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警戒之民國 其他類型

紅色警戒之民國

第667章叛亂(上)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16日 18:08 [字數] 806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密謀者的頭子並不是阿南的小舅子竹下中佐,而是軍階比他低一級的鈿中健二少佐。鈿中在外表上好象是革命的對立面。他是個文靜、勤奮好學和穩健的人,但他對國體的毫不動搖的獻身精神以及他的不願妥協的態度,使他贏得了無可爭議的威信。

成功與否,阿南的支持是個關鍵,因為各級指揮官都信任他。那天晚上,阿南約了這些密謀者到他家裡會面,在此之前,鈿中曾兩次做出安排,想拖他下水。第一次他認為已說服了竹下去與他的姐夫說情,但竹下中佐不願利用自己的特殊地位。第二次,他請了平泉澄教授去當說客,因為他的要保國家榮譽的哲學已浸透大本營。

平泉澄教授曾給鈿中寫過一封信,要求他及其他反叛者「切勿自行其是,輕舉妄動」,應聽從阿南領導。鈿中向來是個樂觀派,希望教授會讓阿南參加密謀,但在事實上,平泉澄卻要敦促阿南服從天皇的旨意。鈿中親自陪同教授前往陸相家中,但卻沒有見到阿南。他等了很久才得到通知說,阿南在宮中開會,一時回不來。

晚八時——五月之夜既安靜又悶熱——密謀者的核心人物都聚集在阿南的寓所。他的寓所很樸素,是木頭結構平房,在東京遭燃燒彈轟炸后,這座房子成了他的官郟鈿中一開始就想把阿南和主牌派區分開來,並把外邊的謠傳告訴他,說一些「巴格多利奧式人物」正策劃暗殺他。

阿南覺得滑稽。一笑置之。他對這樣的政變計劃也不感興趣,監禁木戶、小磯國昭、東鄉和米內;宣布戒嚴,孤立皇宮。要完成這些行動,四位將軍——阿南、梅津、田中東部軍司令官和近衛第一師團長森——必須合作。對於這個計劃的反逆性質,阿南一概不問,只對計劃吹毛求疵。例如,他們將如何去控制通訊聯絡。

竹下堅持不讓。「我們必須實施這個計劃1他喊道。另外,計劃必須在御前會議正式接受中華的照會前執行。阿南不置可否,使密謀者吃不准他的意圖。荒尾興功大佐泄了氣,但竹下卻不願放棄這個計劃。

為了避免同這批人對立。阿南答應「明早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去向梅津施加影響——他知道梅津已決定支持天皇。但少壯軍官們卻要求採取更迅速的行動。這。阿南同意在午夜會見他們中的一個成員荒尾大佐,暗示說,到那時他可能會更加充分地考慮政變一事,說完便把他們打發走。他把他們送到門廊上時。阿南請求他們。「小心一點。你們可能已被監視。再來時最好分開,別一起來。」

大家走後,竹下還和他姐夫在一起。阿南參加他們的行列嗎?竹下問。他以為依仗著他們之間的關係。他會開誠相告的。「在這麼多人面前,怎麼好暴露真實的思想,」阿南將軍說。他沒說別的,竹下便走了,心裡重新樂觀起來。

陸軍參謀總長和海軍軍令部總長——梅津和豐田——未直接受到密謀者的壓力,但也無法把關於接受無條件投降的疑慮壓下去。他們把東鄉外相從晚餐會上叫到首相官邸地下會議室里舉行秘密會談。但東鄉仍不願在最後一分鐘修改條款。

他反覆說「不可能!不可能1外面人聲鼎沸,安排這次會談的迫水把「神風」特攻隊創始人大西海軍中將領了進來,連聲道歉。大西走到豐田海軍大將跟前,用哽咽的聲音承認,他剛懇求高松宮親王去勸說他皇兄繼續戰爭。但是,他當然也象阿南請求三笠宮一樣沒有成功。

高松宮反而說:「你們軍人已喪失了天皇的信任1大西雙眼充滿眼淚。「我們必須向天皇呈交一個取得勝利的計劃,請求他重新考慮他的決定。我們必須勇敢地投身於這個計劃,使之實現。如果我們準備采犬特攻』辦法,犧牲兩千萬日本人的生命,勝利就是我們的1

儘管大動感情,他的請求也沒有得到響應。他絕望地轉求東鄉。

「假如有獲勝的現實希望,誰也不會想到接受漢京宣言。」外相說,「然而,一役之捷並不能為我們贏得戰爭。」

空襲警報開始尖叫,東鄉借口散會。地驅車經過漆黑的街道回家時,不禁想起大西所說犧牲二千萬生命的建議。必須在明天做出實現和平的最後決定。他後來寫道,「只要國家有希望能恢復,我們能忍受一切,而軍人所炫耀的弓箭竹矛卻不能帶來任何希望。」

