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遷 其他類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其他類型 > 升遷 > 第六百二十八章修路的想法

升遷

第六百二十八章修路的想法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11日 17:04 [字數] 545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不得不說,華夏的事情就是這樣,只要上級領導了話,下的人就算有天大的能力也不敢相違背。

仁川縣公安局的警察們,在得到縣委書記白林和縣長徐君然的指示之後,在最短的時間內抓獲了那個騙子。

據說,當時抓獲那個傢伙的時候,他正在屋子裡跟兩個美女胡天胡地的亂搞,就算被警察按住,還自稱是城的貴人,叫囂著要報復仁川的領導。只不過,在張喜斌說出京城曹家根本沒有他這個人的時候,那傢伙才慌了起來。

最後,審問的結果出來,讓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這傢伙,真的就是個騙子!

根據他的交代,他不過是京城一個混混罷了,偶然間見到過曹俊偉一面,聽說這位曹家老二如今做生意發了大財,就起了心思。這人也算是個聰明絕頂的角色,他沒有選擇冒充曹家的兩個兒子,而是冒充第三代的子弟。

果然,在仁川縣和其他一些地區的偏僻縣城,這傢伙如魚得水,撈了不少的好處。光是在他的住處,就搜出了將近三十萬的現金。按照這傢伙的說法,他喜歡把錢放在自己能夠隨時隨地可以找到的地方。

張喜斌當即按照白林的指示,把那些錢送回了縣裡面。徐君然力主從中取出了十萬塊,給亞麻廠的工人們發了幾個月的工資,算是把工人們的情緒給穩定了下來。

原本有些部門想著這次一下子追回來這麼多錢,是不是可以伸手分一杯羹,卻沒想到徐君然直接跟白林商量過後,把那筆剩下的二十萬給存了起來,並且放出話去,那筆錢誰要是敢動,他就找誰的麻煩。

畢竟是新縣長,在沒有摸清楚徐君然的底細之前,下面的人不敢輕易得罪他畢竟誰知道這傢伙背後有沒有大背景,萬一被徐君然變成殺雞儆猴的那隻雞的話,豈不是平白無故便宜了那些看戲的人。

亞麻廠的事情總算是解決了,過了沒幾天王曉龍就樂哈哈的來找徐君然報道了。

他只是個普通科員,組織關係操作起來很簡單,如今富樂縣那邊做主的人是林文,徐君然打了一聲招呼,就順利的把事情辦好了。

雖說對徐君然跟自己姐姐的關係有些莫名其妙-,可是王曉龍對徐君然的崇拜卻是有增無減,在徐君然的榜樣力量下王曉龍不但適應了官場當中的某些習慣,還自己報了夜校,努力開始充實起自己的文化知識。原本徐君然是打算讓他做司機的,不過後來看王曉龍很是激靈,索性就讓他給自己當了通訊員兼司機。

王曉龍到仁川縣的第二天,徐君然坐著車開始在各鄉鎮轉了起來,仁川縣有七個鄉、三個鎮,分別是雲山鎮、烏山鎮、桃花鎮、板橋鄉、綠水鄉、青山鄉、姜遲鄉、紅木鄉、白鳳鄉、沿江鄉。不了解全縣的情況就無法把工作做好徐君然打算儘快的融入進去,亞麻廠的事情劉華強每天都會打電話向他進行彙報,自己也只能是做他們的後盾幫他們解決一些不必要的麻煩,具體如何運作還要靠廠里的領導。

徐君然也明白,在如今的大環境下,亞麻廠想要起死回生的難度不小,可問題是如果自己不解決這個問題,在自己的任期之內,亞麻廠肯定要成為一個阻礙自己施政計劃的麻煩,徐君然不喜歡麻煩,自然也不會讓麻煩從小事變成大事。

經過半個月的走訪調研之後,徐君然終於對仁川縣的實際情況有了一些了解全縣十個鄉鎮這麼一圈跑下來,徐君然還是感到了交通的重要性,如果不解決仁川縣的交通問題,整個的仁川縣想要展起來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

平心而論,仁川縣內部的各個鄉鎮公路到是問題不大,大可以在原有的基礎上進行一些小範圍的改造湊合一下就可以了。但是,通向丹江市區方向的公路就不盡如人意了,確切的說,那條路簡直太差了。

認真說起來,徐君然也發現了,這仁川縣其實還是很有特點的,除了土地肥沃,審核種植各種各樣的農作物之外,許多地方都有各自的資源,不管是礦產資源還是農牧業資源都十分豐富。而且這裡還盛產大米,還有煤鐵銅金和石材等礦藏,水力資源也很豐富。

「白書記。我這段時間在全縣各個鄉鎮走了一下。感覺到咱們仁川縣如今最重要的問題,還是要把公路修好。沒有一條好的公路,仁川縣要想展起來是困難的。」徐君然抽空來到白林的辦公室,誠懇的對白林認真說道。

