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警戒之民國 其他類型

紅色警戒之民國

第641章南雲編隊覆滅(上)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17日 10:08 [字數] 1189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在空襲馬里亞納群島的盟軍友永機母艦一小時以前,南雲忠一面臨的戰鬥形勢發生了徹底改變。

7點20分,推遲半小時起飛的阿拉斯加號第四號搜索機以一百度航向飛抵遠達三百海里的搜索扇面終點,它在進行回程搜索前,先轉向向北搜索六十海里的時候,於7點28分突然發現左方大約有十艘軍艦駛往南東。

這架飛機還來不及飛近去觀察,就立即向南雲部隊報告:「發現十艘軍艦,好象是中華艦。方位10°以馬里亞納群島為基準的方位,下同。,距離馬里亞納群島240海里。航向150°,航速20節以上,時間7點28分。」

這份極其重要的電報因經由阿拉斯加號轉發,旗艦赤城號收到時稍晚了幾分鐘。赤城號艦橋上的南雲忠一和他的幕僚收到這份電報時猶如晴天霹靂。直到這時為止,沒有人預料到中華的水面部隊競可能出現得這麼快,更沒有人預料到中華的軍艦就在附近待機伏擊盟軍。現在,整個形勢發生了變化。

情報參謀立刻在海圖上查明了中華艦位置,估量了中華盟軍距離,中華離盟軍恰好二百海里!就是說,中華處於盟軍飛機的攻擊圈內,但是,如果中華部隊中有航空母艦的話,盟軍也處於中華攻擊圈內。現在的重要問題是:中華軍的組成如何?是否有航空母艦?

搜索飛機報告完全沒有說中華軍究竟包括哪些兵力。這使南雲忠一、草鹿參謀長和參謀們既擔心,又惱火。「十艘軍艦,好象是中華艦」,說得很不清楚。顯然,這些軍艦隻能是中華艦,但包括哪些艦種呢?

7點47分,赤城號發電嚴令阿拉斯加號搜索機:「查明艦種並保持接觸。」

由於發現中華水面部隊,兩分鐘以前,南雲忠一已經採取另一行動。為了準備第二次空襲馬里亞納群島,從7點15分開始,赤城號和加賀號原留在第二攻擊波的魚雷機隊匆忙卸掉魚雷,換上八百公斤炸彈。到這時,換裝彈藥的作業已經完成大半了,可是現在,迫切需要做好準備,以便萬一阿拉斯加號飛機再來報告證實了中華艦隊對南雲部隊是真正的威脅時,好迎擊它們。

所以,7點45分,南雲忠一命令這兩艘航空母艦立即停止彈藥換裝工作,並命令整個部隊準備攻擊中華艦。

7點58分,阿拉斯加號的搜索機報告,中華艦改變航向,現在的航向為180°,但仍未報告艦種。

對此,南雲的參謀們急得發火。8點正,赤城號命令阿拉斯加號搜索機立即報什中華艦隊兵力組成情況。

最後在8點9分,答覆來了:「中華艦為五艘巡洋艦和五艘驅逐艦。」

小野情報參謀洋洋得意地說:「跟我想的一樣,沒有航空母艦。」

隨手把電報遞給了草鹿參謀長。草鹿參謀長的反應是,如果中華艦隊中沒有航空母艦,南雲部隊可以放心稍後去收拾它們,現在首先應該殲滅馬里亞納群島上的中華航空兵力。

但8點9分的消息所帶來的寬慰沒能維持多久。8點20分,阿拉斯加號的搜索機又報告說:「中華艦隊毆后好象有一艘航空母艦。」

這個報告使赤城號艦橋上的每一個人都緊張起來。但是,因為說的是「好象」,大家仍然半信半疑。情況還沒有確切辨明。樂觀的人這樣推論:如果中華艦隊確實包括航空母艦,中華艦載機怎麼不來攻擊南雲部隊呢?

