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遷 其他類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其他類型 > 升遷 > 第六百四十三章安排工作

升遷

第六百四十三章安排工作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26日 22:40 [字數] 558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縣長,勞『主席』回來了。」

周五的時候,劉華強來到徐君然的辦公室,對徐君然說道。

徐君然點點頭,這幾天他一直都讓劉華強留意政協那邊,看勞德回來沒有。畢竟如果能夠拉攏到勞德到自己這一邊來,對於增強自己在常委會上面的話語權,是有著很重要作用的。

他很清楚,勞德在省城的運作十有**是不會成功的,不說別的,他女兒的名額是被人擠出來的,自然也就表明是有人佔了她的位置。徐君然讓李素梅在省城打聽過了,好像是因為勞德的女什麼人,對方挺有背景的,放出話來不讓她進zhngfu機關,所以一個堂堂的大學生才找不到工作,否則以八十年代大學生的被重視程度,根本不可能出現這樣的事情。升遷643

「勞『主席』,明天有沒有時間,陪我去省里辦點事情。」

徐君然撥通了勞德辦公室的電話,笑著對勞德說道。

勞德微微一愣,有些詫異的問道:「徐縣長,您這是……」

他對於徐君然可是懷著一絲戒心的,畢竟誰都知道這位縣長大人手腕頗高,自己別一不小心著了人家的道。

徐君然微微一笑:「一點私人的事情,明天正好是周末,下午咱們一起過去,怎麼樣?」

今天是周五,一般到了周五下午,事情就沒多少了,連著兩天都可以休息,徐君然打算帶著勞德去省城活動一下。

勞德『摸』不清徐君然葫蘆裡面賣的什麼『葯』,猶豫了一下道:「這個……」

徐君然笑了笑:「勞『主席』不要著急,我去拜訪省委的一位長輩,看望幾個老朋友,你有時間的話,可以跟我一起去。」

頓了頓,他意味深長的說道:「聽說你家女兒今年大學馬上就要畢業了吧,怎麼樣,工作安排好了嗎?」

勞德一下子就明白了徐君然的意思,看來他不知道從哪裡得知了自己如今的心頭難事,這次去省城,恐怕也是想要借著這個機會拉攏自己。只不過對於徐君然,勞德還是有些懷疑的,畢竟女兒得罪那人,在省裡面可是頗有實力的。

「徐縣長,這個事情,能辦好么?」勞德忍不住低聲問道。

明白了勞德的意思,徐君然淡淡笑道:「下午你來坐我的車子,我們一起去市裡面坐車。」該辦的事情一定要辦,徐君然對於勞德這個政協『主席』還是很重視的。

「需要帶什麼東西么?」勞德也知道,這個事情沒那麼容易辦成,不說別的,自己上次去省城,請客送禮沒少花錢,可到最後事情卻沒有辦成,畢竟華夏人就是這個習慣,求人辦事如果不送點東西,實在是有些不合規矩。

徐君然微微一笑:「你跟我就就可以了,別的都不要。」

聽到這話,勞德心中微微一動,之前就聽說徐縣長在省城有關係,能夠從省裡面搞來那麼多資金的人,肯定是有後台的,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幫自己辦成女兒的工作,畢竟女兒得罪那人,可是省委組織部的高官。

想到這裡,勞德不由得皺了皺眉頭,這可是到省裡面去辦事,憑徐君然一個年輕人,就算是從省里來的,應該也沒有多麼強地關係吧,畢竟說起來要是他真的有那麼厲害的後台,也就不會調到仁川這個貧困縣了。

當天下午,徐君然就跟勞德一起坐上了開往省城的火車,兩個人都沒帶太多的人,只有徐君然把王曉龍這個通訊員給叫著一起陪著。

「勞『主席』,你女兒學的什麼專業啊?對工作有什麼想法么?說一下,我看看能不能安排。」徐君然坐在火車上,笑著對勞德說道。既然要幫對方安排工作,那索性就安排個合適的。