「縣長,你說的很對,仁川縣的路不好,這事大家都知道,也不斷進行了努力,結果都收效甚微。現在省里好不容易撥下一點資金都會在第一時間搶走。你估計還不知道。每個縣都派有專人守在市裡。主要地工作就是聽消息。」白林苦笑著搖了搖頭,想得到修路的資金絕刈沒有徐君然想的那麼容易,這個事情在白林的眼裡面,恐怕比登天還難。畢竟裡面的情況也不富裕,根本沒有什麼能力給仁川縣修建新的路,更何況全市那麼多區縣都等著要錢,市裡也只能是把有限的資金用在對舊路的修修補補上。

「白書記,您說這省里如果直接把下撥的資金掛上咱們仁川縣的名字,這筆錢能夠到我們手裡面嗎?」徐君然看著白林低聲問道。

聽到徐君然的話,白林臉上的表情頓時就變了,徐君然說的這個事情要是能辦成,對於整個仁川縣的好處自然是不言而喻的,更重要的是,仁川縣好幾屆班子都沒能幹成的事情要是在自己的手裡面做成了,那可是一個實打實的政績埃

想到這裡,白林看著徐君然,熱切的問道:「徐縣長,你有什麼門路?」

經過上次的事情,他對徐君然的觀感已經有了一個非常大的變化,畢竟誰都看得出來,這位徐縣長在京城有關係,絕對不是個簡單的角色。

而且白林也算明白過來了·徐君然到仁川縣來,十有八九是鍍金的,這樣的人,自己可不能得罪。

徐君然卻沒管他這句話·而是繼續執著的問道:「您先告訴我,這個錢到底能不能到咱們仁川縣啊?」

這才是他關心的問題,要是錢到不了仁川縣,那豈不是自己要給別人做嫁衣么。這種事情徐君然可絕對不會做的。

白林哈哈一笑:「你還不知道市裡的作風么?雁過拔毛是肯定的,如果上面撥下來的錢數目不少的話,多多少少市裡面財政肯定要留下一些,但是你要是有本事讓省財政廳那邊指名交給咱們縣的話·我琢磨這錢還是能有百分之七八十到達縣上。」說完了這句話,白林還是有些不放心的對徐君然再次問道:「小徐縣長,你是省里下來的,按說我不該這麼問你。不過你到底是不是有這樣的門路,如果有這樣的門路,就算整得到個百八十萬的也是對咱們仁川縣的貢獻埃」

徐君然笑了起來,想了想說道:「這事情如果像您說的那樣,就好辦多了。至於具體能不能拿到錢·我不敢保證,等我回去打幾個電話,打聽一下省裡面的情況再說。」

他可不敢大包大攬下來·畢竟這事情八字還沒一撇呢,自己如果貿然答應白林,到時候事情如果辦成的話也就罷了,真要是出了什麼岔子,事情辦不成,自己還得罪了這位縣委書記,那才是得不償失呢。

白林也明白這個道理,笑著點點頭道:「這是當然的,誰也不敢在這上面打包票,我看你最近的工作就專門跑這事·如果真的能把這條路修通了,別說是我,就是全縣的人民也會感謝你這個縣長大人的。「

徐君然搖搖頭,嘆了一口氣頗有感慨的說道:「感謝不感謝的我倒是真沒想過,我就想為仁川縣的老百姓做點實在事。」說實話,這些天的走訪讓徐君然看到了太多的貧困人家·他心面那種帶領大家脫貧致富的想法也更加強烈了起來。

告別了白林,徐君然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仔細的琢磨起來怎麼能夠想辦法給仁川縣修一條公路的事情。這白林之前已經把話說明白了,只要自己有辦法讓省裡面直接把錢撥到仁川縣,最起碼應該能有一大部分可以收到手中。雖說也會被市裡面的財政截留一部分,但是最起碼聊勝於無,總比整日里坐在辦公室瞎捉摸管用的多。

一個個的想了自己在省里認識的人,能對修路有幫助的當然是陳星睿這個省長大人。可是,這事徐君然是不能去找他的,畢竟因為這點小事勞動省長出面,著實有些小題大做,甚至於有點殺雞用牛刀的感覺。無奈之下,徐君然又一個個的回想起自己的那些同學,卻徒勞的發現,自己在松合省並沒有那麼多關係可用。想來想去,徐君然感到能對這事有些作用的估計還是省委常委、省政府常委副省長方忠誠,也就方傑的父親大人。

想到這裡,徐君然撥通了方傑的電話。

跟方傑的電話馬上就通了,徐君然笑了笑,說道:「方大少,最近忙什麼呢?」

聽出來是徐君然的聲音,方傑哈哈大笑起來道:「我說徐哥,你現在可是封疆大吏,怎麼樣,父母官不好當吧?」

他這可是調侃徐君然呢,畢竟在方傑這些深知徐君然底細人的眼中,徐君然從富樂縣委書記變成了仁川縣政府縣長,實際上並不是太過驚訝,畢竟徐君然真的是太年輕了,木秀於林,風必摧之,這個時候讓他的仕途降降溫,實際上是對他的一種保護。

