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遷 其他類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其他類型 > 升遷 > 第六百四十二章扶貧款的麻煩

升遷

第六百四十二章扶貧款的麻煩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25日 19:24 [字數] 560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北方的春耕大多在五月份左右就開始了,徐君然身為縣長,自然不能只是坐在辦公室裡面,帶著縣政府的幹部們下鄉調研,解決春耕當中存在的問題,這才是他應該做的。

只不過讓徐君然沒想到的是,這一次的調研,還真就讓他找到了一些問題。

青山鄉是仁川縣農業比較發達的一個鄉鎮,鄉裡面並沒有什麼工業企業,也正是因為這樣的原因,青山鄉的發展並不快,在整個仁川縣當中,屬於那種比較落後的地區。

徐君然之前來過這裡調研幾次,大多數都是走馬觀花的看一看而已,一方面是時間不足,另外一方面,也是因為這裡實在沒什麼可看的,除了種植業,家家戶戶連養殖的人都很少。

靠天吃飯,總歸是不太可靠的,尤其是最近幾年的莊稼歉收,這青山鄉的老百姓們日子越發的不好過起來。

還好有上面撥下來的扶貧款,雖說數量不多,可對於很多家庭來說,這是一筆能夠救命和維持下去的錢。

扶貧款是好東西,不僅體現了上級對群眾的關心,更重要的是,它給了老百姓在惡劣環境當中堅持下去的動力和勇氣。

可就是在這個事情上面,青山鄉還是出了問題。

徐君然率領縣直機關的各個部門負責人在青山鄉走訪春耕工作,自然也要到當地群眾家裡面進行走訪,來到一戶貧困戶家裡面,徐君然發現他們家是真的困難,換句話來說,這家人都是盲,丈夫去世的早。只剩下一個寡婦領著一個瞎了眼的婆婆和十來歲的孩子艱難度日。

看到徐君然帶著那麼多人進了自己的家門,頓時把寡婦給嚇壞了,竟然關上門不敢出來。

後來還是鄉黨委書記開口介紹說:「這是咱們縣的徐縣長,來看望你們了。」

有了鄉裡面領導的保證,再加上這麼一大群幹部看上去也不像是壞人,寡婦這才開了門讓徐君然等人進去。

青山鄉的黨委書記叫劉明洋,跟劉華強是八竿子打不著的親戚,後來經劉華強的引薦給上一任縣長,被那位提拔到了現在的位置上。到任雖說不到兩年,可對於鄉裡面的工作卻很是上心,也算是比較負責任的幹部,徐君然對他也算是比較滿意的。

坐在貧困戶的家裡,徐君然舉目四望。心面卻是一緊。

就像他之前所知道的那樣,這戶人家實在是太窮了,一眼望去一件像樣的傢具都沒有不說,甚至連房子都有些漏風的感覺。

嘆了一口氣,徐君然從自己兜里掏出二百塊錢,遞給劉明洋:「老劉,回頭你找人。幫大嫂把家裡的房子修一下吧。」

二百塊錢,在一九八七年來說無疑是一筆巨款,這個年頭,一個工人的月工資也就是幾十塊錢。徐君然這麼大方的一下子,倒是讓其他的人有些不好意思起來,大家你一張我一張的,竟然湊了五百塊錢。都交給了劉明洋。

