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警戒之民國 其他類型

紅色警戒之民國

第651章神風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26日 20:36 [字數] 949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一切都完了。沒有希望了。可悲的聯合艦隊、可悲的海軍、可悲的帝國,已經在兩天兩夜的太平洋海戰中徹底地瓦解了。

杉本瑞澤中佐雙手抱住一棵扶桑樹,用頭瘋狂地撞擊樹榦。扶桑樹隨著他的搖撼抖動著,枝梢颯颯響。杉本旁邊,是小林多聞少尉。小林獃滯地望著雨雲密布的天空,悲憤地用拳頭擂擊石板上的青苔。

事實終究遮掩不祝聯合艦隊在太平洋海戰中的損失陸續報來,一幅慘敗的畫面很快拼湊起來。杉本親自參加過中途島、聖克魯斯和馬里亞納海戰,他懂得如何透過日軍大本營虛報的戰績來分析其實的戰況。他深信,日本海軍徹底完蛋了。

杉本九死一生從馬紹爾群島逃出來。他是逃離那個地獄般的海島僅有的幾個人中的一個。小中將接見他,告訴他馬紹爾群島戰役已近絕望,希望他能將馬紹爾群島的防禦部署報告給大本營,為今後日軍的海島防禦提供依據,無論事成事收,教訓必須記齲

馬紹爾群島機場上還有幾架飛機,它們大都被巧妙地偽裝起來,躲過了中華戰機的轟炸和中華軍艦的炮擊。杉木選中了一架陸攻一式轟炸機。因為要夜航,他從幾架飛機中挑了一塊最好的磁羅經裝上那架飛機。地勤人員儘可能地填平了跑道。他咬咬牙,帶著幾名重要的日本情報軍官和家屬,從顛簸的跑道上起飛了。

他在小笠原群島稍作休整並修理那架轟炸機的時候,得知了馬紹爾群島失陷以及中華軍隊大舉進攻萊恩群島的消息。他想,看來,小中將不幸而言中了。

杉本非常傷心。這是一場實力懸殊的柔道比賽。日本以七千萬人口的島國。去對抗六億人口的中華。鋼鐵.石油、工業水平都無法相提並論,由於過份自信而產生的自殺性舉動,苦果卻讓國民和士兵來吃。

飛機最終在九州本島宮崎空軍基地著陸。中川早把機上人員名單報給了南方軍司令部。杉本中佐剛下飛機,就被第一航空艦隊司令官大西瀧治郎中將留祝大西的部下剛從小笠原群島轉場來到宮崎基地,他們大部份是新手。在返回途中,遭到了中華艦載機的沉重打擊,驚魂未定。

大西迫切需要杉本這樣的老兵來訓練他的新人,因此竭力挽留杉本,其誠意十分感人。杉本把小的圖表和中川的家書交給他同行的人們,就在宮崎基地住下來了。

戰局越來越緊。杉本抓緊訓練新飛行員。他們大都是年輕的學生。杉本在林加島的時候就遇到過這種人,早見怪不怪了。

只是飛行員中有一個叫做小林多聞的年輕士宮,技術很好,引起了他的注意。小林年僅二十三歲.原來是高等工業學院學機械的大學生。開戰後他的學業中輟,參加了海軍航空兵。

小林操縱飛機得心應手,文化也比其他飛行員略高一籌。「如果不是戰爭。他會當一個優秀的工程師呢1杉本想,因為小林華語好,對中華戰機和中華軍艦的性能很了解,杉本常同小林一起談天。

針對中華軍隊可能的攻勢,日軍參謀本部制定了「捷」號作戰計劃。「捷」字勸報捷」之意,它針對中華軍隊不同的攻擊方向,共分為四號:捷一號——小笠原群島;捷二號——南九州;捷三號——日本本土;捷四號——北海道、千島。