8點30分,又收到水上巡邏機飛機的報告:「中華艦隊中尚有另二艘軍艦,顯然是巡洋艦。方位008°,距離馬里亞納群島250海里,航向150°,航速20節。」

情況很不樂觀,根據中華兵力的規模和海軍編製,南雲忠一斷定,中華兵力中至少有一艘航空母艦。因為中華根本沒有如此先例,讓五艘巡洋艦和驅逐艦在大海組成編隊航行。中華以航母為戰鬥核心的編隊,這在全世界都不是秘密。如要有超過六艘以上的巡洋艦和驅逐艦,必然有航母的存在。

所以,他決定在第二次空襲馬里亞納群島以前,必須首先攻擊這些中華軍艦。

可是,要立即攻擊中華,還有嚴重障礙。7點45分,南雲忠一下令停止換裝彈藥時,赤城號和加賀號的大部分魚雷機都已經裝上了炸彈。

另外:為了加強戰鬥巡邏,防備中華岸基飛機攻擊,第二攻擊波制空隊的全部烈風戰鬥機都已起飛。

因此,真正裝好彈藥、可用於進攻中華軍艦並已排在飛行甲板上準備起飛的飛機只有飛龍號和蒼龍號的三十六架俯衝轟炸機了。

南雲忠一發現,自己陷入了進退維谷的境地。

如果他派出俯衝轟炸機對中華太平洋艦隊施以先發制人的攻擊,它們沒有戰鬥機掩護,可能遭到嚴重損失。

還有,要不要使用停在赤城號和加賀號飛行甲板上的那些已經卸下魚雷和裝上八百公斤炸彈的魚雷機已經完成彈藥換裝作業的魚雷機又重新被推到兩艘航空母艦的飛行甲板上,顯然,就留在那裡;同時,其它魚雷機的換裝彈藥的工作停止進行。那些還沒有卸掉魚雷換上炸彈的魚雷帆,顯然是放在下面的機庫里。,也是一個問題。

對於艦船目標來說,炸彈的效果雖不如魚雷,但如果能直接命中,仍能使中華艦受到重大損失。但是,魚雷轟炸機比俯衝轟炸機更需要戰鬥機掩護。要投彈效果好,它們得保持直線和平面飛行,這樣就沒有可能進行閃避的活動。如果沒有護航隊的掩護,它們很容易成為靈活的中華戰鬥機的活靶子。

南雲忠一考慮他應該怎麼辦好。友永的飛機空襲馬里亞納群島歸來,這使迅速作出決策更為迫切。很多飛機已經遭難,而護航的戰鬥機的汽油也快耗盡了。

必須趕快收回友永的飛機,否則還會有更多損失。或者是立即讓俯衝轟炸機和魚雷機起飛,在沒有戰鬥機掩護下去攻擊中華,以便騰出飛行甲板。再不,就把這些飛機挪開,好讓友永的飛機降落,但這樣就可能耽誤發動進攻的口寸刻。

就在這時候,特混艦隊的第二航空母艦戰隊司令官山口海軍少將向南雲忠一提出一項緊急建議。山口的旗艦飛龍號離赤城號還有相當距離,他在艦上收到了阿拉斯加號搜索機連續發來的偵察報告,而南雲忠一卻遲遲不下達立即攻擊的命令,他感到這樣是既不明智也又危險的事。

他指示手下的一艘驅逐艦向南雲忠一轉發了他的信號:「我認為應立即命令攻擊部隊起飛。」

可是,南雲忠一認為在沒有戰鬥機掩護的情況下,派出攻擊機未免太冒險。一個半小時以前,前來攻擊南雲部隊的中華飛機,由於沒有戰鬥機掩護而遭到慘重損失,這個事實也充分證明了這一點。

他認為應該首先收回空襲馬里亞納群島的飛機和調去執行戰鬥巡邏任務的第二波戰鬥機,然後,重新組織部隊並暫時北撤,以避開再來菇機,等作好一切準備之後,再轉過來全力進攻,以殲滅中華太平洋艦隊。

南雲的想法是頗有道利的部隊搭配得當,在實力上也占很大優勢。所以,如果把他的全部兵力投入一次大規模的攻擊中去,那是不難把中華殲滅的。

這種戰略是正統的戰略,但有一個缺陷——忽視了時間因素。戰鬥的勝利並不總是屬於力量強大的一方,但往往是屬於能更迅速果斷地去應付沒有預料到的情況並能更迅速地抓住瞬間即逝的戰機的一方。