「我女兒叫勞雨,學的是文秘專業,是咱們省師大的學生,這不是馬上要畢業了嘛。」說到這裡,勞德忍不住嘆了一口氣:「徐縣長,我也不瞞著您,小雨在學校得罪了人,原本學校分配的單位竟然不要她了,另外原本還有幾個單位也要她,結果不知道那人打了什麼招呼,現在都不同意接受她了,一個女孩子找工作本來就不容易,現在……」升遷643

說到這兒的時候,勞德也是滿臉的無奈。

徐君然眉頭一皺:「勞『主席』,要是信得過我,就跟我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

勞德嘆了一口氣:「縣長,我也不瞞您,這事兒……」

等到他把詳情告訴徐君然之後,徐君然卻是目瞪口呆,著實有些意外。

勞雨之所以會落到這步田地,說起來卻是因為她的容貌惹了禍端,用勞德的話來說,自己的這個女兒還算漂亮,上大學之後處了一個對象,這對象在學校也挺出名的,不僅長得帥,而且還很有能力,據說還是學校的學生會幹部,可偏偏這帥哥人人喜歡,不知道怎麼的,勞雨的男朋友就被學校里另外一個女孩子看上了,那女孩兒出身好,父親是省委組織部的常務副部長,看上那男孩子之後,很快就把勞雨的男朋友給搶走了。不僅如此,為了不讓勞雨留在省城礙眼,竟然還通過她母親的關係,給之前看中勞雨的幾個單位打了招呼,不讓他們接收勞雨。

徐君然怎麼都沒想到,事情居然會是這個樣子,鬧了半天,竟然跟自己當初的遭遇差不多,只不過這個勞雨的命比自己好,有自己出頭幫忙解決這個事情罷了。

笑了笑,徐君然對勞德說道:「勞『主席』,這是不會是那位副部長打的招呼吧?」

他可不相信一個省委組織部的常務副部長,會做這樣的事情,畢竟那可不是什麼光榮的事兒。

勞德苦笑道:「我託了不少關係打聽過了,這事兒是部長夫人打的電話……」

徐君然點點頭,他琢磨這個事情也應該是這樣,畢竟身在官場之中,又是組織部的領導,不可能不知道這種行為到底有多麼的惡劣,不說別的吧,打電話不讓一個大學生找到工作,著實有些小題大做了,也就只有女人能幹的出來。

「行了,這個事情你就不要擔心了,回頭到省城把勞雨叫來,我帶你們認識幾個朋友,看看她想到什麼單位去。」

這事情對於徐君然來說不算什麼,雖說陳星睿已經離開松合省了,但是如今的松合省他還是有不少關係在的,更何況就在前幾天,他已經從京城那邊聽說了一個最新的消息,那就是松合省省長的人選中央已經確定下來了,正是方中原。

到了省城,徐君然和勞德在駐省辦住了下來,第二天就聯繫上了勞雨。

下午時候,勞雨來到了駐省辦,徐君然下樓就看見一個長相秀氣文雅的女孩兒站在大堂里,跟勞德正說著話。

「這是你徐叔叔。」勞德臉色嚴肅,對女兒介紹道。

看了看徐君然,勞雨長大了嘴巴,一臉的驚訝,這一聲叔叔卻是無論如何也叫不出口,她看到徐君然也就比自己大幾歲,著實是很意外的,之前她一直在省城讀書,對仁川縣的情況並不是太了解,就更不知道徐君然是一個年輕人,在勞雨的想法裡面那個叫徐君然的縣長應該是一個跟自己的父親差不多大小的人。

