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遷 其他類型

升遷

第六百四十章破口大罵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23日 18:41 [字數] 543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常委會就這麼結束了,所有人的表情都很嚴肅。

剛回到辦公室裡面,徐君然還沒得空喝上一口水,組織部長孫亞洲就走了進來。

「縣長。」孫亞洲很客氣,遞給徐君然一份名單。

「老孫,這是?」徐君然有些疑惑不解的問道。

孫亞洲說道:「這是縣裡面最近準備進行人事調整的名單,縣長您看看,回頭我就要報給白書記了。」

既然已經投向徐君然這邊,孫亞洲說起話來也沒藏著掖著。這幹部班子調整的事情,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利益,說白了就是各方勢力分蛋糕的關鍵時刻,孫亞洲讓徐君然過目,自然也是徵求他的意見,看看徐君然這邊有沒有想要特別關照的人。

徐君然點點頭,接過那份名單看了起來,不一會兒就看完了,心面還是很滿意的,孫亞洲已經考慮到了自己這邊的利益,一些跟自己走的比較近的幹部,都得到了提拔。

官場上的事情就是這樣,你要人家跟隨你,不給人家希望怎麼可能?

不管是多厲害的領導,下面要是沒有追隨自己的幹部,說出去的話有誰會聽?而既然想要得到話語權,想要把自己的意志由旁人為你貫徹實施下去,就必須要給人家好處,或者是權力,或者是某方面的利益。總而言之一句話,天下攘攘,皆為利來。

看了一會兒,孫亞洲看徐君然臉上的表情稍微有些緩和,忍不住低聲問道:「縣長,今天的會……」

話雖然沒有說完。可意思已經表達的很清楚了,他很不理解,徐君然為什麼寧可得罪王猛,也不願意讓出財政局局長的職務來。

徐君然微微一笑:「怎麼,不明白?」

孫亞洲點點頭,老老實實的說道:「縣長,這可是一次好機會啊1

他很清楚,如今徐君然跟白林之間對於縣裡面主導權的爭奪已經到了一個相當嚴峻的地步,這個時候如果能夠收攏王猛和柳強兩個縣委常委。自己這邊一下子就能夠達到七票,在常委會上面完全可以立於不敗之地了。

所以孫亞洲很不明白,徐君然為什麼不答應王猛的提議。

呵呵的笑了起來,徐君然把手裡面的材料放下,決定跟孫亞洲解釋一下。畢竟這是自己人,要是不說清楚的話,別人還以為自己怕了白林,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一樣呢。

「老孫,你說,咱們爭奪這個主導權,目的是為了什麼?」徐君然請孫亞洲做到沙發上。遞給他一根煙,笑著問道。

孫亞洲一怔,想了想回答道:「縣長,雖說咱們共事的時間不長。可我老孫看得出來,您是個想做事情的人。要我說,爭奪這個話語權,說白了。就是能幹事兒,干好事兒。干大事兒,干點兒對得起咱們腦袋上的烏紗帽,對得起全縣老百姓的事兒1

徐君然點點頭:「是啊,你我能夠聚在一起,說到底,是因為咱們心面都裝著老百姓,都琢磨著在仁川縣干這麼一回,對得起天地良心,對得起老百姓和黨組織對咱們的信任。說破了天,鬥爭不過是一種手段,是為了能夠把咱們心裡的那些想法給實踐了,你說是不是?」

孫亞洲若有所思,他忽然覺得,自己有些低估徐君然了。

「縣長,您的意思是?」孫亞洲遲疑著對徐君然問道。

徐君然呵呵一笑:「沒什麼了不起的,我跟白書記的爭執,不過是我們對於縣裡面的發展有些不同看法罷了。但是,這並不能成為某些人謀取私利的機會和理由,白書記應該也明白這個道理的。」

孫亞洲有些疑惑的點頭答應著,雖說沒有太明白徐君然的意思,不過直覺告訴他,自己應該相信縣長的話。所以他也沒有多問,呆了一會兒就起身告辭了。

等孫亞洲離開之後,徐君然忍不住嘆了一口氣,今天的這個事情,自己也是無奈之舉埃

如今丹江市換了新的市委書記,也就意味著,這位名叫段世傑的新任市委書記可不是前任郭紅濤那麼好說話的。徐君然太清楚了,只要自己跟白林的衝突愈演愈烈,到最後的結果,肯定是白林去市裡面告狀,然後自己跟他一起挨罵。更何況有市委書記在後面坐鎮,徐君然可不認為,白林會畏懼自己。

所以,徐君然才會拒絕王猛提出的要求,寧可跟白林合作,也絕對不給王猛崛起的機會。

原因很簡單,因為徐君然清楚,不管自己怎麼做,最後的結果都是要面臨市委的責難。與其背著一個架空縣委書記,不尊重領導的名聲,倒不如退一步,跟白林合作一番。

徐君然琢磨著,要是自己肯退讓的話,說不定白林能夠理解自己的苦心。

他並不知道,白林在離開會議室之後,回到辦公室裡面可是氣的砸了兩個杯子。

在白林的想法當中,徐君然之所以拒絕王猛的提議,不外乎是為了給自己一個下馬威,表明他徐君然隨時隨地可以架空自己。這讓白林感覺到自己如今已經控制不了仁川縣的常委會了,這樣的情況可是不妙埃

