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遷 其他類型

升遷

第六百三十五章逼宮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18日 20:03 [字數] 556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徐君然在常委會上面被白林批評了一番,所帶來的後果,就是縣委縣『政府』當中原本一些左右搖擺的力量,一下子就倒向了白林。畢竟不管怎麼說,他這個縣委書記還是名正言順的一把手,尤其現在又是黨委領導一切的時候。

只不過讓徐君然有些意外的是,這次之後,孫亞洲卻對自己表示了善意,幾次找自己討論縣『政府』一些部門中層幹部的人選,拉攏的意思很明顯。

畢竟劉小光跟孫亞洲是一條線上的人,劉小光已經投靠了徐君然,孫亞洲這個組織部長投靠過來也是理所應當的事情。

徐君然有了這兩個人的支持,在常委會上也算是有了自己的勢力,雖說相對於白林這個縣委書記的勢力還有些弱小,但是徐君然卻很滿意,畢竟自己才剛剛上任沒多久,話語權這種東西需要一步一步的爭取,如今能夠有兩個人的支持,再加上自己本身也算一票,起碼在常委會上面不會成為舉手機器。

現在這個時候,修路的事情比較重要,徐君然不想讓自己陷入政治鬥爭當中,從而忽略了縣裡面的經濟發展,本末倒置的事情他實在是沒什麼興趣去做。升遷635

經過兩個多月的了解,徐君然也漸漸『摸』清楚了縣裡面的情況。這仁川縣跟其他的地區有些不太一樣,就像自己最開始上任的時候,市委組織部長李德明提醒自己的那樣,這裡的本地幹部很強勢!

仁川縣的本地幹部強勢到什麼地步?

換句話來說,在仁川縣,外地調任過來的領導要麼像劉小光這樣忍氣吞聲,在自己的一畝三分地裡面混日子,要麼像前任縣長那樣。跟本地派斗的風生水起,最後被排擠的不得不申請調離。

用劉小光跟徐君然在吃飯的時候偶爾說出來的話講,現在仁川縣的外來常委,其實都在觀望,觀望徐君然是不是能挑起大梁來,代表外來勢力好好跟白林為首的本地勢力斗一斗!

對此徐君然是不屑一顧的,自己來仁川縣是為了做事,鬥爭只是實現政治理念的一種手段,能夠用和平的方式解決問題。徐君然並不希望在班子內部搞什麼不和諧的鬥爭。

「縣長,您這是怎麼了?」

這一天,劉小光跟徐君然兩個人在飯店吃飯,喝了不少酒的劉小光借著酒勁,對徐君然不解的問道。

最近這段時間。徐君然一心撲在公路的修整上面,根本就不管白林的那些小動作,幾次白林在常委會上面提出對公路修整計劃的批評,徐君然也不爭辯,擺出一副虛心接受批評的態度,壓根不給白林發飆的機會。

徐君然夾了一口菜,笑了笑說道:「怎麼了。有什麼不妥的地方么?」

他自然看的出來,不少人其實都已經著急了,尤其是已經投靠自己的孫亞洲和劉小光,他們投靠自己。可不是為了看著自己被白林壓著收拾,真要是那樣,他們的前途也堪憂埃

劉小光苦笑了起來:「縣長,這白書記太過分了。幾次三番的故意找茬,您就這麼忍了?」

他也是喝了不少酒。才會跟徐君然說這句話,畢竟按理來說,白林算得上是上級領導,背後議論領導可是官場大忌。

徐君然搖搖頭:「老劉,我明白你的意思,只不過這個事情不能著急,白書記也是為了工作,咱們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

話雖然這麼說,可徐君然並不知道,有些事情,並不是他能夠左右的。

時光荏苒,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幾個月,在這期間,仁川縣內公路整修工作基本上順利完成,這在後世需要幾年的工作,在這個時候其實很簡單,各個鄉鎮組織群眾出工出力,很快就把全縣各個鄉鎮的公路修整一新,而隨著市裡面高速公路的正式動工,仁川縣內的幹部們都清楚,縣裡即將迎來一次發展的機遇!

而時間的指針,也來到了一九八六年十月份。

白林主持的仁川縣委常委會正在進行著,最近白書記可謂春風得意,縣裡面的工作很順利,徐君然對他步步忍讓,市裡面的領導對仁川如今的發展前景也很看好,這讓白林看到了自己晉陞的希望。

「現在全縣的發展形勢很不錯,各方面的工作都有了進展,但是,咱們仁川縣是一個窮縣,各項經費也應該進行壓縮,『政府』那邊還是要在這方面多下些功夫。」白林端著架子,風輕雲淡的緩緩說道。最近幾個月,每次的常委上他都要敲打徐君然一番,哪怕是雞蛋裡挑骨頭,他也會從『政府』的工作裡面找出點問題來,因為白林覺得這對於削弱徐君然的威脅很有效果。

