原因很簡單,就是不想落人口實。

到了省城之後,徐君然打電話給方傑。原本以為這傢伙有錢了之後會在外面買房子,沒想到他還是住在省委一號院,跟父母住在一起。

省委一號院徐君然已經不是第一次來了,省委常委和副省級以上領導都住這邊,門口有武警站崗。

約好了時間,徐君然選擇下午過去拜訪方中原,來到門口因為沒有通行證無法放行,四下看了一圈之後才發現門口車不少,有三四輛車跟自己類似,沒通行證沒法進門。

掃了一眼那些停在外面的車牌號碼,徐君然發現大多數都是下面的區縣過來的車,估計也跟自己差不多,是來拜訪省委領導的。

站在門口,徐君然琢磨著該怎麼進去的時候,卻看到一名原本在那裡站崗的武警走到自己面前敬了一個軍禮:「請問,您是從丹江市來的徐君然同志吧?」

徐君然點點頭,正在有些詫異的時候,對方已經客客氣氣的說道:「您可以進去,方省長住在二號樓。剛剛省長已經打電話過來通知我們了,您可以直接進去。」

「好的,麻煩你了。」徐君然很是客氣的對他說道,心面卻明白,這估計是方中原提前考慮好的。

看了一眼前面堵著的轎車,徐君然聳聳肩,準備從旁邊繞過去,沒想到剛路過一台白色轎車,看到是丹江市的車牌,車窗也開著,徐君然就隨便看了一眼。

車上有兩個人,一老一少,那年紀大一點的不是市委組織部長李德明嗎?

徐君然連忙叫了一聲李書記,算是打過了招呼。

李德明一抬頭,一見是徐君然,眼睛一亮,正欲打招呼,一名武警過來客氣的提醒他們不要堵住大門。

徐君然點點頭,對李德明笑著說道:「李書記,我住在我們省的駐省辦,回頭您要是有時間,一起吃個飯。」說完,他遞給李德明一張寫著駐省辦電話的紙條,然後才朝著省委大院裡面走去。

李德明一直獃獃的看著他,直至徐君然的身影消失在他的視線裡面,顯然他對徐君然能夠如此自由的進出省委一號樓感到有些好奇。

「二叔,剛才那人是誰?你認識么?」車裡面還有個年輕的男人,是李德明的侄子,平日里在他身邊幫忙跑腿。也算是一種磨礪。

李德明苦笑了一下,卻沒有回答侄子的問題,只是忽然覺得,徐君然這個下屬,越來越顯得神秘了。

徐君然來到二號樓。把路邊買的水果放在左手,右手按下了門鈴,很快門吱呀一聲開了,方傑親自過來開門。

「徐哥,你可來了,要不然我就得去接你了。」

方傑笑嘻嘻的對徐君然說道。

徐君然一愣神。他可是看出來了,方傑這傢伙的笑容有點古怪。

想了想,徐君然問道:「怎麼著,方叔叔有客人?」

「沒外人,進來吧。」方傑說道。

跟著方傑進到屋子裡面,徐君然卻一下子愣住了。客廳裡面坐著一個陌生的女人,看年紀不太大,跟自己差不多。身邊是一個有些眼生的男人,徐君然也不認識。

看到徐君然進來,那男人站起身,方傑為兩個人介紹道:「徐哥,這是章宏宇。是京城財政部章伯伯的兒子。剛剛分配到咱們省委辦公廳。對了,這是他妹妹章雪嬌。」

章宏宇見到徐君然,也連忙起身過來笑道:「早就聽說徐縣長的名頭了,孫叔叔可沒少稱讚你。」

徐君然一聽他這麼說,就知道這傢伙肯定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畢竟能夠用孫振邦的名頭來拉近關係,起碼這位也是孫家那邊的人。

只不過,這人跟自己拉近乎是什麼意思?