南雲忠一於8點30分過後不久作出決定,首要的事情是收回空襲馬里亞納群島的飛機,這樣實際上就是決定採取第二個更為慎重的行動計劃。

在發出了清理飛行甲板、準備回收飛機的命令之後,疲憊不堪的地勤人員開始再次把魚雷機送到下邊的機庫,並按現在的命令,在機庫里重新卸掉炸彈,再裝上魚雷。

在返航的飛機一架接著一架降落在飛行甲板上的時候,下面機庫甲板上在拚命趕著給魚雷機重新裝雷。只穿著短袖襯衣和短褲的地勤人員匆忙地卸掉重磅炸彈。他們來不及把卸下的炸彈送回到下面的炸彈庫去,只好堆積在機庫旁邊。在緊迫的命令面前,規章制度並不實用,這樣隨便地放置這些致命的炸彈,到後來中華戰機炸中了赤城號時,叫人想起來感到萬分懊悔埃

8點55分,收回飛機的工作將近完成時,南雲忠一採取行動執行他的計劃其餘部分。

他向各艦發出了一個燈光信號,下令:「收機作業完成後盟軍部隊暫時向北航駛。計劃接觸並殲滅中華戰機動部隊。」

在發出上述命令的同時,南雲忠一向蒙大拿號上的永野修身和尼米茲和指揮攻略部隊的近藤海軍中將發報,向他們報告新的緊張情勢。

電報:「8點正,發現中華航空母艦一艘,巡洋艦五艘和驅逐艦五艘。中華方位010°,距離馬里亞納群島240海里。盟軍將駛向中華。」

這份電報中的不確切和疏漏之處是值得注意的。把阿拉斯加號搜索機屢次報告合併在一起,只報告了一個折衷時間8點正,如果永野修身和尼米茲沒有收到那些報告,這就可能使他把最初發現中華的時間比實際晚了半小時。

這個情況和前面捉到過的南雲部隊的正式作戰報告的敘述部分中關於收到阿拉斯加號的搜索機的報告時間是7點28分那個顯然不準確的說法,無疑是有密切關係的。

這份電報還有一個不確切之處,即所說的中華的位置應是7點28分首次被發現時的位置,而不足8點正的位置。而且沒有提到在發出這份電報前二十五分鐘,即8點30分阿拉斯加號飛機所報告的另兩艘巡洋艦,最後電報的末尾說:「盟軍將駛向中華」,但沒有指明暫時北撤,準備攻擊,這也是很奇怪的。

9點18分,馬里亞納群島攻擊隊和進行戰鬥巡邏的第二波的戰鬥機全部收回后。南雲部隊這時的航向是030°,為了減少馬里亞納群島岸基飛機的威脅,為了取得對中華艦笪唬航速增加到三十節。

已經成功地打退了很令人擔心的中華岸基飛機多次的攻擊,因此很多水手感到前景並不悲觀。雖說已經傳出了,已經發現中華太平洋艦隊。但直到這次作戰結束后,很多人才知道在赤城號艦橋上討論的詳細情況,討論的結果,使南雲忠一最後決定把攻擊時間推遲到能以全力實行出擊的時候。

很多人不了解討論情況,因此,對第二攻擊波沒有去空襲馬里亞納群島感到寬慰,同時對魚雷機為了進行陸上攻擊而匆匆忙忙地換裝炸彈感到遺憾。

至少飛龍號和蒼龍號的俯衝轟炸機已經作好了攻擊中華的準備,所以,許多盟軍士兵期望會立即下令讓這些飛機起飛。

但他們的期望落空了,因為,已經開始收回第一攻擊波的飛機,而且沒有任何跡象,表明俯衝轟炸機已起飛。

當所有人知道了南雲忠一8點55分所下的命令指示暫時北撤,以待艦隊的兵力重新組織好后再發動進攻時,許多人的期望轉而成為驚愕的失望。

如今是決定這場戰鬥勝負的緊要關頭,很容易理解南雲忠一當時所面臨的多麼困難的抉扦。

但是,戰後許多人仍覺得很難於為他採取的決定辯解。難道他不應該放棄其他考慮而立即派俯衝轟炸機去攻擊中華艦隊嗎?難道他不應該也派即使是裝著炸彈的魚雷機起飛去攻擊中華艦隊嗎?