想到了這裡,已經發泄完自己情緒的白林,伸出手撥通了市委書記段世傑的電話,這個事情,自己還是要跟老領導反映一下。

果不其然,聽完白林的彙報之後,段世傑想了想對白林吩咐道:「你叫上徐君然同志,你們兩個一起到我辦公室來一下。」

憑著自己對段世傑多年的了解和觀察,白林終於確定,老領導現在很生氣,自己的計劃也算是成功了。

段世傑放下電話之後,坐那裡就權衡著這次事情的利弊得失,他從別人的嘴裡面知道了徐君然與前任省長陳星睿的關係不淺。也知道最近這一段時間,在仁川縣徐君然乾的是有聲有色,風頭早已經蓋過了縣委書記白林,而段世傑原本的想法,是不希望白林和徐君然的關係搞的太僵了,畢竟兩個人一個是自己的老下屬,一個卻是有著通天背景的存在。可看著仁川縣的權力逐漸落到徐君然的手裡面,段世傑的心中還是存有不滿意地方的,在他看來。所謂一朝天子一朝臣,徐君然如今戰勝白林得到了仁川縣的權力,也就是等於自己這個現任市委書記,看人的眼光不如前任市委書記郭紅濤。而這是段世傑不願意看到的事情。

最關鍵的是,陳星睿已經從松合省調走了。雖然說他如今高升去了中組部,可對於段世傑來說,卻是感到那一把懸浮自己在家頭頂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已經被人拿走了,新任省長跟自己關係不錯,段世傑能夠坐上這個位置,就靠著老領導的面子,用他自己的話來說。現在的段世傑,已經把目光放在更加長遠的地方了。

有陳星睿做靠山又如何,在這丹江市的一畝三分地上,不聽話就要好好的收拾一下!

徐君然在得知段世傑召見自己的消息之後就感到了不妙。他知道自己猜的果然沒有錯,白林還是開始反擊了,坐在開往市裡的車內徐君然一直都沒有說話,顛簸了幾個小時之後。車子開進了市委大院。

來到段世傑的市委書記辦公室,徐君然看到白林也在門外。估計是等半天了,沖對方點點頭,兩個人誰都沒有率先開口。

不一會兒,有人叫他們進去,來到辦公室裡面,徐君然就看到市委書記段世傑默默的坐在那裡批閱著文件。

段世傑聽到開門的聲音,抬起頭看了一眼走進來的徐君然和白林,並沒有說話,也沒有招呼他們的意思,靜靜看了差不多半個小時的文件之後才抬起頭來,看了一眼徐君然,他又看了看白林,冷冷的說道:「你們這兩個黨政一把手工作乾的不錯啊?早就聽說仁川的常委會喜歡搞鬥爭,我還沒當做一回事,現在倒好,為了一個財政局的問題,在常委會上面拍桌子瞪眼睛,真是天大的笑話,你們以為這常委會是菜市場么?還討價還價?」

把桌子一拍,段世傑對著徐君然就吼道:「徐君然同志,作為一個縣長,你的主要任務就是發展經濟,仁川縣的工作是有了一些發展,可也不能因此就驕傲自滿,白林同志是縣委書記,尊重領導是起碼的態度,你是怎麼搞的,據說還拉幫結派了起來,你還講不講一點組織紀律性,還有沒有一點原則?……」

句句誅心!徐君然的頭上開始冒汗了,這段世傑是怎麼回事,難道是看到了陳星睿的離去之後就開始向自己動手了?徐君然雖然知道段世傑還不敢明目張的動手,但這話一出,說明他對自己是有了很大的看法了。

罵了一陣之後,段世傑終於停止了自己的罵聲,招手讓兩人坐下道:「仁川縣要發展,黨政班子就一定要團結起來,只有團結起來才能夠把工作搞上去,我不希望再聽到或是看到同樣的情況出現。這樣吧,財政局的事情你們不要再繼續糾結了,市裡面派個人下去做這個財政局長就是了,至於你們兩人的問題,我還是希望你們能夠團結一心把工作搞上去……」

離開段世傑的辦公室,徐君然忍不住長出了一口氣,今天的這個事情,自己果然沒有猜錯,一旦陳星睿離開了松合省,就有人坐不住了。

並沒有跟白林一起離開,徐君然想了想之後。來到了市政府,向貝超群把今天的事情彙報了一遍,之前方中原已經告訴過徐君然,貝超群是自己的人,所以徐君然和貝超群的關係倒是也很不錯。

