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警戒之民國 其他類型

紅色警戒之民國

第661章核打擊前奏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07日 12:36 [字數] 325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中興十七年,四月下旬。

在希特勒一行人抵達漢京之後,有些人似忽看到了一點未來。

日本小磯國昭首相,實則掌權者是近衛文,連忙想德國提出照會,請求德國單方面為日本和中華之間進行調停。

從日本叛出軸心國聯盟的時候,希特勒就對這個大和民族就無邊的厭惡,就算他希特勒沒有看到中華的計劃,他也不會答應日本如此狂妄的想法。

希特勒也想敲開日本zhngf高官那些人的腦殼,看看裡面裝的是不是大糞。到如今這樣的局面,怎麼還會如此天真。

目前的局勢,日本還有調停的本錢嗎?連戰爭局勢都沒有看清楚,希特勒一下子對幾年前自己的選擇,感到了一種叫恥辱的東西。當初怎麼會選日本人當盟友,背信棄義牆頭草不說,政治思想還這麼幼稚。

要是這場戰爭有這麼好調和的話,就不會演變成全世界的戰爭。沒看美國一直都默不吭聲。人家美國要是想要講和,至少還有很大的本錢,可是你日本,還能有什麼,一群因為戰爭失去男人的女人??

正當日本人滿懷希望等待德國解決他們的問題時,共計三顆原子彈已作好運載的準備,只待天氣好轉。庫頁島上,一座剛剛完工的神秘建築,也開始處於最高級別的警戒。

其它原子彈也正在途中,中華領導人非但沒有同竭力求和的日本探索和平,反而決心採取斷然行動以結束戰爭——為當年甲午的奇恥大辱雪恨,對日本在整個太平洋犯下的無數暴行實行報復——辦法是採用已經引起爭論的武器。

而陳紹的想法很簡單,中華對日本本土沒有奢望,但是最少要打得日本百年抬不起頭來。

投扔原子彈的人員,即皇家黑鷹大隊是在極端保密的情況下進行訓練的,只有他們的指揮官陳敏聰上校才知道自己的任務是什麼。他們所在的地區圍有鐵絲網,還有機槍保護,即使是蔣百里等人來了,也得有通行證才能入內。

雖然保安措施如此嚴密,皇家黑鷹大隊好象沒有什麼事可干。偶爾他們也會三架一批飛往敵方地盤扔個把炸彈。

就在東北戰區的天啟坦克登上美國阿拉斯加本土的一個禮拜后,也就是五月五日上午,天氣預報表明午夜后的天氣適宜起飛。

前一天,黃昏前,原子彈從有空調設備的倉庫運到陽光耀眼的室外,裝進六架名叫精衛一號到六號的入侵者戰鬥轟炸機的彈艙,彈身上滿是用粗鉛筆寫的給日本天皇的信。

這六架飛機的名字是按中華古代神話命名的,用神話去終結日本的武士道。

薄暮時,陳敏聰爬進悶熱的機身。他蹲在炸彈旁邊一小時又一小時地練習最後一步裝配。

下午七時十七分,陳鵬飛向漢京發報說:「法官陳敏聰在起飛后安裝炸彈……」

晚十時過後不久,六名飛行員被召進一個半圓頂的活動房屋內聽取出發前的簡令。

他們臉容憂鬱地看著陳敏聰大步走上講台。「今晚是我們大家期待已久的夜晚,幾個月來的長期訓練效果怎樣,今天晚上就要受到考驗,成功還是失敗很快就可見分曉。我們今天晚上的努力很可能要創造歷史。」

他們將要投扔的是六顆相當於二十萬噸tnt破壞力的炸彈,六顆就是一百二十萬噸。

「由於這顆炸彈威力極大,我們的戰術就不同於從前扔普通炸彈的戰術。」他解釋說,三架氣象觀察機將先行起飛,偵察已選定的六個城市上空的天氣,以便在最後一分鐘能夠改變目標。

一小時后,六架精衛起飛,與之同行的還有兩個中隊載有科學儀器和照相器材的黑鷹戰機。五十四架飛機於黎明後幾分鐘在濟州島上空匯合。

在午夜發布最後一次簡令時,向每個機組人員發了一副電焊工用的護目鏡,以便在炸彈爆炸產生強烈閃光時保護眼睛。

凌晨一時三十七分,三架氣象觀察機飛上夜空,在六架精衛周圍聚集著一群祝願者和攝影師,幾十個閃光燈不斷閃爍。

六架精衛以及兩個中隊的黑鷹戰機依次滑行到跑道上。當精衛轟鳴著慢慢奔出跑道時,報道這一事件的唯一的新聞記者《中華日報》的科學主編陳明智正站在空軍大臣陳鵬飛身旁,從北機場的控制塔上全神貫注地觀察起飛情況。記錄極有意義的一刻。