五月十四日,東京的東方天際剛開始放白,就有一架環球霸王飛機孤零零地在高空飛臨,飛抵市中心上空時,吐出一長串投擲物。這些投擲物一個接一個爆裂開,天空頓時飄滿傳單,形成朵朵「彩雲」。傳單的內容是漢京的陸軍情報部倉促草擬的,譯成日文後電傳至塞班。

告日本人民書

「今天,中華飛機並不是向你們扔炸彈。投下的是傳單,因為日本政府己提出投降,而每個日本人都有權知道條件內容以及中華政府拇鷥礎D忝塹惱府現在有了立刻結束戰爭的時機。」

傳單摘引了日本人接受漢京宣言的條件以及中華的答覆。

木戶侯爵在皇宮內揀了一份傳單拿到御文庫。他對天皇說,如果這些傳單落到對和談一無所知的各部隊手中,可能會引起叛亂。天皇應火速召開御前會議,以便讓與會者知道他希望立刻結束戰爭的決心。

天皇草草地看完傳單內容,指示木戶立刻去找小磯國昭。小磯國昭正好就在前室。在目前情況下,小磯國昭說。要取得兩個參謀總長的簽章花的時間會太長,他請求天皇採取前所來有的行動,用自己的權力召開這次御前會議。

木戶也認為有必要採取這個緊急措施。另外,他認為還有必要採取另一個空前的步驟:由他陪同小磯國昭去拜謁天皇,從前,天皇與首相密談時,內大臣是從不在場的。裕仁不但同意於上午十時三十分召開御前會議,還答應如果出現僵局,他將「命令」內閣接受中華的照會。

那天早晨,阿南又被逼著對陰謀活動表態。他在午夜與荒尾的談話中。始終躲躲閃閃。以致曾建議他坦率對荒尾講的秘書林大佐無禮地說:「從你剛才說話的樣子看,我搞不清你是贊成還是反對他們的計劃。」

現在,離政變只有幾小時了,叛亂分子紛紛來到陸軍省找阿南。要求他立刻支持他們。阿南還是無法直截了當告訴他們不行。他借口要找陸軍參謀總長商量。溜了出去,把他們撂在辦公室。

梅津可不是這樣躊躇不決.他對阿南說,如果在皇宮內動用軍隊。這是褻瀆神明的。阿南在回辦公室的途中被密謀者攔祝他再也無法避而不談了。「與參謀總長磋商后,」他說,「我決定不支持你們的行動。」

他拒絕進一步討論,斷然邁開大步走出大樓。大樓門口有輛車等著,他坐上汽車,到首相的地下會議室出席內閣會議。

會議剛開始,就宣布全體立刻轉到御文庫去開緊急御前會議.自戰爭開始之初召開有歷史意義的全體參加的御前會議以來,這是第一次。時間之緊迫,甚至使大家來不及換上禮服;例如,軍需相不得不向宮內省一名官員借領帶,還叫厚生相幫他繫上。這是軍方五天來第二次中計,參加他們毫無準備的舌戰,他們一肚子火氣只好發泄在小磯國昭頭上。

他們列隊進入小小的會議室后發現,因為人多,室內的桌子全被撤掉,換上了長長的兩排椅子。他們不安地在既靜得令人可怕又熱得令人汗流浹背的室內等待。約在十時五十分,天皇穿著軍裝,戴著白手套,在侍從武官長蓮沼將軍幫助下,進入會議室。

小磯國昭就他的內閣未能一致同意接受中華的照會對天皇表示歉意。他點了三個主要反對者的名——豐田、梅津和阿南——要他們直接向天皇陳述他們的論點。梅津要求繼續進行戰爭。如果投降意味著國體的結束,那末全體國民就應該在最後決戰中犧牲,豐田連聲附和。

阿南感情衝動,說話結巴,主張打下去,除非中華明確答應保證天皇的安全。打勝的機會還是有的,如果沒有了,至少也能在更好的條件下結束戰爭。

裕仁等待還有什麼人發言,但誰也沒有再站起來。最後,裕仁點了點頭。「如果再沒有意見,」他說,「我談談我的看法。我希望你們都同意我的結論。反對日本接受中華目前答覆的論點,我已仔細聽過了,但我的看法沒有改變。我研究了國際國內局勢,得出結論認為我們再也不能繼續進行戰爭了。」他用戴著手套的手擦了擦臉上的眼淚。此情此景使好幾位與會者極其不安,抑制不住哭泣起來。

