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遷 其他類型

升遷

第六百零四章大丑聞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26日 17:10 [字數] 333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正好趕上中午的時候,中石酒店門口還是很熱鬧的,看了看周圍的車水馬龍,方傑嘿嘿一笑道:「姐夫,你說我要是在你們富樂縣開個飯店怎麼樣?」

徐君然想了想,自己到富樂縣這麼長時間了,感覺這裡的人雖說工資收入不算太高,但是對於吃喝倒是很熱衷。特別是機械廠等等幾個大型國企的工人,走在大街上總是能夠看到他們在吃喝玩樂,給人很閑散的感覺。

笑了笑,徐君然點頭道:「你這個想法不錯,可以試一下。」

進入包間,徐君然坐在了主位上,方傑和方應物分別坐在他左右兩邊,方應物帶來的人員也都依次坐下,隨便聊著天。

徐君然對方應物的情況有了個初步的了解,方應物的父親是靠做外貿生意起家的,經過多年的發展,已經形成了集團公司,叫正達集團。現在正達集團正在全面地向多元化發展,方傑和方應物搞的那個傳呼機的生意就是一個新嘗試,現在看來效果不錯,當然要想做大做強還需要一定的時間。而對於徐君然提出的在富樂縣發展機械製造行業,方應物也是充滿了極大的興趣。

吃過飯之後,幾個人一起來到了縣長辦公室,坐下正聊著天,冷不防電話就響了起來。

「徐縣長,出大事了1黃海的聲音焦急,彷彿有什麼天塌下來一樣的大事一般。

徐君然眉頭一皺:「老黃,怎麼了?」

黃海壓低了聲音:「那個,出事了,姜書記出了意外,住院了。」

徐君然眉頭一皺:「怎麼回事?姜書記怎麼住院了?」說實話,他最近這段時間跟姜書記兩個人合作的還算不錯,對於這個縣委書記徐君然還是很滿意的,所以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他的心情並沒有想象的那麼高興。

也許是感覺到了徐君然的心情·黃海的聲音低了一些,不過依舊聽起來有一種壓抑著的笑意,他說:「徐縣長,這個事情有點古怪·姜書記是錢主任家被發現的……」

「錢主任家?」徐君然眉頭一皺,怎麼姜書記跑到錢主任家去了。

苦笑了一下,黃海憋不住笑意的說道:「那啥,錢主任不在家,當時就錢主任的愛人跟姜書記。那個,沒穿衣服」

「噗」徐君然一口茶水就噴了出去,他總算明白為什麼黃海會這麼興奮了·錢謙益的媳婦他見過一次,三十多歲的漂亮女人一個,恐怕是姜書記人老心不老,勾搭上人家的漂亮媳婦,結果弄出來馬上風這樣的病症,怪不得黃海會笑成這個樣子呢。

想到這裡,徐君然無奈的搖搖頭道:「這個事情,知道的人不多吧?」

這可不是什麼光榮的事情·說起來算得上是富樂縣委的醜聞,縣委一把手跟辦公室主任的媳婦勾搭上了,這傳出去容易成為旁人的笑柄埃而且·說不定有人還會懷疑,這是誰處心積慮的要整姜書記呢。

黃海答道:「不清楚,應該是不太多,這個事情是醫院那邊·……」

他言下之意,是醫院那邊的人搶救的時候發現的。

徐君然眉頭皺了皺,語氣冰冷的說道:「給我下封口令,這個事情誰要是胡亂議論,馬上開除1

他是縣長,這事情說起來簡單,說不定別人就會以為·是自己在背後搞鬼,要對付姜書記。

電話那邊的黃海愣了一下,小心翼翼的說道:「好的,縣長,我馬上就處理這個事情。」

頓了一下,他壓低聲音道:「這個事情·我也是不知情的,剛剛才聽人給我彙報的。」

這個解釋讓徐君然的心情好了一點,他可不想自己用的人喜歡用這些下三濫的手段整人,就在他剛放下電話的時候,徐君然辦公桌上的電話又響起了,是一個陌生的號碼,徐君然接起來還沒來得及說話,就聽到市委副書記兼市長黃青雲嚴厲的聲音傳來:「徐君然同志嗎,你們富樂縣是怎麼搞的,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黃青雲的語氣很不好,徐君然愣了一下說:「黃市長,這個事情我也不清楚,我早上就出門接投資商了,有什麼問題嗎?」

「投資商?」黃青雲冷笑了起來:「呵呵,那你忙著吧,我希望你的工作能夠更加務實一點。」

說完這句話,他啪的一聲掛斷了電話,竟是不給徐君然再說話的機會。徐君然有些莫名其妙-,我什麼時候工作不務實了?這黃青雲抽什麼風啊,姜書記出事又不是我在背後指使的。

等等!

