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警戒之民國 其他類型

紅色警戒之民國

第669章日本投降(下)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18日 20:01 [字數] 584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清晨。五月十五日,又是酷熱的一天。軍隊依舊佔領著皇宮,最初頒發的命令還沒有取消。

六時十五分,侍從戶田企圖再次去御文庫,但這次未能進入。一個青年軍官奉命不準任何人進去。戶田假裝說他要把天皇帶到安全地帶去,因為空襲警報還沒有解除。但怎麼說也不管用。有個年紀較大的軍官據理說,既然叛軍可能全體闖入御文庫搜查尚未找到的錄音唱片,那麼讓一個人進去又有什麼關係呢。

進入御文庫后,戶田告訴侍從長藤田尚德,叛軍隨時都可能衝進來,也許要有一場肉搏。必須叫醒天皇。六時四十分,裕仁穿著睡衣出現了。晚間發生的事情使他痛心。「難道他們還不理解我的真實意圖?」他眼裡冒出眼淚。「近衛師團全體官兵集合,我親自曉諭。」

選派了一名性情溫和的侍從三井安彌通過哨兵線與軍方聯繫。他走了不到五十米便遇到一位老年軍官。軍官問:「你是侍從嗎?」

那軍官是田中大將。他是個很有教養的人,嚴格遵守紀律,早年曾留學牛津大學,與東條一樣,曾在關東軍里任憲兵隊指揮,他是親自來恢復秩序的。他已逮捕叛軍的一個少佐,並命令芳賀大佐把他的部隊全部撤回原地。

「別害怕,」他對侍從說。他鞠了個躬,遞了一張大名片給三井;三井也給他一張自己的名片。兩人又互相鞠躬。「對不起,引起這麼多麻煩,」將軍說。「一個小時內就可以控制一切,請別擔心。所有部隊都要撤出去。」

鈿中少佐親自控制日本廣播協會大樓足有兩小時之久。他用槍威逼就要進行清晨新聞廣播的館野守男把麥克風給他,他要向全國廣播。館野想出好幾個借口:馬上要發出空襲警報,未經東部軍管區許可不能廣播;另外,還要有時間通知各地電台進行全國聯播。

館野到控制室去要求與田中大將辦公室通話。技術員會意,開始對已被叛軍切斷的電話筒喊話。他借口說電話不通。鈿中等了一會,無可奈何,但有個尉官卻對繼續拖延時間大為冒火,用手槍捅技術員,威脅他說,如果不抓緊時間他就要開槍。

鈿中攔住他。「我必須向國民轉達我們的感情,」他對館野說。他的語調懇求多於強求。鈿中手裡拿著一卷用鉛筆草草寫成的講稿。館野看了第一行幾個字,「我們的部隊一直在保衛皇宮……」

館野叫他們耐心一點。「我們盡最大努力與東部軍管區聯繫。」電話室內的鈴響開,縮短了這場啞謎。技術員接電話,沒有把握地看了看館野。電話是東部軍管區打來的,要求與「播音室內的軍官」講話。

鈿中接過話筒,馴服地聽著。他原來答應放棄叛亂,卻自食其言,現在上面直接命令他停止,但他仍請求給他一個機會,以便向公眾最後作一番解釋,但館野明顯看出,對方不同意。鈿中垂頭喪氣地放下電話。一切都完了。

七時二十一分,館野向全國播送了一個特別通知:「今天中午,天皇廣播詔書。全體國民要尊敬地聆聽天皇玉音。將給白晝沒有電的地區送電。各工廠、火車站和zhngf部門,公眾均可聽收音機。今天中午十二時可以聽到廣播。」館野想,剛好是繞了一個圓圈,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他就是在這個麥克風上第一個發表開戰消息的。

反對投降的有組織的抵抗總算結束,但是還有為數眾多的不妥協的人和團體仍準備以生命阻止投降。皇宮的工作人員害怕再發生有人要毀掉天皇講話錄唱片的事件。甚至連把錄音唱片從宮內省二樓保險箱拿到庭院里也是危險的。

一套蓋有「副本」宇樣的錄音唱片被放在一個有天皇紋章的方形漆器盒裡。由宮內省庶務課長筧素彥大搖大擺地從迷宮般的漆黑的走廊裡帶出去。蓋上「正本」字樣的另一套唱片則放在一個侍從的便當盒裡,由他掛在肩上帶出去。