徐君然笑著說道:「叔叔就不要喊了,免得把我也叫老了,我們各交各的。」

勞雨見狀微微一笑,道:「徐哥好。」

勞德眼睛一瞪,他是無論如何不喜歡女兒這麼沒大沒小的,畢竟徐君然按理說是自己的同事,又是領導,哪能各交各的呢。

不過見徐君然都沒有生氣,他也只能嘆了一口氣,徒勞無功的搖搖頭。

「走吧,咱們一起吃個飯。」徐君然笑了笑,對眾人說道。

他已經讓李素梅準備了一台車,王曉龍開著,眾人一起上了車。升遷643

上了車,勞雨四下看了看,見一起上車的只有自己和徐君然還有父親,忍不住低聲問道:「徐哥,爸,你們這次來是辦事兒?」

來之前勞德並沒有告訴她,這一次是來解決她的工作問題的。

勞德苦笑了一下:「你啊,還嫌惹的麻煩不夠么?這次你徐叔叔是來幫你安排工作的。」

提到工作的事情,勞雨臉色變了變,嘆了一口氣低聲道:「爸,不行,我就回縣裡面工作算了。」

人總歸是會成熟的,最近幾個月四處碰壁,勞雨已經知道自己如今是個什麼處境,俗話說環境使人成熟,她現在已經成熟了不少,最起碼已經沒了當初那種悲傷春秋的難過了。

徐君然聽著他們兩父女聊天,笑了笑說道:「勞『主席』,一會兒我請幾個朋友吃飯,順便把小雨的工作解決了。」

勞雨一怔,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徐君然:「徐哥,你真是縣長?」

她實在是有些不敢相信,這傢伙也就比自己大不了幾歲,怎麼就是個縣長呢?

生在官員家庭裡面,對於官場上的事情勞雨也是知道一些的,不說別的,自家老頭子熬了半輩子,到現在也才是個正縣級,還是退休的時候上面優待他,讓他坐上了政協『主席』的位置。就算這樣,在省城這樣的地方,勞雨很清楚,自家老爸的能量根本一點用處都沒有,幾次來省城找關係,在那位省委組織部副部長的面前,都是碰壁而歸。

可現在這個年輕的縣長,竟然說要給自己安排工作,難道他就不怕惹怒了省委的大官么?

見徐君然信心滿滿,勞德也是微微一愣神:「縣長,是不是先等等。」

徐君然一笑,輕輕擺擺手道:「沒事,都是自家人。」

他說的是實話,不管是張飛還是方傑,都是自己的朋友,徐君然跟他們也沒有那麼多客氣的地方。朋友之間的交情,就是你給了別人幫助你然後也幫助別人,否則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朋友,估計真正出什麼事情的時候,也未必可信。

地方提前已經選好了,就在省zhngfu不遠的地方,一家挺不錯的飯店。

走進飯店的時候,勞雨看了看裡面的裝潢,壓低了聲音對父親說道:「挺貴吧。」

勞德一陣無奈,這女兒被自己寵愛的有些傻了,這種話怎麼能夠當著縣長的面說呢,畢竟這可是給自己辦事。

他很清楚,這一次自己和徐君然到省城來,肯定是要走門路送禮的,不然想辦成這個事情,實在是太難了。

對於現在的很多情況,勞德也是無法理解,這隨著經濟的發展,官場上的一些事情也在逐漸發生著變化,原來不需要在意的,現在需要在意了,原本不需要考慮的,現在也得考慮了。

不說別的,單單是求人辦事這個事情,勞德就覺得,比從前更難了。

眼看著進了包廂,勞德卻是一下子就愣住了,因為裡面此時已經坐滿了人,一張大桌子,圍了**個人,自己這幾個反倒是最後進來的。

「徐哥,你可來了。」

一個穿著精服的男人站起身來,二十多歲的樣子,眉宇間一抹桀驁之意揮之不去,看到勞雨的瞬間愣了愣,隨即跟徐君然抱在了一起。

徐君然伸手在他身上捶了一下:「張飛你個混蛋,一年多不見倒是胖了,說說,是不是在省城整天**來著?」

張飛嘿嘿一笑:「徐哥你這就冤枉我了,要是你不嫌棄,我去丹江市跟你干,不過話說回來,你們那的公安局長聽話不?不聽話我跟老頭子說說,換個聽話的過去……」

勞德倒吸了一口冷氣,心面對這個年輕人的身份頓時好奇起來,張嘴就要換掉一個縣處級的領導,這人好大的口氣啊,而且看周圍人一副理所應當的樣子,對於他的話好像並沒有什麼懷疑的想法,難道他不是在吹牛?

