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遷 其他類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其他類型 > 升遷 > 第六百二十七章相得益彰(求訂閱)

升遷

第六百二十七章相得益彰(求訂閱)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10日 17:34 [字數] 553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此時此刻,面對徐君然,白林是真的有些高深莫測的感覺

畢竟從徐君然現在所表現出來的一些情況來看,這位新縣長絕對不是個簡單的角色。

「書記客氣了,這是咱們仁川縣的事情,我肯定盡心儘力。」

徐君然笑著對白林說道。

白林想了想,對徐君然問了一句:「徐縣長,你真的能夠確定這個事情嗎?」

畢竟牽扯到國家級別的領導,他不得不慎重,萬一徐君然記錯了,或者是他弄錯了什麼關節,這個事情恐怕最後要無法收拾。

徐君然呵呵的笑了起來,想了想對白林笑著說:「書記,我打個電話行么?」

白林聞言一怔,隨即點點頭:「你用吧,長途短途都能打。」他已經隱約的猜到,徐君然這個電話恐怕是要打給曹家的人。

果然,當著他的面,徐君然撥通了一個號碼,等到電話接通之後,電話那邊響起一個有些疑惑的聲音:「你好,我是曹俊明。」

徐君然笑了笑:「大哥,我是徐君然。」

「君然埃」曹俊明的聲音明顯放鬆了一些,從內到外透著一股開心的意思:「你小子,聽陳叔叔說你被調職了,怎麼樣,有什麼感想嗎?」

他前段時間在京城遇見了去開會的陳星睿,聽陳星睿提起徐君然工作調整的事情,從曹俊明的角度考慮,他也希望徐君然能夠韜光養晦一段時間,因為最近京城的風聲著實有些不太好,對於改革開放的議論很多。

徐君然笑著點點頭:「放心吧,大哥。」

頓了頓,他繼續說道:「對了,有個事情跟你說一下,你一會兒幫我往京城打個電話·打聽點事情。」

曹俊明一愣神,這才覺得徐君然這個電話不是無緣無故才打給自己的,沉聲道:「怎麼回事?在那邊有人欺負你嗎?」

他把徐君然當成是自己的親弟弟一般,自然不允許有人欺負他·冷哼了一聲接著說道:「雖說陳叔叔不好直接出面照顧你,不過要是有人故意找你的麻煩,你就給他打電話。松合省上上下下,就算顧同章也得顧及幾分陳叔叔的面子。」

徐君然無奈的搖搖頭:「哥,真沒事。就是我在這仁川縣遇見了一個新鮮事……」

說著,他就把整個事情的始末對曹俊明說了一遍,最後笑著說道:「我還好奇呢·究竟是你還是二哥給我弄出來的侄子」

曹俊明那邊半晌沒說話,等到徐君然說完之後,他才出聲道:「那個人,肯定不是我們家的子弟,我那些子侄輩你大部分都見過,我真就沒聽說有誰最近這段時候在東北的。」

徐君然點點頭:「行,既然大哥你說沒有,那我就照常抓人了。」

兩個人又說了一會兒·曹俊明這才掛斷了電話。

從始至終,徐君然始終都把電話的免提開著,讓白林能夠聽的清清楚楚。

等到徐君然放下電話·這才對白林說道:「白書記,您看這個事情,還有什麼疑問么?」

白林有些木然的點點頭:「縣長,既然你已經確定了,那咱們就不用遲疑了,讓縣公安局抓人就可以了。那小子在市裡面有一套房子,我還去過幾次,跟市局溝通一下,縣公安局的人抓住他之後,帶回咱們縣來審查。」

徐君然點頭答應著·想了想對白林說道:「這個事情,還是書記您布置吧,我就不參與了。我只有一個要求,不管抓住人的時候查獲多少贓款和贓物,一定要盡量先解決亞麻廠工人的工資問題,您看呢·書記?」

徐君然是有自己的算盤的,畢竟自己答應那些亞麻廠的工人們,三天之內解決他們的工資問題。雖然說現在已經證明那個什麼貴人是個騙子,但是徐君然可不敢保證,工人們知道真相后如果拿不到工資會做出什麼過激的舉動來。所以在這之前,自己要先把他們的情緒穩定下來。因此他才對白林提出了這個要求。

沒想到白林點點頭,直接答應道:「沒問題,縣長你的意見很有道理,我同意了。」

兩個人既然達成了共識,就在白林的書房裡面等待起仁川縣公安局的幹警。

不到半個小時之後,全副武裝的一大隊警察來到了白家口門外,為首的是仁川縣公安局局長張喜斌,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年男子。

「白書記,您好。」張喜斌啪的一聲給白林敬了一個禮,這才有些詫異的看了一眼徐君然,接著給徐君然也敬了一個禮:「徐縣長,您好。」

徐君然笑了笑:「張局長,你好。」

白林卻跟張喜斌沒有那麼多客氣,大聲說道:「張喜斌,你現在馬上帶著人給我進城。

找到曹宏遠那個傢伙,他根本不是京城來的人,那是個徹頭徹尾的大騙子1

張喜斌一愣:「書記,您,您不是開玩笑吧?」

白林眼睛一瞪:「我像是跟你說笑話的樣子么?我告訴你,那個曹宏遠已經被縣長證明,是個徹頭徹尾的騙子!副總理家裡根本沒有這個所謂的孫子,你給我馬上進城去抓人,不管是啥都給我扣下,我記得他不是有台凌志轎車么?扣下1

