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遷 其他類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其他類型 > 升遷 > 第六百二十四章投靠(求訂閱)

升遷

第六百二十四章投靠(求訂閱)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07日 16:39 [字數] 547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白書記,這個事情不解決的話,萬一工人們再鬧起來,咱們拿什麼給他們解釋?」

徐君然看著白林,認真的說道。

白林露出一個無奈的表情來:「徐縣長,按理說你既然答應幫亞麻廠解決問題了,我不應該扯你的後腿。錢我可以給你,但是有一點,要是縣裡面再出現什麼情況,你可不能找我要錢。」

他說的這是實話,財政局那五萬塊錢,還是自己從牙縫裡面省出來的,亞麻廠的這一關過去了,別的地方再有什麼事情,白林可真沒地方找錢去。

徐君然沉默不語起來,他知道白林說的是實情,仁川縣這個地方,最突出的特點,就是一個窮字罷了。

「書記,這個事情,總不能不解決吧?」徐君然沉默了一會兒,還是對白林說道。

白林呵呵一笑:「我相信徐縣長總會有辦法的。當然,你要是實在沒有辦法,我可以考慮,跟你一起向市委市政府請求幫助。」

最後這番話,白林說的時候很是誠懇,看上去彷彿真的是為徐君然著想一般。

徐君然深深的看了一眼白林,點點頭:「那好,這個事情我想想辦法吧。」

看著徐君然的背影,白林露出了一個笑容來。雖說在其他人的面前他給足了這位新任縣長的面子,可是這心面,白林對於徐君然的到來,是充滿了警惕心的,畢竟這書記和縣長的位置不一樣,自己這個一把手跟徐君然這個縣長之間,總歸要有一些衝突的。面對著這個不知道底細的對手,白林很想知道,徐君然到底有多大的能量。

原本他還指望著別的事情看看能不能找機會試探一下徐君然,沒想到瞌睡了有人送枕頭,這亞麻廠的工人們一鬧事倒是給了白林一個試探徐君然的機會。按照白林的想法,這個事情就交給徐君然來處理,看看他到底在省裡面有沒有關係。如果徐君然處理好了這個事情,那就表明他這個新縣長不簡單今後在仁川縣的事情上面,自己就得跟徐君然商量著辦。

反過來,如果徐君然解決不了亞麻廠的事情,最後還得自己這個縣委書記出面給他收拾殘局,那對不起,今後的仁川縣裡面,還是我白某人說了算你這個沒有門路的縣長大人,就老老實實的夾起尾巴做人好了。

徐君然也明白這個道理,離開書記辦公室回到自己的縣長辦公室,他坐在辦公室裡面一根接著一根的抽起煙來。

到仁川縣上任的第一天,就遇到了這麼棘手的事件,徐君然有時候也不得不感慨,自己的運氣還真不是一般的好。這個事情要是解決了,自己在仁川縣政府的威望也就能樹立起來可要是解決不了,恐怕在縣委常委會上面,自己要偃旗息鼓做一段時間的投票機器了。

想到這裡徐君然決定自己不能就這麼坐以待斃,就算這仁川縣是龍潭虎穴,自己也要闖上一闖,鬧他個天翻地覆!

琢磨了一會兒,徐君然最後覺得自己應該想辦法了解一下情況,否則這麼兩眼一抹黑的下去,三天之後恐怕自己就沒辦法解決問題了。

不過,了解情況徐君然不打算盲目的聽彙報,做了多年的幹部,他太清楚官場當中某些報喜不報憂的做法了更何況如今自己相對於仁川縣的幹部們,不過是初來乍到的縣長而已,他們會不會跟自己說實話都是一個未知數。