一想到這裡,勞德就隱隱覺得,今天這頓飯局,絕對沒有看上去那麼簡單,說不定自己能夠知道徐君然背後的靠山究竟是那一座。

幾個人分賓主落座,徐君然當仁不讓的坐在了主位上,這才給幾個人介紹了一下勞德和勞雨父女兩個人。

聽到徐君然介紹勞德是自己的同事,仁川縣政協『主席』的時候,眾人只是淡淡的打了個招呼,像交通廳副廳長陳愛國這樣的廳級幹部,更是淡淡的點點頭,算是打過招呼。這還算看在徐君然的面子上呢,畢竟在他們這些省城的幹部眼中,勞德只不過是一個處級幹部罷了。。

勞德又不是笨蛋,自然看得出來這群人對於自己的身份不太感冒,就連打招呼也僅僅是沖著徐君然的面子罷了。雖說今天是有求於人,可他這心面還是不太痛快了起來,這幫人未免也太眼高於頂了吧,自己一個堂堂的正處級幹部,怎麼在他們眼中就什麼都不是了呢。

徐君然當然也看得出來勞德心面不痛快,笑了笑說道:「勞『主席』,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些朋友吧。」

說著,他開始給勞德介紹張飛等人的身份。

不說不知道,一說嚇一跳,勞德聽完了之後,臉上不動聲色,可這心面卻好像開了鍋一般。

在官場上,有能力、德性好的人不一定升遷,沒能力、德性差的人也未必被貶。甚至正好相反。溜須拍馬的人常常春風得意,特立獨行的人往往處處碰壁。在那裡沒有絕對的是非,今天是錯誤的,明天可能就變對了。同樣的道理,不管是什麼樣的幹部,有時候哪怕級別相同,但是位置不一樣,部門不一樣,所掌握的權力也就不一樣。

就好像勞德,雖說也是正處級幹部,可是他自己心面清楚的很,自己這個縣政協『主席』不過是馬上退二線的人了,在縣城也許還有點小小的作用,可是到了省城,別說處級幹部了,就算是一般部門的科長副科長,也未必會賣自己的面子。

可今天出現在這裡的人,哪一個都最低是處級幹部,甚至還有交通廳主管審批的副廳長。需知在官場上,從處長到副局長,就象從舉人到進士一樣,絕對不是一個檔次。像陳愛國這樣的身份,再加上他手裡面的權力,放到任何一個地方上去,那都是一方諸侯的。

這樣的飯局,就算是丹江市委的領導來了,恐怕也要熱情的跟他媽結交。

更何況,這裡面竟然還有新任省長的公子和省政法委書記的孫子,勞德只能是暗嘆徐君然不是一般的有背景,看到這些人彷彿都在以徐君然為中心的時候,他對於徐君然的背景就更是好奇起來,如果沒有一個大的背景,這些人又如何會是這樣的態度。

介紹了一番之後,徐君然指了指勞雨,笑著對眾人道:「這次來,一是看看諸位,二來是有個事情要辦。我這個小侄女今年大學畢業了,想要留在省城工作,不過遇到點麻煩,大家看看能不能解決吧。」

所有人都很意外,沒想到徐君然擺了這麼大的一個陣仗出來,竟然是給這個女孩子介紹工作?未完待續。。。

(快捷鍵:←)升遷 第六百四十二章扶貧款的麻煩 升遷目錄(快捷鍵:回車) 升遷 第六百四十四章收攏(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升遷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