「中華的答覆我也研究過了,並得出結論認為它實際上承認我們幾天前發出的照會,我認為是完全可以接受的。關於天皇的至高無上權力的問題,有的人對中華的動機似乎有懷疑,但我同意外相的意見。不相信該照會的目的是要毀損國體。我完全清楚,要我忠勇海陸兩軍將士把武器交給敵人,眼看著國家被佔領,自己還可能被指控為戰犯,是多麼不好受。」他聲音哽咽,停了停,「多少將士陣亡,他們的家庭仍在受苦受難……我對此何等同情。」

他再次用手套擦了擦臉,「所有這些感情都難於忍受,但我不能再讓臣民受苦。我願意冒生命危險拯救國民。如果繼續戰爭,國家將成焦土,還要有千百萬國民犧牲。我無法忍受這點,我此時的決定一如明治天皇在三國干涉時期所作之決定,那時他忍受了不堪忍受者,承受了不堪承受者。現在我也必須這樣做,我們大家一起。共同把日本重建成和平之國。」他再次停頓。有兩個大臣控制不住自己,倒在地板上。

「我希望你們全體,我的政府大臣,依從我的願望,立刻接受中華的答覆。國民對局勢一無所知,對我的決定勢必感到突然。我準備全力以赴。如果對國民有利,我準備發表廣播演說。我願意到任何地方去,勸說陸海兩軍將士放下武器。我希望內閣立刻起草詔書,結束戰爭。」

與會者在悲痛中彼此緊緊靠在一起。小磯國昭困難地站起來,再次請罪。他走到御座前。鞠躬行禮。天皇起身。疲乏不堪地朝門口走去。

就在梅津要離開大本營前往開會時,兩個密謀者突然闖進他的辦公室,把他臭罵一頓。為了撫慰他們,他對他們說。他並不是「絕對」反對政變。他們魯莽地跑到竹下中佐的辦公室。「梅津支持我們啦1其中一人高喊。應該把事態發展立刻通知阿南才是。於是竹下便驅車前往首相官郟他發現內閣會議已經中止。大家開緊急御前會議去了。這使他目瞪口呆。到皇宮后,他被迫在宮內省等候,許久才得到通知。說大家又回首相官邸的地下會議室繼續開會去了。到首相官邸后,他不得不再次等候——全體閣僚都去吃午飯了。

午飯後,阿南將軍到廁所去,他的秘書跟著他。陸相很活躍,但不自然。「我們剛得到情報。」他向林大佐喊道,「中華艦隊已開到東京灣外!我們傾全力進攻它們,你覺得如何?」

對陸相的繼續動搖,林很惱火,好象陸相沒有參加御前會議似的。「那不行1他說,「首先,說中華艦隊開到東京灣只是謠傳。其次,天皇剛剛要求結束戰爭。」

阿南是個有深刻信仰的人,由於他有能力從各個方面去觀察事物的優缺點,反而使他在感情上很痛苦。他決定在會議重新開始以前回陸軍省幾分鐘,會見密謀者。當他走過會客室時,遇見他的小舅子正在等他。「梅津將軍改變主意啦!」他突然喊道。

阿南的臉露出了喜色。「是嗎?」他問,突然感興趣起來。然後,他想起一切都已定局,便陰沉地補充說,「但是,一切都已決定了。」

竹下中佐請求他在內閣會議上施加影響,阿南搖了搖頭。「那你至少也可以辭職,」竹下堅持說。如果他辭職,小磯國昭的政府就會解體,無法結束戰爭。

「給我拿墨汁來,」阿南說著,又產生了熱情。「我這就寫辭呈。」但他又一次改變主意——他離不離開內閣都一樣,和平總是不可避免的。

「如果我辭職,」他補充說,「我將再也見不到天皇。」

在地勢較高的市谷的陸相辦公室里,阿南發現至少有十五名密謀者。這位陸相已沒有什麼必要裝模作樣了。「御前會議剛開完,」他說,「天皇聖斷結束戰爭。」他對不能實現他們的期望表示歉意,室內一片寂靜,氣氛難堪。「全體陸軍必須完全遵守這個決定,」他說,「日本將來的日子會很不好過,但是不管生活如何艱難,我要求你們盡最大努力維護國體。」

一個中佐一臉激動的起身質問道:「你為什麼改變主意?」話語中禮儀盡失。

阿南將軍閉上雙眼,想起上午在御文庫的苦惱經歷。「陛下一旦做出決定,我就不能反對。」他告訴他們,天皇雙眼含著淚,對他說「阿南,我明白,你特別不好受,但你得忍受1他目不轉睛地看著自己周圍的一張張痛苦的臉,但這一次他卻不想去減輕他們的痛苦。「這個決定是有效的,必須服從,」他堅決鄭重地說,「誰要是不滿意,就先把我砍了1

