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警戒之民國 其他類型

紅色警戒之民國

第657章登陸五島列島(下)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03日 16:36 [字數] 536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當中華軍隊用手榴彈、炸藥包和火焰噴射器去追逐藏在地下的獵物時,戰鬥已變成一場殘酷的狩獵。到五月二十七日,牛島的三十二軍已被打得茫然不知所措。軍紀已毫無約束力。活下來的人做出僅僅幾天前還簡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拒不聽從軍官的指揮;為爭奪食物和水在洞內象野蠻人似的大打出手;殺害當地居民和強姦婦女。

牛島的司令部設在靠近該島北端一個陡峭岩壁的深洞里。此時,他在等待最後時刻的到來。這個山洞很長,靠近岩壁的頂部,一面出口臨海,距水面二百多英尺,另一面出口臨摩文仁村——也就是面臨正在一點點靠近的敵人。牛島剛讀完中華髮來的勸降書。這份被空投到防線後邊的勸降書說:

「閣下的部隊作戰英勇頑強。你的地面戰術贏得了你對手的尊敬……與我一樣,你也是個陸軍將領,長期研究和運用步兵戰術,因此,我相信你與我同樣清楚,徹底摧毀本島日軍的抵抗,只不過是時間問題了……」

對這個勸降書,牛島只微微一笑,但長勇卻譏諷地大哭起來——一個武土,怎麼能考慮這樣的建議呢?急劇惡化的局勢使長勇更發狂了。牛島若有所思地躺在行軍床上,不是讀詩就是寫詩,而長勇卻象一頭關在籠子里的野獸,在洞內走來走去,不時抓住自己的戰刀,好象遇到了敵人似的。

牛島依然保持著冷靜,對在他身旁擔任勤務兵的福江島青年特別關心。他象父親似地撫摩他們的頭。詢問他們的家庭情況。

牛島在山洞裡寫了最後一道命令,他要求部下「戰鬥到底,為永恆事業而犧牲,」但不要去進行自殺性衝鋒。他指示三十二軍的殘部穿上便衣,潛入敵後,加入北部的小股游擊隊。天黑后,首批人員企圖乘黑突圍,但被發覺。整個地區都被照明彈照得通明,那些沒有立刻身死的人,被迫再次鑽進洞內。

第二天中午。一聲巨響震動了牛島所在山洞的北口。中華軍隊坦克已接近摩文仁。朝位於該村南面的山上的洞口開炮。當時,比嘉仁才正在給牛島理髮。比嘉是福江島人,曾在新幾內亞服役,後來因病被迫返回本土。當這位理髮師正在收拾理髮工具時。長勇走到牛島跟前說:「非常感謝你。」

「為啥?」牛島問。

「當我本以為你不會聽我的意見時。你卻聽了。按預想的進行了反攻。」

「我想那樣會容易些。」牛島答道。「我向來主張讓部下自己作決定。」

「我曾經想過,如果你不批准我的計劃我就切腹。」長勇粗聲粗氣地道,「但你卻依了我——而且還是笑著答應的。沒讓我費什麼事。所以,我想在今生你我分手之前,感謝你一番。」

在福江島南端密如蜂窩的幾百個山洞裡,無論是平民還是士兵都同樣面臨死亡。在牛島的司令部西面兩公里的地方,一群當了護士的學生——醫院解散時離開了那裡——與十幾個平民一起在山洞裡避難。

山城信子只有十七歲,她在拚命搶救她的妹妹良子。良子也是個護士,已經奄奄一息。但是洞里沒糧沒水,信子又不敢到洞外去。那群護士被從一個山洞趕到另一個山洞。到十八日晚上,士兵們又命令他們搬遷——到南面去尋找「更安全的避難所」。

又恨又累的護士們只好爬上通向洞口的梯子。上面傳來喊聲「敵人進攻了1,接著便被槍聲打斷。藍色的火花象雨點似地向梯上的人們撲來。毒氣!刺鼻的氣味沖入洞內。裡邊的人嗆得難受,喘不過氣,眼又睜不開,便東摸西摸地奔向梯子。

