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遷 其他類型

升遷

第四百六十章挑撥

[更新時間]2013年08月16日 09:27 [字數] 228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對於鄭守義來說,放在平日里他對徐君然可絕對不會這麼熱情,一個鄉黨委書記罷了,就算背景有些大,但是在鄭守義看來,只要徐君然管不到自己的頭上來,自己大可以不理會他,這也是為什麼在馬家村鄭守義不在意跟徐君然把關係鬧僵的原因。

但是,現在可不一樣了,鄭守義有求於人,不得不對徐君然客氣一些,畢竟小舅子的案子,還等著徐君然幫忙打通關節呢。

「徐書記,請裡面坐吧。」客氣寒暄了一番之後,鄭守義笑著對徐君然道。

他也是官場裡面打滾了半輩子的人,自然知道無事不登三寶殿的道理,像徐君然這樣的人,沒事情肯定不會主動上門找自己的,這就好像自己無緣無故也不會主動找徐君然是一個道理。

徐君然也不客氣,笑著點點頭,跟鄭守義來到了他的辦公室當中。

「徐書記,不知道上次托你打聽的事情,怎麼樣了?」進了辦公室坐下之後,鄭守義開門見山的對徐君然問道。他也是沒有辦法,眼看著小舅子就要栽進去了,萬一出了什麼麻煩,自己可沒辦法交代。

徐君然倒是不著急,笑了笑對鄭守義道:「鄭礦長果然是厲害啊,這紅星煤礦在你的手裡面,發展速度可是相當快埃」

他反正是不著急,畢竟說起來現在的這個局面下,鄭守義恐怕更擔心一些。

果然,鄭守義聽徐君然東拉西扯的分明就是在打岔,心面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緩緩說道:「徐書記,實不相瞞,我這個小舅子雖然不成器一些,但是因為我老丈人去世的早,我和愛人又忙於工作。實在是疏於管教,唉……」

徐君然心中冷笑不已,這鄭守義實在是太會演戲了,如果自己不是已經知道畢雲濤是個什麼貨色,恐怕就要被他給騙過去了。

想到這裡,徐君然的臉上露出一個為難的神情來,看向鄭守義苦笑著說道:「鄭礦長,不是我徐某人不幫忙,實在是這個事情,有些讓人為難吶1

鄭守義的臉色一變。看向徐君然認真的問道:「徐書記,有什麼話就請你直說吧。」他敏銳的感覺到,徐君然肯定是知道了什麼。

徐君然點點頭:「我今天去了縣局,找朋友打聽了一下,這個案子原本也沒什麼,男歡女愛很正常的事情,咱們現在提倡自由戀愛,男未婚女未嫁的,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可問題在於。聽說有人要把這個案子辦成典型埃」

鄭守義一怔,他雖然不在縣委縣政府工作,可是卻也在機關裡面工作多年,下面基層的那些彎彎繞繞實在是太清楚了。畢雲濤的案子如果按照徐君然最開始所說的那種語氣辦下去,基本上後面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可要是真被辦成了典型,那自己這個小舅子可就算徹底完蛋了。別的不說,在如今這個大環境之下,一個流氓罪是跑不掉的。就算自己再怎麼幫忙,最多也就是讓他不被槍斃而已。

「徐書記,謝謝您的忠告。」話說到這個份上,鄭守義也明白了徐君然今天的來意,看樣子那個背後要動畢雲濤的人,應該是徐君然也十分忌憚的角色,所以他才會選擇這麼做,用暗示自己的方式來提醒自己,而不是直接說出對方的身份來。

鄭守義甚至擔心,這是不是有人知道了自己要高升到市裡面煤炭局局長的消息,故意給自己添亂,政治上的紅眼病,最明顯的癥狀就是造謠生事,胡亂告狀,顛倒是非,妄圖亂中取勝。會算政治正的人是這樣算帳的:做一次不光彩的事情,就是為了以後長久的光彩。

在政界,最重要的事情莫過於定位了,只有把自己的位置定準了,也就是說隨時楚自己的立足點,才能知道自己該朝哪兒走,怎麼走才是對自己最有利的,才是最近的捷徑。鄭守義當初就是這麼給自己設計的,他在地方上幹了十幾年,然後通過關係調到了煤礦當中,現在很快就要再次進入地方政府工作,完成了從科級到處級的轉變,這就是他為自己設計的道路。

可是現在,如果按照徐君然的話來說,畢雲濤真的被設計了,那恐怕自己的仕途,也要受到影響。這讓鄭守義很難接受,臉上的表情也越來越難看起來。

「鄭礦長,我先告辭了。」徐君然看鄭守義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的計劃已經成功了,鄭守義現在恐怕十分好奇,究竟是誰在他後背捅了這麼一刀。

鄭守義扯開嘴角露出一個難看的笑容來,也沒跟徐君然再多客氣什麼,兩個人就此作別。

等送走了徐君然之後,鄭守義的表情一下子陰沉了起來,擺擺手叫過自己的辦公室主任,對他吩咐道:「馬上給我查一下,縣裡面關於濤子的流言,是怎麼出來的?」

他很清楚無風不起浪的道理,要是沒有人在背後推動,畢雲濤怎麼可能被抓到這麼大的把柄呢?

想了想,鄭守義決定還得問問小舅子,畢竟他也懷疑,是不是畢雲濤最近得罪什麼人了,這才被人家下套給陷害了。

坐著礦上的老吉普車回到家裡面,鄭守義叫妻子把畢雲濤給叫到自己家裡。

「濤子,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什麼人了?」鄭守義看著有些局促的小舅子,對畢雲濤開口問道。

聽到姐夫的話,畢雲濤卻是一愣,有些不知所措的看著鄭守義,詫異的說:「姐夫,你是說,有人故意要陷害我?」

鄭守義點點頭:「我已經託人打聽過了,縣局那邊的意思,原本這個案子並不是他們主動要辦你的,是上面有人施加了壓力,而且受害人又被人鼓動,這才不得不辦你,而且有人打點過了,這一次是準備把案子辦成鐵案的。」

聽到這句話,畢雲濤的臉色一下子變得慘白起來,他雖然混蛋一些,可是卻很清楚,就算再怎麼牛氣的人都沒辦法跟國家的暴力機關對抗,真要是按照姐夫所說的那樣,那這一次,自己恐怕要在劫難逃了。

噗通一聲!

畢雲濤給鄭守義跪下了!未完待續。。

ps: 求贊,求訂閱支持!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升遷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