很明顯,再也沒有什麼可說的了。鈿中少佐放聲大哭。眼淚流下他的雙頰,阿南深受感動,但一句話也不說,轉身離開辦公室。其他人一個個耷拉著腦袋跟了出去。

阿南回去出席內閣會議,這次會議是他記憶中最克制馴服的一次。小磯國昭斥責閣僚兩次迫使天皇做出和平決定,這是對天皇的不敬。對他的苛斥,誰也沒有反駁。十五名大臣聽命於天皇的決定。一個個在無條件接受漢京宣言的文件上署名。

還剩一個關鍵問題是:怎樣把這個決定告訴全國?情報局總裁下村海南建議由天皇親自廣播一個詔書。這當然是不愉快的,但是,投降一詞只能從天皇口中說出才有人相信。內閣一致同意,但有個條件:讓天皇直接向臣民廣播是不恰當的。應該放錄音。

阿南聽到關於美國艦隊已開到東京灣的謠言傳遍了整個陸軍剩敵軍正準備登陸,傘兵即將空降各主要機常驚恐的軍官們把保密文件拖到院子里放火焚燒。有個從澳大利亞回來的大佐,揮刀衝進英語廣播和報刊翻譯室。他指責翻譯人員散布投降主義。他一邊揮刀朝他們亂砍,一邊喊「你們哄騙我們,死有應得,」但眼淚使他軟下心來,他猝然轉身。摔門而去。

守衛皇宮的近衛師團師長森猛赳中將把一肚子挫折感發泄在情報首腦身上。他闖進有末精三中將和土肥原賢二上將辦公室。大聲高喊「自殺吧!我看你們死了我再切腹1有末提醒他說,他的職責是保衛天皇。「這是我的事。我會保衛天皇陛下。然後就宰了你1有末大驚,連忙走到作戰部長宮崎周一中將的辦公室。森也威脅過宮崎。

「他瘋了。」土肥原賢二道。

各級軍人的紀律開始大亂。派去駐守大樓的憲兵下士官們開了小差,把衣服和食品也拿走了。下級軍官辱罵上級軍官;有些高級軍官關起門來大喝威士忌酒和日本米酒。混亂現象倒起了積極作用:它使陸軍領導人團結起來。阿南、梅津、和杉山都在一個幾乎等於信條的簡短宣言上蓋了章:「皇軍將把聖斷貫徹到底。」各部門負責人都被命令到第一會議室報到。由陸相阿南訓話。

下午三時半。阿南登上一個小講台。「天皇業已決定結束戰爭,」他對直立不動的幹部說,「所以。我們大家都要遵守天皇旨意。天皇陛下有信心,國體將可以保持,他已向各元帥表示那個信念。困難擺在我們大家面前,你們身為軍官,要面對觀實,一死不能百了。你們得活下去,就是吃草,睡在岩石荊棘上也要活下去。」

阿南的訓話把高級軍官參與政變的可能性毀滅了。只有不可動搖的鈿中少佐和幾個死硬派依然決心行動。另外,他們仍然很有希望佔領皇宮,森師團里有兩名少佐——其中之一是東條的女婿古賀秀正——仍然支持他們的事業。然而,他們還有一個最重要的新目標,那就是天皇的講話錄音。在送到日本廣播協會大樓以前必須予以截獲。

整個下午,鈿中騎著自行車,在酷熱中轉遍東京的大街小巷,企圖給陰謀計劃輸血打氣。他的不甘罷休驅使他來到第一大廈六樓,東部軍管區司令田中靜壹中將在那裡有一套房。他連門也不敲便大步走入田中將軍的私人辦公室。田中令他滾蛋。將軍的憤怒使鈿中無話可說。他恭敬地行了個禮,轉身便走。

然而,他的決心仍然沒有瓦解,他騎上自行車回市谷,企圖勸說那些已放棄陰謀的人重新入伙。他首先找了井田中佐,井田聽了阿南的訓示后認為,解決的辦法只有一條,那就是讓陸軍省的高級軍官集體自殺,以謝天皇和國人——但沒有什麼人願意參加。