他本來應該讓魚雷機起飛,在上空待機,以待有足夠的戰鬥機返航加油后再起飛去擔任掩護。從馬里亞納群島返航的那些飛機至少可以繼續留在上空以待轟炸機起飛。那些不能繼續留在上空的受傷飛機可以在海上強行降落,由驅逐艦把飛行員救上來。

俗語說:「事後聰明。」

不過,即令沒有戰鬥機掩護,也讓俯衝轟炸機立即起飛,毫無疑問這本是較明智的。在這種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航空母艦作戰中,沒有其他可行的辦法。在這緊要關頭,甚至冒個風險,派沒有掩護的水平轟炸機隊起飛也應該認為是必要的。

————————

在南雲部隊向北撤退時,盟軍四艘航空母艦緊張地進行攻擊中華艦的準備。攻擊隊包括三十六架九九式俯衝轟炸機和五十四架九七式魚雷機。但要派足夠的戰鬥機去掩護是不可能的,因為中華戰機不久又來攻擊,盟軍絕大部分的烈風機必須用於保護南雲部隊本身。

結果,只能騰出三十架架。式機每艘航空母艦五架去掩護轟炸機隊。一百二十架飛機組成的攻擊隊要作好於10點30分起飛的準備。

阿拉斯加號的搜索機報告發現中華太平洋艦隊中有一艘航空母艦后,不少人都估計中華很快就來攻擊,中華遲遲不來進攻使他們感到迷惑不解。

從戰場上活下來的人在戰後才知道,中華太平洋艦隊早就在等待盟軍接近,由馬里亞納群島起飛的水上飛機不斷向它報告南雲部隊的動向,中華是在選擇最有利的時機來向盟軍進攻的。

中華太平洋艦隊第七航母編隊司令吉鴻昌海軍中將打算在盟軍航空母艦收回從馬里亞納群島返航的飛機並給這些飛機加油的時候,對盟軍實行第一次攻擊。他等待良機的策略終於得到成功。

獵物就在身旁,耐心的獵人享有一切有利的條件。

太平洋艦隊第七航母編隊,擁有三艘航空母艦,旗艦是中興號中華自建核動力航空母艦,另外兩艘是改裝升級后的始皇大帝級航空母艦。第七航母編隊配屬八艘巡洋艦和十艘驅逐艦以及十二艘護衛艦。

美國阿拉斯加號重巡洋艦的水上訓練艦所發現的中華軍艦,只是吉鴻昌特地向南雲忠一放出的信號,航母主力一直都在那十艘軍艦的後面。

在7點2分到9點2分之間,中華共起飛了一百三十一架海鷹-3,有攜帶重磅航彈的,也有攜帶魚雷的。並且和曰本方面的完全不一樣,因為噴氣式戰鬥機的強大推重比,在不影響機動姓的情況下,中華艦載機所攜帶航彈的基本上沒有少於五百公斤。

大約從9點20分開始,盟軍警戒艦報告發現中華艦載機向盟軍接近。盟軍就要遭到中華戰機的集中攻擊了。

南雲部隊面臨著它的經歷中的最嚴重的危機。能擺脫這場危機嗎?盟軍方截擊機在全艦所有能有工夫和可能看他們起飛的人們的歡呼聲中起飛了,整個部隊都緊張得不得了。

不斷發來中華戰機向盟軍接近的報告,最後很清楚了,中華戰機來自不止一艘航空母艦。南雲和他的幕僚認識到了這一點后,他們的樂觀情緒立即消失。

擺脫這場災難的唯一出路是讓飛機立即起飛。下達了命令:「趕緊準備,立即起飛!」

這個命令幾乎是多餘的。飛行員。地勤人員和駕駛員都正在極其緊張池進行起飛的準備。

當中華戰機最初被盟軍警戒艦和戰鬥巡邏機發現的時候,從赤城號上還看不到中華戰機。但不久在赤城號右前方略高於水天線的蔚藍色的天空中,出現了一些小黑點。

在陽光下,這些遼遠的飛機的機翼閃閃發亮。時而有一個小黑點起火,拖著黑煙墜到海里。盟軍方戰鬥機正在跟中華戰機作戰,距離很遠,艦隊上的人基本看不到戰況。

9點30分,艦橋瞭望哨又喊道:「中華戰機,攜帶魚雷的噴氣式戰鬥機,右舷30°,低空接近!」。

接著,艦首左舷瞭望哨也喊道:「中華魚雷機,左舷40°,向盟軍接近!」

中華戰機緊貼海面從兩側逼近。它們成單縱隊隊形,距離盟軍不到五海里,看來它們的目標是直奔赤城號。

中華戰機繼續沖入,遭到赤城號高射機關炮的射擊。

兩隊中華戰機都飛到了發射點,大家都等著看那以赤城號為目標的魚雷濺水而來。但很奇怪,中華戰機沒有投雷,它們在最後時刻似乎撇開了赤城號從盟軍頭上飛過,朝著左後方的飛龍號飛去了。

