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警戒之民國 其他類型

紅色警戒之民國

第637章南雲艦隊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13日 07:25 [字數] 556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中興十六年,11月7日,雨雖然停了,但天氣仍舊陰沉沉的。雨後本該出現的晴天,如今卻被薄霧籠罩。

和天氣一樣,一切都太反常了。

正如此刻尼米茲和永野修身的心情一樣,兩人站在號稱全世界最強大戰列艦蒙大拿號的建橋上,看著霧氣瀰漫的海面,心情沉重無比。

弗萊切的艦隊全軍覆沒,這對即將開始的行動,是一個很大的打擊。

他們兩人不敢把這個消息公布出去,戰鬥未開始,己方就折損一員大將,一旦消息傳到全軍,對士氣的打擊必然沉重。

不過,兩人還覺得慶幸,因為弗萊切的艦隊,並不是這一次行動的主要力量,他只是作為偵查火力,看能不能查探出中華的海軍是否在馬里亞納群島。

葬送一支艦隊,來確認判斷,這對永野修身和尼米茲來說,其實並非無法接受。至少現在可以知道,在馬里亞納群島周圍,可以進一步確認,這裡並沒有中華的艦隊。

當然他們這樣做,並不怕會打草驚蛇。其實這份計劃很關鍵的一環就是,一開始就打草驚蛇。讓中華誤以為弗萊切的艦隊只是調虎離山之計,為此他們兩個沒少在中途島周圍做文章。為的就是讓中華自己聰明反被聰明誤。

只是,計劃很好,但中華會上當嗎?

雲層很低,能見度很差,從蒙大拿號艦橋上只能勉強看到離它一千五百米遠的驅逐艦警戒部隊模模糊糊的暗影。

這時主力部隊應陔與油船會台。進行加油。但在會合點沒有找到油船。中途島號派出偵察機尋找,由於能見也壞接痛。不過,這時油船隊向蒙大拿號發報報告了它們的位置,使會合得以實現。但因此而打破了無線電靜默,所以必須設想敵人現在已知道了主力部隊所在的位置。

這一天內,越來越多的跡象表明,中華已經發現了盟軍部隊,或者至少強烈懷疑到盟軍部隊在向中途島移動。

無線電偵察發現,從菲律賓和琉球群島發出的電汛有明顯的增加。在所截收到的一百八十份電報中有七十二份是急電,說明局勢異常緊張了。

從日本本土起飛的一架日本水上巡邏機,在日本本土北東五百海里的大洋上空,偶然同一架中華水上飛機遭遇,並且互相用機槍進行了短暫的射擊。這說明中華已把馬里亞納群島岸基巡邏機的巡邏半徑伸延到了七百海里。

又有報告說,在關島東南大約五百海里的地方都發現了敵潛艇。這幾乎肯定表明,在馬里亞納群島東南大約六百海里處。中華有一條潛艇巡邏線。

這時,馬里亞納群島輸送船團已到達馬里亞納群島以西大約一千海里處,正在朝北東方向行駛。

這支船團以二十四小時航行二百四十海里的速度前進,到11月7日,就是規定南雲部隊對馬里亞納群島進行入侵前空襲的前兩天,就要駛入馬里亞納群島中華飛機七百海里巡邏半徑之內了。從安全方面考慮。輸送船團似乎是前進得太快了。

11月7日,永野修身部隊所在海區天陰,有時有雨。由於同油船會合推遲而在11月8日開始的加油工作,這天早晨又繼續進行,但當能見度低到使船隻已不能安全活動時。加油工作也不得不停止了。

在作戰計劃中還發生了另一個障礙。按計劃應該在11月8日奉派到菲律賓和琉球群島北西建立乙警戒線的第五潛艇戰隊,由於檢修的耽誤而推遲了從本土起程的日期。沒有按時到達指定陣位。