他是真的氣瘋了,堂堂的一個縣委書記,結果卻被人一個騙子耍的團團轉,這傳出去白林覺得自己的臉都沒地方放了。

張喜斌也是滿臉的驚訝,正準備去執行命令的時候,徐君然微微一笑,慢慢的開了口說道:「張局長,白書記也是生氣。他發現這個事情有問題之後,就跟我聊起了關於曹宏遠的事情。恰好我在京城有同學,幫忙打聽了一下,發現曹家根本就有這麼一個二十多歲的嫡親孫子,曹老的兩個兒子,最小的那個沒有結婚,最大的那個,孩子今年才幾歲而已·而且還是個女孩兒。」

話說到這裡,張喜斌也就明白了徐君然的意思。新縣長在京城有門路,白書記通過這個門路打聽到那個曹宏遠是騙子。這是徐君然要傳遞給張喜斌的意圖,原因自然也很簡單·為了突出縣長和縣委書記通力合作,共同揭穿犯罪分子罪惡的真面目。

深深的看了一眼徐君然,張喜斌第一次發現,這位看著年輕的徐縣長,可是老道的很吶,通過他的這幾句話,一下子就把白書記在這個事情上面的責任撇的乾乾淨淨·非但如此,甚至於還給白書記加上了一頂明察秋毫的高帽子。

「縣長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了。」張喜斌對徐君然點點頭說道。

不管怎麼說,他也是仁川縣公安局的一把手,這種官場上面的小事情,還是難不倒他的。

白林感激的看了徐君然一眼,他知道徐君然這是在投桃報李,畢竟自己剛剛可是對他拋出了足夠大的橄欖枝·徐君然這個時候對張喜斌的囑咐,無疑也是在向自己透露一個合作的信號。

想到這裡,白林對張-喜斌說道:「張局長·另外還有個事情你要注意辦好。那個騙子身邊繳獲的贓款,一定要第一時間送回縣裡面來。我和縣長研究了一下,準備把這個錢發給亞麻廠那些發不出工資來的困難職工。到時候要是出了岔子,你是要負責的1

張喜斌點點頭:「縣長您請放心,我一定完成組織上交給我的任務。

他也看出來了,這分明就是兩位領導商量之後的處理結果,自己要是有什麼意見,那就等於同時得罪了縣委一把手和縣政府的當家人,到時候說不定自己這個縣公安局長的位置都保不祝

在官場上,你不能認死理。國人講究中庸之道·人尖子和人渣子都不適合做領導,所以官場中人不能太鋒芒畢露,諸如精明、狡猾都是官場大忌。聰明人就聰明在有些事情心裡明白,但不點破,不翻臉,不露聲色·打啞謎、裝糊塗。

徐君然和白林兩個人滿意的點點頭,這個張喜斌也算是聰明人,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

送走了張喜斌帶著的縣公安局大隊人馬,白林站在門口,對徐君然無奈的嘆息說道:「縣長,你說能抓住那傢伙么?」

很明顯,白書記對於這個事情,還是有些不太托底。

徐君然微微一笑:「書記放心吧,一切都會平安無事的。」

說句心面的話,他現在對於白林倒是理解了很多。畢竟一個縣委書記,特別是貧困縣的縣委書記,總歸是有些事情必須要考慮的更加周全一些,否則他萬一無意當中得罪了某個人,那可真就要倒大霉了。要知道官場當中一個主意被否定,並不一定是這個主意不好,而是提出的人有問題。許多事情,決策者心裡很明白,但由於是別人提出來的,他就不去做,甚至反對去做。用此顯示自己的權威,顯示自己的功德。好事可以不辦,權勢不能動搖為了自己的權勢,什麼民族利益、人民利益都可以犧牲。社會晚進步幾年又有什麼,只要權勢不受到損害,其他一切都無所謂。

就好像如今的仁川縣亞麻廠,分明就是因為決策者的失誤,才造成了今天這個局面,還得徐君然和白林兩個人給前任班子擦屁股。

「縣長,今天這個事情,真的要謝謝你。」白林一臉誠懇的對徐君然解釋著,畢竟自己今天對徐君然的那一番話,說起來可是有些失職的。

徐君然微微一笑:「不用客氣了,老書記,您是我的前輩,以後有什麼事情,咱們還是商量著辦好了。」

白林呵呵的笑了起來,跟徐君然對視了一眼,第一次覺得面前這個年輕人看上去似乎並沒有那麼討厭。

「爸爸,媽媽問,這位叔叔在不在家吃飯?」

正在兩個人有些感慨的時候,白林的女兒慢慢走了出來,對白林說道。

白林笑了笑,看向徐君然:「縣長,一起喝幾杯怎麼樣?」

徐君然搖搖頭:「不打擾嫂子和書記您了,早點休息吧。」

說著,徐君然跟白林客氣了幾句,這才告辭離開。

平心而論·這個事情徐君然相信白林能夠處理好,畢竟是關係到他腦子上面的烏紗帽,如果-理不好,說不定他會成為被自己拉下台的第一個仁川縣幹部。

開始的時候·徐君然還以為白林的家屬跟這個事情有關係,不過見到本人之後,徐君然倒是覺得,白林的妻子,跟那些腐敗分子的愛人是截然不同的,最起碼,這個女人還算是比較安分。