徐君然眉頭皺了皺,最近這段時間,白林漸漸的有些放肆了起來,不但對自己百般刁難,甚至開始『插』手縣『政府』方面的工作了。升遷635

尤其是財政局的事情,更讓徐君然惱火不已,最近這段時間,財政局局長孫文明越來越放肆,對自己這個縣長的命令都開始陰奉陽違起來,甚至有時候別人拿著自己的批條去財政局辦事,財政局竟然敢壓下去,來個不予理睬,這讓徐君然心面一直都憋著火氣。

沒想到今天,白林又拿『政府』財政的事情說事,這讓徐君然心面積壓著的火氣,一下子就冒了出來,深深的看了一眼得意洋洋的白林,徐君然把手裡面的茶杯放下,緩緩說道:「同志們,我覺得白書記說的太對了,這是對我們『政府』工作的鞭策啊1

說著,徐君然『露』出一個沉痛的表情:「作為縣長,首先我要向縣委做檢討,我沒有能夠抓好縣裡的財政工作,讓組織上失望了。」

他這麼一番話,讓所有人的臉『色』都是一變,劉小光和孫亞洲對視了一眼。流『露』出濃濃的失望,想不到縣長竟然被書記『逼』迫到了如此地步,竟然要在常委會上作檢討,這白書記有些過分了。

不僅是他們,常委會上面不少外地派的常委,心面忽然都有了一種兔死狐悲的感覺,因為眼前的這個場面,他們很多人都經歷過,畢竟誰都不是天生的沉默者。大家剛剛到仁川縣的時候也都是懷著雄心壯志的,但是無情的現實讓他們不得不收起自己的雄心,在常委會上碰了幾次壁之後,也漸漸的沉寂了下去。

現在看到徐君然又走上了他們的老路,這些外來的常委們。忽然覺得很悲哀,難道這仁川縣,就應該被本地人把持著?

正在這個時候,就聽見徐君然話鋒一轉,冷冷的說道:「雖然我自己的錯誤我承認,但是,不過。我也要提出一點看法了,作為財政局長,不知他屬不必於『政府』的一個部門,作為財政局的領導。對於縣長的合理工作是否應該聽取?」

一句話,讓常委會上的氣氛陡然變了!

誰都知道,仁川縣財政局局長孫文明是白林的人,現在徐君然突如其來的把矛頭直指孫文明。難道說,他要反擊了?

不得不說。徐君然這突如其來的一手讓白林有些措手不及,他怎麼都沒想到徐君然隱忍了這麼久,竟然選擇在今天突然發難,要知道白林一直以來對縣『政府』的工作,已經習慣了指手畫腳,不管是徐君然還是前任縣長,對於白林來說,區別實際上並不大,作為縣委書記,按照上級的指示主抓全縣的各項工作,指導縣『政府』的工作在白林看來,也是自己責任的一部分。

可今天,突然聽到徐君然指責自己『插』手『政府』的工作,讓白林頓時臉『色』就有些難看了起來。

這個徐君然吃了雄心豹子膽么?仗著自己有那麼點背景,就敢對自己這個縣委書記指手畫腳起來!

白林心面閃過這樣的念頭,臉『色』一下就沉了下來。

他的這個念頭剛剛閃過,還沒有來得及開口說話,耳邊就想起常務副縣長關波的聲音:「縣長的話我有一點不贊同,要我說,縣長沒必要做自我批評!財政局最近的工作很不像話,說句不好聽的,我們的某些同志,已經忘記了為人民服務的宗旨,淪為政治鬥爭的工具!就以財政局的工作為例,對於縣『政府』布置的工作陰奉陽違,反倒是一門心思的琢磨著怎麼陞官,這是什麼樣的思想?」

說著,關波義憤填膺的講述了好幾件縣財政局對『政府』工作不夠徹底支持,造成不良影響的例子。

最後,看了一眼滿臉怒火的白林,關波冷哼了一聲道:「作為財政局的主管領導,孫文明同志,應該對這個事情負責1

開戰了!

這是很多人的第一反應,誰都知道,因為公路修建的事情,關波雖然沒有投入徐君然這一邊,但是這位從省里下來掛職的常務副縣長對徐君然這個縣長是很推崇的,在幾次公開的場合,都表示了對徐君然的支持,現如今他旗幟鮮明的表態支持徐君然,是不是意味著,徐縣長終於決定不再隱忍,要對白書記的打壓展開反擊呢?

有些時候,官場上的事情就是這樣,不動如山,動起來的話,如雷霆萬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爆發。

感覺到了會議上的火『葯』味,常委們的眼神都變了,一個個的坐直了身子,目不轉睛的盯著徐君然和白林兩位大佬。

看了一眼端著茶杯的徐君然,白林沉聲道:「那幾件事情,孫文明是請示過我的,我知道。」

他這話的意思很明顯,財政局做這個事情是有我的指示的,你們有意見的話就是不尊重黨委。升遷635

平心而論,白林這是有耍無賴的嫌疑了,不管怎麼說,一個縣委書記玩出這樣的花招,實在有些太說不過去了。

徐君然臉『色』頓時就難看起來,壓抑了好幾個月的怒火一下迸發出來,直截了當的對白林說道:「白書記,如果財政局對縣『政府』的指示陰奉陽違是縣委的意思,我無話可說。凡是縣委的指示我們『政府』這邊會百分之百的執行,但是我想問一下,縣委是不是對『政府』的工作有了不滿的地方。如果是這樣的話。麻煩縣委指出來,以便『政府』這邊進行改進。要是縣委覺得我們『政府』的領導都是無能之輩,我看咱們也可以商量一下,跟上級反映,從縣委選拔一批有能力的同志過去1這番話徐君然說的一點都不客氣,壓根就沒給白林留一點面子,就差指著白林的鼻子說他搞一言堂了,白林的表情變成了豬肝『色』,瞳孔當中也快要冒出火來了。

