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遷 其他類型

升遷

第四百五十七章求援!

[更新時間]2013年08月14日 16:18 [字數] 335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對鄭守義來說,小舅子畢雲濤惹上什麼人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負責辦理這個案子的人自己能不能走得通關係,雖說仗著煤礦礦長的身份,鄭守義如今在富樂縣裡面算得上是風生水起,可他也知道,真要是出了什麼事情,有些人自己還真就拿人家沒辦法。

「刑警隊都已經接手了,這個事情就有些麻煩了。」

鄭守義沉『吟』了起來,今天他還在馬家村那個死亡案件現場跟刑警隊的大隊長葉有道照過面,可葉有道連提都沒提自己小舅子的事情。這樣的原因只能有兩種可能,要麼是他葉有道不知情,要麼就是他沒有把自己放在眼裡。而這兩種不管哪yiyng都不是什麼好兆頭,鄭守義很清楚,自己在縣公安局裡面,還真就沒什麼熟人。

「姐夫,您可不能見死不救埃」畢雲濤看姐夫沒有像平時自己惹禍之後那樣大包大攬的幫自己出頭,不由得悲聲說道。

鄭守義的臉『色』嚴肅,慢慢的說道:「縣裡面最近的情況很複雜,你先不要輕舉妄動,我想想辦法。」升遷457

畢雲濤不敢多說什麼,只是一個勁的點頭,不住的偷眼觀察鄭守義的臉『色』。

這個時候,鄭守義的妻子畢雲娟輕輕開口說:「你今天不是說,縣局刑警隊的那個大隊長,跟長青鄉新來的書記關係不錯嗎?能不能走走那位徐書記的路子呢?」

她一開口,畢雲濤眼前一亮,連忙用充滿希望的目光看著鄭守義。

鄭守義苦笑了一下,無奈的說道:「長青鄉新來的這個書記,跟其他領導有些不大yiyng,我們行事,還是小心謹慎點為上,別撞到徐君然的槍口上。連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畢雲娟嘿嘿一笑說:「你啊,想的太多了,這個事情我看也就是打個招呼的事情而已,你想想,姓徐的再大,還能大過縣長不成?」

鄭守義想了想,最終也只能無奈的點點頭,這才有了他今天晚上來見徐君然的事情。

徐君然看著鄭守義,雖然不知道對方究竟為何而來,但是徐君然清楚。無事不登三寶殿,這眼高於頂的鄭礦長平白無故的忽然來見自己,還是在白天兩個人之間的氣氛很不愉快的情況下,肯定是有什麼事情的。否則人家沒有理由來找自己,而且還擺出這麼低的姿態來。正所謂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徐君然不由自主的提起了警惕。

「鄭礦長,不知道您今天來,有什麼事情要說嗎?」徐君然端起面前的水杯抿了一口,不動聲『色』的對鄭守義問道。他相信鄭守義今天過來肯定是有求於自己。所以倒是很淡定,並不著急。

他這邊穩坐釣魚船,可鄭守義卻是沒有辦法,苦笑了一下。鄭守義對徐君然說:「徐書記,今天我來,是有個事情想請你幫忙。」

徐君然一愣神,他倒是沒想到。鄭守義竟然會如此直接了當的提出他的要求,難不成這位鄭礦長篤定自己肯定會幫他?

說起來,這涉及到一個談話藝術的問題。一般來說,兩個領導者之間的交流,總是會雲山霧罩的打一大通太極拳,旁人根本就聽不明白他們在說什麼,只有這樣,才顯得比較有誠意。像鄭守義這樣上來就把自己的要求提出來,徐君然乍一聽上去還有些不太適應。

「呃……這個……」徐君然遲疑了一下,『露』出一個和藹的笑容說:「鄭礦長你請說,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地方。」

徐君然耍了一個花招,他並沒有答應鄭守義自己一定會幫助他解決那個麻煩,而是讓鄭守義先把事情的真相告訴自己,這樣即便那個事情有什麼不妥當的地方,徐君然也大可以翻臉說自己不會幫助鄭守義。並不是徐君然多麼『奸』詐,而是因為他覺得,不管做什麼事情,都應該要穩妥一些,否則一旦自己貿然答應鄭守義提出來的要求,萬一人家提出的要求是違背黨『性』原則的事情,徐君然可不敢保證,自己拒絕人家之後,對方會不會翻臉什麼的。

果不其然,聽到徐君然的話,鄭守義嘆了一口氣,把小舅子畢雲濤的那檔子事情都跟徐君然說了一遍,最後鄭守義說:「徐書記,我這個小舅子是個混蛋,可我也問過他了,明明就是那女的主動勾引他的,這一次他是一時糊塗,希望組織上能給他一次機會。」