機群帶起呼嘯的怒吼,依次升空。當所有的戰機升空完畢,在機場上空列隊完畢,時間剛好是五月六日凌晨二時四十五分。這是值得紀念的一天。

精衛爬上一萬四千米的高空后,便平穩的飛向日本。

早在起飛的之前的半個小時,陳敏聰上校便鑽進彈艙。他的助手手電筒照著炸彈,他自己則在炸彈尾部小心翼翼地裝上炸藥引信。差不多半小時過去了,陳敏聰才說:「行啦,這就可以啦。」

從炸彈上取下一個綠色的插頭,換上一個紅的,電路便接通,原子彈隨時可以投扔了。

也就是說,這六顆核彈在裝上飛機后,就可以隨時引爆了。

當然這就需要控制核彈裡面的雷管進行內部引爆,才能正式爆發核彈應該有的威力。當然,其實這也沒有什麼危險的,只要不是人為引爆,就是飛機把核彈投下,撞擊地面,最多把裡面的核物質變得壓縮不均勻,核彈也不會被引爆。

「喂,上校,」上天後,陳敏聰身後的副駕駛員顯得有些機動,「咱們今天是去分裂原子嗎?」

「兄弟,你猜得差不離。」

副駕駛員還注意到自己的身前多了些小綠燈,便問陳敏聰這些「是什麼玩章兒」。

「這些綠燈表示炸彈正常,紅燈表示出了故障。」陳敏聰回答道:「要是你看到六顆紅燈,那我們所有人都可以回去睡大覺了。因為炸彈不會引爆了。」

瘡痍滿目的摺缽山在晨曦中漸漸露出海面。陳敏聰推動節流閥,他的座駕精衛一號開始升高。這時是清晨四時五十二分。不到幾分鐘,飛機便升高到一萬八千米,八架護航的黑鷹戰機與他匯合。同時,五十四架戰機,開始各自改變航向,朝著自己的目標前進。

在底下的緊急備用基地濟州島上,負責陳敏聰安全的陳鵬飛正等候著。陳敏聰用無線電話通知他說:「司令,我們正朝目標前進。」

陳敏聰在機載無線電中告訴各機飛行員各就各位,轟炸完畢才能一起離開。

「一旦日本進入視線,我們的談話就要錄音。這是為了寫歷史,所以請你們說話注意。我們攜帶的是原子彈。」

機組人員大部分從未聽過「原子」這個詞。這個詞使他們毛骨悚然。

從遠處望去,東京的雲層似乎很低。但是,當氣象觀察機飛抵投彈點時,觀察投彈手通過瞄準器能清楚地看見東京。東京地形平坦,由大田川三角洲的六個細長小島組成。從三萬二千英尺高空向下看,東京象一隻畸形的手的指頭。南端,碼頭伸入漂殼的瀨戶內海,而三角洲本身的邊緣上則有許多小山。

精衛剛剛飛到約三萬二千英尺的投彈高度。副駕駛在飛行記錄本上應《紐約時報》記者陳明智的請求,寫下「諸位,不會太遠了」。

陳敏聰接到氣象情報后對領航飛機說:「目標東京」。

七時五十分他們的手錶上是八點五十分這架巨型轟炸機抵達四國島。越過四國就是本洲和東京。各機也開始忙碌起來,雷達和敵友識別裝置都關掉。飛機靠自動操縱繼續飛行。陳敏聰給身後傳話問:「綠燈仍然亮著。」

「是的,沒有絲毫的閃爍。」

副駕駛員回答后,探身向左看,看到雲塊之間有個大空隙。下面是一個地域很大的城市。

「這就是目標,你說呢?」

「是的,」陳敏聰點頭答道。

此時是上午八時零九分。「馬上就要開始投彈,」陳敏聰宣布。「把護目鏡放在前額。計數開始后便戴上,閃光過後才能摘下。」

副駕駛員在記錄本上又寫下:「轟炸目標時將會有一個短暫間歇。」這是執行這次任務過程中唯一在飛行時寫下的記錄。

運載儀器的飛機「偉大的藝人」放慢速度使自己落在後面一千碼。另一架黑鷹戰機則開始盤旋,為拍攝照片調整方位。

而日本對習以為常的中華戰機,並沒有太多的關注,反正一直以來,天空中從不缺少中華的戰機和轟炸機。要是哪天沒有看到,他們才會感到真正的奇怪。

可是他們不知道,這一次這些飛機帶來了什麼!!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紅色警戒之民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