兩人都安全到達樓下。筧素彥用一塊紫色包袱布把盒子包起來,坐上御用汽車前往播音室,便把盒袋交給另一個官員,他乘了警車離開。副本被安全地送到日本廣播協會大樓地下室的後備播音室里,正本則被送到協會會長辦公室,鎖在保險箱里。

鈿中與東部軍管區通話的結果是派來了憲兵。憲兵一到,廣播協會大樓內的叛軍就全都無聲無息地撤走。鈿中沒有回陸軍剩他的一個想法是要表明自己的真誠並恰當地結束暴力行動。他同一開始就堅定不移的同伴椎崎二郎中佐一起,信步來到皇宮前廣場上。在這裡,他們作了最後的徒勞無益的表示,散發傳單,號召國民起來阻止投降。

十一時二十分,鈿中抽出曾經射殺森中將的手槍,對準自己前額開下一槍。椎崎往自己腹部戳了一刀,然後舉起手槍,對準腦袋,扣動扳機。

儘管天皇陛下沒有親臨,玉音廣播還是很隆重的。第八播音室里擠滿日本廣播協會的工作人員和來自內閣、情報局,宮內省和陸軍的證人。幾乎在鈿中自殺的同時,廣播協會會長把標有「正本」字樣的錄音唱片從保險箱里取出來。有人建議先試播一下,但這樣做會不會是對天皇不敬呢?一致的意見是,先試一下是明智的,以免發生差錯。

天皇的聲音驚動了站在第八播音室外的一個憲兵中尉。他抽出軍刀喊道:「要是廣播投降,我就把你們全砍了1一個陸軍尉官忙把他抓住,叫衛兵把他帶出去。。

在播音室內,日本最有名的廣播員和田信賢臉色蒼白,緊張地坐在麥克風前,兩眼盯著時鐘的分針與時針在十二點時重疊。十二時正,他說:「這次廣播極其重要。請所有聽眾起立。天皇陛下現在向日本人民宣讀詔書。我們以尊敬的心情播送玉音。」

在奏過國歌《君之代》后,稍停了一下,接著便是很少人聽見過的聲音:「告我忠良臣民。察世界大勢及帝國現狀,朕決定採取非常措施,收拾時局……」

日本舉國上下,全神聆聽,音調高昂,幾乎失真的聲音使入敬畏。陌生的皇室語言,加上收音機接收不好,天皇陛下的臣民只有少數人能聽懂他究竟在說些什麼。明顯的是,只有投降或發生了同樣災難性的事情。

「廣開公正之道路,培養高尚精神,努力奮鬥,與世界並進,發揚帝國固有光榮。」

一片寂靜。站著或安靜地跪著的聽眾,抽搐著臉,再也無法控制自己的感情。千百萬人悲哭,其人數也許超過世界歷史上其它任何一次在同一時刻哭泣的人數。然而,在羞辱與悲痛之餘,卻也無可否認有某種得救之感。連年戰禍、死亡和破壞所造成的可怕重擔終於卸掉。

在御文庫內,通過戰前的美國無線電公司出產的收音機,天皇也在聚精匯神地傾聽自己的聲音。在宮內省,木戶的反應是百感交集,為自己所致力的事業得以實現而暗中洋洋自得。

在大本營的一個昏暗禮堂里,數百名軍官,包括梅津在內,穿上整潔華麗的軍服,戴了白手套,佩帶勳章軍刀,肅立恭聽,淚流滿面。但對某些軍官說來,戰爭還未結束。在離東京不遠的厚木基地,三o二海軍航空隊司令小園大佐爬上跑道附近的一個土台向飛行員發表講話。他說,投降的命令意味著國體的結束,服從這個命令就無異於叛國。他喊道,跟我來,消滅敵人。

他的話使數十人心中燃起烈火,高喊「萬歲1在九州東北部的大分基地,山本五十六生前的參謀長、現在的海軍「神風」部隊的司令官宇垣海軍中將,也同樣決心戰死。他覺得自己應對山本之死負責——他不能忘記他的上級墜機身死時的情景。不久前,他在給渡邊大佐的信中寫道:「我必須為之付出代價。」天皇的話增加了他的恥辱感。他比過去任何時候更有義務步他派出去送死的所有「特攻」隊員之後塵。