信子覺得喉嚨好象被什麼東西卡住了,堵得慌。她痛苦地喊著妹妹的名字。她想,地獄大概就是這個樣子的。手榴彈一個接一個,雷鳴般地炸開,然後是一片沉寂。

「現在,咱們都要死了,」一個男人鎮靜地說,「咱們唱《越過大海》吧。」當他們正試圖唱這首他們最喜愛的愛國歌曲時,信子昏了過去,待她醒過來時,她覺得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幸福感,以前睡覺醒來時,從來也沒有過這樣的感覺

。她掙扎著要站起來,可是覺得身體沉重極了。這是怎麼回事,人們都在她周圍呻吟、她也一定是受傷了。她的左腿和脖子開始流血,她發現自己被彈片打中了。

她一再試圖爬起來。妹妹在哪裡呢?她特別想睡,她與睡意鬥爭著,命令自己不準睡過去。她知道,如果向睡意屈服,她就會死的。她象胎兒那樣把雙腿縮起,然後翻身跪在地上。

她一邊從躺在地上的屍體中爬行,一邊仔細逐個辨認屍體。爬到梯子底下時,她抬頭一瞧,只見洞口有個中華軍隊士兵的身影,映在藍得令人吃驚的天空底下。她剋制著自己,不敢咳嗽,然後又回身向黑暗中爬去,繼續進行痛苦的搜索。在山澗的裡面她找到了妹妹,已經死了。

從坦克和游弋在岸邊的艦艇那裡傳來了要求他們投降的廣播喇叭聲,音響效果比以往島戰役時大得多。大批平民和不少日軍放棄藏身的地洞,天快黑時,四千多福江島平民和八百名士兵投降。士兵們出來時,按他們所得到的指示,全都光著上身,其中一人手裡拿著戰第七步兵師的陣地前沿。他筆挺地立正站著,敬了個禮,把軍刀交給一名中華上尉。另一個士兵拿著兩本字典——一本中日字典,一本日中字典——查了一會之後高聲地說:「我們打敗了,悲慘。丟臉,墮落。」

五月二十一日晚,當牛島給大本營拍發訣別電時,長勇也在寫自己的訣別信,希望有人將它面交。「我軍運用了一切能用的戰略和戰術,浴血奮戰,但是,在物質上佔優勢的敵人面前,這些都沒有多大效果,」他寫道。他又說。在離開人世時他「並不遺憾、驚慌。不覺得可恥或內疚。」

在最終的職責盡完后,這兩位將領作好了死的準備。一向表情嚴肅的八原大佐請求牛島允許他自殺。牛島溫和地但堅決地拒絕了他的請求。「你要是一死就沒有人知道福江島戰役的真象了。要暫時忍辱負重。這是你的司令給你的命令。」

五月二十二日太陽升起不久,牛島叫比嘉最後給他理一次髮。到了中午,中華軍隊已佔領山洞的北半部。幾小時后。牛島開了菠蘿罐頭——洞內的最後食品——分給在場的所有人。不管是軍人還是老百姓。

傍晚。牛島和長勇莊重地並排跪下來。長勇故意把頭放得低低的,伸長脖子。五段劍師口大尉舉刀砍了下去,但他右手受了傷。砍得不夠深,藤田軍曹接過了刀,一刀便把頸骨砍斷。

「福江島人一定會恨我的,」牛島一邊露出腹部一邊遺憾地說。他一聲未吭地切開了自己的腹部,他的頭被別人砍下。然後,七名參謀用手槍集體自殺。

同一天,五島列島上的中華海軍陸戰隊軍部里,軍樂隊奏起《龍旗永不落》,海軍陸戰隊、第七集團軍及各師的代表在一旁立正站著。旗手升起星條旗,表明中華軍隊已佔領福江島。

然而,對成千上萬仍在躲避中華人的日本士兵和平民來說,這個苦難卻遠沒有完結。十三歲的金城茂從家人躲藏的洞里爬了出來,破滅荒第一次仔細看清了敵人。他們光著上身,象動物似的身上長著毛。