劉明洋點點頭:「縣長您放心,回頭我就安排人做這個事情。」

他們這邊說著話。旁邊宣傳部門的人則是在拍著照片,畢竟這是領導下來視察,該做的事情肯定是要做的。

更何況徐君然乃是一縣之長,對於青山鄉來說,那絕對是大大的領導。

有幾個腦袋激靈的幹部,此時已經招呼人開始幫著這家清掃院子了。

徐君然對寡婦說道:「大嫂,我代表縣委縣政府來看望你們,今年的春耕有沒有什麼困難,需要政府為你做點什麼?」

寡婦似乎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大的官,除了點頭,也說不出別的來。

一旁的劉明洋笑著說道:「徐縣長,鄉裡面按照縣政府的指示,對全鄉的貧困戶都進行了登記造冊,按月發放最低生活保障,有了這筆錢,他們都能夠維持生活。」

徐君然滿意的點點頭,這個最低生活保障是他參照前世的農村低保提出來的,當然,並沒有後世那麼完善,只是在財政力所能及的範圍裡面,盡量多為貧困群眾提供一些服務。

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來,徐君然對劉明洋說道:「這樣很好,縣財政對於扶貧款的使用會專門進行檢查,你們鄉裡面也要準備,多為老百姓做一點實實在在的事情,尤其是這些貧困家庭,不僅要在生活上關心幫助他們,還要多多走訪,聊解他們的需要。」

想到這裡,他笑著對劉明洋道:「我記得你上次跟我說,給全鄉的貧困戶都弄了一個小?」

劉明洋點點頭,摸著腦袋道:「這不是您給的啟發么?我覺得鄉裡面既然要做這個工作,就應該有理有據,索性就給每戶貧困家庭都建立了一個檔案,每家發放了一個子,專門記錄領取扶貧款的時間。」

徐君然轉向寡婦,笑著說:「大嫂,麻煩您把那個領取扶貧款的給我看看好么?」

「哦1

寡婦答應了一聲之後進入到睡覺的屋子,過了一會兒才拿出了一個包的很嚴實的小包裹遞給徐君然。

徐君然微笑著接過翻看起來,沒想到這一看就把眉頭皺了起來。

一頁一頁的翻過這個子,雖說只有薄薄的幾頁,徐君然的臉色卻越來越難看起來。

他臉上的表情不好看,可把旁邊的這些人給嚇壞了,這縣長眉頭緊皺,到底是什麼意思?難不成這子上有什麼東西讓他不滿意了?

半晌之後,徐君然把子遞給劉明洋,淡淡的說道:「你看看吧。」

劉明洋微微一愣神,他雖說不是徐君然一手提拔起來的,可現在卻是緊抱著徐君然這棵大樹,對於縣長來青山鄉調研的事情是抱著很大希望的,打算讓縣長看看自己的工作成績,可現在看到徐君然露出這麼一副表情來。直覺告訴劉明洋,可能是出事兒了!否則剛剛徐縣長還是一臉微笑,此時此刻不可能變的面沉如水,分明就是在這個子上看出了什麼東西來。

小心翼翼的接過那個紅,看了一會兒之後,劉明洋沉聲對寡婦道:「你多久領一次扶貧款?」

寡婦一愣神:「倆月一次埃」

她自然是不明白怎麼回事,因為領扶貧款這個事情,她每兩個月去領的時候都沒仔細數過,向來都是發多少拿多少。對於她這樣的家庭來說,國家能給錢救濟自己,就已經是天大的恩賜了。

縣民政局副局長李國壽站在徐君然的身邊,眉頭一皺道:「不對啊,按照縣政府的規定。我們每半個月就發放一次扶貧款,你怎麼兩個月才領取一次呢?」

他這話可是實話,看徐縣長的這個架勢,肯定是要過問這個事情的,他可不希望把徐縣長的怒火吸引到民政局。李國壽是白林的人,今天跟徐君然下鄉調研,就已經是擔驚受怕了。他絕對不願意成為這位縣長發火的對象。

寡婦有些莫名其妙,只是笑著,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徐君然的臉色陰沉,看著青山鄉的領導們一陣冷笑。站起身從兜里掏出錢夾,拿出裡面的幾百元錢遞給寡婦:「大嫂,這些錢是您多餘的扶貧款。以後半個月去鄉裡面領一次錢。」