心面雖然這樣想著,可徐君然還是跟他握了握手,對於這樣的人徐君然不敢輕視。跟自己年紀差不多就已經是副處級幹部了,而且還不像自己這樣借著先知先覺的助力,可見這人的前途確實是無可限量的。

「我說怎麼方傑這傢伙今天神清氣爽的,原來是家有貴賓啊1徐君然笑了笑說道,客廳沒有長輩。他也忍不住給開了一句玩笑。

章宏宇這個人不簡單,徐君然在京城的時候就聽說過他的名頭,章家雖然不是京城的頂尖豪門,可最為厲害的地方,卻是每次站隊的時候都從不出錯,這就讓人不得不佩服了。而且章宏宇這個人好像一點架子都沒有,一點都不想像是那種盛氣凌人的存在。這一點就難能可貴。

徐君然一邊跟章宏宇等人寒暄著,一邊打量了一眼那個名叫章雪嬌的女人,說是章宏宇的妹妹,不過徐君然卻很好奇,這章宏宇上任還帶著妹妹來?果然是奇葩埃

不知道為什麼,章雪嬌一見到徐君然臉色就變得很難看,基本是橫眉冷目,徐君然莫名其妙,卻不好說什麼,他這個人原本對待女人就有些手足無措,不然也不會招惹那麼多紅顏知己。

聽說章雪嬌是京華大學的學生,徐君然客客氣氣的說道:「章小姐你好,說起來咱們還是校友呢。」

「哼1章雪嬌哼了一聲,站起身來臉色難看的很,旁邊的章宏宇連忙咳嗽了幾聲,方傑一看架勢不對,也連忙上前拉著她的手道:「那個,我說表妹,來,我們去看看哥哥我從香江給你帶來的禮物。」說完,便拽著她要上樓。

她顯然很不願意,一直盯著徐君然,眼睛都要噴出火來了,徐君然臉上甚是尷尬,更多的卻是莫名其妙,早知過來要見到這尊菩薩,打死自己也不來。

「呵呵!君然吶!我妹妹就是這幅脾氣,你海涵,海涵1章宏宇笑道。

徐君然心中暗罵瘋女人,臉上卻裝作無所謂的樣子朝章宏宇點點頭,隨即他又有些奇怪。這個章宏宇跟自己不過是初次見面,怎麼就這麼客氣呢?而且似乎孫振邦和章家那位財政部部長,好像沒什麼關係埃

「君然,我們直接去書房吧?方叔叔在那邊看書呢。」章宏宇笑著對徐君然說道。

徐君然停頓了一下,本想問是否合適,不過看章宏宇臉上很坦然,想來之前方中原應該叮囑過他,也就點頭答應了下來。

方中原的書房很大,很有古色古香的味道,內面的書桌都是梨木仿清的制式,茶几是根雕自然構成的,書房裡藏書也很多。但是有些亂,這一點讓徐君然感到有些意外,原本他以為這樣的書房,都應該是那種整整齊齊的呢。

章宏宇帶著徐君然進來的時候,方中原正在看書。坐在辦公椅上面,臉色很認真,手邊就放著熱氣騰騰的香茗,很投入的樣子。徐君然和章宏宇兩人都不敢驚動他,就那樣開門站在門口。

「你們來了。」良久之後,方中原似乎是看累了。抬起頭才察覺到門被人推開了,一抬頭很自然的道,「進來坐吧1

他邊說邊放下手中的書,徐君然看了一眼,是《曾文正公家書》。

「每年過年過節,來我這裡送禮的人是這省委當中最少的。大家一般都不敢來,因為知道我不喜歡那套。你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吶1方中原對徐君然說道道,臉上沒什麼表情,看不出來是高興還是不高興。