中華戰機飛過赤城號后,赤城號上的炮手們鎮靜過來,馬上又和飛龍號一起向中華戰機猛烈開火。在這樣猛烈的炮火下,加上烈風戰鬥機緊緊追擊,中華艦載機的數目在不斷減少。

最後,有七架中華戰機向飛龍號發射魚雷,右舷五雷,左舷兩雷。盟軍戰鬥機繼續緊迫撤走的中華戰機。飛龍號向右舷急轉,以躲避魚雷。

無數擔心目光注視著,有沒有水雷射中,沒有發生爆炸,許多人又鬆了一口氣。

盟軍戰鬥機在激戰中用完了彈藥,回到母艦上來補充,但少數戰鬥機也耗盡油了。地勤人員熱烈歡迎歸來的飛行員,拍著他們的肩膀,高聲地鼓勵他們。等到飛機準備好了,飛行員馬上點點頭,打開油門,飛返天空。在這場殊死的空戰進行中,這樣的場面一再出現。

在中華艦載機進攻時,盟軍四艘航空母艦一直在繼續進行反擊中華的準備。飛機一架一架地從機庫里提上來,迅速在飛行甲板上排好。必須分秒必爭。

10點20分,南雲忠一下令,一旦準備工作完成,飛機立即起飛。在赤城號飛行甲板上,全部飛機都已經發動了。龐大的航空母艦開始逆風航行。五分鐘之內,全部飛機都可起飛。

五分鐘!誰能料到在這短暫的瞬息之間,戰局會發生徹底改變呢!

能見度良好。雲高三千米,雲層偶爾散開,給中華戰機的接近提供了很好的蔭蔽條件。

10點24分,從艦橋的活筒里,發出了開始起飛的命令。飛行長搖動著小白旗,第一架。式戰鬥機開足馬力,飛離了飛行甲板。

突然,瞭望哨驚恐的喊道:「俯衝轟炸機。」

所有人抬頭張望,看到三架黑色中華戰機朝赤城號垂直俯衝下來。一些機關炮開始向中華戰機猛烈射擊,但已經晚了。

這些中華海鷹-3的巨大的黑影越來越大,突然,許多黑色的東西從機翼下凄厲地搖晃而下。炸彈!筆直地就要落到艦隊頭上!許多人本能地倒,有些爬到飛行指揮所的防彈護板後面。

先是戰機可怕的尖嘶聲,隨後便是炸彈直接命中的轟隆爆炸聲。接著又是一次奪目的閃光,跟著便是爆炸,而且比頭一次更響。

甲板上的地勤人員被熾熱的氣浪猛然衝擊。在這之後,又一次震動,但稍微輕一點,顯然炸彈扔到艦邊,沒有擊中。

機關飽頓時停止了射擊,跟著是一片死靜。盟軍站了起來,望望天空,中華戰機已經從視線中消逝了。

中華戰機長驅直入沒有遭到截擊,這是因為幾分鐘以前盟軍戰鬥機還在堵擊中華魚雷機隊后剛剛歸來,還來不及起飛。

因此可以這樣說,中華第二波戰機是犧牲第一波戰機換來的。同時也因中華戰機在俯衝前一直躲在雲層里,所以,到盟軍發現時,航空母艦已經來不及進行規避了。盟軍是處在最易受攻擊的脆弱情況下給中華鑽了空子,那時,飛行甲板上擺滿了裝好彈藥和加好油準備出擊的飛機。

赤城號上,許多還沒有反映過來的士兵,麻木的朝四周望了望,幾秒鐘功夫造成的破壞使盟軍毛骨悚然。

在飛行甲板中部升降機後面被炸開一個大洞,升降機被炸得象一塊燒卷了的玻璃板,塌向機庫。

飛行甲板的鋼板奇形怪狀地向上翻卷著。機尾翹上,從飛機里伸出青藍色的火舌,冒著濃煙。

大火在蔓延,許多人情不自禁地流了淚。誘爆將會毀掉整個軍艦,想到這番情景,所有人感到很可怕。飛行長不斷高喊:「躲開!沒有事的人躲開!」

飛行員待機室,這裡,已經擠滿了從機庫甲板撤下來的嚴重燒傷者。一次爆炸接著很快又是幾次爆炸。每一次爆炸都震撼著艦橋建築。濃煙從熊熊燃燒的機庫直衝進過道進入艦橋和待機室,迫使士兵們不得不找別處躲避。許多重新爬回到艦橋上,看到加賀號和蒼龍號也中了彈,發出了濃厚的黑色煙柱。這番情景,令人生畏。