徐君然呵呵一笑:「我這個父母官的日子可不好過,縣裡面的路況太差,我都快散架了。」

「噢?」方傑聽到徐君然的話,眉毛挑了一下,微微一笑就琢磨出一點道道來,看樣子無事不登三寶殿,徐君然找自己肯定是有事情要辦的,不然他不可能打這個電話。

想到這兒,方傑對徐君然問道:「徐哥,你有事吧?是不是你們仁川縣準備修路啊?」

徐君然笑了起來:「你這個傢伙,還真是聰明埃簡直就是我肚子裡面的蛔蟲·連我想要修路都能猜得到。」

方傑也笑了:「到省里要求修路的太多了,省里就那點錢,划給哪個都不好辦1他說的這是實話,不說別的·他可是親眼看到自家老頭子整日里書房的電話不住的響起,大部分都是拉關係想辦法求著修路的。

「方傑,說實在的,你有沒有聽說什麼?」徐君然對方傑問道。

方傑想了想,才回答徐君然道:「這個事情,我看還是你親自出面找我們家老頭子,他可是念叨你好幾次了。」

一聽方傑說這話·徐君然馬上說道:「我還是到省里去一趟好了。」

方傑笑著點點頭道:「修路不是小事,老頭子他也做不了決定,不過還是能夠有一些消息的。」

聽到徐君然請假去省城去了解修路情況,白林高興的說道:「你這次去好好的活動一下,如果真能做成了,就為仁川縣立了功了。」

徐君然是明白白林心面的想法的,如果這事真的做成了,對白林同樣是一個很大的政績·他當然樂見其成。畢竟自己這個縣長做成的事情,他作為縣委書記也是同樣有功勞的。

徐君然這次去省城,不僅帶著王曉龍這個秘書兼司機·還把辦公室主任劉華強也給叫上了,這個事情需要劉華強幫著跑一跑。

因為在江南省就干過修路的事情,徐君然很清楚現在這年月修一條公路並非想象中的那麼簡單,各種程序就不說了,僅修路的資金就是一笑天文數字,按仁川縣的情況,一公里路的造價也少不了一萬塊,不打洞的話要三十公里,如果要打洞的話僅僅需要十五公里,打洞是要打通兩座山的·那開挖的成本也同樣很大,看來只能是在原有的基礎上把路修好!

顛簸在這條爛路之上,徐君然詳細觀察著路面的情況,這條道路總體上來說還是寬的,就是路面的問題嚴重,這路爛的不是一點兩點′整個的都已爛了。為了運出仁川的東西,大貨車在這裡開過的情況明顯增多。如果僅只是把原路鋪上一層柏油,形成柏油路面要簡單一些,但是,一想到只需打通兩座山,整個的路程就能縮短二十公里時,徐君然就心有不甘。

政治的升遷其實就是圈子的轉換。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這種流動是自然規律。一般來說,一個官員在一個職位上幹上幾年,兢兢業業,有些成績,沒有什麼過錯的話,總能得到升遷的機會。政治上每上一個台階,周圍圈子的構成自然就發生了變化。政治地位提升了,那麼在圈子中的位置自然就不同了,對上他成為上一個圈子裡的成員,對下他就是這個圈子的核心。

徐君然很清楚,自己如果能夠辦成這個事情,那在仁川縣,他將會很快凝聚起一個屬於自己的圈子來。

政治家的根本是自己的隊伍和勢力,作為一個想有所作為的政治家,必須在此方面花費心血,這樣才能有實現自己理想的本錢。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弱到強、從短期的崛起到長久的霸業,根基扎得越牢固,則枝葉就會繁茂,這是自古以來不變的道理。

徐君然並不知道,在省城當中,方忠誠聽兒子說起徐君然要來拜訪自己,心面也琢磨了很多東西。

華夏傳統文化中一直有「貴人」一說。所謂的貴人,就是那些位高權重,在關鍵時候能夠關照自己的人。而貴人不是毫無由來地就能關照自己的,要靠自己平時大量的「工作」:要讓貴人認識自己,了解自己,欣賞自己。這樣,當機會來臨的時候,才有可能輪到自己。機會青睞有準備的頭腦,那麼準備工作要做到什麼地方呢?光埋頭做業務是不行的,否則,當機會來臨時,貴人頭腦里的備用幹部名單中根本沒有你,怎麼會推薦你呢?

有天分的政客對人際關係是非常敏感的,他知道哪些人是將對自己的前途發生重大影響的貴人,他知道如何去靠近和贏得貴人的好感,他也知道如何在一個新的圈子中立足並逐步提升自己的地位和能量。

方忠誠很清楚,憑藉著跟陳家的關係,自己能夠做到如今的常務副省長位置上,已經是天大的運氣,如果沒有什麼意外的話,自己這輩子仕途也就是到此為止了。

按理說一個副部級的位置對於常人來說已經是難以想象了,可方忠誠卻不甘心,他覺得,自己應該也有那個能力去承擔更重要的責任。

只不過,承擔更重要的責任不僅僅需要他自己有能力,還要有貴人相助。

而在方忠誠看來,自己的貴人,就是徐君然這個小小的縣長。1第六百二十八章修路的想法

={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升遷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