徐君然一直都沒有開口說話,只是默默的聽著鄭守義把他要說的東西都說完,最後徐君然掏出煙來給自己點上,半晌才幽幽的問道:「鄭礦長,你說那女的是自願的?」

鄭守義重重的點頭道:「我小舅子親口說的,他絕對不敢騙我。他告訴我,當時在歌舞廳裡面,是那個女人主動勾引他的。後來一群人去吃飯,也是那女的主動提出跟著去的……」說著說著,鄭守義手舞足蹈起來,很明顯對於小舅子如今的處境感到十分不mnyi,覺得是公安局冤枉了好人。

徐君然彈了彈自己手裡面的煙灰,『露』出一個高深莫測的笑容來看向鄭守義,依舊是用那種平靜到讓人有些心面不舒服的聲音淡淡的繼續問道:「既然他是冤枉的,那縣局,怎麼會要抓他呢?」

「這個……」其實鄭守義也不知道究竟畢雲濤有沒有牽扯到這次的事情當中來,他只是聽了畢雲濤的一面之詞,覺得自己的小舅子不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確切的說,鄭守義才懶得管畢雲濤究竟有沒有殺人放火,是不是地痞流氓,對於他來說,幫親不忙理是一方面原因,另外一方面原因則是因為鄭守義很清楚,如果畢雲濤被抓了,那自己和妻子恐怕都要跟著倒霉。

原因很簡單,因為畢雲濤搞的那個煤炭批發生意,實際上的幕後人是鄭守義。升遷457

自從坐上了礦長的寶座之後,鄭守義才知道什麼是人生真正的享受,以前自己過的那個日子算是白活了,見識了如今的日子,鄭守義忽然覺得,自己應該拿出一點當官的氣勢來,所謂當官的氣勢,在鄭守義看來,就是自己全面掌握紅星煤礦。

所以,他才讓自己的小舅子搞了一個煤炭批發的事情,平日里仗著自己批的條子,一車皮一車皮的往出拉煤炭,著實賺了不少錢。

在官場上,有能力、德『性』好的人不一定升遷,沒能力、德『性』差的人也未必被貶。甚至正好相反。溜須拍馬的人常常春風得意,特立獨行的人往往處處碰壁。在那裡沒有絕對的是非,今天是錯誤的,明天可能就變對了。這是鄭守義為官多年積攢下來的一些經驗,他覺得自己之所以能夠走到今天的位置上,全靠了這一套行為寶典,否則別說礦長了,就連自己當初干過的黨委書記,也是白日做夢。

所以,不管怎麼說,鄭守義都必須要救畢雲濤。

「徐書記,我小舅子真的是冤枉的。」沉默了半晌之後,鄭守義忽然對徐君然開口說道,按照他的想法來說,徐君然就算是沖自己的面子,也應該出面跟葉有道協商一下,幫助自己給小舅子一些安慰。

徐君然看著鄭守義,『露』出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來,彷彿聽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最後說道:「老鄭同志,不是我說你,你也是多年的老黨員老同志了,怎麼一點唯物主義思想都沒有了呢?你小舅子畢雲濤究竟是不是犯罪嫌疑人,那是要由法律說了算的。而不是我們某一個人能夠做的了住,比如你,比如我,我們大家的作用實際上是yiyng的,他既然犯了錯,就肯定要接受懲罰,否則長此以往下去,他豈不是要犯下更大更多的錯誤?」

說著,徐君然『露』出一個悲慟之極的表情說:「唉,我明白你的心思,可我也是有心無力啊,鄉裡面的工作越來越忙,我回縣城的時間也不多。再說了,就算我回到了縣城,也不敢因為這點事情打擾縣委的領導們埃」

他倒是聰明,直接把事情的由頭轉移到某個縣委領導那邊去了,擺明了是拿富樂縣委做擋箭牌。

聽到徐君然看似義正詞嚴的話,鄭守義恨不得把自己面前的桌子踢開,然後拿起放在地上的椅子狠狠的照著面前這個可惡的徐君然腦袋上來一下,這傢伙難道是木頭做的嗎?油鹽不進不說,還用一大堆大道理把自己給教訓了一頓,如果不是礙於自己現在真的是有求於對方,鄭守義都已經準備動手了。

「徐書記,小孩子不懂事,你大人有大量,就幫幫忙好了。」鄭守義對徐君然苦苦哀求道。

他也是沒有什麼好辦法了,縣委領導當中,有些人自己不能找,有些人看不上自己,鄭守義很清楚自己如今的地位,說白了就是管著煤帽子的負責人,在這些地方幹部的眼中,一個國企的正部,不如地方的一個正廳。

這就是級別不同,但是手裡面的權力卻截然相反。未完待續……

ps:訂閱好差,求訂閱,求全訂閱的朋友領取大神之光,求大家贊一下每個章節,也可以選擇批量贊!

(快捷鍵:←)升遷 第四百五十六章小舅子 升遷目錄(快捷鍵:回車) 升遷 第四百五十八章殺機隱現(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升遷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