徐君然呵呵一笑:「也沒什麼貴重的東西,在你家旁邊不遠的路邊買了二斤橘子,一會兒我還得帶走幾個。您要是高興,送我點酒也行。」

他跟方中原倒是不見外,看的旁邊章宏宇一陣皺眉頭,心道這位徐大少也太放肆了一點。

之前在京城聽說過徐君然這個人,可第一次見到他之後,章宏宇卻覺得,這個人似乎沒有外面傳說的那麼神奇,更像是一個普通的基層幹部,一點都沒有京城貴族的氣質。

方中原眼睛一眯,他也感覺到了幾月不見。徐君然氣質的變化,摘掉老花鏡,用手揉了揉眼睛,竟然打了一個長長的哈欠。

「怎麼樣,見到雪嬌那孩子了嗎?雖說脾氣急了一點。不過是個好孩子。你外公和曹老都很喜歡1

方中原的一句話,卻讓徐君然頓時就愣住了。

「您說什麼?」徐君然忍不住反問了一句,語氣微微有些急促。

方中原看了徐君然一眼,卻沒有在這個問題上多糾結,只是淡淡的說:「你們年輕人年紀相仿,多處一處,聯絡一下感情。」

這個事情是老首長交代的,他雖然覺得有些為時尚早,不過也沒有辦法,只好答應下來。

方中原說話,章宏宇則坐莊泡茶,屋子裡的氣氛倒像有些拉家常的味道。徐君然越聊越好奇,越覺得今天這次見面很不簡單,畢竟原本他只是打算拜訪一下方中原,沒想到今天插進來章宏宇兄妹二人,而且似乎他們還是為了自己而來。

在閑聊的時候,方中原並沒有跟徐君然談論他在仁川縣的工作,也沒有說其他方面政治上的事情,反倒是更多的在跟兩個人探討歷史方面的知識,從曾文正公家書開始一直到二十四史,徐君然覺得他不太像是一省之長,倒更像是個大學老師。

偶爾章宏宇也會說一些自己在京城的見聞,徐君然看得出來,方中原和章宏宇很熟,就好像剛剛方傑對章雪嬌的稱呼一樣,他們似乎是親戚,而且關係好像還不錯的樣子。

聊了一個多小時,徐君然看時間差不多了,這才起身告辭。

雖然今天並沒有談論到仁川縣如何發展,但是徐君然覺得,方中原說的很多東西已經給了自己一些靈感。

方中原也沒有矯情的留他吃飯,只是說以後年節過來走走可以,拿東西就不要來了,徐君然微笑著點頭答應。

從2號樓出來,徐君然長吁一口氣,張天豪住在5號樓,自己也趁機走一趟吧。

心面正這麼想著呢,徐君然剛要轉身,卻一下子愣在了原地。

剛剛在裡面對自己不感冒的那位章大小姐,此時正一臉鄙夷橫眉怒目的看著自己。

「你好。」徐君然淡淡的笑了笑,稍微後退了一步:「出來散步么?」

他跟這個女人沒什麼話可說,又不熟悉,自然也不想多聊。

「哼1章雪嬌哼了一聲,她個子確實很高挑,徐君然和她面對都感覺這女人個子太高了點,偏偏這女人又還沒有覺悟,穿著高跟鞋,這樣以來幾乎和徐君然一般高了。要知道徐君然可是一米八十多的個子,換成一般的男人,在她面前根本就沒有她高。

「你以為這樣我就不會找你麻煩了嗎?憑什麼你要我跟你在一起1

女人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徐君然頓時就愣住了。

跟你在一起?

徐君然滿臉的驚訝,目瞪口呆的看著面前的女人,差一點沒反問她一句:「大姐,你腦子進水了吧?」

平心而論,徐君然必須要承認這個章雪嬌的確是個美女,身材高挑,相貌也說的過去,白皙的皮膚,精緻的鎖骨,眉宇間頗有後世那個演出穿越劇一炮而紅的劉姓美女的風範,可自己又不是沒有女朋友,也沒說跟她眉來眼去,今天甚至是第一次見面,怎麼就成了人家嘴裡面臭不要臉的色狼了呢?

一想到這裡,徐君然就一陣莫名其妙,認真的對章雪嬌說道:「我說章小姐,你是不是弄錯了?我有女朋友,而且我跟你第一次見面,你說什麼在一起的話,是不是有點不太合適?」

不管怎麼樣,畢竟是方家的親戚,徐君然總要給對方一點面子。

沒想到,他這句話一下子就捅了馬蜂窩。未完待續。。。

(快捷鍵:←)升遷 第六百四十四章收攏 升遷目錄(快捷鍵:回車) 升遷 第六百四十六章道不同不相為謀(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升遷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