派到菲律賓和琉球群島以西建立甲警戒線的第三潛艇戰隊的潛艇,也因為偵查琉球群島計劃流產所造成的耽擱而未能如期到達指定地點。這些潛艇實際上到11月10日才到達陣位。

既然潛艇警戒線還沒有建立,永野修身海軍大將和他的幕僚完全無從了解中華太平洋艦隊的活動。

可是,在11月8日這天,在馬里亞納群島地區進行偵察的伊—168號潛艇,發來了一些有關那裡的局勢的零星情報。

報告說:除在塞班以南發現一艘警戒艦外,未發現其他艦艇。中華似乎加強了對馬里亞納群島南西方面的巡邏,巡邏距離大概為六百海里。

看來中華在實行嚴格的警戒,大批敵機晝夜二十四小時在實施防禦巡邏,島上還可看到有許多吊車,說明有些設施正在擴建中。

儘管日美聯合艦隊司令部主要依賴潛艇偵察敵情,但結果在馬里亞納群島作戰期間,潛艇送來的重要諜報只此一份。

在永野修身部隊前面大約六百海里的南雲部隊,11月8日這天進入了濃霧籠罩著的海區。洋麵上雲層很低,而且開始下小雨,看樣子很可能接著就要有大霧了。能見度已很低,隊形中相鄰的船艦彼此都幾乎看不見了。

赤城號旗艦上的南雲海軍中將跟日美聯合艦隊司令部一樣,不了解敵艦隊的動向和企圖。事實上,由於赤城號無線電接收能力有限,加以在前進中的盟軍艦隊保持無線電靜默,永野修身在日美聯合艦隊旗艦上收到的情報有很多是南雲海軍中將也不知道的。

這些情報強烈暗示中華已經知道或者很猜疑盟軍艦隊正在向馬里亞納群島移動,中華正準備同盟軍艦隊對抗。

這恰好是南雲部隊參謀長草鹿海軍少將所擔心出現的情況。草鹿海軍少將在出發前再三請求作為全艦隊旗艦的蒙大拿號將一切重要無線電偵察情報轉發給赤城號。但是,永野修身和尼米茲以及他們的幕僚顯然還希望能做到出敵不意。因此認為應當繼續保持無線電靜默。

這樣,到11月8日終時。盟軍艦隊還是在惡劣天氣下,逐漸地駛近日的地。直到這時,沒有肯定的跡象表明任何盟軍艦隊已被中華髮現。因此日美聯合艦隊中自司令長官以下直到每一個人都還希望自己仍然掌握著出敵不意進行突然襲擊這一寶貴的有利條件。

11月9日拂曉,南雲部隊在前一天下午遇到的薄霧已變成濃厚的大霧。按照霧中航行部署行駛,隊形中相鄰的艦隻往往看不見五、六百米距離以外的鄰艦。打開了強光探照燈,但燈光在霧中也透不出來。

在這無邊無際的濃霧中要保持蛇行運動,但卻只能偶爾瞥見一下鄰艦,所以。這個是很艱難、很傷腦筋的活動。然而必須這樣做,因為南雲艦隊正在進入中華潛艇巡邏的海區,大霧倒可以幫助他們不讓中華偵察機發現,不過這個好處給航行中增加的危險抵消了。

不但如此,下霧不會妨礙裝備著雷達的敵潛艇的行動,而反潛巡邏機卻無法起飛進行巡邏。為了應付這種不利情況和防備出現其他問題,各艦都充分作了戰鬥準備。加強了反潛警戒瞭望。

南雲忠一和草鹿參謀長以下全體幕僚,聚集在赤城號艦橋的右邊。他們默不作聲地望著前方,每個人的神情顯得十分焦慮和緊張。在艦橋的左邊,艦長青木海軍大佐和航海長三浦海軍中佐全力以赴,使軍艦保持航向和隊形。他們不時地探身窗外,竭盡全力想窺破籠罩一切的大霧。