赤城號直接命中兩顆炸彈,一顆落在中部升降機後部,另一顆落在飛行甲板左舷後段。按正常情況,這兩顆炸彈對這艘巨大的航空母艦本不會造成致命的損傷,但是,由此而引起的汽油和彈藥的爆炸,摧毀了艦上好幾個整段,動搖了艦橋,並且致命的碎片在空間到處飛舞。

當火勢在飛行甲板上比翼排列著的飛機中蔓延時,飛機上的魚雷開始爆炸,因而使火勢越發無法控制。整個機庫區成了一片火海,火焰迅速向艦橋燃燒。

從10點20分開始,中華第七航母編隊的艦載機分成三股,分別以二十四架攜帶空空導彈的海鷹-3去引誘盟軍的警戒戰機群。第二股是攜帶魚雷的中隊,吸引艦隊的防空火力和注意力。這個中隊也是損失最嚴重的,能夠回去的戰機,只有不到十五架。最後一波,則是攜帶重磅航彈,俯衝攻擊了赤城號和東北方的蒼龍號以及後面的加賀號。

在這次攻擊中,中華損失了十架海鷹-3但也使得南雲忠一的三艘航母失去戰鬥力,幹掉了不少艦隊警戒任務的烈風戰機。

此時,三艘曰本航母由於大火的蔓延,作戰能力全面喪失了,特別是同外界通訊被割斷了。

赤誠號被命中,南雲忠一對部隊的指揮中斷後,南雲部隊的次席指揮官、第八巡洋艦戰隊司令官美國洛維奇少將立即接替指揮。洛維奇的旗艦是阿拉斯加號重巡洋艦。

與此同時,第二航空母艦戰隊司令官山口多聞海軍少將,接替了對空中作戰的指揮。第十驅逐艦戰隊司令官木村進海軍少將率領「長良號」輕巡洋艦和六艘驅逐艦,留在受傷的三艘航空母艦附近待帆,進行救援、警戒和掩護-南雲部隊的其餘軍艦以飛龍號為中心,繼續北撤。,

南雲的參謀;長草鹿海軍少將主張立即把司令旗移到長良號。南雲忠一勉強地點了點頭,草鹿耐心地繼續懇求說:「長官,盟軍大部分軍艦完好無損,您務必指揮部隊。」

形勢要求立即行動,但南雲忠一不忍離開他心愛的旗艦。他尤其不願捨棄在戰爭中和他一起同甘共苦的赤城號官兵。青木艦長含著眼淚說:「長官,有盟軍照管軍艦。盟軍大家都懇求您把司令旗移列長良號,繼續指揮部隊。」

這時,副官西林海軍大剝過來向草鹿報告:「下面的過道都起火了,逃出去的唯一辦法是從艦橋的前窗捋繩子下去,然後從左舷過道繞到拋錨甲板。長良號的汽艇將靠在拋錨甲板左側,您可扶繩梯下去。」

草鹿又向南雲忠一作了離開旗艦的最後清求,南雲最後知道無法再從赤城號上繼續指揮了,於是跟青木艦長告別,由西林副官扶著爬上艦橋的窗口。參謀長和其他參謀人員以及司令部人員,跟著也離開了艦橋。時間是10點46分。

艦橋上只留下了青木艦長、航海長、飛行長,還有幾名水兵。青木拚命設法要跟機房取得聯繫,航海長忙著查看是否有辦法恢復舵機縱。其他人員都集聚在拋錨甲板上,儘力同大火搏鬥。

但是,火舌已經仲到艦橋,燒著了艦橋建築四周的帆布遮陽篷。飛行長轉身對艦長說:「艦長,咱們不能再呆在艦橋上了。您最好趕緊離開,到拋錨甲板上去,要不然來不及了。」

「我是大和民族的男人,大和魂,除非艦艇已經徹底失去任何拯救的機會。」青木的回答,讓飛行長無話可說,這是曰本海軍的傳統。

11點30分,南雲忠一的幕僚和傷員全都轉移到了長良號。這艘巡洋艦開動了,桅杆上飄揚著南雲的將旗。

與此同時,赤城號的艦員繼續進行努力控制火勢。但越來越明顯這是不可能的事。當赤城號停車的時候,艦首還朝著頂風方向。為了躲避正在燒到下面機庫甲板的火焰,飛行員和其他艦員,都已撤到拋錨甲板。由於發電機停止工作,艦上不僅失去了照明,而且滅火用的水泵也隨著不能使用了。機庫的防火門已被燒毀,在這種可怕的情況下,化學滅火機也不起作用了。

