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遷 其他類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其他類型 > 升遷 > 第六百四十一章用心良苦(求全訂閱

升遷

第六百四十一章用心良苦(求全訂閱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24日 19:53 [字數] 560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一九八七年的春節,對於仁川縣的老百姓來說,記憶非常的深刻,即便是過去了很多年,很多人老人依然記得。

在那些人的記憶裡面,往年的年底,大家對於過年一般都沒什麼想法,不說別的,頂著貧困縣帽子的,仁川縣根不可能有錢給幹部群眾發什麼福利,但是今年卻有點不太一樣,自從徐君然這個新縣長走馬上任,著實給縣裡面帶來了不少變化。人們能夠清晰的感覺到,仁川縣的路寬了,縣裡面正在建設的項目也多了起來,就連原半死不活的國有企業也有了長足的發展。

最關鍵的是,仁川縣的幹部群眾發現,縣裡面的財政,開始不斷的補發一部分欠下的工資了。

「劉暢,縣財政的情況怎麼樣?」徐君然坐在縣長辦公室裡面向財政局長劉暢問道。他也明白下面的人究竟是抱著什麼樣的希望,眼看著就要到年關了,大家想要的就是一些實惠。徐君然考慮到明年即將開始的人代會,他也想搞點實在的東西給下面的人,畢竟就算拉攏一下人心也應該把這個事情做了。

對於明年的選舉,徐君然倒是一點都不擔心,他很清楚,自己身上這個代縣長的代字肯定是可以拿掉的。跟富樂縣那樣的地方不一樣,仁川縣委沒有人有那個膽子使壞。就算白林有那個心思,也沒有那個膽子,真要是自己這個代縣長在仁川縣選舉出了狀況,他白林的政治前途也就到此為止了,不說別的,市委那邊就不會放過他。

再說了,一個縣長如果落選的話,連省委都會驚動。他白林瘋了才會自找麻煩。

劉暢三十多歲,一臉的書生氣,聞言對徐君然點點頭:「縣長放心,財政上還有一百多萬的餘額,這是咱們縣近幾年來最好的時候。」

徐君然想了想,縣裡面的財政支出暫時應該是夠了,就對劉暢道:「你看看,是不是可以把縣裡面積欠下的工資都發了。」

劉暢眉頭一皺:「縣長,這麼一來。咱們縣明年可又沒錢了。」

徐君然笑了起來:「明年的事情明年再說。我既然能搞來第一筆錢,自然也能搞來第二筆、第三筆,再說了,咱們縣通往市區的高速公路開春就差不多能夠完工了,到時候還愁沒錢么?」

劉暢也明白。徐君然這個縣長明年就要在人代會上接受考驗,自然也需要收攏一批人心,索性點點頭:「好的,我聽您的。」

徐君然心裡有底之後,就去找了白林,把自己的想法對白林說了一遍。白林也明白他的用意,點頭答應道:「這個事情。我看還是在書記辦公會上面說一下吧。」

就這樣,這個事情就算是通過了。

轉年到了春節,徐君然和白林帶著人下去慰問,自然也把積欠下來的工資都給發了出去。幹部群眾自然是高興萬分的,紛紛稱讚新班子為老百姓做了不少實事。

借著這股東風,三月份的人代會,徐君然也順利的通過選舉。正式就任仁川縣人民政府縣長。

人大選舉之後,市裡面對仁川縣委班子進行了微調。增加了一名縣委常委。至此,仁川縣委班子十三名縣委常委全部到位。

縣委書記白林,主持縣委全面工作。

縣委副書記、縣長徐君然,主持縣人民政府工作。

縣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柳強,分管政法、維穩、信訪和縣委機關工作。主持縣委政法委工作。承辦城鄉建設領導小組有關工作。負責聯繫人大,協調兵地、軍地工作。