改變航向的時間規定在固定的時間點上。如果時間表打算執行,航向就必須改變。但在濃霧中實行這樣的航向改變之前,必須把肯定意見通報編隊的各艦,以免有的迷航或掉隊。

能見度太低,顯然不能用旗號聯絡。就是探照燈也不能有效地傳達必要的命令。除了使用無線電外,沒有別的辦法。但這樣做。確實會把我們的陣位暴露給中華,這是南雲海軍中將和他的幕僚十分擔心的事。

這種使人煩惱的處境有助於揭露出南雲被指派了兩個根本矛餃撾裾庖皇率怠

第一個任務是,11月11日空襲馬里亞納群島,為登陸作戰作火力準備,這就嚴格限制南雲部隊的行動。第二個任務是,與敵艦隊接觸並殲滅之,這就要求南雲部隊根據情況需要完全機動行事,於是,在搜索中華時保持自己方行蹤的秘密就是十分重要的事。

顯然,把哪一個任務擺在主要地位必須作出明確的決定。南雲的幕僚根據假沒,對這個問題進行了長時間的研究,目前機動部隊司令長官面臨需要作出最後選擇的局面了。但是,現在還沒有得到關於中華太平洋艦隊的一鱗半爪的情報。面對這個困難局面,首席參謀大石海軍大佐首先發言說:

「日美聯合艦隊作戰命令規定,殲滅敵軍是首要任務,配合登陸作戰是次要的。但同一命令又明確要求我們在11月11日空襲馬里亞納群島,就是說,如果在我們準備進攻的時候沒有發現敵機動部隊的話,我們必須按時發動空襲。如果不按計劃把馬里亞納群島的岸基航空兵力摧毀,兩天後我們的登陸作戰就會受到猛烈的抵抗,整個攻略作戰時間表就要被打亂。」

南雲忠一以其歷來就有的直截了當的話提出了每個人心中的問題:「但是敵艦隊在哪裡呢?」

大石回答說:「由於未能偵察敵占區,我們不知道中華在哪兒。如果敵部隊現在敵占區,而且他們在我們進攻馬里亞納群島后出動的活,我們就有充裕的準備時間來對付他們,因為他們還得走一千一百多海里的航程才能到達戰常

即使中華已經知道我們的動向並出發迎擊,他們此刻也不可能離開敵占區很遠,當然不可能離我們很近。所以,我以為我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對馬里亞納群島進行預定的空襲。」

說到這裡,草鹿參謀長問情報參謀,截聽到的無線電報是否提供了關於中華動向的情報。

情報參謀無奈回答:「很遺憾,沒有聽到什麼1

草鹿又問:「從日美聯合艦隊旗艦蒙大拿號那裡是否收到了什麼情報1回答還是否定的。

於是。草鹿參謀長向南雲忠一建議說:「既然我們必須不惜任何代價按計劃行動,您是否同意使用我們艦隊內部使用的低功率無線電發報機下達改變航向的命令?」

南雲忠一同意這個唯一可行的辦法。於是就用中波發報機拍發出了這道命令。用低功率發報,可以達到南雲部隊的外緣,但希望不要再遠了。

這個辦法不完全保險,但過去由於中華粗心大意,偶爾曾經奏效。可是這一次,在南雲部隊後面六百海里的蒙大拿號也清楚地收到了這個電訊。由於中華太平洋艦隊離這裡只有幾百海里。南雲忠一等人對此一無所知,非常可能它也截聽到了這個信號。

馬里亞納群島作戰計劃的制訂者自始即估計中華太平洋艦隊在馬里亞納群島遭到攻擊後會被引誘出來,但不可能在這之前。

然而日美聯合艦隊高層絲毫不知道。中華已經出動,更沒有料到有一支強大的敵部隊在伏兵等待,準備隨時撲向他們。

整個下午直到夜裡,大霧仍舊籠罩著南雲部隊。同赤城號艦橋上的緊張氣氛正相反,赤城號的軍官乃至整個南雲艦隊,不管是日本航母還是美國航母的休息室里,充滿著無憂無慮的飛行員們的談笑聲。他們的唯一任務就是一聲令下即跳上飛機出擊。訂於兩天以後進行的空襲已經作好了一切準備。但由於天氣不好,沒有下達飛行任務。所以,飛行人員無事可做,只有打撲克、吹吹牛來消磨時間。