就是這個「捷一號」計劃。將動用聯合艦隊的全部殘存艦艇和九州本島的全部飛機,將投入保衛皇國的最關鍵一戰。

儘管中華開始大進攻,可是日軍還有可畏的實力,隱藏在地底的岸防炮,精於炮術的日本水兵,九州本島周圍七十餘個機場上的上千架飛機,比老朽的齋藤中將不知強多少倍的山下大將。

聽說中華的航母部隊已經在大海戰中也是損失巨大,那麼,真正出現在九州本島沿海的艦隊航空母艦就不會超過十艘,用如此眾力量去對付它們。該不是太困難的事吧。

就算是困難也必須破釜沉舟。因為九州本島一丟,日本必亡。

太平洋海戰是日本海軍永世抹不掉的恥辱。日本民族的智力衰退了,精力枯竭了,思維混亂了,意志崩潰了。信心動搖了,技能生疏了,大和之魂黯淡無光了。該丟的丟了,該得的也丟了。

那些花費了日本國民巨額金錢建造的艨艟巨艦在航空兵的攻擊下,如此脆弱,彷彿是些膠合板和馬糞紙糊成的靶艦。

那麼,老美的艦艇不也是一樣嗎?!

一個由飛機主宰戰場的時代終於來臨了。再沒有誰能比杉本這個艦載機老手更能感受到新時代的氣息啦。真可惜,戰爭已經輸掉了。

現在,能做的事就是讓中華那群支那豬領略一下日本飛行員的厲害。

然而,對於這群在馬里亞納和馬紹爾群島戰役中出盡丑的「嫩雛」們來說,根本辦不到。中華軍艦是真正的鋼鐵猛獸,會輕而易舉地吞噬他們年輕的生命。

他的學員們真是一群多餘的人!

杉木抬起頭,望著宮崎基地上空那鼠灰色的雲層。雲層上面傳出引擎的嘯叫聲,一兩架中華戰鬥機不時衝出低雲,向宮崎基地的幾條水泥跑道掃射一通。機場空蕩蕩的,除了幾架被打壞的破飛機外,什麼也沒有。蒿草過膝,水窪星星點點,群蛙鼓噪,一片荒敗景象。

小林突然止住了抽泣。他問杉木;

「二十四日那天你飛了嗎?」

「沒有。那天我害了痢疾。九州本島這鬼地方病就是多。我一天拉了十二次稀,還發冷,打擺子,吃了金納霜也不頂用。」

小林眉尖一揚,「杉本中佐。您知道有馬少將的故事嗎?」

「聽說過一些。不過,我在海軍航空隊呆久了,陸軍航空隊的事挺模糊。海軍從來不管陸軍的事」。

小林開始講起來。他眼睛視力不好,在天上飛還得戴眼鏡,由於飛行員損失嚴重。所以象他這種連作夢也想不到開飛機的人也當了飛行員。平時他的眼睛總是習慣性地眯縫著。

「有馬正義少將同加藤少將一樣,是日本最早的航空軍官。他們在雙翼機上飛過上千小時,並參與組建日本陸軍航空隊。他們都是日本航空史上的功臣。加藤少將在馬來亞被英機擊落犧牲以後,老飛行員中只剩下有馬等不多幾個人啦。」

杉本漸浙回想起有馬這個人,他曾在厚木機場見過他一面,很勿忙。有馬給他的印象是。象一個郵差,或者年老的鄉村警察。總之,他似乎是個謙和的人,鬍子颳得很乾凈,嘴唇挺厚,嘴巴挺寬;準是個好爸爸。軍官帽戴在有馬頭上顯得大了點兒。不過。他腰板直,脖子長,很精神。