縣委副書記、縣紀委書記劉小光,協助書記主抓黨風廉政建設工作。分管紀檢監察、審計工作。負責加強效能建設、優化發展環境建設工作。主持縣紀律檢查委員會工作。

縣政協主席勞德,分管縣政協黨組工作。承辦財經領導小組有關工作。主抓工業經濟,分管發展改革、財政稅收、商務和經濟信息化、工業園區建設、安全生產、環境保護、民政、礦產資源開發、統計、金融保險、電力工作。

縣委副書記、縣委組織部部長孫亞洲,協助書記分管黨建、組織、編製、人事工作。分管縣直機關工委、黨史研究、老幹部、人力資源、人才、教育工作。主持縣委組織部工作,兼任縣委黨校校長,負責聯繫政協工作。

縣委副書記、常務副縣長關波,分管畜牧業、草場糾紛、林業、科技、衛生、人口和計劃生育、食品藥品監督、疾病預防控制工作。

縣委統戰部部長周挺,分管統戰、民族宗教、工商聯工作。主持縣委統戰部工作。

縣委副書記、縣委宣傳部部長錢秀梅,分管意識形態、精神明建設、旅遊工作,分管工會、共青團、婦女聯合會、殘疾人聯合會等人民團體工作,主持縣委宣傳部工作。

縣委辦公室主任鄧兵,協助書記白林負責縣委辦公室的各項工作。

桃花鎮黨委書記王猛,負責桃花鎮黨委的工作,分管縣經濟技術開發區。

縣武裝部政委胡剛,負責武裝部的工作。

最後一個縣委常委,卻是縣公安局局長張喜斌,分管縣公安局的工作。

看到這些常委們,徐君然心面忍不住皺了皺眉頭,他無論如何沒想到,最後一名縣委常委,竟然是縣公安局的局長張喜斌。

有些事情是不能夠光看表面的,如果說市裡面任命張喜斌作為縣委常委是為了加強社會治安管理的話,那徐君然同樣也覺得,這是白林對於王猛和柳強前段時候的某些舉措表示不滿的態度。

很簡單,張喜斌不僅是縣公安局局長,還是縣政法委的副書記,跟柳強兩個人按理說應該是上下級的關係,可現在兩個人都成了縣委常委。那麼在政法委裡面,到底聽誰的?

政法委書記和公安局長,這身之間就是存在一定矛盾的,現在白林又把張喜斌運作到縣委常委的位置上,擺明了是對柳強的不信任,也就是說,白林打算把公安局牢牢掌控在自己的手中。

在整個仁川縣委班子當中,徐君然的年紀是最小的,比白林小了二十近三十歲。這樣的班子配置,在整個丹江市都是絕無僅有的。

都是熟人,也沒有那些虛頭巴腦的東西,大家走了一個過場之後,就按照會議的程序進入了正題。

就在這個時候。政法委書記柳強忽然開口說道:「有個情況我要通報一下,今天市政法委辦公室打電話過來,說我們仁川縣有人去市裡面告狀,說仁川縣的派出所執法粗野,年前在桃花鎮的飯店就出了這麼一個事,飯店老闆的兩個外甥被派出所的人打斷了腿。這個事我們是不是趁著今天討論一下?」

張喜斌的臉色馬上就變得有些難看,王猛馬上介面說道:「這個事情的性質太惡劣了。一定要嚴肅查處1

縣政協主席勞德也點點頭道:「是啊,這分明就是在破壞我們黨的形象,必須要嚴肅處理1

他們三個人最近是越走越近,說話自然也是共同進退。只不過白林此時的臉色非常不好,很明顯是被柳強打了一個突如其來。

徐君然暗暗的冷笑了起來,他知道柳強肯定是沖著張喜斌去的,十有是有人在他面前上了眼藥。畢竟張喜斌這個縣公安局局長忽然變成了縣委常委,受到打擊最大的人。也就是柳強。至於派出所的那個事情,在徐君然看來,也十有是有人故意找茬,畢竟這個年代公安局下面的派出所辦案,根沒那個時間跟上級請示,就算張喜斌有那個心思,也不會對下面的人示意。

