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遷 其他類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其他類型 > 升遷 > 第六百二十二章世事洞明皆學問(求

升遷

第六百二十二章世事洞明皆學問(求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05日 17:06 [字數] 544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不得不說,這一次徐君然走馬上任,仁川縣委縣政府這邊以說給足了他這個新任縣長的面子,縣委縣政府,縣人大,縣政協四套班子全體出城迎接不說,就連縣長的座駕也專門帶了過來。

坐在吉普車裡面,徐君然默默的看著窗外,卻沒有跟李德明交談。此時此刻他的心情難以平靜,他無法理解,一個貧困到這種地步的縣城,縣委縣政府的領導們是出於什麼樣的心思購置了這麼多的轎車。

八十年代的北方地區,經濟並不發達,特別是東北地區,雖然說老工業基地和糧倉的美譽確實讓當初的松省發展的很是迅速,但是這樣的情況在八十年代之後卻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根據徐君然的了解,松合省如今的國民生產總值,在全國範圍內是要倒著數的。這樣的情況,一直到後世的二十一世紀初期都沒有發生什麼變化。

可就是這樣的一個貧困縣,卻出現了價值幾十萬的高檔轎車,這讓徐君然對於仁川縣委縣政府的領導們,第一印象就十分的差,畢竟在他看來,一群能夠眼睜睜看著縣裡面的老百姓吃不飽穿不暖,自己卻心安理得的坐著高級轎車的幹部,絕對算不上合格的幹部。

「怎麼樣,有什麼感想?」李德明忽然對徐君然開口問道,他看的出來,徐君然有心事。

徐君然轉過頭,看著李德明的臉,認真的說:「李書記,您說,這仁川縣的貧困,根子在哪裡?」

按照道理來說,李德明是上級領導,徐君然是不應該這麼問的,可是他現在的心面就好像壓抑著一股不吐不快的悶氣一般,忍不住就對李德明發出了剛剛的疑問。

李德明明白了徐君然的意思·搖頭苦笑了一下,指了指自己的腦袋:「根子在這裡啊,這是毋庸置疑的。」

頓了頓,他意味深長的說道:「小徐縣長·你以後的工作難度,不小噢1

徐君然明白他的意思,在這樣的一個地方工作,自己不僅要面臨經濟發展停滯不前的麻煩,還要面對一群只知道享受,卻不思進取,不知道為老百姓謀福利的絆腳石。

仁川縣城裡的街道總體來說還是不錯·車子行駛在這平整的街道上,徐君然那被路上的發疼的身體佛也緩解了一些疼痛。

根據之前了解到的情況,仁川縣城裡面的常駐人口大概只有四萬多,並不象富樂縣那麼多。坐在吉普車裡面一路行來,徐君然覺得這裡商業的氣氛並不濃厚,反倒是更有一種農家樂的感覺。

浩浩蕩蕩的車隊走過一條長長的街道,最後停在了一棟六層高的水泥樓前,這個年代這麼高的建築可不多見·徐君然看了看那棟嶄新的建築,眉頭皺的更加深了。

「這裡是仁川縣委縣政府的所在地。」李德明就好像嚮導一般,給徐君然介紹了一句。看來他對於仁川縣的情況很是熟悉。

下了車·當雙腳踏在地面上的那一刻,徐君然知道,自己未來的一段時間,將會在這裡度過了。

白林先下了車,走到徐君然和李德明的面前,笑著說道:「李書記,幹部們都已經通知到了,咱們一點鐘開會,您看怎麼樣?」

現在是中午十二點半,休息一下正好開會。畢竟長途跋涉做了幾個小時的車·大家都挺疲倦的,趁著這個機會休息一下,也是人之常情。

李德明點點頭:「也好,我去洗把臉。」畢竟也是四十多歲的人了,就連徐君然這樣的年輕人坐了一上午的車都有些乏了,更不要說李德明這個歲數的人了·他早就已經有些吃不消了。

白林連忙招呼身邊的人帶著李德明去休息,眼看著李德明走遠了,他這才轉身對徐君然笑著說道:「徐縣長,實在是不好意思,你的住處暫時只能先委屈一下,就先住在政府招待所吧。每次新領導上任,這住處都是比較麻煩的事情,徐君然是縣裡面的二把手,住的地方不可能沒有,只不過現在正在裝修罷了。

徐君然微微一笑:」白書記您太客氣了,叫我君然或者小徐就行。「白林比自己大很多,徐君然不介意在對方的面前把姿態放低一點。反正白林是一把手,徐君然這樣做還能落下一個尊重領導和老幹部的名聲,沒什麼損失。