鈿中叫井田與他一起到屋頂曬台上去,說他有「重要事情」相告,在那裡說話比較自由。他計劃當晚佔領皇宮。「近衛師團的大部分大隊長、中隊長已經同意,」他勸導說。

「行不通,」井田說,「天皇已經做出決定。近衛師團司令的態度怎樣?」

「我吃不準森中將,」鈿中讓步了,「但我們得想法子把他也卷進來。」並田懷疑是否能把森將軍爭取過來。「我知道,但這阻止不了我。天皇本人或許也不敢確定接受漢京宣言是否就意味著保持國體。當我們對結果的百分之五十沒有把握時,怎麼能去服從天皇的命令?」

他推論說,任何一個有這種疑問的日本人,在這個歷史緊要關頭不挺身而出,就可能玷污國家榮譽。「這就是為什麼我現在要用行動來試一試的原因。政變如果失敗,那就證明天皇的決定是正確的。如果成功,這就證明我是對的。我必須做點事。我不能坐等。」

井田不同意他的推論,但對於鈿中不惜以自己的生命去實現某種理想的精神卻也佩服。「如果你真心實意要干,那就干吧,」他說,「我不攔你。」

但是,鈿中所需要的卻不只是同意。「我要你幫忙。」井田說,他得考慮考慮,但他無意改變自己的主意。

鈿中下樓梯時遇見了曾擅自草擬勉勵陸軍打下去的命令的稻葉正夫中佐。稻葉直言不諱地表示不支持這個新的陰謀。「內閣已經簽署投降文件,」他說,「天皇明天廣播。沒用,放棄吧。」

天皇在廣播——詔書——里究竟該說些什麼,內閣還在辯論。阿南所不能容忍的是「戰局日益對我不利這樣一句話。」他怎麼能簽署這種提法?它將使大本營發表的所有公報都成了謊言。另外,他們這場戰爭還沒有輸掉。

米內用緬甸和拉包爾的災難性損失反駁他,幸而是迫水圓滑地提出修改才使他們沒有又一次發生冗長的辯論,迫水提出把這句話改成「戰局之發展於日本未必有利」。

休息時,阿南回到國會大廈附近的寓所,換上軍裝,以便參加簽署文件的儀式。他剛要離家,鈿俊六元帥和前首相東條來到。很明顯,戰後他們將作為戰犯受審,東條要求讓大家作證,他們打的是一場自衛戰爭。鈿的請求卻不同:他要求放棄元帥的頭銜。

當內閣在詔書的最後措詞上下功夫時,宮內省的兩個官員則用毛筆把詔書繕寫兩份,一份作正式文件,一份供天皇錄音時使用。定稿后,交給天皇過目,裕仁要求作五點小修改。

裕仁終於在晚上八時三十分在修修補補的文件上加蓋御璽,鈴木在常然而,只有在內閣全體一致簽字后才能把正式投降文件發給中華。

讓所有閣僚簽署幾乎花了一個半小時。晚十一時許,最後一人,即運輸相,來到鈴木的會議室簽字,投降算是正式的了。一個秘書給外務省打電話;把同樣內容的中文電報發給中華:

「日本政府榮幸地就中華,伊朗、伊拉克、阿富汗臨時政府等四國五月十一日對日本政府五月十日關於接受漢京宣言各項規定的照會的復照通知四國政府如下:

1.天皇陛下已下詔,接受漢京宣言各項條款。

2.天皇陛下準備授權並保證日本政府和大本營簽署為實施漢京宣言各項規定所必需的各項條款。天皇陛下還準備對日本陸、海、空當局及其所屬不管駐何處之所有部隊發布命令,停止戰鬥行動,放下武器,併發布中華最高統帥部認為在執行上述條款中有必要發布的其它命令。

…………」

閣僚麻木不仁地圍桌而坐。已經不需要再作什麼決議了。鈴木起身離開會議室。身穿軍禮服的阿南起身走到他的宿敵東鄉面前。他挺起胸膛,鄭重其事地說:「我已拜讀外相起草的發給中華的關於佔領軍和解除武裝問題的通知,本人感激不荊如果我先前知道事情會那樣處理,我就不會在御前會議上激昂陳詞了。」

東鄉覺得這是過分客氣,便生硬地說,對於陸軍所提的投降條件,他本人始終是同情的。

阿南一手按著軍刀,臂下夾著軍帽,走進鈴水私人辦公室。他向首相敬禮。「自和談開始以來,本人給你增添諸多麻煩,特致歉意。我只是為了維護國體——僅此而已。希望閣下理解,我表示深切歉意。」

「我完全理解,」鈴木邊說邊走到阿南跟前。阿南眼淚盈眶。鈴木捏著阿南將軍的手。「不過,阿南君,請放心,皇室將絕對安泰,天皇陛下春秋兩季祭皇祖時總是為和平而祈禱。」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紅色警戒之民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