政法委書記柳強是個面白無須的中年人。看到縣長和書記頂起牛來,連忙打圓場道:「這個,白書記、徐縣長,黨政分工不同。我相信,白書記關心縣『政府』的工作。也是表明縣委對咱們全縣工作的重視,縣長不要多心。」

他說這話的本意,是希望兩位大佬能夠顧忌影響,不要在常委會上這麼明顯的搞鬥爭。

這時候,縣政協『主席』勞德忽然開口哼了一聲說道:「我們縣現在正處於一個關鍵時刻,俗話說令行禁止!可縣財政局卻成了獨立於縣『政府』之外的小王國,連縣長的話都敢直接無視。那還要『政府』做擺設幹什麼?」

勞德退二線之前是常務副縣長出身,自然吃夠了白林的苦頭,此時此刻突然開口說話,擺明了是要給白林一個難堪。

仁川縣一共十一名縣委常委。除了徐君然這個縣長和白林這個縣委書記之外,還有縣委組織部長孫亞洲,縣紀委書記劉小光,縣委辦公室主任鄧文兵。縣政協『主席』勞德,縣政法委書記柳強。縣委宣傳部長錢秀梅,常務副縣長關波,縣武裝部政委胡剛,以及桃花鎮黨委書記王猛。

這其中,鄧文兵和錢秀梅是白林的鐵杆死黨,王猛和柳強,在大方向上,經常會選擇支持白林。

剩下的人裡面,勞德和關波,再加上胡剛,大部分的時候都是選擇棄權。

再就是徐君然這一派,有孫亞洲和劉小光兩個人的支持。

而聽到勞德的話,白林臉上的表情更加難看了起來,今天出現這樣的結果,著實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怎麼都沒想到,今天這些人竟然這麼齊心合力,不僅徐君然不再隱忍,就連原本一直甘心養老的勞德都跳了出來。

現在的情況已經很明顯了,陰差陽錯不知道哪裡不對勁,那些反對自己的人無意當中竟然結成了同盟,白林不用想都知道,如果自己稍微退讓一些,說不定這些人就會得寸進尺針對自己,所以,無論如何,他不能退縮。

咳嗽了一聲,白林決定力挺孫文明,否則真要是被徐君然等人收拾了孫文明,下面的人誰還敢替自己辦事?

此時,徐君然的腦海當中也在反覆的思考,他無論如何沒想到關波和勞德兩個人會出言力挺自己,尤其是關波,按理說這常務副縣長應該跟自己不對付才對,畢竟自己的出現,搶了原本他可能的晉陞機會,可現在關波非但沒有反對自己,更是表示了對自己的支持。

也許,這是個機會!

徐君然腦海當中閃過這樣的念頭,畢竟自己這邊孫亞洲和劉小光還沒有發言,如果他們也表態的話,說不定自己今天能給白林一記響亮的耳光,雖然這跟自己韜光養晦的初衷有所違背,但是徐君然覺得應該這麼做,畢竟一味的忍讓也不是辦法,白林這廝擺明了是得寸進尺,看自己忍讓非但不知道收斂,反而是步步緊『逼』,自己要是不給他展示一下自己的力量,說不定就要被欺負的沒辦法了。

想到這裡,徐君然沉聲說道:「我覺得,為了端正全縣幹部的工作作風,也為了更好的促進我們縣工作的發展,我提議,希望常委會考慮一下,是不是調整一下縣財政局的班子。」

這句話一出口,會議室內的氣氛一下子緊張了起來,大家都知道,這徐縣長是忍無可忍決定反擊了!

縣委組織部長孫亞洲第一個響應,點點頭說道:「我同意縣長的意見,財政局的班子確實應該調整一下,孫文明同志對於縣裡面如今混『亂』的財政情況,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1

縣紀委書記劉小光也點點頭:「我同意徐縣長的意見。」

關波放下自己手中的筆記本,直截了當的說道:「財政局對縣『政府』的指示貫徹不力,主要的責任就在孫文明同志的身上。」

勞德輕輕的笑了起來,有些渾濁的雙眼當中閃過一抹精芒,淡淡的笑著說:「縣長說的很對,孫文明對於縣裡面如今的財政工作,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身為財政局長,不能夠盡到自己的責任,他還佔著茅坑不拉屎做什麼?尸位素餐之輩有什麼資格留在位置上?我建議,縣委免去孫文明的財政局局長一職1

砰!

白林手中的茶杯一下子跌落在桌子上,發出一聲脆響,他的臉『色』一下子變的蒼白起來。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升遷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