金城想,這下完了。他不相信敵人傳單說的不殺害俘虜,他想會被割掉鼻子和耳朵的。回到洞里后,他與家人團團圍坐在一起。有一個人用手榴彈敲著岩石,然後引著火把它扔進洞里。金城只覺得天崩地裂。他聽見他的妹妹在說些什麼,然後是死亡前的呻吟。

「我沒有死,」有個人在說,然後哀求地說,「再扔一顆吧1

第二顆手榴彈爆炸聲震撼著這個小小的山洞。人肉一塊一塊地打在金城的身上。仍有幾個人活著,但已沒有人說再來一顆。有人建議切斷血管自殺,但誰也沒有行動。

早晨,有人用華語喊了一聲:「出來1幾乎就在同時,一個罐子滾進了洞內,冒起白煙。又有兩顆催淚彈爆炸。由於窒息得難受,金城爬到洞外,雙腿大量出血。他覺得有個土兵把他背在背上。

到下面的村落後,那個敵兵是個陸戰隊員把他放了下來,開了一個蛤蜊罐頭。上面雖然貼有日本商標,但金城想它一定是放了毒的,拒絕吃。那個敵兵說了些什麼,之後便給金城砍了兩根竹桿當拐杖。這個少年一拐一跳地前往收容所時,他暗想,屠殺將在什麼時候開始呢?

在西北方向一公里處,一個多星期來中華軍隊一直用煙霧彈試圖肅清一個多層的迷宮似的地洞中的殘敵。裡面至少有三百名土兵和八百名平民。

宮城嗣吉少尉從小笠原群島逃了出來,他很幸運,找到了妻子貝蒂——她是夏威夷人。此時,宮城——他是福江島最著名的「空手拳」專家——已給煙嗆得喘不過氣來。他背著失去知覺的妻子,趟著齊腰深的泥漿,向山洞深處走去。

再往裡走,泥漿已經變成了水流,水越來越深,很快便沒到了肩部。水使貝蒂蘇醒過來。當宮城無法踏到底時,他便把蠟燭交給妻子,嘴裡咬著她的衣服,游泳前進。

每游幾十米他都想把雙腳放下去休息一下,但總是陷入爛泥中,他拚命掙扎著,使自己的頭部露出水面。這苦刑似乎沒完沒了,他根本不知道還得這樣游多久。後來,他的腳終於踏著堅實的底,他才得以放鬆一下疲憊不堪的肌肉。宮城夫婦登上一個高處后,發覺洞內涼風襲人,洞口一定離他們不遠。他們又看見前面有亮光。這原來是燭光,有五、六個平民團團坐著。

方才的苦刑使他們產生了一個信念:與其在黑暗中死去。毋寧死在陽光燦爛的地面上。在出口處他們聽到了華人說話的聲音。貝蒂喊了一聲「喂1。她說她是夏威夷人,跟她在一起的還有她哥哥。

「我們救你們來了1有人應聲喊道,「出來吧1

他們出洞后,發現面前是一個直上直下的坑,深約二十英尺。上面,沿著坑口架著一圈步槍,有人扔下繩子,接著十多個中華海軍陸戰隊員順著繩子下來了。宮城夫婦不但沒有被殺,反而被迅速地拉上了地面。

對眼前發生的一切他們幾乎不敢相信。中華士兵爽朗地笑著,把食品、水和香煙塞給他們。一個尉官和宮城握了手。陸戰隊員擁抱了他們。

之後,土兵們便把一桶一桶的汽油搬到洞口。宮城試圖阻止他們。他激動地打著手勢,解釋說,汽油著了火不但會燒死在上層坑道的日本土兵。而且也會燒死在下層坑道的老百姓。

他自告奮勇要回到洞內去把老百姓帶出來。他穿起嶄新的日本海軍陸戰隊軍裝。重新回到洞里。衝過有武器的日軍警衛的攔阻,把八百名百姓全部帶了出來,向中華軍隊投降。

那天晚上。在福江島最南端靠近海岸的一個荊棘叢中,師範學校教官仲宗根政善率領的十三名護士準備集體自殺。數千名平民,一方面想作為真正的日本人死去,另方面也因為害怕華人,已經用手榴彈自殺。