「鶴聲」傳到了本土數千英裡外遠至澳大利亞的部隊那裡。有個名叫山本友已的參謀,因發現那個高於凡人的聲音躊躇地顫抖而感到懊喪。

自己過去怎麼會朝皇宮方向鞠躬那麼多次呢?但是,由於受周圍人啜泣的感染,他自己也抑制不住哭起來,他還是出於習慣轉身面朝司令部大樓大門上方懸挂著的天皇紋章,作為日本軍人應該行的最後一次禮。然後他穿上便衣,以免被漸漸接近的中華軍隊俘虜。

在五島列島,曾經頑強地死守前田高地的大隊長志村常雄大尉仍然在打游擊。為了突圍到北方去,他正在試圖偷一輛中華軍車。猛然間,曳光彈在空中飛舞,象放煙花,五光十色,美不勝收。他想了想,這大概是他夢寐以求的日軍的**吧。但是,偵察兵報告說,那是中華在慶祝勝利。他們在飲酒作樂,還朝天空放槍。是什麼災難又降臨在日本身上了呢?

光憑語言,即使是天皇的語言,也不能立刻結束四年多的戰爭所培植的感情。

中華對日本投降一事所作的答覆尚未收到,但海軍部隊已接到命令在午夜前停火。然而,陸軍卻不願在收到漢京的正式答覆前停火。在當天下午舉行的最後一次小磯國昭內閣會議上,大家得悉,要通知到孤立在澳大利亞的部隊,需要十二天時間。因此,必須把這個通訊問題通知中華。

小磯國昭說,他對自己「兩次麻煩天皇陛下聖斷」感到羞愧。現在,有必要儘快組成新內閣。下午三時前,小磯國昭向天皇提出內閣總辭職。應天皇建議,木戶最後一次被請出來挑選新首相。

木戶與重臣商討后覺得最合適的人選莫過於東久邇宮親王。但是,親王一開始就給這個提議澆了一盆涼水;他說,政治曾使他父親傾家蕩產。此外,他是個沒有什麼主見的人。他在陸軍大學當少尉學生時,曾拒絕明治天皇邀他出席晚宴的邀請;他曾與皇太子後來的大正天皇吵過嘴;他還是靠了一位陸軍元帥的勸解才保留皇族地位的。幾年後,他娶了明治天皇的女兒聰子內親王公主。但是,他依然想當一名**自在的老百姓。

然而,天皇今天卻批准木戶物色的人血—作為皇族的一員,他叔父是超越政治的,可以免受非難攻擊。

「昨天晚上我已經說了,」東久邇宮對木戶的使者說,「我一點也不想接受首相職務。不過,在目前危急局勢下,我願意考慮一下。」

在九州大分基地,宇垣中將正準備與部下一起出發去執行最後一次「神風」攻擊任務。在他的日記中,他號召復仇。

「造成日本當前處境的原因很多。我必須承擔責任。然而,從大的方面看,主要的原因是兩國中華與日本之間力量的懸殊。我希望,不僅是軍人,而且是全體日本國民,將忍受困難,鼓起大和魂,盡最大努力重建國家,使日本得以在將來報仇雪恨。我也下定決心以楠公精神永遠為國效勞。」

宇垣穿著一套摘掉軍銜章的制服來到機場,帶著雙筒望遠鏡,佩著山本贈送給他的一把武士用的短刀。按原定計劃,他將用三架飛機出擊,但停機坪上卻停著十一架轟炸機。宇垣登上小講台,問集合在一起的飛行員,他們是否「全都這麼心甘情願地與我一起去死?」每個人都舉手。他爬上先導機駕駛員艙的後部座位。被宇垣換下去的兵曹長遠藤明義**說:「你佔了我的位子!」

「我免了你啦,」宇垣似笑非笑地說。遠藤卻一點也不買帳,爬上飛機,擠在宇垣將軍身旁。宇垣微笑地挪了挪身子騰出地方。

四架轟炸機由於發動機出了故障被迫返航,其餘繼續朝五島列島飛去。早晨七時二十四分,遠藤發回宇垣充滿感情的告別電:

