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遷 其他類型

升遷

第六百一十七章要走?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02日 19:14 [字數] 334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到了官場,就知道官場的複雜,社會的複雜,上上下下,盤根錯節,今曰為友,明曰為敵,司空見慣,不足為奇。儘管在歷史上,官場常常把人劃分為君子和小人,可實際上往往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界限並不那麼分明,人人都覺得自己是君子,而對手是小人。

徐君然不覺得自己是君子,但是也明白,君子與朋黨之間的關係。古人說:朝中有人好做官。現在想在官場中混,恐怕還要千方百計鑽營進某一個圈子,尋求一張保護桑官場中人進入某一圈子,成為「某某的人」,是有本事、有能力、受賞識、前程似錦的表現。官場中的食物鏈不僅使得官員結成團,起到了利益輸送和保護傘的作用,而且嚴重腐蝕了官場,如果不進入這個圈子,不向這個圈子輸送利益,那就將永遠被排斥在仕途的道路之外,迫使一些人不得不放棄原則而加入這個圈子。

在松合省,很明顯徐君然是屬於陳星睿圈子的人。這是毋庸置疑的,就像陳星睿自己說的那樣,陳星睿在江南為官多年,徐君然是江南出身的人,這在很多人眼中,是非常明顯的派系痕,不管徐君然怎麼做,都是難以割裂的。

他自己也明白這個道理,所以並沒有特別的抗拒這件事,畢竟有曹俊明的關係在,而且人家是正部級領導,徐君然能加入他的圈子,也算是對徐君然未來仕途的一個幫助。

在社會中,多數人註定是要別人替他們說話的,儘管由工作、生活而形成的眾多人際交往圈子內,每個人都有發言機會,但事實是總會有一些人被另一些人左右,社會也就分化為平民、精英、貴族。他們依照經濟條件,文化教養、政治需求,各自建立起一套行為準則,在這些準則之下,圈子也就成為一個準社會單位,雖然無形無聲,但它限制著每個人的行動,同時也相互碰撞和滲透。

這樣的事情華夏自古有之,在華夏歷史上,政治官場一直是凌架於老百姓之上的特權系統,也因遠離普通民眾而充滿神秘色彩,改朝換代,榮辱沉福政治是一個很複雜的生態系統,得失成敗很難簡單地總結,政治人物是是非功過也很難用簡單的標準來衡量。

要知道圈子一說,在百姓而言只是個生活範圍的概念,但在政治系統中,卻是一個官員安身立命的本錢。在政治辭彙中,與圈子相近的表述還有很多:宗派、幫派、山頭、派系、黨羽、勢力、班子、集團等等。簡言之,一個官員置身於這個系統中,或主動自覺加入一個圈子,或無意識地捲入一個派系,或純粹是被別人當作是某某人的「人」,多多少少都會被歸類和貼標籤。一個圈子就是一股政治勢力,要想完全置身事外,其結果很可能就是被邊緣化:上邊沒有人照顧你,下邊也沒有人追隨你,孤家寡人一個,既成不了氣候,也就難以施展自己的抱負。「朝中有人好做官」——被人推薦賞識和提拔了,你就應該站在這個人的隊伍中,如果左右搖擺,不但會被這個圈子拋棄,也很容易被別的團體所不齒,也就很難混下去了。

曾經徐君然聽過一句話,叫一野一軍閥,一縱一山頭,說的就是軍娜ψ臃漬,這種圈子的事情,根本就說不清道不明,就好像京城如今的各大派系,很多時候,不也是因為大家有著共同的經歷或者背景么?

「感謝陳省長這麼長時間以來對我的照顧,第一次來看您,也沒什麼好送的,前幾天跟朋友逛街的時候發現這幅畫很不錯,所以特別帶來送給您。」徐君然說著就從皮包裡面拿出了那幅畫。

陳星睿一聽說是畫,也就沒有在意,只是說道:「來就來了,還帶什麼東西,以後就不要拿東西來了。」

徐君然笑著說道:「這畫代表了陳省長對我的提攜之情,請您一定要收下。」

聽到這話,陳星睿哈哈大笑道:「那好,既然你這麼說了,那我就收下,你有這份心意我不收下也不好。」

隨意的放在了桌上,陳星睿並沒有太過重視,轉身又跟徐君然聊了起來。

陳星睿的妻子是報社的編輯,看到陳星睿放在桌上的那畫,有些好奇的從茶几上拿起來,一邊往柜子上放一邊看了一眼,這一看就看出奇特之處,她對古董方面的知道也是有過研究的,馬上就察覺到這個東西有些特異的地方。只不過礙於有客人在,她也不太好認真看,只能放在了柜子上。