「有馬將軍擊落過十五架英美飛機呢!」

小林接著說:「我的飛行教官飯田少佐是原第二十六航空戰隊的人。他對有馬崇拜極了。我剛來九州本島那陣子,分到有馬部隊。他親自給我們講課和示範,對敵機性能和中華軍隊飛行員特點講得格外認真。『你們現在偷懶,到天上就要用血來償還。』他還說:『空軍是依靠軍械和技術的軍種,必須讓飛行員發揮最大的想象力。空中的情況瞬息萬變。死背條例怎麼行呢!』我們這群年輕人,都把有馬將軍當成導師和父輩。」接下去,小林的聲音有些變了。「二十四日太平洋海戰那天,中華第三艦隊集結在萊特島北方海域。天陰,有雨,積雲很厚。我、黑島大尉和有馬少將共二十六架零式機,掩護十二架陸攻轟炸機去攻擊中華軍隊艦隊。

「我們在小笠原群島以南三百海里找到了中華軍隊機動艦隊。有馬將軍決定集中攻擊其中的一艘。我們以往的教訓是同時進攻幾艘敵艦,結果一艘也無法擊沉。」

杉本不得不點頭表示贊成。

「我們選中了一艘中華始皇大帝級母艦,分成四隊,從它的兩舷輪番進攻。中華軍隊戰鬥機撲下來咬住我們廝殺。護衛艦艇的炮火也很猛烈。只是兩分鐘分鐘后,一半的轟炸機和戰鬥機被擊落丁,我們甚至無法進入投彈位置。」

杉本痛心地想起馬里亞納海戰的場面,出現這種情況他絲毫不奇怪。

「敵人的艦炮和高射機關炮又准又猛,無線電引信已經引起了我們的恐懼感。敵機駕駛員死死纏住我們。其至冒著挨自己艦炮的危險。假若這樣打下去,我們早晚都要死掉,而且一無所獲。我們並不怕死,但這樣死卻毫無價值。陸軍中有一句口號『七生報國』,即一命換七命。我們起碼也要『一機換一艦』才對呀!」

「有馬將軍從我們中間穿過去,他的零式機直撲那艘中華航母,到現在我們連這艘航母的編號都沒有記祝我們都驚呆了,他既無炸彈又無魚雷,他難道用機關槍掃射那艘三萬多噸航空母艦嗎?『

「有馬將軍平時雖然寬待部下,他卻是個抑鬱型的人,沉默遠多於談笑。他是最古老的士族——薩摩武士出身,生活卻很清苫,全部時間都用來研究軍事和戰術。他發出了『帝國興亡,在此一戰,全體人員恪盡職守』的信號,也就是東鄉大將在對馬海戰中的信號,搖了搖機冀,穿過中華航母的阻攔炮火,直直地撞向敵艦島形建築的基部。今天回想起來,有馬將軍的意思是讓我們學他的樣子,與敵艦同歸於荊」

「那艘中華航母怎樣了?」

「噢!有馬撞中了它的要害。它騰起大火,黑煙升到七百米高。艦身劇烈抖動,搖搖晃晃退出了戰常我最後一次從它上面飛過的時候,中華軍隊已經撲滅了大火。我看清它的指揮塔完全被報毀了。甲板上橫七豎八地躺著屍體,十幾架飛機都被炸壞了。一般驅逐艦正在左舷救人。那她龐大的敵艦漸健…我們這群毫無想象力的笨蛋,如果每人都學有馬將軍的樣子,不但能擊沉那艘航母——它終於載著有馬飛機的殘骸和將軍的屍骨逃掉了——而且可以使海戰的戰果擴大幾倍,那時候支那人就不會這麼囂張啦。」

小林用小拇指伸向天空中得意洋洋的中華戰機。嘰哩咕嚕地罵了一頓,

杉本幾乎脫口而出,「急什麼,不是還有機會下次再幹嗎!」

小林有些吃驚:「用帶炸彈的飛機去撞擊敵艦……」

「正是。」杉本平靜地解釋:「其實,這種思想在我們海軍飛行員中早就有了。對一名艦載機駕駛員來說。返航著艦是極端危險的事情,甚至超過轟炸敵人的軍艦。

你想想:在一塊洗澡盆大小起伏不定的平台上著陸。有橫風,母艦為了謝不得不做各種機動。我們的飛機彈痕累累,有些已經操縱失靈,人也疲憊不堪,甚至負了傷。就是在跑道良好的陸軍機場上著陸;也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而且,我們大多燃油已盡,無法拉起重飛二次。要在三十米的跑道上用尾鉤掛住阻攔索,我看,日比谷公園裡表演雜技的藝人怕只配當我們的徒弟呢!