在這段時間內,在後面六百海里處的日美聯合艦隊主力那裡的天氣有些好轉,昨天停止下來的加油作業又重新開始了。

最糟糕的是。大霧持久不散,中華艦隊的行動完全無從發現。

對琉球群島和菲律賓中華佔領區進行偵察的計劃,已經告吹。盟軍的潛艇也沒有捉供任何情報。唯一的情報來源就是截聽敵方無線電汛了。

早在11月4日,永野修身的旗艦蒙大拿號截聽到的情報說明菲律賓和琉球群島地區中華活動頻繁,特別是中華的巡邏機。

這就強烈暗示一支敵部隊有可能已經從菲律賓和琉球群島基地出發了。但是。日美聯合艦隊司令部竟然沒有給南雲海軍中將任何警報!當然就算髮去警告了沒有用,因為這兩個方向並沒有真正的艦隊出現。

馬里亞納群島海戰即分出勝負時。當南雲忠一和他的幕僚知道日美聯合艦隊司令部截聽到這個無線電情報並曾經猜測中華已出動的時候,他們感到十分憤慨。日美聯合艦隊司令部為什麼不把這個極為重要的敵情及時轉發給機動部隊,使它避免遭到任何突然攻擊的危險呢?

這個不幸的疏忽之所以發生有兩個原因:第一,日美聯合艦隊司令部輕率地認為,南雲忠一的機動編隊比日美聯合艦隊主力離中華更近,自然會截聽到這些情況,南雲忠一將根據這些情況作出決策。其次,他們擔心,這兩支部隊之間進行無線電通訊,會向中華暴露了他們自己的位置。

不管怎麼說,永野修身和尼米茲沒有對他指揮下的部隊發出必要的預防性的指示,是盟軍在馬里亞納群島海戰中遭到重大失敗的一個重要原因。

他的過失是過分地一心只想到保持無線電靜默。在這次作戰結束后,草鹿海軍少將到蒙大拿號報告南雲部隊幾乎全軍覆沒的戰況時,第一次得悉日美聯合艦隊司令部這一疏忽。

不難想象,他當時是多麼氣憤,心情多麼沉重。他當然要說:「我的天啊!我跟他們說了多少次別發生這種事!如果讓司令部及時了解這個情況,該多好……!」

但是,不光是日美聯合艦隊司令部要對此負責。美國華盛頓海軍部也有一部分責任,因為它又給日美聯合艦隊發了一個關於中華太平洋艦隊在馬紹爾群島活動的電報。這份電報只能理解為中華還沒發覺駛往馬里亞納群島的盟軍艦隊的行動。

美國海軍部起初反對馬里亞納群島作戰計劃,但一旦同意了這次作戰計劃,它對整個作戰要比日美聯合艦隊司令部負更大責任。在這場決戰前不幾天,它便忙於搜集一切關於中華活動的情報。

特別引起情報人員注意的是那些表明有一支中華艦隊仍在馬紹爾群島一帶活動的跡象。如果象軍令部認為的那種情況果真如此,這就十分有力地證明中華還沒有發覺盟軍的企圖,因為如果中華髮覺了,中華顯然就會從西南太平洋召回他們的全部軍艦。

美國海軍部雖然多次截聽到菲律賓和琉球群島地區中華拍發的急電,但他們仍然堅持最初的判斷。這也許是由於人一向有一廂情願的思想傾向,而這種傾向貫穿著盟軍在整個戰爭過程中的行動。

戰鬥的暴風雨即將到來,而從中華加入戰爭以來,命運之神從未有向盟軍招手微笑,這一次也不例外。

然而,作戰計劃沒有作任何改變,盟軍海軍的各部隊在茫茫大霧中向前猛闖,就象拉著郵車的馬匹在馬鞭啪抽打下盲目地賓士一樣。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紅色警戒之民國目錄 下一章