抬起頭看了徐君然一眼,陳夫人問道:「小徐啊,這個東西,你是在哪兒買來的啊?」

徐君然微微一笑:「市場啊,那天被朋友拉著去逛街,在市場那邊有個農村來的老太太賣的,我看她挺可憐,花了五百塊錢買的。」

陳夫人輕輕點頭,就沒有再說什麼。

「小徐啊,富樂縣的工作如今做的怎麼樣了?聽說你當了縣委書記,對今後的工作有什麼想法嗎?」

徐君然恭恭敬敬答道:「堅決服從市委市政斧的領導,努力把縣裡面的經濟搞上去。」

點了點頭,陳星睿說道:「工作做出了成績才能夠服眾,你的工作在富樂縣做得還算不錯,但是,到了新的崗位上之後,就要有一種歸零的心態,一切都要從頭做起。據我所知,省委組織部正在考察一批青年幹部,已經有人提議讓你到一個新的地方工作,這是一個新的挑戰,到時一定要與同志們搞好關係,你還年輕,前途很遠大,莫爭一時之得失。」

陳星睿這話就有些語重心長的意味了,徐君然的心中越聽越感動,道:「請陳省長放心,我一定照您說的去做。」

話一說完,他臉色頓時就變了,因為他想起來,剛剛陳星睿話裡面的意思,分明就是要調自己離開富樂縣!

「陳省長,我要離開富樂縣?」

徐君然忍不住詫異的對陳星睿問道。

陳星睿呵呵一笑,伸出手拍了拍徐君然的肩膀:「也不要叫什麼省長了,在家裡可以叫我陳叔叔,曹老是我的老領導,你是他的子侄輩,自然也是我的子侄輩,不用那麼見外。」

徐君然笑著點點頭:「陳叔叔……」他更關心的,卻是剛剛陳星睿的那幾句話,難道省裡面真的要調自己離開富樂縣?

陳星睿自然也明白徐君然此時的心情,笑了笑說道:「你啊,在富樂縣搞出那麼多事情來,有沒有考慮過,自己這樣做的結果,究竟得罪了多少人?」

徐君然一怔,隨即明白過來陳星睿的意思,自己在富樂縣的所作所為,確實觸及了太多人的利益,單單是那個礦產資源重新發包的事情,徐君然就知道,下面和上面有不少人對自己意見是很大的,只不過礙於陳大勇這個市委書記對自己很器重,所以才沒有爆發出來。

現在看來,似乎有些人已經坐不住了。

「小徐,以後工作上的事情要多向老同志學習,只有不斷的學習才能進步,咱們省三河平原的工作不同於雙齊市,各種的利益糾纏很多,也很複雜,如果有什麼解不開的地方,你可以直接打電話給我。」陳星睿看到徐君然的表情就知道他已經明白了自己的意思,笑了笑對徐君然說道,也算是給他吃了一顆定心丸。

事已至此,徐君然也明白,陳星睿之所以會同意省委組織部的這個提議,恐怕也是為了自己好,他想到自己在富樂縣做出的這些事情,不由得心面暗暗嘆了一口氣,恐怕自己也沒意識到,這麼長的時間過去,自己不知不覺當中,竟然得罪了那麼多的人。

只不過這麼一來,政務公開的事情,恐怕自己要儘快開展了,否則一旦自己被調離富樂縣,到時候這個政績可就是別人的了。

不能說徐君然自私,只是這個模式的政績實在是太大了,徐君然不能讓給別人。

「對了,你之前說的那個政務公開,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個時候,陳星睿對徐君然開口問道,對於徐君然提出的這個政務公開,他也是很感興趣的。

徐君然連忙把自己的設想對陳星睿說了一遍,最後說道:「陳叔,我希望能給我一點時間,讓我徹底的把這個政務公開在富樂縣推廣開來,這樣也算不枉我在富樂縣工作這麼久了。」

陳星睿想了想,點點頭:「這個事情的想法是很不錯的,如果能夠徹底推行下去,對咱們政斧的工作是很有幫助的。我給你半年的時間,半年之後,你就要離開富樂縣。」

說著,他語重心長的對徐君然說道:「君然吶,作為長輩和你的領導,我想告訴你,有些時候,要懂得退讓,你在富樂縣的所作所為,剛猛有餘,而圓滑不足,這是你的缺點,需要改正1

又聊了一陣之後,看到這短短的時間內陳星睿就接了好多個電話,徐君然忙說道:「陳叔叔,您忙,我下次再來看您。」

陳星睿笑道:「這次認了門了,以後到了省里一定都要來家裡。」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升遷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