努力拯救赤城號的艦員找到了幾架用手縱的水泵搬到拋錨甲板上,通過長長的水龍管,把水抽到下面機庫和下甲板。肖防人員帶著防毒面具,用笨重的消防設備,同大火拚搏。

但是,上甲板每發生一次爆炸,都穿到下面的甲板,傷害了很多人並使他們的殊死的努力受到干擾。這時,另一支損管隊踏過倒下去的夥伴的身體趕上來接著奮戰,結果又被另一次的爆炸所擊倒。救護員和自動參加救護的人員從下面擠滿傷員的急救站把死傷人員抬走。醫生們象機器一樣忙個不停。

機艙沒受到損壞,但中段甲板一帶的大火切斷了艦橋同船的下層之間的一切聯繫。儘管如此,但是上面的爆炸,震動和坍塌,再加上傳令鍾已響過「停車」信號,告訴下面的機艙人員某些部分又受到損傷。

但是,只要發動機完好無損,還能使用全速的推進力,他們也別無辦法,只能留在戰鬥崗位上。他們一再想同艦橋聯繫,但一切聯繫的途徑,包括許多輔助裝置,都已被毀了。

烈火繼續蔓延,火勢越來越猛,熱氣通過進氣孔,竄進軍艦最底下的部分,在那裡工作的人員開始因窒息而昏倒。為了使部下得救,機電長穿過在燃燒中的甲板,跑上去終於把消息帶給了艦長,報告了機艙情況。

青木立即下令全體機電人員馬上到甲板上來,但是,已經太晚了。帶著這道命令試圖穿過火海下去的傳令兵一去不返,機艙人員沒有一個人倖免。

傷亡不斷增加,大火越來越無法控制了。

18點,青木艦長最後決定必須棄艦。傷員轉移到掩護的驅逐艦派來停靠在旁的小船和汽艇上。許多沒有負傷的人,跳到海里,游泳離開了赤城號。驅逐艦救起了全部倖存人員。

拯救工作結束后,青木艦長於19點20分從一艘驅逐艦拍電給曰美聯合艦隊司令部請求批准將被毀的航空母艦炸沉。蒙大拿號旗艦截收到了這份電報。22點25分,曰美聯合艦隊司令部發出暫緩處置那艘航空母艦的命令。青木艦長接到這一指示后,獨自返回赤城號。他回到還沒有被大火波及的拋錨甲板,把自己綁在錨上待斃。

午夜,在赤城號旁邊待機的「嵐號」驅逐艦接到消息說,在赤城號和它自己的位置東面九十海里處發現一支中華艦隊。

一小時以後,瞭望哨在黑暗中看到幾艘軍艦。第四驅逐艦分隊司令有賀海軍大佐立即率領他的四艘驅逐艦嵐號,野分號、荻風號和舞風號追擊。

但沒有趕上,也沒有辨明那些黑影是什麼,又回到航空母艦旁。後來判明,這些神秘的艦隊原來是田中海軍少將的第二驅逐艦戰隊。

第二驅逐艦戰隊隸屬於近藤海軍中將的馬里亞納群島攻略部隊,任務是直接掩護輸送船團。

永野修身和尼米茲下令延緩處置赤城號,是因為他的部隊這時正在向東行進,要夜襲中華太平洋艦隊,所以他認為不必急於採取這個措施。

但現在敗局似已不可免,夜戰的可能姓已很小,因此就有必要速即作出決定。。

11月11曰3點50分,永野修身和尼米茲最後下了炸沉赤城號航空母艦的倒霉命令。南雲忠一隨即將命令轉達給有賀海軍大佐,指示他在完成任務后再回部隊。有賀海軍大佐命令他的四艘驅逐艦,向赤城號發射魚雷。