徐君然臉上的表情一子變得古怪起來,當著方傑和方應物的面,露出一個無奈至極的苦笑來,這個事情還真他媽的邪門了。黃青雲的這個電話一下子就給徐君然提了一個醒,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或許有很多人都認為是自己和姜書記爭鬥,然後就使出了這樣的招數來對付他吧。徐君然不由得感到很是冤枉,最近姜書記跟自己那是低調外加配合,自己根本就沒想過要對付他埃

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姜書記肯定是不可能在富樂縣幹下去了。市裡肯定會另外派一個書記,只怕就不會像姜書記那樣好說話了,更何況這次的事情還會影響市委領導對自己的法,一想到這裡,徐君然臉上的表情就難看了起來。

「姐夫,沒什麼大事兒吧?」方傑看著徐君然臉上的表情難看,忍不住開口問道。

徐君然苦笑了一下:「別提了,縣委書記住院了,跟人搞破鞋弄了個馬上風。」

所謂馬上風,是指由於性行為引起的意外突然死亡,又叫「房事猝死」,中醫稱為「脫症」,民間又叫「大泄身」。它不但包括**期間的突然死亡,也包括性行為後的死亡,發生此症之前男女雙方都無預兆及精神準備,因此往往缺乏預防措施,使人搶救不及。

方傑跟方應物都是一愣神,方傑隨即就笑了起來:「這是好事兒啊!說明姐夫你又要進步了,說不定從縣長直接變成縣委書記了呢。」

徐君然無奈的苦笑了起來:「我這才當上縣長不到一年,肯定是沒戲的。」

頓了頓,他又無奈的說道:「再說了,我要是當上縣委書記,恐怕這個事情就更洗不清了。」

不得不說,姜書記的這個事情,讓徐君然原本不錯的心情一下子就糟糕起來,好不容易把局面掌握起來,漸入佳境的時候,竟然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雖然說起來老薑的事情是他咎由自取和自己的關係並不大,可是如果被有心人利用的話,也會給自己帶來一定不利的影響,事情剛發生,市裡的領導就已經知道了,要說這個事情沒什麼貓膩,徐君然卻是不信的。

「這年頭,做點事情可真難埃」徐君然苦笑了一下,搖搖頭。

方傑和方應物都笑了起來,在他們看來,徐君然純粹是感慨罷了,就憑他的身份,真要是想做什麼,根本就不需要這麼大費周章。

儘管這個事情確實很麻煩,不過徐君然還是沒有改變自己的想法,事已至此,怨天尤人肯定是不行的。自己又不是神仙,也沒辦法控制別人的看法,市裡面的那些人的想法,自己又不能改變,除非把這個事情的幕後主使者給揪出來。不過那是后話,徐君然現在的想法,就是希望市裡面要是任命新的縣委書記,最好是一個跟自己能合拍一些的。最起碼,應該能夠把心思放在工作上。徐君然實在是不願意再斗下去了,他現在就全力做兩件事,一個是推行政務公開,另外一個就是招商引資,別的事情都是小事,他也不願意分心。

出了這樣的事情,徐君然也不方便再帶著方傑他們四處考察了,乾脆叫田胡這個招商局長過來,讓他帶著正達集團的人在富樂縣考察一下,他自己坐鎮縣政府,處理縣裡面的事情。縣委書記出了事情,自己要是不在縣裡的話,這家裡可就沒有做主的人了。

第三天上午,方傑和方應物一臉苦笑的來到了徐君然的辦公室。

「我說姐夫,你之前可沒告訴我,你們富樂縣的交通情況這麼差埃」

說著,他無奈的搖搖頭道:「我的車差點沒掉路邊的坑裡去。」

徐君然哈哈一笑,交通問題確實是制約富樂縣發展的一個重要囡素,如果不是這樣,富樂縣的經濟狀況或許要好不少,畢竟當年那條通往市區的齊富公路早就已經破舊不堪了。

方應物倒是還好,一副渾然不在意的樣子,徐君然見狀看向他問道:「應物,你怎麼看?」

方應物呵呵一笑:「這個事情,要看徐哥你的打算了。」

徐君然微笑了起來:「我請你們來看看,就代表著我的誠意。只要你們投資的話,交通的問題我代表政府答應解決。」

方傑眼珠一轉,嘿嘿的笑道:「姐夫,我要是幫你解決了這個問題,你請我在省城最好的飯店吃頓飯怎麼樣?」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升遷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