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遷 其他類型

升遷

第四百零六章救兵

[更新時間]2013年07月22日 23:24 [字數] 355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紅旗轎車停了下來,司機大概三十來歲,小平頭,看上去平平常常,可徐君然卻是一愣,因為這樣的人他見過,只不過是在那一次他去大內參加會議的時候,在幾個老元帥的身旁升遷。事後徐君然曾經問過曹俊明,答案是這些人大部分都是從部隊當中挑選出來的,編製上屬於中央警備局,用俗話來說就是大內侍衛。

而且,這些人可是拿著殺人執照的,如果判斷有危害領導生命的行為可能發生,為了保護領導安全,他們是可以開槍殺人的。

曹俊偉找的是誰?

徐君然頓時好奇起來,能帶著中央警備局的司機過來,這人肯定不簡單。而且看那車用的車牌,分明就是即將在全國推廣的92式車牌。要知道這種車牌還只是在京城有限的圈子裡試用,能用到這個車牌的人,絕對是屈指可數的。

不過下一刻轎車裡面鑽出來的人卻讓徐君然一下笑了起來。

從紅旗轎車裡面出來的男人戴著眼鏡,三十多歲的年紀,一身幹練的中山服,給人的感覺更像是個大學老師,而不是一個官員。

邁步來到人群前面,男人看了一眼正在被砸的富豪轎車,又看了看抱著膀子的曹俊偉,搖搖頭沒搭理他,反倒是看向徐君然:「君然什麼時候回來的?你嫂子念叨你好幾次了,電視台最近有點麻煩,你得幫她出出主意。」

徐君然呵呵一笑:「謝大哥,我昨天晚上到的。」

來的人正是謝永強,也就是曹俊明的那位發小,妻子在央視工作,同樣也是位高權重。

「回來就好。」謝永強笑著拍了拍徐君然的肩膀:「抽空來我家坐坐,咱們好好聊聊。」

兩個人這麼閑聊著。一旁的曹俊偉不幹了,大聲道:「謝老大,你這是什麼態度啊,就看著我的車被他們砸?」

徐君然瞪了他一眼。就聽見謝永強微微一笑說:「我說俊偉埃你也不差這點錢,讓他們砸唄。大不了一會兒我叫人賠給你。」現如今的他是最高首長的貼身秘書,雖然沒有明確的職務,但是在中辦也掛著一個處長的職務,隨便放到地方上。也絕對是市委常委級別的。畢竟誰都知道,謝永強肯定是要出成績的人。

掏出一盒煙先自己點上,然後又給徐君然遞了一支,謝永強一邊幫他點煙一邊問道:「怎麼回事?俊偉給我打電話,說你們給人圍在這兒,有人要辦你們?」

他是真的莫名其妙,自己今天好不容易得了空在家休息。卻接到曹俊偉的電話,說他和徐君然被人給困住了,有人要動他們。原本以謝永強如今的地位,對於這種紈之間的鬥氣是絕對不會搭理的。可事情牽扯到徐君然就不一樣了,他也知道徐君然這小子背後有兩大元老的關係,再加上最高首長對這個年輕人也很看好,私下裡不止一次稱讚過他,這就讓謝永強對徐君然更加看重了,如果有機會跟徐君然成為朋友,讓他欠下自己的人情,謝永強是不會介意的。畢竟大家都是走仕途而且前途光明的人,能多一個朋友總比多個對手要好。

徐君然苦笑了一下,低聲把事情的始末解釋了一遍,最後低聲道:「這事兒本來我也不打算摻和,不過二哥跟我說了那個事情,我倒是覺得應該管一管,就算辦不了那個混蛋,我也得收拾李健仁一頓。」

曹俊偉湊了過來,一直自己正在被砸的車道:「都把我車砸成這樣了,還要抓我和君然,老謝你說吧,這事兒咋辦?」

謝永強橫了他一眼:「要是你自己,我就讓他們砸,使勁兒砸,要是能把你這傢伙關上十天半個月的,我替京城的婦女同志們謝謝他們為國為民做了件好事。」

曹俊偉尷尬的笑了笑,摸著鼻子道:「你至於這麼恨我么……」

徐君然也知道謝永強是在開玩笑,曹俊偉畢竟是曹俊明的弟弟,沖著謝永強跟曹俊明的關係,謝永強就不會袖手旁觀,之所以這麼說,不過是為了賣自己一個面子罷了。

沉吟了一下,徐君然對謝永強道:「謝大哥,你說說,這個事兒要怎麼處理?要不然,我們認個錯就算了。」

謝永強哈哈的笑了起來,指了指徐君然道:「你啊,跟我耍心眼兒是不是?有哥哥在這,別說他李健仁來了,就算他老子來了,我一樣扛下來就是了。」

兩年之前還是政研室一個落魄書生的男人,如今敢放出這樣的話來,不把一個堂堂的副部級領導放在眼中,自然是有原因的。如今身為最高首長的貼身秘書,謝永強現在在京城炙手可熱的程度,是常人無法想象的。畢竟最高首長的可是第二代領導集體的核心,能在他身邊工作,只要謝永強不犯那種原則性或者站隊的錯誤,以後走上部級領導只不過是早晚的事情。