所以,柳強拿出這個事情,恐怕也是為了給張喜斌一個下馬威。

徐君然的眼睛緊緊的盯著眾人的表情,會議室裡面很明顯分成了三派,自己身邊有一幫人,白林身後有一幫人,至於勞德則是跟柳強和王猛連成一氣,這就是如今仁川縣委常委會的局勢。

大家紛紛發表自己的意見,白林一邊的人自然是表示這個事情不能只聽一面之詞,要詳細調查,只有徐君然沒有開口。而他不開口,劉小光和孫亞洲等人自然也不會說話的。

白林微微一笑,看向徐君然說道:「徐縣長,你怎麼看?」

「查!一定要嚴查!但是我們處理這事要公平公正。事情沒弄清楚以前不能夠對自己的同志動手,這年頭告刁狀的人也很多,我們也不能聽風就是雨。」徐君然擲地有聲的說道。

一開口,徐君然就讓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自己的身上,微微一笑,徐君然看向張喜斌,笑著說道:「我看這個事情可以讓張書記親自關注一下,縣局的事情還是要由你這個局長負責的。」

頓了頓,徐君然又對柳強說道:「柳書記你也可以組織一下政法委的監察部門,對這個事情跟進。」

徐君然這麼說,整個會議室的人都有些意外,大家都紛紛互相交頭接耳起來,白林這一派的人固然如坐針氈,柳強也摸不準徐君然的意圖,倒是不明就裡的王猛和勞德神色有些昂然,還當是徐君然和柳強有默契,有意拿這事當他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

接下來的會議又是走流程,流程走完天色也不早了,畢竟今天算得上是新班子上任伊始,鄧兵安排人在縣委招待所準備了聚餐,參會的這些人當然不好借口推辭,所以開完會大家直接去縣委招待所包房。

縣一級的官員,比較接近基層,吃飯喝酒方面當然不會有市級單位那樣忌諱。徐君然的年紀最小,雖然是縣長,可想把他灌醉的人可不在少數,可惜他們低估了徐君然的酒量,雖說敬酒的人來者不拒,但徐君然兩斤白酒下肚照樣言語清晰。

「來,來。協…小徐縣長,我們再喝一杯1酒喝半酣。白林說話漸漸就有些放開了,竟然稱起徐君然小徐縣長了。

眾人一愣,都放下了自己的酒杯。酒醉心明,白林如此稱呼顯然是欺負徐君然年紀孝資歷淺,想給他一個難堪了。

徐君然笑了笑,左右看了看說道:「咦?怎麼少了一個人吶?柳書記呢?不會席間逃跑了吧1

「沒有,沒有。我剛才去接電話了。」門被人推開,柳強正滿面歉意的走了進來。

「接電話?什麼電話啊你要不說出個道道來,可得罰你三杯哦1徐君然笑道。

柳強向左右看了看。面色一正道:「白書記,徐縣長。桃花鎮政法委剛才打電話過來,說派出所的那事完全是人家誣告,告狀的就是餐館的老闆娘,現在她已經承認自己誣告。稱派出所根就沒有打過她外甥……」

一屋子人全都是一愣,王猛更是雙目一瞪,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這事是他之前安排好的,事先都串通好了的,怎麼那個老闆娘可能翻供?那可是自己找人安排的。

「柳書記,你聽清楚了嗎?真的是誣告么?」

王猛忍不住開口問道。畢竟這個事情他實在是有些摸不清楚頭腦。

而一旁的張喜斌臉色卻十分古怪,想要說什麼,徐君然已經淡淡開了口:「這個事情我看就算了,既然人家承認是誤會。我看就算了。群眾也是受了委屈才會對派出所的同志產生不滿的,張書記,你說呢?」