「所以,海戰喪失了那些老兵以後。新手們常說:『寧可撞死在敵艦上,也不願在著艦的時候冤死。那時節,我們海軍航空兵也常常想,要是能帶著炸彈撞向敵艦,像田良之助的武士們那樣,壯烈地死。你知道,我們在這場海戰一役中損失了多少飛機嗎?兩千三百七十架。哪怕用七十架去撞擊敵艦。中華艦隊也要完蛋了。」杉本最後說:「反正是死,還不如進行特種攻擊。就像中華的那種神出鬼沒的導彈一樣1

這時一輛美製吉普車輾過宮崎基地的荒草,開到跑道的盡頭。它繞了半個圈,向杉本和小林這邊開來,在離他們二十米處就嘎地剎了車,從裡面走出一位穿白色海軍將官服的人。

「啊,大西中將,您好!」杉本向來者打招呼。小林輕聲說:「他是策劃偷襲珍珠港的名人哪!」

他們向中將行了軍禮,然後,畢恭畢敬地站著。大西肩很寬。胸部微微前傾。他是一個驕傲的人,出語輕狂,充滿才氣和幹勁。就是他,在一般人認為難以設想的時刻,斷然建議採用航空攻擊戰術偷襲珍珠港。獲得完全的成功。

大西戰功卓著,卻升遷很慢,到現在才當了第一航空艦隊的司令官,還沒等上任,一航艦又改成了第五基地航空部隊,歸三川軍一中將指揮。三川雖是薩沃島海戰中的英雄,然而兩手空空,他把志摩的澎湖艦隊交給西村以後,手頭連一艘驅逐艦也沒有了。他只能指揮大西和福留繁,福留繁中將是第二航空艦隊的司令官。

杉木同大西挺熟,深知他的為人。大西滿腦子革新思想,卻不會逢迎拍馬,不懂宦海浮沉的訣竅。他過於咄咄逼人,鋒芒外露,自視太高,不諳禮節,有時候使上司下不了台。然而,他的才氣和智謀卻為世人所公認,象杉本、小林這些中下級軍官,對大西簡直佩服得五體投地。

大西走近他倆,動了動嘴唇:「隨便談談吧,杉本君,小林君。噢,抽煙吧。」他拿出一盒精裝的馬尼拉雪茄,給了小林和杉本一人一支。他自己也拿了一支,咬掉煙頭,自管自點火抽起來。小林和杉本沒帶火柴,借著大西的煙才點上火。大西的舉動有點兒古怪。

大西的臉陰沉下來,直率地說:「太平洋海戰的結果你們都知道了吧。」

兩人含淚點點頭。

大西激動起來,雪茄煙在手中晃動。

「用了國民那麼多錢造的打造的聯合艦隊,就這樣完全報銷了,海軍!永遠記住這個恥辱吧。」

杉本聽著,忘了吸煙。煙滅了,他拿在手中。

大西看了看杉本:「嗅,杉本君是海軍的人,我也是海軍的人。沒有時間去議論海軍啦。戰前,我在鹿屋基地同源田實參謀仔細研究過我們的海軍,也研究過敵人的海軍。我們的海軍是很優秀的。從壬辰戰爭以來的三個半世紀里一直打得不錯。說這些沒有用!」

大西用力撣掉煙灰。他把火柴盒拋給杉本,他居然細心地看出杉本的煙滅了。他平時可沒有這麼細心。

大西說:「但是,同無能的海軍相反,我的飛行員們取得了很大戰功。關行男大尉指揮四架飛機。在薩馬島外同時攻擊了三艘中華航空母艦,兩艘被嚴重摧毀。關大尉攻擊的那艘中華航母,發生了大爆炸,火焰有三百米高,僅僅二十分鐘就沉沒了。他可比大和艦的威力大多了。你知道。他們是撞擊了敵艦。」