與其被人稀里糊塗的拿謊話糊弄,倒不如自己去基層傾聽一下來自老百姓的真實聲音。

想到這個主意,徐君然站起身,離開了自己的辦公室。

仁川縣的街道很破舊跟富樂縣那種比較大氣的建築相比起來,仁川縣城顯得農村氣息更加濃厚一點,跟當年的武德縣差不多。徐君然依稀記得,自己上大學之前,武德縣就是現在的這個樣子。只不過隨著近幾年的發展,武德縣早就已經大變樣了。林雨晴前段時間回去過一次,看望了李家鎮和縣裡面的一些熟人,這才發現,武德縣早就已經朝著現代化的步伐邁進了。

走了一會兒,徐君然找人問了一下,就來到了仁川縣亞麻廠所在的地方,這裡已經是接近縣城邊上了,佔據著很大一塊土地,看了看周圍的情況,徐君然就近找了一家飯館,點了幾個菜,要了兩瓶啤酒,自飲自斟了起來。

間還早,現在是下午四點多,北方夏天這個時候天比較長,人們一般到晚上五六點鐘還會在外面散步,等徐君然吃過飯之後,就發現不遠處不少人開始出來溜達了,三三兩兩的聚集在一起聊著天,還有人在那下棋。

掏出錢來壓在桌子上,徐君然喊過飯店的老闆結賬,這才起身朝著人群最密集的地方溜達了過去。

在這聊天遛彎的,大部分都是在附近居住的人,也有亞麻廠的退休職工,看了一會兒象棋,徐君然很是隨意的跟幾個老人家攀談了起來。

「老爺子,這亞麻廠的●方可真大啊1徐君然看似無意的對一個老人開口笑著問道

老人點點頭,看了徐君然一眼:「小夥子,不是本地人吧?」

徐君然一笑:「嗯,今兒才到仁川縣城的,跟著一個長輩過來的。」

他倒是沒撒謊,自己的的確確是今天才第一次來仁川縣城,也確實是李德明這個上級領導把自己送來的。

那老人嘆了一口氣,搖搖頭苦笑道:「這亞麻廠,嘿嘿,也撐不了幾天了。」

徐君然眉毛挑了挑,接著問道:「怎麼了,難道亞麻廠經營不善?不是國有廠子么?」

旁邊的幾個老頭聽了徐君然的話,頓時笑了起來,有人笑著戲謔道:「這小子,看來還打算進亞麻廠上班埃

「是啊,還是年輕人好啊,什麼都不知道。」

最開始跟徐君然搭話的那個老爺子,伸出手拍了拍徐君然的肩膀,說道:「我說小傢伙·大爺我勸你一句,這亞麻廠現在連工人的工資都欠了足足半年沒發,你還是趁早打消了進廠上班的想法吧。」

徐君然聞言點點頭,問道:「我聽說·這廠子不是國營的嗎?咋還發不出工資來呢?」他一直很好奇,按理說這個時候的國有企業,就算效益稍微差一點,也不至於差到連工資都發不出來吧。

那老爺子冷笑了起來:「企業是國家的,哼哼,可這管事兒的,卻是人啊1

徐君然就算是笨蛋·此時也明白過來到底是怎麼回事,對於他來說,這樣的事情在未來並不少見,原本一個欣欣向榮的工廠,因為決策者的某些失誤,以及經營者的問題,最後走向一個無法收拾的局面,看來仁川縣這個亞麻廠·也是這種狀況。

想到這裡,徐君然又跟幾個老人閑聊了起來,這才知道·原來這亞麻廠之所以會落到如今的地步,根子上的原因,還是因為縣裡面的決策失誤,當初原本生產出來的產品是供給省城的某個大企業,結果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聽信了謠言,說是新上馬一條生產線可以出口到國外。結果機器倒是買來了,可卻是國外已經淘汰了的生產線,非但不能創造效益,連從前的老客戶也丟失掉了。