徐君然呵呵一笑,沖謝永強使了個眼色:「回頭我給嫂子支幾招,保證讓她高高興興。」

謝永強這才滿意的點點頭:「有你小子這話就行了,文艷總跟我說,你要是不搞政治,去混他們文藝圈的話,基本上就沒那些什麼大導演的事情了。」

他說的是實話,謝永強的妻子杜文艷如今是央視廣電中心的副主任,這裡面徐君然幫了不少忙,徐君然出的主意,包括如何打包競拍央視廣告的辦法,可是讓杜文艷被台裡面表揚了很多次,畢竟這個年代,很多人還沒有意識到廣告對於企業產品發展的作用。

這個時候,砸車的青年們也注意到對方援兵到了,而且只是一輛毫不起眼的老款紅旗,還只有一個司機和一個戴眼鏡的文弱男人,頓時脾氣就上來了,乾脆也不等大哥的命令,拎著傢伙就氣勢洶洶沖了過來。

謝永強正跟徐君然說話。聽著曹俊偉給自己介紹半個月之前的那個事情,他看了一眼曹俊偉低聲道:「看不出來,曹老二你還有顆俠肝義膽的心啊,怎麼著。這是要跟李家死磕?」

曹俊偉苦笑了一下:「老謝你這不是埋汰我么?這話要是我們家老大說還有底氣。我的話,哪裡夠資格啊?我也就是琢磨著噁心噁心老李家。殺殺他的威風。雖然不能把那王八蛋送監獄裡面去,可起碼老子拼著被老爺子修理,我也得打斷那混蛋的腿1

徐君然翻了一個白眼兒,怪不得這廝拉著自己。擺明了是有自己在,最起碼曹老爺子也不能太狠修理他。

謝永強吐出煙圈來,搖搖頭:「沒那麼麻煩,收拾姓李的事情以後再說,咱們先把眼前的事兒解決吧。」

說著,他看了一眼那群人,笑罵了一句:「怎麼著。連這車也要砸?」

那群人不認識他,二十來歲的紈對謝永強這號人來說,大部分都是聞名而已,誰也沒有那個習慣把京城有名號的紈都拿本子記下來。畢竟這年頭像謝永強、曹俊明甚至於黃子軒這樣的紅色二代們,已經不算是紈了,他們已經走上了政壇,正在為了自己和家族的未來努力打拚著。就算是曹俊偉這樣的以前被譏笑的人,也開始在商場上面嶄露頭角。

實際上,現在還在京城四處耀武揚威的所謂公子們,要麼是二三線的紈,要麼是那種沒什麼本事的小年輕。

「砸了車又怎麼樣?我還要砸你呢1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人拎著棍子喝道。

謝永強一笑,把手裡面的煙扔在地上,用腳狠狠的踩了幾下,這才揮手制止了要掏槍的司機,淡淡的看著面前的小年輕:「我說小朋友,換成十年前,你這麼跟我說話,我一定讓你知道知道花兒為什麼這樣紅。不過現在呢,我年紀大了,也不大願意跟人爭這口氣了。你不夠資格跟我說話,換你家大人來了,估計有這個資本。」

說這句話的時候,謝永強的語氣裡面隱藏著一股衝天的傲氣,徐君然很清楚,十年前的謝永強是不得志的,他雖然也是紅色後代,可是因為父母去世的早,實際上並沒有給他留下什麼,當初要不是曹老的幫助,甚至他連回城都很難。回到京城之後,曹俊明也幫助了謝永強很多次,這也是為什麼謝永強跟曹家的關係相當不錯的原因。

但是現在,任何人都不敢小瞧這位謝處長。

那些小年輕也被謝永強的話給唬的一愣神,畢竟都是官宦家的孩子,就算紈霸道一些,可該有的眼力還是有的,這人看著雖然說像個學究教師,可是人家這份氣勢卻不是假的,最關鍵的是,那個司機剛剛的樣子,分明就是要做點什麼。

終於,有人注意到謝永強的車牌了,臉色變了變,有的人開始交頭接耳起來。他們都沒見過這種車牌,摸不清這傢伙到底是什麼來路。

謝永強轉過頭,看向徐君然:「怎麼處理?都抓起來的話雖然有些麻煩,不過倒是沒什麼,到時候回去打個招呼,讓各家的大人來領人就是了,幾個老爺子要是知道你回京城第一天差點被圍毆,這幫小子誰都別想回家過年了。」

他說的是實話,要是孫老和曹老他們知道這個事情,不鬧起來才怪。

徐君然一笑,正要說話,不遠處傳來一聲大喝。

「都給我住手1

ps: 求訂閱,求收藏,求推薦票!關於九十二式車牌的問題,上一章有個小失誤,不過這一章已經改過來了。畢竟不是歷史書,大家請包涵一下吧。身體恢復的還可以,這幾天兼職也請假了。給大家提個醒,夏天容易生病,尤其是總在室內工作的人,要多多注意鍛煉身體,不然就跟晨光似的,生病了才知道苦埃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升遷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