聽完徐君然講述段世傑的發怒過程,貝超群半天都沒有說話,他跟段世傑共事多年,很清楚以段世傑的性格,應該不至於這樣衝動,他為什麼直接就把徐君然叫去罵了一頓,這裡面到底隱藏著什麼意思呢?貝超群並沒有象一般人看問題那樣只看錶象,到了他們這樣的層面。每做一件事都會隱藏著一種玄機,他相信段世傑做這事前肯定不會冒然而動,應該存在著一種動機。

手指輕輕的在辦公桌上面不斷的敲打著,貝超群仔細的琢磨著段世傑的想法,忽然,他眉頭皺了皺,聯繫到最近省裡面的一些人事變化,他總算有些明白了,看來這個段世傑。還真是一個有想法的人埃

「君然,陳省長雖說離開了,但還在中央工作,按照道理來說段書記不會這麼急就跳出來找事,也不應該做得那麼的明顯。我認真想了一下,這其中應該還包含著一些不為人知的東西,你也不必過多的在意這事,他也僅只是試探而已,有我在這裡,他也不能把你怎麼樣,回去之後應真把你的事做好。只要不出大的問題,沒你什麼事。」

安慰了徐君然一番之後,貝超群讓徐君然離開了。

等到目送著徐君然的車離開市政府,貝超群轉身撥通了常務副省長方中原的電話。

「方書記。今天發生了一個情況……」貝超群把徐君然對自己所說的事情跟方中原彙報了一遍。

方中原眉頭皺了皺,卻沒有馬上表態,而是對貝超群問道:「老貝,你怎麼看這個事情?」

「這個事情。恐怕是沖著陳部長去的,畢竟他離開了之後。那位恐怕想要試探一下,省裡面他的影響力還剩下多少。畢竟徐君然的身份在省裡面不算什麼秘密,而段世傑可沒有這個膽子,應該是有人暗示他……」貝超群把自己的分析說了一遍。

剛剛他就在想這個問題,徐君然的身份在省裡面並不算什麼秘密,陳星睿是曹系的幹部,松合省的省長人選一直都沒有定下來,而省委一把手屬於傳統的保守勢力,對於陳星睿為首的改革派力量既想要打擊一下,又不願意惹上麻煩,從徐君然這邊試探一下,也不是沒有可能。至於段世傑,也就是個衝鋒陷陣的角色罷了。

方中原沉默了半晌,最後才說道:「不必在意這個事情,他段世傑也就是一個跳樑小丑而已。你該幹什麼幹什麼,徐君然那裡也沒必要過問,我相信那小子的本事1方中原也不是省油的燈,能在京城那種地方熬出來的紅色子弟,可不是一般的人,僅聽了貝超群的彙報就想到了許多有用的東西。

這個事情看似平靜下來,可背後所隱藏著的東西,卻讓人有一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感覺。

在仁川縣裡面,徐君然跟白林之間的關係似乎發生了一些改變,不管是什麼事情,兩個人都在商議著辦,一時間頗有將相和的意思。而在市裡面,不管是貝超群還是段世傑,似乎對於這個事情都有了健忘症一般,甚至段世傑在某次會議上面還點名表揚了徐君然的工作。

但是,在省城當中,卻沒有了下面的平靜,反而是充滿了刀光劍影!

這個事情既然有人想要試探,方中原自然也要應對,畢竟陳星睿離開了之後,松合省改革派的大旗由他這個常務副省長來扛,而他也是繼任省長呼聲最高的人眩有些事情可以適當的忍耐,但是有的事情,卻是沒辦法繼續忍耐的,因為一旦退了,就會給對手一個錯誤的信號,讓他以為自己可以隨便欺負。

而省委的那個負責人,此時也是有些不甘心的,當初要不是最高首長到松合省視察,公開表示對松合省改革開放工作很滿意,又提起了徐君然的名字,陳星睿在松合省也不會那麼快站住腳,現在陳星睿離開了,自己好不容易有機會可以全面掌控松合省,自然也不希望有人跳出來唱反調。

至於徐君然那個小傢伙,雖說有京城的關係,但是他並不認為自己拿他無可奈何,只要抓住足夠的把柄,管他是什麼來路,犯下了錯誤一樣要走人滾蛋。

而就在兩邊在常委會唇槍舌劍,爭奪愈發激烈的時候,松合省委負責同志,接到了來自京城電話。

在電話里,一手提拔他的某位大佬,明確的表態,對於他近期在松合省的一系列動作表示了不滿意。

隨而來的省委常委會上更是發生了令他沒想到的事情,常委們聯合的力量同樣強大,會上更是有常委對段世傑為了一件小事就胡亂把一個縣的書記、縣長找去大罵一頓之事提出了段世傑的能力問題。

為了保住段世傑,這位負責人不得不在一些利益上進行了捨棄之後才擺平了這事。

這一系列的事情,自然也影響到了下面的工作,段世傑對於徐君然的態度悄然發生了變化,在他看來,連省委一把手試探這傢伙都受了損失,自己這個市委書記,恐怕也是白給。

最關鍵的是,段世傑很清楚,徐君然的背景,恐怕不僅僅是陳星睿一個人,京城裡面的某些大佬,對這個小傢伙可是關照的緊埃未完待續8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升遷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