果然,白林聽到徐君然的話,露出一個高興的表情道:「那好,我就叫你君然好了,以後咱們就是自己人,沒那麼多虛頭巴腦的東西。」

兩個人又閑聊了一會兒,白林看了看錶,對身後的一個男人吩咐道:「老鄧,你帶著縣長去看看住的地方。」

說完,他對徐君然道:「我得看看給李書記安排的住處,這下面的人辦事,我不放心埃」

「書記您就放心吧,縣長交給我了。」說話的男人徐君然記得叫鄧文兵,是縣委辦公室主任。

白林點點頭,轉身跟著李德明離去的方向走去,看著他的背影,徐君然輕輕的點點頭,這白林果然不愧是老油條,也是個厲害的角色對上級和對下級的方式都值得自己學習。今天的第一次接觸,徐君然就從他的身上學到了很多的東西。不管是在對待李德明這個市委常委領導上,還是對待自己這個初來乍到的同事方面,白林所表現出來的熱情和態度,都讓徐君然明白了一個成熟的幹部應該如何去做。

轉過身,徐君然握著#文兵的手笑道:「麻煩鄧主任了。」

鄧文兵很明顯沒想到徐君然竟然一下子就記住了自己的名字,畢竟剛剛的那種情況下,大家都只是蜻蜓點的介紹了自己,隨後大家就分開了,他真是想到這個新縣長的記憶力這麼好,一下子就把自己的名字記住了。

跟其他的縣裡領導點頭致意之後,徐君然跟鄧文兵朝著前面走了過

走進縣政府的辦公大樓,徐君然一邊打量著周圍的裝飾,一邊對鄧文兵笑著問道:「#主任·我的辦公室在幾樓?」

#文兵笑著答道:「六樓,白書記的辦公室在西面,您的在東面。」

徐君然點點頭,就聽見#文兵接著說道:「徐縣長·我先帶您去看看辦公室。有什麼需要修改的地方,您說話,我好叫人修改。

這個事兒按理說不用#文兵這個縣委常委親自帶路,畢竟行政級別上來說,他也算是縣裡面的決策層之一。政府辦那邊也有辦公室主任,原本是人家的責任,可#文兵接了白林的命令·乾脆親自出馬,搞的政府辦公室的那個主任只好陪著笑臉跟隨在兩人的身後。

越往樓上,徐君然的眉頭皺的就越深,這仁川縣雖說是個貧困縣,可這縣委縣政府的辦公大樓裝修的卻是相當豪華,甚至比徐君然見過的一些市級單位的辦公樓裝修的還要好。

看了一眼前面帶路的#文兵,徐君然淡淡的說:「鄧主任,這辦公樓裝修的相當不錯埃」

#文兵自然不知道徐君然心面想的那麼多東西·轉過身笑著說:「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現在這投資商眼光高著呢,要是沒有一個好的環境·人家根本看不上咱們這鳥不拉屎的地方埃」

說起招商引資,徐君然連忙問道:「仁川縣現在都有什麼投資商來投資了?」這個事情是很重要的,徐君然是縣長,分管經濟方面的事情,他不可能不關注這個。

鄧文兵說道:「大的現在還沒有。只一些小的。也就五十萬之內的有那麼幾個吧。我們算是未雨綢繆吧,先把投資環境搞好一點,相信很快就有投資商來進行投資。」

徐君然眉頭一皺,臉上的表情卻變得難看起來,按照鄧文兵的這個說法,敢情到現在仁川縣的招商引資工作·壓根就沒有什麼進展埃

看到#文兵引導著一個年輕人朝著縣長辦公室走去,一路上縣委縣政府裡面的幹部都有些意外的偷偷打量著徐君然,畢竟這些人都是縣委縣政府的中堅力量,也都知道今天白書記等人要去接縣長到來。這個人估計就是新來的縣長了!真是太年輕了,這是所有人對徐君然的第一印象。要知道大家原本還在估計新來的縣長最少也是四十多歲的人。可是,現在看到如此年輕的一個人到來·不知不覺當中,就有了一種嘴上無毛、辦事不牢的想法。

當然了。一些年輕人卻感到了興奮。有那麼年輕的一個縣長總比那些上歲數的縣長好處吧,也許自己的機會就在這新來的縣長身上。

不得不說,這仁川縣的縣長辦公室裝修也同樣非常用心,兩個人一走進寬大的辦公室,徐君然就發現辦公室裡面的裝潢比自己在富樂縣做縣委書記的時候還要好,書架和檀木桌椅擺放在那裡,真皮的沙發擺也擦拭很光亮。發財樹更是把房間裝飾的有了一種生機,陽光從窗外透了進來,站在窗邊放眼望去視野非常的開闊。

#文兵笑著對徐君然道:「縣長,這是之前裝修之後的情況,也不知道您打算怎麼裝修,有什麼需要改進的,您儘管吩咐就是了。「

徐俊人有些驚訝的看了#文兵一眼,心說都裝修成這個樣子了,還需要再改進一下?這兒真的是貧困縣的縣政府嗎?簡直比南方的發達地區還要奢侈啊,要不是剛剛臨來的時候看到路邊群眾的真實情況,徐君然甚至都要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想到這裡,他深深的看了一眼鄧文兵,緩緩搖頭,微笑著說道:「這樣已經很不錯了,不需要再修改什麼了。」

過了一會兒,#文兵等到徐君然在辦公室里轉了一圈之後,才打開一道靠裡面的門,對徐君然繼續介紹道:「縣長,這是您休息的地方。」

徐君然走過去一看,登時就覺得自己好像在做夢一般,只見那道門后是一個幾十平米的房間,裡面有現在外面不多見的冰箱和彩電不說,還有一張大大的床鋪,上面是那種如今最流行的席夢思床墊,旁邊還整整齊齊的擺放著一堆新的床上用品。