三個人沉默了幾秒鐘,杉木不知該說什麼好。

「一條命換八百條命,一架飛機換了一艘航空母艦。我早同南雲中將說過這辦法,同古賀大將也說過,同豐田大將還說過,無人理睬。認為這是不道德的戰術。他們倒好,很道德,結果把仗打輸了。戰爭只有勝敗,沒有什麼道德不道德。」大西自有他的邏輯。

杉本憤憤然地說:「早該這樣干!」

大西瀧治郎中將丟掉半截煙頭,又拿出一支來抽,他激動地講起這段歷史。中華飛機就在雲中翻飛。那「咕咕」的機槍聲彷彿給大西中將的故事加著標點符號。

「瓜達爾卡納揭院螅海軍的慘重損失慢慢透露出來,海軍將士們議論紛紛:只有用帶炸彈的飛機去撞擊改艦,戰爭才有希望。因為中華地大物博,有無窮無盡的資源,對他們來講,人比軍艦寶貴。而我們恰恰相反。

馬里亞納海戰,杉本君親自參加啦,我們的新飛行員的轟炸技術讓人羞愧呀!用三百架飛機居然炸不沉一艘敵人的航空母艦,我們再也損失不起飛機了。

「第三航空艦隊司令大林久雄海軍少將,『千代田』號母艦艦長城英一大佐把軍中的議論向永野彙報了。杉本君,你知道永野大將其人,他在這種事上總是和他年紀一樣,老了不中用,優柔寡斷。他對此方案未置可否,就這樣又把機會給錯過去啦!六百架飛機未能擊沉一艘敵人母艦。下一次我想這個數字會變成一千。我們都滿足於大本營的吹牛戰報。把國民辛辛苦苦生產出來的飛機白白葬送掉,而且人也沒有少死。我的前任寺岡謹年海軍中將認為:尋常的戰法再也沒有效果啦……為了戰勝起見,只有橫起心腸。

我一上任,手頭僅有三百架各種各樣的飛機,有的還是雙冀機。我到處跑。發現只有二分之一能升空,這簡直是開玩笑!用這麼幾架破飛機能保衛九州本島,保衛日本帝國,鬼都不信呢。杉本君,所以我把你給扣下來稿訓練。

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我沒有時間,沒有飛機,沒有汽油,訓練只是走過常杉本君,我知你知,還有小林這些學生們知道,究竟誰能在一夜之間變成赤城號上淵田美津雄或飛龍號上的友永丈市那種空中老手。不成啊!不久,我又接到了掩護捷一號作戰的任務。我心想,用不了兩天,這幾架飛機就會在群島上空消耗光。我認為我們與其消極地防禦,不如直接攻擊中華太平洋艦隊。當然,我們再也不會象以往那樣愚蠢地送死了。我們必須實施特攻。」

「特攻?」小林和杉本反射性地問,其實他們心裡很明白。

「就是用零式機帶一枚二百五十公斤的炸彈,或者用烈風攜帶五百公斤,甚至是我們為數不多的橘花,也可以堆滿炸藥去撞擊敵艦。」

杉本和小林沉默無語。他們正在想的事,大西已經幹了,他畢竟是大西呀。

大西面色凄楚地說:「寺岡將軍把這一切都計劃好了,連方案和訓練教程都編完了。他走了,我來了。我除了按他的既定方案辦,也別無他途。我決定立刻組織特攻隊。

「諸君已經知道,戰局危迫,中華軍隊佔領阿留申群島,並在小笠原登陸,一定是要大舉進犯九州本島。我們最後的艦隊將按預定的『捷一號』計劃出動,打擊可能在小笠原群島登陸的中華軍隊。當然,我們航空兵的任務是堅決擊毀敵人的母艦,使它們無法攻擊我們的艦隊。依我講,要想最有效地發揮空軍的力量,只有用飛機帶上炸彈去撞擊敵艦。」