古往今來·官和權是緊密聯繫在一起的,官有多大,權就有多大。有官就有位,有位就有權,有權就有錢,有錢就有威。所以,官這個職業在職業排位中屬於首位,人人都想做官·做了小官,想做大官做了大官,還想做更大的官。官場中人又以男性居多·所以女人都希望自己的男人當官、當大官。因為只要做官的男人手中有權,做官太太的就或多或少地與某些特權相伴隨。

那麼,俗話所說的官太太都有哪些特權呢?有文章歸納為:公車附加使用權、公款消費參與權、公私饋贈接受權、特殊指令代理權、幹部任免建議權、內幕信息披露權、經商辦企優惠權、提拔晉陞優先權等。這些特權有的是官員夫妻主動爭取或者強索的,有的則是身邊人或者下邊人自覺營造或奉送的。正是有了這些特權,有的官太太比巨貪還貪。

當自己的男人還處於有賊心沒有賊膽的時候,官太太自己已經捷足先登,提前進入角色。正是這些官太太的貪慾、自私與享受,毀了自己的丈夫,嚴格地講,她們是殺害丈夫的真兇。妻賢夫禍少·古來使然妻貪夫遭殃,今天活證。

反腐敗中有這樣一句話:夫人的項鏈可能就是丈夫的鎖鏈。卻同時告訴人們一個行賄的訣竅——找夫人。事實上,多少人的行賄都是通過夫人實現的。只要夫人動心了,收下了,丈夫就是刀槍不入,對老婆也毫無辦法。

當官與家屬在一起很麻煩·家裡天天有人送禮。如果一個人,只要自己把好關就行了,家一搬去要堵好幾個門戶。到時候老婆的工作,孩子的教育,都有人給你操心,你不得不領好多人情。幹部不敢找你,卻敢找你老婆。家屬一天給你出個主義,不聽都不行,你不知道她出這些主義是因為收了別人的賄賂,還是聽了別人的一面之詞。如果你要認真,家裡就得天天吵架,如果你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說不定就會釀成大錯。真的是讓人無可奈何至於卻又不得不感慨,這個世界發展的實在太令人無奈了。

回到自己的住處,徐君然洗了一個澡,美美的睡了一覺之後,第二天一大早,在劉華強和小車的接送下,來到了縣政府上班。

「縣長好。」

「縣長,您好。」

「縣長好。」

一連串的問候聲在徐君然邁步走上樓梯的時候,從身邊響起,畢竟他如今是仁川縣政府的最高領導,眾人尊敬的並不是徐君然這個人,而是這個人身上所穿著的衣服和所處的職務所能代表的意義。

「老劉,一會兒你給我選個通訊員。」

徐君然一邊上樓,一邊對緊緊跟在自己身邊的劉華強吩咐道。既然打定主意要把劉華強拉進自己的陣營,徐君然並不介意對這個心腹表現的親熱一點,而領導對下級表示親熱的方式之一,就是把一些事情交給他們去做。因為只有這樣,下屬才會覺得自己被領導重視,得到了領導的欣賞。

就好像現在的劉華強,聽到徐君然的吩咐之後,整個人臉上的表情就跟樂開花了一般,忙不迭的點頭答應著:「縣長放心,回頭我就在縣政府辦公室裡面選人。」

按照道理來說,副部級之下的幹部是沒有資格配備專職秘書的,徐君然這個縣長自然也是沒有那個資格。不過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縣處級的領導,大部分配備的都是通訊員這樣的角色。

停了一下,徐君然轉身對劉華強繼續說道:「對了,我的司機,這幾天也要換掉。」

劉華強一愣:「縣長,司機的話,您有中意的人選?老黃是咱們縣政府裡面的老司機了。」

這個司機是前任縣長留下來的,劉華強的意思也很明顯,現如今的好司機不多,如果徐君然沒有人選的話,這個老黃還是比較合格的。

徐君然呵呵一笑:「不用了,你給老黃安排一下,換個清閑點的工作。我的司機這幾天就過來,是我以前工作時候的老部下。」

司機對於一個領導來說,那可是相當重要的勤務人員,徐君然不敢相信其他人,索性跟王曉柔打電話商量了一陣之後,讓王曉龍從富樂縣那邊直接調過來,給自己做司機。

劉華強頓時就明白了過來,連忙點頭答應道:「縣長放心,今天下班之前我就把這個事情辦好。」第六百二十七章相得益彰

={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升遷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