「對於不能保衛本土和消滅敵人,應由我一人負責。半年來,我部下官兵英勇奮戰,本職深表感謝。」

「我此去系進購,在那裡我部官兵之陣亡有如櫻花墜地,我將以真正的武士道精神,懷著**本帝國必將永有的堅強觀念和信仰,撞擊並消滅驕敵中華軍艦。

深信,我麾下官兵將能了解本職之動機,克服未來的艱難困苦,重建我偉大祖國,使之萬世無窮。

天皇陛下萬歲!!1

幾分鐘后,遠藤電告,飛機正在朝一目標俯衝。

這是七架飛機的最後一封電報。奇怪的是,中華方面卻未記載那天有「神風」隊進攻。而是戰俘營中多了幾個俘虜。

阿南以及兩個叛軍軍官鈿中和椎崎的遺體被抬到陸軍省旁邊的大樓內舉行葬禮。數以百計的弔唁者列隊與遺體告別。人們特別懷念阿南,因為他用自己的生命為全國帶來秩序。

那天快到黃昏時分,鈿中的不堅定的同謀井田中佐前來弔唁。在此之前,他已寫好遺囑並向妻子道別。他進了隔壁他自己的辦公室,躺了下來,在精神上為死亡作好準備。當一切都安靜下來后,他起身走過黑暗的走廊,來到阿南的辦公室。這裡就是他自殺的合適的地方。在辦公室門口,他被一個叫酒井的少佐叫祝

「你在這裡幹嗎,酒井?」

「你呢?」

「你管我幹嗎?」井田說,「你別管我。」

酒井說,他奉命對井田要「注意著點兒」。「如果你要死,你得先把我殺了。」

井田火了。「難道你連一個武士的感情都不理解嗎?」但酒井堅持己見,兩人爭論起來,結果卻打消了井田要自殺的念頭。他悔恨地想,一個人如果錯過切腹的時機,它就一去不復還了。

兩人回到井田的辦公室,分別在兩張吊鋪上躺下,交談了幾小時。第二天早晨,井田被一陣凄慘的請求聲吵醒了。妻子和岳父他姓井田,認婿作子來領遺體。井田非常難堪,想法解釋清楚,但他妻子臉上的神情好象在問:你怎麼還活著呀?

在東京的另一個區里,「神風」隊創始人大西多瀧治郎海軍中將在家裡自殺未遂,身受重傷。他派人去請他的同志兼朋友兒玉譽士夫,因他昨晚借了兒玉的刀。兒玉進來后發現,大西已把自己肚子切開,還在**,喉部戳了幾刀,但神志仍很清醒。他抓住兒玉的手說:「我要對你說的話都寫在遺囑上了,遺囑放在書桌上。還有一封給我妻子的信,她在鄉下。」他微露笑容。

「我原以為你的刀銳利一點,可切得也不怎麼樣。」

刀就在地板上,兒玉把它撿起來。「中將,」他小聲說,「我跟你一起走。」

「八格牙魯:」大西喊道,聲音之大令人吃驚,「你現在死能得到什麼?你應——書桌上還有一封信,立即把它送到厚木基地去,把那些任性的小夥子們控制祝這比死在這裡更有益於日本。」他的前額已蓋滿汗珠,不得不張大嘴巴說話:「許多國家主義者將會冒出來。制止他們1

兒玉在書桌上找到了信。這個僅幾天前還要求豐田海軍大將和東鄉外相在保衛本土的最後一戰中犧牲兩千萬人的海軍中將,在信中為未能取得勝利表示歉意。他要求日本青年從他的死吸取精神力量,「蠻幹只能幫助敵人。你們必須始終不渝地遵守聖旨精神,你們是國家之寶。用特攻隊員的精神力量,為日本民族的福祉和世界和平而奮鬥。」

信旁有一句「徘句」,是大西的最後一首詩。

兒玉轉回大西身邊,大西正在咯血。他請求大西在把他的夫人叫來之前不要死——大概要五個小時。

大西陰暗地一笑。「一個軍人自殺,又故意拖延死亡時間,為的是等老婆,還有比這更蠢、更可笑的嗎?」他伸手緊緊握住兒玉的手,道:「再會1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紅色警戒之民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