「之前我也在航空兵會議上提過,反應之強烈遠遠出乎我的預料。我剛一說完。人人奮勇願往,爭相為天皇陛下犧牲。只剩下一件事,就是這支敢死隊起什麼名字?我記得乃木希典將軍在旅順口的203高地上用了『敢死隊』,不想重複。豬口中佐建議用『神風』二字。太好了!六百年前那鈔神風』刮翻了蒙古人的東征艦隊,保住了日本。今天。熱血青年用自己的軀體和精神的『神風』,也會刮翻支那人的艦隊,拯救皇國的。我當時就同意了。」

大西講起「神風」特攻隊首次出擊的場面:

十一月二十五日,一個風急雲亂的九州本島的黎明。曙光照亮了五顏六色的野花。在一棟乳黃色的西班牙風格建築物前,站著一隊「神風」特攻隊飛行員;他們都是年輕人,懷著熱烈的赴死之情。目光中毫無畏懼。他們有人結了婚;有人有未婚妻,然而並不牽挂。許多他們的同時代人已為帝國效死在沙場上,他們也不貪戀自己的生命。雖然他們沒有飛過幾個起落,技術很差,根本無法攻擊防衛森嚴的中華軍艦,可是。現在他們卻負起了保衛天皇的重擔。

他們短暫的生命,多象那鮮艷的然而轉瞬就凋敗的野花呀。願帝國不要忘記了這些花。

神風隊分為四個小隊:敷島、大和、朝日、山櫻,一共二十四名飛行員。

他們吃過了豐盛的早餐,留下了絕命書和遺物,甚至抓緊時間洗了一個澡。作為帝國的軍人,隨時都有戰死的可能。但敢死隊是另一碼事兒,特攻隊是第三碼事兒。戰士有死有活。敢死隊員偶然也會活下來,神風隊員肯定是死。死是他的使命。

想到必然要死,他們就意識到生命的美好。他們在世界上活的時間太短了。他們正在念書,正在戀愛,甚至還不知道女人是怎麼回事兒。他們也曾有過各種各樣的理想、幻想和夢想。有誰打算過在二十來歲就去死呢?

現在,天皇要他們去死,日本要他們去死,指揮官要他們去死。他們的兄弟們,從遙遠的莫爾茲比港、阿留申、塔拉瓦、英帕爾,一直到萊特灣。紛紛變成了鬼魂。他們要向支那人復仇。

可又是誰把他們送到這些連聽也沒聽到過的異國的土地上呢?他們能活下來的兄弟姐妹們,在同情他們的犧牲的同時,難道不該譴責發動戰爭、把日本民族和其他民族投入血海的那個混蛋軍部嗎!

大西走近他們,同他們一一握手,然後發表演說。他說就自己的本意。準備和特攻隊員一同登上飛機。然而他還要留下來鼓勵下一批特攻戰士,所以後走一步,請大家在神國里等著他。

大西象一個施催眠術的巫師,慷慨陳詞:「諸君,日本民族面臨著多事之秋。能夠理解和分擔國難的,並不是重臣、大將、軍令部長,或者象我這樣的老軍人。能為我們祖國承擔命運的正是你們,正是你們這些精力充沛、天真純潔的年輕入。所以,我代表日本國民,代表全軍將士,懇求諸君。祝各位馬到成功。」.