這樣的情況時間一長,結果就是亞麻廠的產品堆積如山·銷售不出去,自然也就沒錢給工人發工資了。

「說到底,這個事情還得想辦法打開銷路埃」徐君然走在回住處的路上,心面暗暗的想道。

「縣長,您可回來了。」

剛走到縣政府招待所的門口,徐君然就看到政府辦主任劉華強站在門口·一臉緊張的問道。

對劉華強這個政府辦公室主任,徐君然並不是很了解,只是聽李德明介紹的時候,說這是自己曾經的老部下,所以才對這個人有印象。今天參觀辦公室的時候,劉華強一直不聲不響的跟在鄧文兵和徐君然的身後,給徐君然留下的印象,這是一個很善於隱藏自己的人。當然,對於這樣的人徐君然是不敢有一絲小覷的想法的,能夠在機關裡面討生活的人,就沒有一個省油的燈。

看了一眼劉華強,徐君然笑了笑說道:「劉主任,有事兒?」

對於仁川縣的任何一個幹部,在確定對方能夠為自己所用之前,徐君然是不敢輕易拉攏的,畢竟自己並不清楚,要拉攏的人究竟是真心投靠自己,還是懷著一些別有用心的目的。官場上這樣的事情並不少見,倒不是說改換門庭可恥,而是與其收攏一幫不知道什麼關鍵時候會在自己背後捅一刀的下屬,倒不如聚集一批不得志的幹部,畢竟自己提拔起來的人,絕大多數還是相對可靠一點的。

這個事情,在富樂縣徐君然已經得到了驗證。

劉華強今年三十九歲,在仁川縣政府辦工作了九年,從政府辦的普通幹部,一直到副主任,然後是主任。可是此時面對著徐君然這個年紀比自己孩子大不了幾歲的領導,劉華強的心面卻滿是緊張。

他今天是來主動找徐君然彙報工作的。原因很簡單,因為劉華強捨不得丟掉這個縣政府辦公室主任的位子。

現代官場有一種怪現象,就是一把手的能力不重要,聽不聽話才是最重要的。尤其是辦公室主任這樣的角色,如果領導不喜歡你的話,哪怕再有能力,也是徒勞無功罷了。

劉華強自認為自己在仁川縣政府辦公室主任的這個位置上乾的不錯,可問題是,他是上一任縣長提拔起來的人,在縣裡面沒有什麼後台和背景,如果徐君然這個新任縣長對他不滿意的話,那十有八九,這個辦公室主任的位子是要退位讓賢的。

劉華強很不甘心!

他很清楚,要想保住自己的位子,就必須要搶在別人的前面,向新來的徐縣長靠攏。

在仁川縣工作了這麼多年,劉華強明白一個道理,仁川的機關幹部太多了,密密麻麻的一大片。自己不去接近上級領導,就不可能進入他們的禳『線,他們就看不到自己。不管自己怎麼努力·怎麼廉潔,怎麼出色,都有可能被埋沒。因此,在一定的階段前·他必須得去接近領導。

當然,這個接近不跟領導去做交易,去做買賣,而是要讓領導感覺到自己的存在,自己的優秀,特別是自己的忠誠,要讓領導感到·自己是他的人,或者是他所代表的利益集團的人。誰掌權都喜歡用自己人,在一點,古今中外,不管是打著什麼旗號的,幾乎無一例外。但是,官當到了一定的層次,一定的級別·又不能再去瞎找人了,也不必去瞎找人了。因為這個時候,自己已經從水下浮到水面上來了。已經進入領導的視線了。而到了縣處級這個層次·只要一個人不犯太大的錯誤,怎麼進一步使用、要不要進一步使用,基本上跟個人工作表現已經沒有太大的關係了。主要是根據需要。而在上層,需要這件事情,實際上是非常複雜、非常微妙-、非常敏感,有時也是有的說不清、摸不透的事情。