一直到離開辦公室,徐君然都在不住的感慨,上輩子他也不是沒有見過豪華的辦公室可是在一個如此貧困的縣城,卻出現了這樣豪華的辦公室,徐君然無論如何是真的沒有想到。

鄧文兵和徐君然一起朝著外面走去,徐君然一邊走一邊不動聲色的問道:「#主任不知道這辦公室裝修,是按照什麼標準進行的?不會超標吧?」

他的本意是打聽一下情況,卻沒想到鄧文兵會錯了意,以為徐君然是擔心辦公室太過於豪華會引起縣裡面其他領導的不滿,笑著回答徐君然道:「縣長,您不用擔心,這個事情大家都是這麼乾的縣裡面領導的辦公室裝修,大抵上還是有一個標準的,您的這間,屬於最標準的縣委領導辦公室。您要是還有什麼需要儘管開口,我負責給您辦妥了。」

徐君然哭笑不得,原來卻是自己想多了,這仁川縣的領導們,對於拿縣財政的錢來給自己裝修豪華辦公室似乎已經是司空見慣了,根本不覺得這麼做有什麼不妥當的地方。

搖搖頭,徐君然對#p文兵說:「沒事沒事,這已經很不錯了,我很滿意,不需要做任何修改。」

鄧文兵點點頭:「那好,有需要您就說話。」

他這麼熱情,倒是讓徐君然有些無可奈何的感覺,有心讓他找人把那些豪華裝修給去除掉,可是又擔心自己初來乍到,這麼做很容易引起旁人的誤會,畢竟整個仁川縣委縣政府的領導們要是都以這樣的標準裝修自己貿然就做出改變,說不定會讓人家覺得自己沽名釣譽。

就這個樣子,兩個人朝著縣委大禮堂走去。

不得不說,徐君然這個新任縣長的到來就好像波濤洶湧的大海當中匯入了一條小溪一般,在仁川縣並沒有引起很大的轟動,甚至於估計除了那幾個有可能登上縣長寶座的人心面有些不舒服之外縣裡面的其他幹部們,對於這個年紀輕輕甚至比自家孩子都還要小上一些的娃娃縣長,都有著那麼一股子發自內心的不信任感。這些縣委縣政府的幹部們,大多數都是基層工作的老油條,見慣了那些憑著一腔熱血想要在基層做出點事情來,然後卻頂著省委市委掛職幹部名譽下到基層的年輕人,對於他們來說,徐君然,更多的像是一個過客。

仁川樂縣貧困的帽子已經戴了十幾年,從最早的解放初期以貧窮困苦為榮,到現如今以經濟建設為中心,一心想要發展經濟,讓老百姓吃飽穿暖,仁川縣的幹部群眾,已經快呀被貧困兒子組成的大山給壓垮了。每月很低的收入僅夠養家糊口,更多的人卻處於很窮困的地步,一次次的失望之後,大家對於上面派來的人已經沒有任何的念想。

最關鍵的是,仁川縣如今還存在一個更加嚴重的問題,領導們坐的是好車,每天花天酒地,老百姓卻日子越過越難。

一個新來的縣長能夠改變這一切嗎?看到出現在縣委大禮堂當中的徐君然連三十歲都沒有到,大家更感失望,本來還對新來縣長報有希望的人也徹底打消了想法,看來還是一個嘴上無毛之人!

仁川縣的全縣領導幹部會議在縣委大禮堂召開,縣裡面早已把新縣長要來,市裡將在會上宣布之事進行了交待。

由於是新縣長的上任,各鄉鎮的頭頭腦腦們也想看看新來的縣長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人,所以大家全都早早來開會了,甚至於一些平日里不願意參加會議的鄉鎮領導,也大老遠的從基層趕了過來,目的就是為了看一看徐君然這個新任的縣長大人。

幾個見過或是沒見過徐君然的人看到會議還沒開始,便聚在一起議論開了。

規劃局長莫國富笑著對身邊的招商局長江宏偉說道:「老江,聽說新來的徐縣長在省裡面很有點關係,下一步你們招商局要抖起來了

江宏偉苦笑道:「老莫。算了吧。誰不知道招商局地情況。咱們仁川縣屁大點地方,又沒有什麼可以吸引人地。成立一個招商局也就是充個門面。表示重視這工作而已。大家是了解仁川縣情況。沒有錢。再有什麼樣地想法都不行。咱們現如今的狀況,是路不好、錢還沒有。各種基礎設施都跟不上。新縣長雖然是省里派下來的。估計也就只能整點小錢。在大錢上我看懸。」江宏偉的話里話外明顯有著太多是怨言。

就在這個時候,縣教育局的局長袁術在旁邊笑著說道:「這位徐縣長的文章可是出了名的,我就曾經拜讀過。

不得不說,他寫的真是好啊,這傢伙可不是池中之物,大家別小看他了。」第六百二十二章世事洞明皆學問

={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升遷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