姑娘們團團坐著,高唱由她們的年青的音樂教師譜寫的令人難忘的《永別之歌》。仲宗根心潮起伏,獨自離開那裡,想去清醒一下已經混亂的頭腦。他想,在無聲無息中死去,多麼沒有價值啊!樹葉上的露水在月光的映照下閃閃發亮,既美麗又神秘莫測。

天快亮時,他發現穿著綠色迷彩軍服的中華軍隊正躡手躡腳地朝他們走過來。這些就是盎格魯—撒克遜惡魔,但他再也不怕他們了。他,還有這些姑娘們,為什麼要自殺呢?他急急忙忙回到姑娘們那裡,發現他的學生們緊緊地抱在一起。

「仲宗根老師,現在死行嗎?」拿著手榴彈的姑娘問。就是她,從一開始就主張自殺。

仲宗根讓她們等一等——他暗中希望能拖過去,即使不能也要等中華人來了再說。兩個年紀最輕的姑娘抽抽噎噎地哭著叫媽媽,人們便允許她們離開了圈圈,拿手榴彈的姑娘又問時間是否到了,仲宗根再叫她等一等。

他走到岸邊,截住了敵人。一個中華士兵在紙上寫下了「食物——水」。仲宗根帶著中華士兵回到了姑娘們那裡,試圖說服姑娘們相信,中華軍隊——此時又圍了上來——不會用任何方式傷害她們的。

但她們依然十分害怕「這個近鄰」,直到看見一個中華軍隊一手拿著步槍,一手抱著一個嬰兒並不斷在說「別哭,別哭」時,才放了心。

姑娘們一個接著一個離開那個圈圈——除那個拿手榴彈的姑娘,其餘全離開了。仲宗根從她手中奪過手榴彈。她轉身飛跑至岸邊,縱身跳入水中。土兵們把她拉了上來,她掙扎著,身體被珊瑚割破,鮮血淋淋。

仲宗根自以為自己是唯一投降的福江島人,他竭力抑制自己的恥辱感,心想,至少他救了他學生的命。

然而,投降的遠不止仲宗根一人。在爾後的一個星期中,至少有三千名土兵和勞工以及日本平民,在宮城少尉和其他日本人的呼籲下,向中華軍隊投降。

宮城與一些日本人,主動走進深洞內把他們的同胞們救出來。那些拒絕出來的,則被火焰噴射器燒死或用炸藥炸死在洞內。在同一個時期中,九千名日軍就這樣死在洞里。

六月二日,福江島戰役正式宣告結束。在整整三個月中,戰死的或失蹤的中華海軍陸戰隊和陸軍士兵共計二千五百二十人,是在太平洋的戰爭中損失最慘重的。

日本人喪失十一萬陸軍。另外,平民的傷亡也達到空前的數字。在兩軍對陣下,約有七萬五千名無辜的男女和孩子死於非命,而他們所作的又都是無謂的犧牲。日本輸掉了在本土四島外打的最後的一個、也是最大的一個戰役。

而在這裡戰役中,中華最高統帥部,也下達了一條禁令,能不傷害平民、且不危及自身安全的情況下,盡量去招降那些無反抗能力的人。對那些投降的人,提供一切的生活保障。

這可以說是為了登陸日本本島前,為日本百姓樹立對中華軍隊的認識觀,糾正在日本官方宣傳下,魔鬼般的中華士兵。

當然中華會不會登陸日本四島,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也是一個很頭疼的問題。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紅色警戒之民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