說完,轉身離開了院子。竟是一句話都不願意跟青山鄉的領導說。

青山鄉鄉長江火一直沒看見那個子,此時忍不住對劉明洋問道:「書記。到底怎麼了?」

他和劉明洋的關係不錯,兩個人搭班子也算比較合拍,畢竟一個貧困鄉,實在是沒什麼勾心鬥角的餘地,所以劉明洋也就沒有瞞著他,苦笑了一下說道:「你自己看吧。」

說著,就把那個遞給了江火。

江火接過子看了起來,不一會兒臉上汗水就下來了,上面那個寡婦按的手印只有幾個,大部分都是別人代領的,也就是說,雖說縣裡面規定這錢是半個月發放一次,可有人從中上下其手,把原應該每半個月發給貧困戶的扶貧款,變成兩個月才發一次,剩下的,都被人給冒領走了。

江火也知道這個事情麻煩了,鄉裡面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肯定是哪裡出了岔子,自己作為鄉政府的領導,這個責任可不小!

眾人臉上的表情都很嚴肅,沒有人說話,只是默默的離開了寡婦家裡面。

回到鄉黨委辦公室,徐君然坐在會議室的正中間位置上,看了一眼默默坐到各自位置上的青山鄉黨委領導們,猛然間一拍桌子,大喝道:「劉明洋,你給我說清楚,這個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

劉明洋站起身,一臉的愧疚:「縣長,是我們的工作做的不到位,才出現這樣的情況。」

徐君然擺擺手,直接打斷了他的話:「我不是聽你承擔責任的,這個事情是誰的責任肯定跑不了,我現在想知道的,是既然有人敢領了一家人的扶貧款,那就肯定有第二家,第三家,我想知道還有多少人的扶貧款被冒領了?還有,你們青山鄉是怎麼管理這個事情的,被人鑽了這麼大的空子,你這個鄉黨委書記是幹什麼吃的?」

這話說的極重,頓時就讓青山鄉的領導們有些慌了,江火騰的一下子站了起來,急忙說道:「縣長放心,我一定會徹底查清楚這個事情,給縣政府一個交代。」

徐君然眉頭皺了皺,哼了一聲沒有再說什麼,他又不是笨蛋,剛剛在那家人家上看了那些寡婦領取扶貧款的記錄,就知道這裡面肯定有人搞鬼,說不定有人在大量的冒領扶貧款。

不過他也知道,江火和劉明洋應該不是那種鼠目寸光的人,所以這個事情,他也沒打算追究這兩個人的責任。

「我給你們三天的時間,這個事情必須查清楚,否則,你們兩個都給我準備下鄉去種地吧1

徐君然冷冷的對二人說道。

軍令如山,第三天的時候事情就已經查清楚了,原來是鄉民政所負責發放扶貧款的人聯起手搞了個假證明。從中欺上瞞下,獲取了一些人的扶貧款。說白了,就是原應該半個月領取一次的錢,他們讓人兩個月來領一次,再有就是一些已經死亡的貧困戶,他們隱瞞不報上去,照樣從縣民政局領取扶貧款。

知道了這個事情之後,徐君然做出指示,一方面把兩個犯罪分子扭送司法機關。另外方面儘力追回損失,同時改變扶貧款的發放方式,通過在農村信用合作社為每個貧困家庭建立專門的銀行賬戶的方式,保證每一筆扶貧款都能夠發放給群眾。

這個事情,在縣裡面也引起了很大的關注。白林還親自去了一下青山鄉走訪,只不過因為這個事情徐君然處理的很妥當,他也沒能夠說出什麼來。

通過這個事情,徐君然在縣裡面的威望又增強了一些,特別是那些貧困群眾,紛紛稱讚這是一個替大家著想的好縣長。

這一天,徐君然正坐在辦公室裡面看報紙。電話響了起來。

「喂,我是徐君然。」

接起電話,徐君然沉穩的說道。

話筒當中傳來一個銀鈴般的笑聲:「嘖嘖,看不出來埃徐大縣長如今還挺有官威的嘛。」

徐君然一愣神:「娟姐?」

謝美娟的笑聲響起:「你這個沒良心的小子,離開這麼長時間了,也不說來看看我1

徐君然無奈的苦笑起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近這段時間忙的要死了。哪有時間。」他說的是實話,自從調到仁川縣工作這一年多時間裡。自己完全成了鐵打的人一般,每天除了工作就是工作,跟這幾個紅顏知己,大多數的時候也就是通過電話來排解一下相思了,說來也有意思,足足一年多沒碰女人,徐君然竟然覺得自己快趕上聖人了。