而縣政府辦公室主任這個位置對於劉華強來說,就是他需要的,同時也是徐君然這個新縣長必須要拿下的位置。

深深的看了一眼徐君然,劉華強認認真真的說道:「徐縣長,我有點工作·想要跟您彙報一下。」

徐君然的臉上不動聲色,噢了一聲,想了想之後才點頭說道:「那好,到我房間去談吧。」

他被縣委辦安排在縣政府招待所休息,雖說是臨時的,可是縣政府招待所這邊可不敢怠慢·派了四個服務員分成兩班,晝夜在徐君然的房間外專門給他服務,畢竟這可是縣長大人,萬一哪裡做的不好,惹縣長生氣了,可不是縣政府機關事務管理科所能承擔的。

對徐君然來說,他不擔心劉華強給自己送禮,要知道一個領導最可悲的有兩點:一是貪污受賄,那是人格的喪失。二是說話沒人聽,那是權威的喪失。真正想在官場上混得人模人樣,在社會上能挺直腰干走路,那就只有一條:清清白白做人,踏踏實實做事。

這也是為什麼徐君然從來不會收下級送的禮物,因為他知道,自己既然心面有那個遠大的目標,想要在仕途上走的更遠,就不能夠被這些阿堵物所羈絆祝

而所謂領導工作,實際上許多時候是做人的工作。領導班子團結了,凝聚力就是生產力。如果領導班子四分五裂,人心背離,精力都用在勾心鬥角的個人教量中,哪還有心思搞活工作。

所以徐君然在做這個縣長之前,先要解決的,就是自己能夠團結整個縣政府的班子,不然到時候跟黨委那邊要是起了衝突,自己這個縣長一不小心萬一被人變成了孤家寡人一般的聾子、瞎子,徐君然可真就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

當然,徐君然也不會輕易的就因為劉華強的一句話話就把對方引為心腹,雖說這劉華強是第一個正式向自己靠攏,主動投靠的幹部,可徐君然卻知道,任何時候自己都不能掉以輕心,胡亂相信別人。因為在官場當中,心腹這個詞可不是一般的重要。官場中的悲劇人物,大多下場不光彩,無一不與他們的親信和心腹有關係。一旦有了心腹,就會有心腹之患,一旦有了親信,就會有親信之禍。所以,千萬不要輕易做別人的心腹,也不要輕易下決定培養自己的親信。

「說說吧,有什麼事情找我?」

來到自己的房間裡面坐下,徐君然很隨意的靠在客廳的沙發上,給自己點了一根煙,這才笑著對有些拘束的坐在自己面前的劉華強問道。他很好奇,這位第一個跑來跟自己彙報工作的劉主任,能夠說出一些什麼樣的東西來。

劉華強有些緊張,半個屁股粘在沙發上,可是卻不敢輕易像徐君然那樣隨意的坐著。反倒是把腰桿拔的筆直,好像一棵松樹一般。

「縣長,我想跟您彙報一下關於縣亞麻廠的事情。」期期艾艾的猶豫了片刻,劉華強忽然靈機一動,對徐君然認真的說道。

他總算想起來了,徐縣長今天剛剛上任就接下了一個燙手的山芋,關於仁川縣亞麻廠的問題,劉華強相信徐縣長對於這個廠子的事情肯定有不了解的地方,作為本地人,他對於亞麻廠的情況實在是太熟悉了,如果自己把亞麻廠的情況都告訴徐縣長,劉華強覺得徐縣長肯定會對自己的表現十分滿意。

不得不說,這位劉華強劉大主任還真有些機智,徐君然看了看他,露出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亞麻廠的事情?」

「呵呵,那劉主任,你就給我介紹介紹,咱們縣這亞麻廠,到底有什麼貓膩在裡面。」

徐君然伸出手在茶几上敲打了幾下,緩緩的說道。第六百二十四章投靠

={

(快捷鍵:←)升遷 第六百二十三章上任的第一個麻煩 升遷目錄(快捷鍵:回車) 升遷 第六百二十五章冒牌貨(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升遷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