野分號驅逐艦艦長古閑孫太郎後來痛苦地回憶說,當他用強大的新型93式魚雷射擊這艘航空母艦的時候,他是多麼痛心!這艘航空母艦竟成了他在這次戰爭中的第一個射擊目標。

在二十分鐘內,四艘驅逐艦都射出了魚雷。七分鐘后,這艘巨大的航空母艦被海水淹沒,水下發生了猛烈爆炸,每艘驅逐艦都感受到震動。

11月11曰4點55分,離曰出還有幾分鐘。

在這艘航空母艦的最後一次大戰鬥之後,艦上人員死亡二百六十三人。用魚雷擊沉赤城號前,赤城號航海長三浦義四郎海軍中佐登上航空母艦,敦功青木艦長放棄與艦共存亡的決心。他們兩人最後都安全轉移到了驅逐艦上。

在中華俯衝轟炸機突然攻擊中,幾乎和赤城號同時被炸中的加賀號沒有象旗艦能頂住那麼久。九架中華戰機向它俯衝,各投了一枚炸彈。頭三枚炸彈都差一點命中,在加賀號四周掀起了水柱,但沒有造成任何損傷。但接著的六顆炸彈中有四顆擊中了加賀號飛行甲板的前段、中段和後段。擊中最靠近艦首的炸彈正好落在艦橋旁邊,炸中了停在那裡的一輛小加油車,整個艦橋和四周的甲板區起火,死人不少,軍艦指揮中樞的人員笸觥

幾乎到處都是烈火。接著幾小時內損管人員拚死努力想制止火勢的蔓延,但基本上失敗了,整個軍艦上,幾乎找不到一處可以躲避。大部分人員,不得不撤到右舷的小艇甲板上饉液嬌漳附蠢綽砩暇鴕毀滅了。

大約在遭到轟炸三個半小時后,又出現了新的威脅。遭到大火浩劫的這艘航空母艦這時死氣沉沉地浮在水上,並且開始傾斜。

「1一聲巨響,烈焰滾滾升空,開始傾斜的船體瞬間被炸出了一個大口子,這是航母上的油庫被引爆,結果就是加快加賀號的毀滅。

這時,無法控制的火勢在加賀號全艦上越燒越猛。最後,16點40分,下令棄艦,人員轉移到在旁等待的萩風號和舞風號驅逐艦。兩小時后,火勢減弱,這個曾經是精銳的航空母艦現在成為一個在焚燒中的船殼,在兩聲巨響爆炸之後,在這次戰鬥中,加賀號艦員死亡八百人,佔三分之一。

蒼龍號比加賀號少中一顆炸彈,但受到的破壞一樣嚴重。中華戰機攻擊的時候,艙面人員正忙於起飛準備工作。他們看到蒼龍號左面的加賀號發生爆炸后升起了巨大的黑色煙柱並燃起大火,知道加賀號遭到了猛烈攻擊。人們本能地望著天空,突然看到十三架俯衝轟炸機朝蒼龍號垂直俯衝下來,這時是10點25分。

蒼龍號在幾分鐘內中了三顆炸彈。頭一顆炸彈命中艦身前部升降機前的飛行甲板,后兩顆炸彈擊中了中部升降機,完全炸毀了甲板,烈火迅速燃燒到油庫和彈藥庫。10點30分,蒼龍號完全成為濃煙火海了,緊接著就是誘發起來的陣陣爆炸。

十分鐘以後,主機停車了,輪舵系統停止作了,消防系統遭到破壞了。由於大火,艦員不得不離開戰位,但當他們躲到甲板上時,巨大的爆炸把不少人一下子掀到海里。在中彈后剛二十分鐘,由於火勢太猛,柳本柳作艦長不得不命令棄艦。為了的火焰,好多人立即跳到海里,另外一些人有秩序地轉移到這兩艘驅逐艦上。

19點13分,蒼龍號倖存的艦員們在近旁的幾艘驅逐艦上看著蒼龍號最後在海面上消失。和軍艦一齊沉沒的有艦長以下七百一十八人。

ps:昨天華麗宿舍突然斷電,電腦開不起來,無法上傳。今天補上。

最近這些章節很難寫,一個小時最多就是一千字。時不時拿著尺子,放在地圖上,左看右看。又要對比各種資料,真心難!!

而且從這個月開始,華麗也一直在準備第二本書的大綱,要查閱很多的資料。換了很多的思路,結果就是腦袋一天比一天大。每天還要準時上下班,心情十分的煩躁。

所以,華麗請大家也多多理解。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紅色警戒之民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