謝美娟哼了一聲:「對了,上次你跟我說的那個事情,我託人問了,你們仁川縣那邊,如果發展果樹種植的話,似乎可以種蘋果。」

上次徐君然打電話跟她提過,仁川這邊如果發展果樹種植的話,適合種什麼水果。之所以這麼問,是因為謝美娟的一個黨校同學的老公恰好在省農科院工作,對這方面很有研究。

徐君然頓時喜上眉梢:「太好了,這樣,有時間我到省城,把那位教授約出來,你看怎麼樣?」

謝美娟想了想道:「也可以,你記下他們家的電話吧。」

兩個人又聊了一會兒之後,徐君然這才放下電話,心面卻是高興了起來,如果能夠把仁川縣的果樹種植髮展起來,倒也是一個可以脫貧致富的好機會。

這個時候,劉華強推門悄悄的走了進來,來到徐君然身邊,恭敬的說道:「縣長。」

徐君然一愣:「老劉,有事兒?」

劉華強點點頭:「縣長,我小姨子打電話來說,勞主席在省城請人吃飯,似乎是在為了他女兒工作的事情。」

徐君然一愣:「工作?」

劉華強點點頭:「勞主席就一個女兒,他老伴兒去世的早,這孩子從小被他寵著長大,大學畢業想要進省裡面機關工作,不過聽說好像是得罪了什麼人,被擠出來了。結果就拖到現在,他這次去省城就是解決這個事情的,不過聽素梅傳來的消息,好像是不太順利的樣子。」

徐君然噢了一聲,想了想自然明白了劉華強的意思。畢竟劉華強跟自己一起去過省城,知道自己在省城裡面的關係網有多深,此時說起這個事情,估計是看到勞德四處碰壁,所以才希望自己出面幫助勞德一下,畢竟如果幫忙把他女兒的工作給解決了,這事情也就好辦了,今後那位縣政協主席,肯定會支持自己的。

「你先回去吧,我考慮考慮。」徐君然想了一下,對劉華強說道。

劉華強點點頭,沒有再說什麼,轉身退出了徐君然的辦公室。

坐在辦公室裡面,徐君然點了一根煙,默默的抽著,腦海裡面卻思考著自己應該怎麼做。

如今的仁川縣委常委會當中,徐君然這一邊的常委並不算多,只有劉小光、孫亞洲和關波三個人,再加上一個武裝部政委胡剛。加上徐君然自己,一共是五票。而縣委書記白林那邊,同樣也差不多,除了他自己之外,還有縣委辦公室主任鄧兵,縣委宣傳部長錢秀梅和縣委統戰部長周挺,再加上一個新任的縣委常委、縣公安局局長張喜斌。

如果能夠把勞德這個縣政協主席爭取到自己這一邊來,對於徐君然來說,是一個很大的進步,最起碼在勢力上面,自己也可以佔據上風。

想到這裡,徐君然狠狠的把手裡面的煙蒂掐滅在煙灰缸裡面。不管怎麼說,既然自己想要在仁川縣干出一番事業來,就必須要掌握主動權,否則根沒辦法做事情。

半晌之後,徐君然伸手撥通了劉華強辦公室的電話,這個事情還得劉華強安排,不得不說,徐君然對自己當初選擇接納這個辦公室主任的行為是很驕傲的,劉華強絕對是一個合格的辦公室主任。

「老劉,你到我辦公室來一下。」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升遷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