張喜斌愣了愣,隨即點點頭:「是。縣長,我覺得這樣也好。畢竟按照柳書記的說法,事情的起因是因為派出所長期欠著人家飯店的飯錢不給,這才鬧成這個樣子,我這就給派出所那邊打電話,保證三天之內就把錢還給飯店。」

徐君然笑了起來:「這樣最好,來,咱們喝酒,喝酒……」

被張喜斌這麼一打岔,剛剛白林的那句話反倒是沒人在意了,大家紛紛好奇的則是,徐君然究竟用了什麼辦法,解決了這個事情。畢竟說起來,徐君然算得上是以德報怨。張喜斌是白林的心腹,柳強針對張喜斌的原因大家也知道,可徐縣長這麼橫插一杠子,到底是什麼意思?

白林沒有說話,只是臉色陰沉的看了一眼張喜斌。

徐君然也沒有再說什麼,端著酒又跟人說起話來,留下一頭霧水的人們。

「老柳,怎麼回事?」酒席散去之後,王猛低聲對柳強說道,他也不明白,柳強安排好了的事情,是怎麼被徐君然給攪合了的。

柳強沒說話,只是沉著臉,半晌才說道:「他娘的,差點被張喜斌給陰了。」

王猛一愣:「怎麼回事?」

柳強壓低了聲音說道:「張喜斌早就知道咱們針對他的這個事情,已經找人做好了不在場的證明。要是這個事情鬧起來,十有,最後他張喜斌來個一問三不知,你我卻要擔上干係。」

王猛點點頭,也就沒有再繼續說下去。

頓了頓,他繼續問道:「對了,你怎麼知道的?」

柳強看了一眼王猛,卻沒有說話,只是笑了笑:「聽人跟我提起的而已,走吧,回家。」

…………………………

…………………………

「縣長,您為什麼要幫柳強啊?」

劉華強有些不解的問對喝完酒的徐君然問道。

今天的這個事情,實際上是他無意當中得知的,劉華強的妻子在桃花鎮有個親戚,無意當中得知了張喜斌找人設局坑柳強的事情。其實也沒什麼,就是柳強想要找人誣告張喜斌下面的派出所所長,張喜斌暗中讓人答應下來,然後等到縣委的調查組下來的時候,反咬一口,說是被柳強指使的。

得到這個消息之後,劉華強第一時間告訴了徐君然,而徐君然的反應卻有些意外,讓他悄悄的通知了柳強。

劉華強很不理解,為什麼徐縣長忽然會幫助柳強呢?如果能夠讓張喜斌和柳強鬥起來,對於縣長來說,不是一件好事么?

徐君然微微一笑,輕輕的搖搖頭:「有些事情,不是那麼簡單的。咱們縣好不容易有機會發展起來,不應該因為這個原因亂下去。不管是誰,只要他阻礙咱們縣的發展,我就不會答應。」

他說的這是真心話,好不容易現在仁川縣各方面的工作都有了一個長足的進步和發展,出現了現在這樣安定團結的局面,徐君然無論如何都不會允許有人破壞的。

柳強和張喜斌之間的鬥爭,對於徐君然來說原沒什麼了不起,可不說別的,單單是兩個縣委常委之間的鬥爭,就肯定會造成白林和王猛兩個派系的碰撞,而這恰恰是徐君然不希望看到的。

「縣長,您真是良苦用心埃」劉華強由衷的佩服道。他說的是真心話,一般人看到這樣的機會,早就已經按耐不住了,畢竟這可是削弱政治對手,增強自己實力的好機會,可偏偏徐君然就這麼放過了。這一點,絕對讓人佩服不已。

良苦用心?

徐君然搖頭苦笑了起來,他的心思,已經飛到了即將展開的仁川縣春耕工作上面。

PS: 求訂閱支持!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快捷鍵:←)升遷 第六百四十章破口大罵 升遷目錄(快捷鍵:回車) 升遷 第六百四十二章扶貧款的麻煩(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升遷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