他越說越動情,聲音顫抖,難於自己:「諸君,你們已經是神啦!是日本人最景仰的軍神。正因為你們成為神,你們才不留戀這個污濁的可悲的塵世。

「如果說各位還有什麼願望的話,那麼,我猜想大家是想知道自己的攻擊換取了相應的代價,你們唯一的遺憾恐怕是這件事吧。因為自己的長眠而無法得知此事。各位請放心。我雖然無法通知各位,但我會如實地報告給我國和天皇陛下。你們的戰功將傳遍全世界,因而諸君的靈魂將得以安息。

「各位,那就拜託啦1

大西言畢,眼裡飽含著淚水,喉頭嗚咽,幾難成聲。他不得不回過身去,靜默了半分鐘,然後轉身走到每一個特攻隊員面前,以海軍中將的身份,向每人深深地鞠了一個90度的躬。未見過世面的特攻隊員被感動得泣不成聲。

特攻隊員開始穿上飛行服,頭上扎著書有「大和魂」的白絲帶。他們一個個同基地長官和地勤人員告別,飲上一碗日本酒,然後跨入戰機的座艙。機械師早在副油箱的掛架上掛了一顆炸彈,並把保險裝置接到座艙中,他們特地叮囑飛行員:「撞上敵艦之前,千萬別忘了打開保險裝置呀1

「神風」隊員揮揮手。機械師幫他們合上座艙蓋。發動機響起來,飛機爬上天空,向東方飛去。他們是永遠也不會回來的了。

這就是第一批「神風」特攻隊出擊時的情景。

大西漢治郎表情異樣地看杉本和小林,他的臉上陰沉地壓抑著一種感情,只有杉本他們這些「老傢伙」才能體會出來。他說:

「大西司令長宮,讓我也參加特攻隊吧。」

「你們二航艦的人歸福留繁中將指揮,福留繁和我共同商議過特攻隊的事。他說既然關行男他們幹得不錯,我的人就交給你好了。我不敢違背他的意思,日本危在旦夕,如果不是重任在肩,我也會象有馬將軍那樣筆直地沖向敵艦的,真痛快!可惜我還要組織更多的人來保衛九州本島,保衛沿海,保衛日本,這個責任比死還重啊!」

「我替您代勞吧。」杉本說。

『還加上我。」小林也著急地表了態。

「多謝。那就不客氣啦。有杉本這號空中英雄,『神風』隊一定會沉重地打擊支那人的。」

他拍拍杉本的肩膀:「你的價值超過一艘中華軍艦。你的任務是把他們帶到敵人艦隊上空,告訴他們各項飛行數據和技術要領,然後觀察彈著,記錄他們成功和失敗的原因,好用來培養下一批特攻隊員。使我們的青年人,一批批走上生命的頂峰,而支那人則跌入黑暗的深淵。九州本島後面,還有四國,還有本州,還有北海道。只要我們抵抗到底,到處都會變成華人的墳常他們會畏懼我們的軍人、我們的青年。他們付出了高昂的血的代價,祖國的安全獲得了保障,天皇陛下的聖心也就安寧了。」

「我明白啦。放心吧。二航艦的人不會比一航艦差勁的。讓我們比賽一下吧。」杉本向大西行軍禮。大西還了禮,跑向吉普車。在車門邊,他又向杉木和小林招招手。「拜託啦。」

吉普車走遠了。杉本想:大西真是雷厲風行的實幹家呀!

杉本去見福留繁中將,中將同大西已經商量好了,吩咐他同小林去執行組建特攻隊的命令。

杉本嘴笨,讓小林去講。

小林到底是知識分子。他向飛行員們講了神武天皇以來的日本歷史,講了日本的文化和日本的宗教,講到日本武士的傳統精神,講到如此偉大的一個民族卻而臨著亡國滅種的危險,本只有靠各位以生命去殉國。他唱起了江田島海校的校歌:

我們是同期的櫻花,

怒放在海軍學校。

「人總要一死。與其在支那人統治下苟活,不如壯麗地死去,成為後人景仰的軍神。」

飛行員們受了感召,情緒非常高漲。

杉本重新站到隊列前:

「諸君。今天晚上我在營房裡。你們如果有誰願意參加『神風』隊,請個別到我住處來。不來者我也為他保密。我們只要無牽無掛的人,你們完全可以自願。聽明白了嗎?」他大聲問。

「聽明白啦!」飛行員們齊聲回答,許多人的臉上掛著淚珠。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紅色警戒之民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